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听说圣瓦伦丁节是个没有晚宴也不放假的无聊节日【霍格沃茨paro系列】

*这两天相当忙,白天摸不到电脑码不了字【手速悲伤


*前篇指路→ 比为了自己去战斗还要竭尽全力地挥动魔杖

*后篇指路→ 当一天的开始不再是阳光明媚而是寂静昏暗



【听说圣瓦伦丁节是个没有晚宴也不放假的无聊节日】

 

“最近几天是怎么了?”临近熄灯时间,金坐在柔软的红金色大床上,一边换睡衣一边疑惑不解地问,“感觉大家都有点怪怪的?”

 

“对,我也觉得大家都怪怪的……尤其是我姐姐,最近天天都特别开心的样子,她平常可没这么好脾气。”同宿舍的圆脸男孩跟着发言,他看起来又把自己卡在了睡衣领子里,正拼命扯着衣服一阵挣扎。

 

金把自己的睡衣扣子胡乱扣上两颗,跳下床去解救他的室友:“那你知道为什么吗?”

 

终于探出脑袋的男孩大大地喘了一口气,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迷茫地摇摇头。

 

“能有为什么?”另一个卷发男孩长吁短叹,单手托腮,一副看透一切的深沉样子,“每年这个时间都是男生女生躁动不安的时候啊。”

 

“什么啊,说清楚点嘛。”金爬回了自己的床上,把自己塞进柔软的深红色绒被中——虽然宿舍里生着一个小壁炉,可冬天晚上只穿着睡衣还是挺冷的。

 

“说清楚多没意思啊。”卷发男孩躺下翻了个身,留下两个被吊着胃口眼巴巴的室友,“熄灯熄灯,睡觉啦,等你们谁拿到巧克力,还不明白再来问我吧!”

 

“晚安。”金说,宿舍里的灯光熄灭了,他在被子里也翻了个身,默默地在心里补了一句晚安格瑞。

 

第二天早上洗漱好准备去大厅吃早餐的时候,金觉得这种奇怪的高涨气氛更加浓烈了——他在公共休息室里撞见了一批满面红光兴高采烈的女生,每个人似乎都对这种高涨气氛心知肚明。金发男孩带着一肚子的疑惑在长桌旁坐下,刚叉起一只荷包蛋准备吃,就被突然在他旁边坐下的艾比打断了:“金,你喜欢牛奶巧克力,还是不那么甜的那种黑巧克力呢?”

 

艾比比他要高两个年级,有着一头浓密的红色长发,在头顶梳着一个张扬的冲天辫,性格活泼,人缘很好。她似乎和不少同院生都关系不错,在她表现出了对金的喜爱和照顾之后,连带着不少人也对金的态度和善了不少。金对她的印象很好,他还记得那堆羊皮纸是谁帮他发出去不少。

 

这会儿学姐双手合十一脸期待地看着他,金放下了叉子,很认真地想了想:“我都喜欢,不过格瑞只吃黑巧克力,他说其他的巧克力都太甜了他吃不了。”

 

“什么都喜欢吗?有没有那种特别喜欢的!”

 

学姐一双眼睛亮晶晶的,被这么盯着看,金忽然感到了无形的压力:“呃……那大概是黑巧克力吧。”因为只有黑巧克力,在他掰给格瑞一起吃的时候,格瑞不会拒绝。非要选一个的话,这好像是唯一可用的理由。

 

得到答案的艾比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就和金早上看到的大多数女生一样,满面春风,走起路来一蹦一跳,好像很快就要发生什么好事似的。

 

当周围的绝大多数人持之以恒地用行动向你传达“最近有好事”的信号时,就算是金也没办法全然忽略。

 

这天的草药课上,他们戴上龙皮手套,在温室里仔细采摘一些带刺的花——如果采摘的时候不小心捏疼了它们,尖刺就会喷出毒液来——多数时候草药课都是格兰芬多和赫奇帕奇一起上,这也是少数较为和平的课堂。金和紫堂幻一组,两个人分别小心翼翼地采摘,感谢优质的龙皮手套,冒冒失失的金发男孩才没有被毒液烧出一手脓疱来。

 

草药课通常很自由,因为大多数课堂任务都是照顾植物,教授不会严格限制学生们在课堂上的交谈,因此整座温室到处都充满了细碎的闲谈声。

 

“紫堂幻,你有没有觉得最近霍格沃茨很多人怪怪的?”

 

金捧着盛满花朵的筐子凑到紫堂幻身边去,开口就是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有吗?”紫堂幻疑惑地问,镜片后的青色眼睛里塞满了不解,“我没太注意这些,但我没感觉到有什么异常……金,你注意到什么了吗?”

