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真正的笨蛋永远比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英雄还要甜【霍格沃茨paro系列】

*明天后天高考呢!

*祝即将高考的大家一切顺利!考场不慌!字迹清晰涂卡标准哦!


*前篇指路→ 一起度过的圣诞节是不需要魔法的奇迹

*后篇指路→ 比为了自己去战斗还要竭尽全力地挥动魔杖




【真正的笨蛋永远比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英雄还要甜】

 

“啊,再见了,我亲爱的——”

 

“…………”

 

“我的心好痛,我也不想和你分离,但是离别是短暂的,很快,几个月后,我们就会再见面了——”

 

“…………”

 

“……啊!我好想骑疾走号啊!!!”

 

格瑞暗暗地翻了个白眼,终于抬起头来,看了看趴在车窗上徒劳地向外张望的金发男孩:“别吵了。”

 

“那是疾走号啊,疾走号……可是我要到暑假才能回家再去骑它,这几个月我会想死它的!”男孩泪眼汪汪地回头,如果格瑞不是那么了解他,或许格瑞真的会以为男孩要哭了,“格瑞,你懂我的心情的。”

 

一边说着,金一边沮丧地趴在了窗前。

 

一年级新生不允许携带飞天扫帚入校,这条规定直到他们升上二年级之前都是有效的。

 

“不懂。”格瑞给出了相当无情的回答,意料之中看见金发男孩的脸垮得更厉害了,“我又不像你一样喜欢骑着扫帚飞。”

 

只不过他知道金有多喜欢飞行,也知道金对最新款的飞天扫帚有多向往——想想男孩在对角巷时黏在飞天扫帚橱窗上的那双眼睛吧——所以格瑞才买了一把最新型的疾走号当作圣诞礼物送给金。

 

这份礼物在圣诞节当日清晨引发了麻瓜世界中某个小镇某栋房子里的喜悦尖叫。金的样子看起来傻极了,他甚至揉了揉眼睛,还使劲捏了一把自己的脸颊来确保自己没有做梦,等他终于确认面前的扫帚是真的,他发出了格瑞所听到过最轰轰烈烈的尖叫声,用狂喜来形容一点也不夸张。

 

不过格瑞只是捂住了耳朵,一点也没有阻止金的意思。他看着金在房间里来回跑动,再看着金跳上床来伸出手紧紧抱住他——他没躲开,准确的说是没来得及——然后他就对上了金像是要哭出来一样的表情。

 

“格瑞,格瑞为什么你这么好啊——”

 

“松手。”格瑞不得不开口,“圣诞节别掉眼泪。”

 

那之后金确实没再抱着他了,因为金全天候地抱着那柄疾走号不撒手。于是,一切似乎都回到了小时候,男孩开始在家里骑飞天扫帚,走到哪里飞到哪里,幸好他还牢记着要对其他人保密,没有张扬到在花园里飞个人秀,不过相对的,他已经绕着圣诞树顶飞了好几趟,并用各种不同的姿势摘下树顶的星星再放回去。

 

格瑞曾担心过这算不算未成年巫师校外使用魔法,不过金飞了整整一天都没有引起任何麻烦,那要么是这不算,要么是魔法部的人圣诞节一样全体休假,于是他对金也听之任之了。而质疑金的飞行水平——格瑞认为这是最没有意义的事情之一。

 

金有多喜欢这把扫帚,返校的时候就有多垂头丧气,格瑞怀疑最后在家的几天,每天晚上金可能都是和疾走号睡在一起的。不过当然,垂头丧气归垂头丧气,金并没打算挑战校规的权威,他本质上是个很守规矩的孩子,就是一个人半夜过马路也会好好等绿灯的那一类人。

 

于是返校当天清晨,格瑞看着金在卧室里——睡衣都没换——和疾走号在床上进行了一场深情告别,再看着金在餐桌上和疾走号执手相望(飞天扫帚哪儿来的手?),最后出门前又是一场依依不舍。他好不容易把金带上了列车,找了个包厢坐下,结果车还没开,金扒着车窗,又来了一场虚拟的站台离别。

 

永远不要小看孩子的潜力,有些时候金浑身上下都洋溢着戏剧细胞,戏感足到连格瑞都会惊讶。过去他们一起上小学的时候,班里排练话剧,金几乎总是演主角,要么就是中途英勇献身留下光辉一幕的男二号,相对的,格瑞就负责举着绿色卡纸做的树枝,站在后面当背景。

 

不过看起来,现在金总算是停止了他关于飞天扫帚的唏嘘。

 

男孩不说话了,蔫蔫地趴在包厢座椅椅背上,两手扒着车窗使劲向外看,直到返校列车拉响汽笛声,缓缓驶出九又四分之三站台,他才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转了个身在座椅上坐下,他沮丧得如此显而易见,以至于他把自己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小团。

 

——为什么能为了一把飞天扫帚这么消沉啊?

 

格瑞理解不了这个,但这不妨碍他读懂金的情绪。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金,在这些事情上他远比金发男孩要笨拙得多——当金想要让一个人心情好起来的时候,那简直太简单了,他只要凑过去拍拍对方的肩膀就能用自己的笑容感染对方。但格瑞没办法这么做,这不适合他,他也没办法露出金那样张扬的笑脸。

 

他不觉得自己难以亲近有什么不好的,可当他真的想安慰金的时候,这就让他显得很被动了。

 

小时候这要容易得多,因为金会自己凑过来,在他身边或是嘀嘀咕咕或是哇哇大哭——当然,这让小时候的他烦透了——可是现在呢,金已经学会自己处理大多数的情绪,距离上一次他被哇哇大哭的金抓着不放,好像已经过去很久了。

 

格瑞留意了一会儿金的举动,发现男孩不再把下巴搭在膝盖上了,他似乎收拾好了心情,彻底接受和疾走号分离的事实,一双眼睛开始滴溜溜打转。

 

于是格瑞很迅速地翻了翻书包,掏出一本《诗翁彼豆故事集》,漫不经心地翻开一页。

 

“哇,格瑞,那是我送你的书吗?”

 

果然,坐在对面的金眼睛一亮。

 

“嗯。”格瑞点点头,默默地扫视着目录——巫师和跳跳锅,好运泉,巴比蒂和树桩……一望而知的童话故事,一望而知是金会感兴趣的书。

 

格瑞拿出这本书并不意味着他突然也对童话感兴趣,只不过金有个特点,他总是很难让自己的注意力涣散在空气中,换句话说,他总得专注在什么事情上,不在这里就在那里。这本童话故事集是金送给格瑞的圣诞礼物之一,格瑞知道,只要把它拿出来,金就会被吸引过来。

 

金送给格瑞的圣诞礼物和他说的一样,就是个大礼包,五花八门什么都有——一瓶深绿色的墨水,崭新洁白的羽毛笔,封面有着古典烫金文字的笔记本(难为金居然能找来),一本《诗翁彼豆故事集》,一个小巧的护身符挂坠,一个画着傻里傻气奶牛图案的杯子,还有一个足足半人高的金灿灿的毛绒玩具熊。

 

格瑞能从这些礼物中看到金给他准备礼物的思路:不知道该送什么,然后想着他总是写那么多字所以需要墨水和羽毛笔,因为在斯莱特林就送了瓶深绿色的;接着认定他写那么多字一定快没纸了,那就送一本笔记本方便写字吧,古典烫金文字的封面大概也是照顾了他的审美喜好挑选的;《诗翁彼豆故事集》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金每年都送他一本内容奇特的书,他已经习惯了;护身符的做工比起它的前两任有进步得多,看来金还是很相信这些零零挂挂;杯子估计是为了让他带到宿舍里用的,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金认准了他喜欢喝牛奶所以也会喜欢奶牛图案;至于玩具熊……金坚持让他带到学校放在宿舍,大概是觉得宿舍里只有一个人会孤单。

 

总而言之,思路清晰,一目了然,并一如既往带着些金独有的傻气,不能更好懂了。

 

已经把书拿出来了,总不能就那么放回去,因此格瑞又随便翻看了几页。《诗翁彼豆故事集》很薄,一共只有五个故事,他走马观花地浏览了一遍,抬眼一看,金正充满期待地盯着他看,好像能从他脸上看出这些故事好不好看似的。

 

“你要看吗?”