 

“唔……我也说不清楚。”金歪着脑袋想了想,费劲儿地试图表达他的意思,“怎么说呢,感觉大家都很高兴的样子,我们宿舍有个人说,这是男生女生都开始躁动的时候……”

 

“噗咳咳咳——!!!”

 

紫发男孩瞬间呛咳了起来,几乎喘不上气,满脸通红:“这、这个……”

 

“你怎么了?没事吧!”金吓了一跳,急忙腾出一只手去拍紫堂幻的背,从上到下轻轻顺着,就像他咳得厉害的时候格瑞的做法一样。

 

“没事!”紫堂幻拼命摇头以示清白,但他的脸颊还有点红,他把筐子放到地上,摘下一只龙皮手套,默默地把眼镜推回原位,再戴上手套。

 

“那紫堂幻,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啊……这个,如果是你们宿舍的人说的话,我大概是知道的。”

 

不知为何,紫发男孩显得有点局促,他半低着头,脸上消退了一些的红晕突然再度回潮:“应该是因为情人节快到了,所以大家都很期待吧……”

 

“圣瓦伦丁节?”金歪了歪头,对这个日子没什么印象,于是他下意识地认定这是魔法界特有的节日,他遇到这种巫师和麻瓜之间的文化差异不是一两次了。

 

“是这样啊,最近快要过节了!”

 

“嗯,对。”

 

“原来是这样,谢谢你!”

 

解开了疑惑,金抱着筐子走到另一边,再次千辛万苦地和那些花朵缠斗起来。紫堂幻愣了一下,觉得似乎有些不对劲,但他一时间又说不出来是哪里,最后他选择放弃追问,也专注于草药课的课堂任务。

 

很快下课了,学生们三三两两走出温室,抱怨着鞋子和裤脚沾到的泥土。即便在冬天温室里也非常暖和,骤然来到室外,一群学生一下子就被迎面而来的寒风吹得面皮发紧。金缩了缩脖子,努力让自己的鼻尖也缩到围巾里,免得他进了城堡就一个劲儿流鼻水打喷嚏。

 

他正哆哆嗦嗦地走着,绕到了城堡的侧面,从另一侧也三两成群地走来了一些学生,每个人都裹着厚厚的斗篷,一副在室外被冻透了的凄惨模样。

 

从他们脖子上的围巾花色,金辨认出那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的学生,他有点好奇地看了一会儿,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于是他停下了脚步,继续缩着脖子,两只手死死揣进兜里,在原地一边跳着脚取暖,一边努力睁大眼睛望着学生们走来的方向。

 

很快,他就脱离了回城堡的大部队,独个儿站在那了。

 

冬天的风很冷,一个劲儿地试图透过斗篷往人的身体里钻。金还是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他吸了吸鼻子,呼出一口气,眼前立刻晕出一团蓬松的白雾来。

 

白雾很快被风吹散了,然后他的视野里就出现了一头显眼的银发。

 

“格瑞——!!!”金惊喜地叫起来,也顾不得冷不冷之类的问题,高举起胳膊拼命挥着,“格瑞你也下课啦!”

 

生怕格瑞看不到,还在原地使劲蹦了两蹦。

 

格瑞显然看到了,因为那个银发的身影骤然加快了速度,越过一众急匆匆往城堡里赶的学生,在金面前停下脚步:“你在这干什么?”

 

“我在等你啊。”金理所当然的回答,他完全没在意格瑞似乎又板起来的脸,目光飘到了格瑞的耳朵上,“格瑞你耳朵都红了!”

 

一边说着,一边举起手,像耳罩似的把少年的两只耳朵捂了起来。

 

“呜哇——真的好冰啊!”金发男孩龇牙咧嘴,不可置信地使劲眨着眼睛,“你们什么课呀,这么冷!”

 

格瑞动作娴熟地把对方的两只手从自己耳朵上扒下来,并不留余地地直接把它们塞回了金的衣兜里:“保护神奇生物,是室外课。你下课了?”

 

“嗯。”金点点头,因为格瑞开始和他并肩向城堡里走去,他一时间忘记追究对方耳朵冻得像冰一样的事情,“刚才上了草药课,温室里可暖和了,出来这么冷!”