 

“好啊,格瑞你看了吗?好看吗?”金索性起身坐到了格瑞身边来,一颗金发的脑袋挤着他的肩膀就往过蹭,“听我们宿舍的人说,这是巫师小时候都会看的书,所以我就给你买了一本!”

 

“……你想看哪个?”格瑞无可奈何,他看出金打定主意凑在他旁边跟着看书了,这个时候除了听之任之没有别的办法,“我都没看过。”

 

“我就知道格瑞你没看过,怎么样,有用吧?”金欢快地说,他的一根手指在故事目录上划来划去,“就按顺序吧?我也都没看过呢。”

 

“随你。”

 

格瑞把书递给了金,金接过去,身子很灵活地一转,背靠着格瑞在座椅上横着坐下了,两条腿伸出去挂在座位外面,兴致很高地荡来荡去,鞋跟敲着座椅挡板发出“咔哒咔哒”的声音。

 

“嗯……我看看,第一个故事是,巫师和跳跳锅。那格瑞,我开始念啦。”

 

格瑞只是点了点头,没说话,但他知道金会明白他的默许。果然,男孩翻过一页书,开始用他清脆透亮的声音念起故事来。格瑞靠着座椅椅背,微仰着头,闭着眼睛安静地听。

 

这是个很简单的故事,乐于助人的老巫师和他自私冷漠的儿子,当老巫师去世后,儿子不愿意用魔法帮助那些不会魔法的邻居,于是父亲留下的坩埚蹦跳吵嚷,闹得儿子不得安宁,最后儿子不得不也像他的父亲一样用魔法帮助别人,坩埚才恢复平静。

 

“……从那以后,巫师像他父亲生前一样帮助村民,生怕坩埚又脱掉鞋子,再次蹦蹦跳跳。”金读完最后一句,扁了扁嘴,“格瑞……你觉得这个故事怎么样?”

 

男孩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蔫蔫的,不那么有精神了,混杂着一丝困惑。为了能舒舒服服靠在格瑞身上,金把帽子摘下来了,这会儿他的脑袋动了动,蹭了蹭格瑞的肩膀,于是那头柔软的金发也跟着蹭来蹭去,几缕较长的发丝翘起来,甚至搔到了格瑞的脸颊。

 

“故事就是故事,没什么特别的。”格瑞平静地回答。

 

他确实能听出这个故事中不同寻常的倾向性,以及远超于一个童话故事所应有的导向意义——这是魔法界始终争论不休的事情,究竟该隔离巫师与麻瓜,还是该让巫师和麻瓜亲如手足?——不过就像他说的那样,故事只是故事,无论是倾向还是导向性,都无法绑架他的想法,更不能干涉他的决定。

 

格瑞对那些争论不感兴趣,也对纯血、混血或是麻瓜之类的事情毫不关心。就算金不是麻瓜出身,而是某个古老纯血统家族的后裔——那会改变金是金的事实吗?至少在格瑞眼里,这些都没有区别。

 

不过显然,金并不像他一样对故事内容毫不在意,男孩长长地“哎——”了一声:“但我总觉得,读完了这个故事,一点都没觉得开心。”

 

格瑞简直能想象出金那蹙着眉头脸颊鼓起的样子,即使因为角度原因他看不到:“你觉得应该开心?”

 

“我是说,格瑞,这好像是个好结局,最后所有人的麻烦都解决了,巫师也变得乐于助人了……但是,他不是自己想帮助别人,只是被那口坩埚逼着不得不那么做。格瑞,你觉得这样,巫师会开心吗?”

 

金的声音总是那么纯粹又干净,他在提出这种疑问的时候尤其,格瑞知道金只是单纯地感到困扰,他的发小还远没有能够思考得更加深入复杂的脑子——可这也足够让他惊讶了。以金那样热烈善良的性格,如果他为了这个故事结局欢呼雀跃并痛斥冷漠自私的巫师,格瑞也不会感到多么惊讶。

 

——至多在心里感慨一声金还是个孩子。

 

“我不知道巫师会不会开心。”格瑞说,他不知道该痛恨自己理智的思考方式,还是该庆幸自己不会被情感牵着鼻子走,但无论如何,他开口说话的时候总是带着一股他人无法反驳的说服力,“但是好结局并不意味着所有人都会开心。”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金把书合了起来放在了膝盖上,左手摸到格瑞随意放在一边的右手,抓住了,无意识地轻轻捏着。格瑞不知道为什么金会有这个习惯,不过当男孩感到困惑的时候,总想抓着什么东西是确凿无疑的,这时候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右手离得最近,就被顺手抓了过去,充当和那些玩具或是沙发靠垫相同的作用。

 

格瑞没做声,任由金在困惑里打转,反正金揉捏的力度不大,他被那么抓着,居然觉得还挺舒服的。

 

“啊——太复杂了,我搞不懂。”过了一会儿,金喊了一声,并就势抓着格瑞的手一通猛晃,“不过没关系,至少我想明白了一件事。”

 

“什么?”

 

金一个使劲从格瑞身上起来,再一转身,在座位上侧着身子和格瑞面对面。格瑞发现他的右手居然就被金顺势举起来了,而金甚至还变本加厉地两只手一起握住了他的右手,就像双手捧着什么奖杯还是花束一样。

 

现在他们的姿势算是什么?紧挨着坐在一起执手相望?金盯着他看的那双蓝眼睛亮晶晶的,格瑞甚至从他眼里看到了自己的模样——还是那么面无表情,和金一对比,立刻显出强烈的冷漠来。

 

因为金转过身坐着,男孩的膝盖蹭到了他的,两个人的小腿隔着两层校服裤子紧紧贴在一起。格瑞注意到了这个状况,他走神想了一下,觉得金的体温一定比他的高,不然怎么会单是这么贴着就觉得热呢?

 

“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去帮别人,但是格瑞,不管发生什么,我一定会帮你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不管你遇到多大的麻烦,多可怕的事情,我都会帮你的,相信我吧!”

 

“…………”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

 

我都解决不了的麻烦你怎么可能帮得上忙。

 

比起我来,经常惹来麻烦的那个人是你吧。

 

别自顾自地凑到我的麻烦事里。

 

那么多冷漠的话语在他心里盘旋着,在他嘴边打转,可为什么双唇就是紧紧闭着,不肯张开呢?一句话,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光是想象一下——说出口之后,可能那双亮晶晶的蓝眼睛就要黯淡下去,那所有的话语就瞬间偃旗息鼓,悄声无息地消散了。

 

金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才会理直气壮地把过于美好的事情当成真实。

 

大概是看格瑞迟迟不说话,金抓了抓头发,有点心虚地笑笑:“呃……我是说,你看,比如说,万一格瑞你也像书里面那个邻居一样长了肉瘤……”

 

“…………”

 

男孩使劲摆手:“不不不我不是说在咒你啦格瑞,我是说,就是,类似那样的麻烦,如果是格瑞的话,我会拼命想办法解决的!”

 

格瑞把一声叹气咽回去:“金。”

 

“嗯?怎么啦格瑞。”

 

“你是个笨蛋。”可笨蛋总是坚守他们说出口的每一句话。

 

有的时候,格瑞比金自己还要希望金不是个笨蛋。

 

希望他的发小别那么笨,聪明一点,一点就行。

 

“你又说我是笨蛋!”男孩的脸一下子就皱起来了,那气咻咻的控诉模样看得人忍俊不禁,“我可是很认真的格瑞,这辈子不管你在哪,我都会保护你的!”

 

格瑞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一些,那些突如其来的烦闷在一瞬间莫名消散了不少:“随便就把这辈子挂在嘴边,不是笨蛋是什么?”