 

一边说着,他一边又缩着脖子把自己埋回围巾里去了,好像那是什么安全区似的。

 

“谁让你呆站在外面吹冷风。”格瑞毫不客气地指出,“根本不知道我会不会来。”

 

金当然不会去研究他的课程表,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男孩就是在撞巧合而已——而他的运气总是不错。

 

“诶嘿嘿……”金讪讪地笑了笑,但他一点都没不好意思,光看那双微微发亮的眼睛就知道,“万一嘛,万一真的是你们三年级的课,等到格瑞的话我不就赚了!等不到的话我就再自己回去呗,反正今天下午没课。”

 

——什么赚不赚了的。

 

格瑞实在不知道怎么评价金这种笨得可以的想法,但要真的和金计较这个不甚恰当的用词又没什么意义,于是最后他什么都没说。

 

还好格瑞大部分时间都是沉默的,金很习惯自己说完哪句话之后发小突然就不出声了,于是两个人一声不吭地并肩走了一段时间,他们的脚步放得慢了一点,不时看见其他学生从他们身边匆匆小跑而过。

 

金脑袋上裹着一顶绒线帽,脖子上一条红金色的长围巾,身上裹着一件大披风,脖子使劲缩着,几乎只露出一双眼睛——这让金看起来越发像某种软乎乎的小动物。他为了温度从来不在乎风度,如果不需要走路,他还能把自己整个身子缩起来,两条腿也裹到那件大披风下面去,像个圆球似的蜷在椅子上或床上。

 

“呼……什么时候才能暖和起来啊,我喜欢雪,但是冬天真的太冷了。”男孩又呼出了一片白雾,他的话音从层层围巾中飘出来,被风吹散一部分,传到格瑞耳朵里的时候已经有点模糊了,但这当然不影响格瑞明白他在说什么。

 

格瑞的思绪难得地也跟着飘散了——他很少有这样放任思绪漫无目的的时候——曾经每到冬天,把金从床上扒下来催促他准备上学是件难事,金发男孩总是死死扒着枕头,无论如何不愿意从被窝里爬出来,每个清晨都是一场战争。但这件难事有多久没有再困扰他了?

 

格瑞忽然想不起来,上一次他气得恨不得直接把金从被子里踢出来……是什么时候了?

 

几个冬天之前呢?

 

“对了格瑞,格瑞你知道圣瓦伦丁节吗?”看格瑞不说话,金又自顾自地换了个话题,“刚才我问了紫堂幻,他说快要过这个节日了!”

 

“…… ……”格瑞愣了一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很意外金居然会问这件事,“情人节?”

 

“对对,格瑞你知道啊。”金点了点头,忽然一脸恍然大悟,“也对哦,你都来霍格沃茨两年多了,肯定早就知道了。”

 

“…… ……”这和来霍格沃茨有什么关系?

 

当搞不懂金在说什么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别插嘴也别打断金,就让他自己喋喋不休地说下去吧——虽然有时候想法稀奇古怪,可他的心思就那么简单,多听一会儿总会搞明白的。

 

于是格瑞没说话,安安静静地听着。

 

“这是什么魔法界的节日吗?之前过节是怎么样的,要干什么?还会有万圣节那样的晚宴吗!”说到最后一句,湛蓝色的眼睛唰地一下就亮了起来,充满期待地望着格瑞。

 

而格瑞已经搞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在小镇上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个节日的必要,周围的邻居也几乎都是老年人,更不会特意凑情人节的热闹,所以金根本就没有情人节的概念,以至于他直接把这当成了魔法界的节日。告诉金这个节日的人大概没有详细解释过,恐怕只和他说了这么个节日名而已。

 

格瑞想了一下,挑了金最感兴趣的问题来回答:“没有晚宴,一切照常。”

 

“哎——是吗。”

 

金显然有点失落,虽然霍格沃茨每天的三餐都很丰盛,可男孩总是非常期待盛大的晚宴,因为家养小精灵们会卯足劲儿准备比平时更精致的食物,光是甜点的花样就会变成平时的两倍。万圣节那场晚宴还请来了魔法界有名的安特维德组合,这对出名的摇滚歌手直接把气氛推向高潮,金那极具穿透力的喜悦喊声格瑞隔着两张长桌都听得一清二楚。

 

男孩默不吭声地消化了这个令人悲伤的事实,这时候,他们终于走到了城堡正门口,迫不及待地进门后,两个人都为城堡里的温暖长舒了一口气。

 

“那格瑞,你之前都是怎么过节的?”金一边把裹在他脖子上的围巾扒下来,一边问。

 

“我不过这个节日。”

 

“咦,你不过吗?”金看起来吃惊极了,“我以为这是所有人都会参加的呢,我们宿舍有个人说,男生和女生都会躁动起来,格瑞你呢?”