 

“哪有随便——”金拖长了调子抗议着,他松开格瑞的手,往前一凑就要伸手去捏格瑞的脸,格瑞熟练地往后一躲,早有预料地一伸手,轻轻松松就把男孩两只企图顶风作案的手捉住了。

 

“就是因为你太随便了,才一次都没成功过。”格瑞淡淡地说,无视了男孩瞪得老大的眼睛。然后他松了手,不出意料地被腾出手的金不服气地戳了一下脸颊。

 

几乎每次都是这样,是该说金的行动模式太一成不变,还是他太了解金?

 

“总言而之……”

 

“总而言之。”格瑞不知道第几次提醒金的这个口误,他几乎要怀疑金是故意的了。

 

“哦!总而言之,我们俩在一起的话,就绝对是最开心的啦。”

 

金做出了这样兴高采烈的总结发言,他一如往常地处理好了自己的情绪,从巫师和跳跳锅带来的困惑中彻底脱离——格瑞无可奈何地发现,每次金产生困惑之后,似乎总是他会受到更多的波及。就像现在,金发男孩已经开开心心地准备去读下一个故事了,但是格瑞呢?他的脑子里还盘旋着金的那句“这辈子不管你在哪,我都会保护你的”。

 

随便其他什么人对他说这句话,他都不会当真的,可是偏偏是金这么说。

 

有些时候,格瑞真是痛恨极了金的笨蛋属性,因为他拿这个毫无办法。

 

“格瑞,下一个故事叫好运泉,我觉得这个应该不错,你要听吗?”

 

“…………”他有选择不听的余地吗?

 

金又靠到他身上去念书了,然而就像所有小孩子一样,他背靠着什么的时候,总是不由自主地越坐越往下滑。好运泉的故事比跳跳锅要长一些,等金念完之后,男孩已经差不多是半躺在座椅上了,他的脑袋也沿着格瑞的肩膀一路下滑,以至于格瑞不得不把右手挪了挪,以便让那颗脑袋靠在自己的腰上。

 

这次读完故事的金真的兴高采烈了:“格瑞,这个故事我喜欢!看来巫师小时候的童话也不都是那样的嘛。”

 

“嗯。”

 

“你喜欢这个吗?好运泉。”金仰着脸问他。

 

“还行。”虽然那种洗了泉水之后就会获得好运的说法一听就是在说谎,比起好运泉,格瑞觉得福灵剂更有用。

 

“哦,那格瑞。”金说着,手里合起了书,身子往下一滑,顺势就把脑袋往他大腿上一搁,舒舒服服地躺下了,“要是有好运泉的话,你会不会也去排队想洗呢?”

 

——啊,来了。格瑞面无表情地想,同时他一手按住了金左右晃动的脑袋:“躺就躺着,别乱动。”

 

这才是金看童话故事的正常状态,他看完之后,总会缠着格瑞问喜不喜欢这个故事,然后发散出各种各样令人哭笑不得的假设——格瑞,要是你是继母,你会让灰姑娘去舞会吗?格瑞,那要是你是王子呢,你会不会可能喜欢上灰姑娘的姐姐?格瑞,为什么那个女巫不直接诅咒睡美人死掉,非要十六年以后?格瑞,要是你是小矮人的话……

 

“格瑞,你会去吗?会不会嘛。”

 

“不会。”格瑞诚实地回答。

 

“为什么?”

 

“因为我不需要运气。”

 

“谁都会需要一点运气的,我觉得。”金说,他的眼珠一个劲儿地转,表明他在努力思考,“比如说……比如说,吃完冰棍能不能中奖再来一根,中了的话,不是会很开心吗?”

 

格瑞刚想说些什么,包厢外却忽然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他想也没想伸手扳住了金的肩膀,免得男孩从座椅上摔下去。金被吓了一跳,眼睛瞪得老大,可他马上坐起了身,右手已经飞快地抽出了魔杖紧紧握在手里——不知道这是他什么时候养成的下意识动作。

 

格瑞站起身,越过金伸手拉开一半的包厢门,发现列车走廊弥漫着爆炸过后的烟雾,几个被烟熏得灰头土脸的学生拼命咳嗽,几扇车窗被炸开了,冷风呼呼地灌进来,整条走廊都冷得要死。

 

“这是怎么了?”金跟着探出头来,左右看看,“格瑞,好像是那边。”

 

格瑞顺着金的视线看到旁边一扇打开的包厢门:“我去看看。”一边说着,一边把金那颗探出来的脑袋按回去。

 

“诶格瑞——”

 

“包厢里全是烟,你清理一下。”格瑞简短地把金堵了回去。虽然才上学三个月,很多实用的咒语都还没有学到,但他知道金做得到,男孩还没上学的时候,就能控制他尚不稳定的魔力把院子里的落叶堆成堆,以此替代枯燥的清扫行为。

 

他穿过一阵烟雾,走到包厢门口站定,往里一看——包厢里的四个倒霉蛋灰头土脸,连座椅都被炸得破破烂烂。

 

“怎么回事?”格瑞问,走廊的风刮得他的袍子呼呼作响,他拎着魔杖板着脸站在那里,一时间吓得几个男孩还以为级长在列车上过来兴师问罪。

 

不过如果他们被烟熏得泪水涟涟的眼睛能认出这是“斯莱特林的格瑞”,说不定会引发比级长到访更大的恐惧。

 

“我们在玩噼啪爆炸,所有人的牌一起塌了。”

 

“然后我们包里的烟火被炸开了。”

 

“还碎了两个水晶球。”

 

“…………”弄清楚事情原委,格瑞就转身走了。只要不是什么真正危险的原因,他才懒得追究那些细枝末节。

 

回到包厢的时候,金正在挥动魔杖,把那些烟雾弄到一起,变成各种各样的动物形状,于是他们的包厢里飘满了小熊、马和兔子,听到格瑞回来的声音,金兴高采烈地用魔杖一指,一匹烟雾马哒哒哒地跑了过去,撞上了格瑞的鼻子,然后消散在空气里。

 

格瑞默默地看了看空中的动物,然后他决定不去管,只要烟不呛着他就行,它们是变成动物还是植物还是随便什么都没区别。

 

“刚才是怎么回事啊格瑞?”

 

“那个包厢里的人在玩噼啪爆炸,然后他们的牌一起塌了,所以全都爆炸了,他们的包里放着爆炸烟火,之后又……”

 

“嗯嗯,然后呢?”金说,一边一次变出了大量的烟兔子来,他似乎喜欢上这个玩法了,玩得兴致勃勃。

 

“…………”格瑞想了想,“总之没事,你还看书吗?”

 

“格瑞你还想听吗?听的话我就给你念。”

 

“不用了。”格瑞摇摇头,他看出来金热衷于烟雾变形的游戏,这时候要把男孩从他的新游戏上揪开念故事书实在是有点残忍。他把那本书拿过来,随便翻翻,重新塞进书包里。

 

圣诞返校的列车在傍晚抵达车站,他们下了火车,格瑞牵着金走向等在小路上的马车。金的视线被拉车的那些奇特生物吸引了,他拽了拽格瑞的袍子,很感兴趣地问:“格瑞,那是什么?看起来好威风啊。”

 

“是夜骐。”格瑞回答,“它们速度很快。”

 

“真帅……我想摸摸它们。”金盯着夜骐巨大的黑色蝠翼。

 

“你不清楚它们的习性,贸然靠近可能会被攻击。”格瑞阻止了金,很迅速地找了一辆空马车带着金坐上去,“还有,最好不要告诉其他人你看得见夜骐。”

 

“为什么?”

 

“不是每个人都能看见夜骐的,这和天赋有关……”格瑞拖长了声音来拖延时间,以便他临时想的借口足够站得住脚,“……有些人嫉妒这种天赋,随便说出去会招惹麻烦。”

 

“啊?还有这样的事?”金摇摇头,满脸不解,“好吧格瑞,我记住了!”

 

“嗯。”

 

“不过那是不是说,我们都很有天赋?哈哈!”

 

“…………”格瑞转过脸去看车窗外,不再说话。

 

马车被拉动了,沿着湖边的小路飞快地驶向霍格沃茨,天色渐晚,到达城堡之后或许天就黑透了,他们马上就能享受霍格沃茨大厅里的晚餐,然后回到宿舍睡一觉,第二天假期结束,继续日复一日的学习生活。

 

“嘿,格瑞!”

 

“嗯?”

 

“我很高兴啊。”金说,他也探着头,看着离他们越来越近的霍格沃茨城堡,“终于今年,圣诞节之后不是我送你走,而是我们一起回来啦!”

 

“…………”

 

“不过暑假回去的时候,房子肯定又要全是灰了,我们又得打扫一遍。”

 

“那就扫。”格瑞说。

 

车窗玻璃上模模糊糊映出了他的影子,他看见自己的嘴角向上翘了。


——tbc——


感觉这次的哈利波特小知识科普内容有点多啊=w=


*诗翁彼豆故事集(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

巫师界家喻户晓的童话故事www

对小巫师们来说,就和麻瓜的睡美人灰姑娘白雪公主一样耳熟能详。

按照原著里罗恩的说法,每个小巫师都知道巴比蒂和她的呱呱树桩!

想知道里面详细内容故事的话可以百度,百科里面有每个故事的梗概www


*福灵剂(Felix Felicis)

是一种魔药,熬制方法非常复杂,时间也很长,错一点点就可能前功尽弃。

所以格瑞想熬制还是有可能的,金就算了,真的【

这种魔药的效果是,会给服用者带来24小时超乎寻常的好运,心想事成,这一天内无论做什么都顺利无比。(所以格瑞才说,比起好运泉,福灵剂更有用,他发自内心这么想哈哈哈哈哈www)

不过喝多了会引发不太好的副作用,每次一小口就行了。

在竞赛或是考试中禁止服用福灵剂。


*噼啪爆炸(Exploding Snap)

巫师界的一种纸牌,很流行,有各种玩法。

如果用噼啪爆炸牌来搭塔的话,一次弄塌了就会引发整座塔的爆炸。

原著里提到很多次这个纸牌游戏,不过没有一次说明是怎么玩的。


*夜骐(Thestrals-另有一个单词Tenebrus也常被认为是夜骐,但这是海格给他所饲养的雄性夜骐起的名字。夜骐的英文以pottermore中罗琳所写的夜骐资料名称为准)

夜骐是一种神奇生物,像是长翅膀的马,瘦骨嶙峋,有着巨大的蝙蝠般的翅膀和长长的黑色尾巴。他们的速度非常惊人,霍格沃茨饲养夜骐主要用来拉马车。

这种神奇生物常被认为会招致厄运,但实际上,他们只是与死亡有着密切的联系。

只有那些亲眼目睹死亡,并真正理解死亡含义的人才能看到夜骐。因此绝大多数学生都是看不到的,他们只会看到马车前面空荡荡的,然后马车就自己跑了起来。


*疾走号

其实就是最新款的飞天扫帚……名字由来我觉得大家都懂哈哈哈www

飞天扫帚可不只是一根扫帚那么简单,真正高级的很贵的新款的飞天扫帚,在流线造型、动力平衡装置等等方面都非常优秀,能让巫师飞得更快更高更好。

原著中写到哈利的那把火弩箭飞天扫帚时,用到了这些奇妙的形容词www看起来研究飞天扫帚的制作和科学家也差不多啊XD


*最后的一点点废话

那什么……最近我觉得我,简直过于幸福了。

收到了很多很多漂亮的图,和很多很多的文评TwT

真的是非常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样的流水账日常……那么多琐碎的东西和细节,大家也都有认真看,还有很多人发现了我写的很多细节!真的是非常开心啊!觉得自己想要表达的好好地被接收到了呢!

对于作者来说这是最开心的事情了吧!

也多亏大家关照,才会有更多的动力,开开心心写他们在一起的日常。

总之无论如何还是谢谢!【鞠躬

评论 ( 186 )
热度 ( 337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