 

“……咳咳!”

 

这话问得实在太出乎意料,尤其是提问的男孩还挂着一脸纯真,一如往常那样期待着自己的发小答疑解惑。

 

格瑞知道金这么问没有别的意思——他可能连男生和女生躁动是什么意思都一知半解——但这话落在大多数学生耳里就相当幼稚滑稽了。

 

金没有刻意压低音量,还没变声的男孩嗓音偏高,说起话来穿透力极强,他声音清脆,吐字利落清晰得像个百灵鸟,自然,周围不少人都听了个一清二楚。

 

有些学生吃吃笑起来,还有几个学生认出了格瑞,立刻选择收起笑容匆匆走开。格瑞注意到了这些,不过他一点也不在意,金压根没意识到那些笑声是针对他的,他还觉得这是所有人都兴高采烈准备过节的证明呢。

 

“格瑞?”

 

迟迟得不到回答,金伸手拽了拽格瑞的袖子,而这让格瑞只想叹气。

 

“怎么了?你为什么叹气啊?”

 

很好。格瑞面无表情地想,现在他竟然真的叹气出声了,而罪魁祸首一如既往满脸无辜,湛蓝的眼睛剔透又坦荡,好像从没问过那些傻里傻气的话似的。

 

“没事。”格瑞说,把他的袖子从金的手里抽了出来,“别听你们宿舍那个人的话。”

 

“哎?他说得不对吗?”

 

“…… ……”格瑞感觉自己似乎皱了皱眉,“太肤浅了。”

 

“是吗?”金不解地眨了眨眼睛,却还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对金发男孩这种不求甚解也全盘信任的态度,格瑞微妙地感到了欣慰,甚至有一瞬间他考虑着要不要索性把情人节的真正含义给金科普一下。但科普不外乎两种可能,一种是金听得一知半解,然后向他提出更多稀奇古怪的问题;另一种简单得多,那就是金压根没把他的话真正听懂,却还是一边“嗯嗯”一边煞有介事地点头。

 

——还是算了。格瑞在心里摇头,反正随着年龄增长,金就算再迟钝,也迟早都会知道情人节到底是个什么日子的,由他来操这份心实在多余。

 

他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奇怪,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那是种全然陌生的感觉,像颗在他心尖上来回滚动的玻璃珠子,怎么都抓不住。

 

金就像所有活泼健康的男孩一样,心灵追着身高慢慢长大,格瑞更是比任何人都能体会到金的成长——他只比金大两岁,发出这种老气横秋的感叹似乎有点奇怪——但当金说出“情人节”这个词的时候,真的有那么一瞬间,格瑞以为自己听错了。

 

就像是有谁突然捏了一下他的心脏,那力道很轻,不痛不痒,却带来了一丝无法忽视的烦躁。

 

格瑞微微转头,瞥了一眼金的侧脸——男孩还是那么无忧无虑的样子,即使有什么事情困扰他,他的迷惑与不解也是轻巧干净的。

 

据说和笨蛋待久了会被传染,格瑞忽然觉得这大概是真的。

 

“哎呀,格瑞,我好像明白了!”金忽然说,“圣瓦伦丁节肯定很没意思,可能那些从小就在魔法界长大的人才喜欢吧,你看,学校既不放假,也没有晚宴。”

 

“…… ……”

 

格瑞不知道金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男孩的思维一向都很跳脱,但他知道自己心里那丝烦躁忽然被男孩干干净净的声音吹散了。

 

吹散之后或许有点空荡荡的,但格瑞觉得那无关紧要。

 

谈话比较成功地解决了困惑,两个人一起走进了一楼大厅,准备分头去各自的学院长桌吃午饭。格瑞几乎就要转身走了,却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于是他急忙又喊住了金。

 

“嗯?怎么啦格瑞?”

 

金的动作远比他要快,这会儿已经离他几步远了,但格瑞一声就把他奔向午饭的脚步拽了回来,男孩很敏捷地转了身,像颗小弹球似的,三蹦两蹦跳回了格瑞身边。

 

“如果有不认识的人给你巧克力,不要吃。”

 

“哎?可是不认识我的话干嘛要给我巧克力?”金挠挠后脑勺,不解地反问。

 

“只是如果而已。”格瑞毫不犹豫地把这个问题一笔带过。

 

他的视线越过金的头顶,落在斯莱特林长桌的凯莉身上——这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远不如她的外表看起来那么单纯,至少这段时间,已经有不少人偷偷摸摸地从她手里买来了号称效果一流的迷情剂。凯莉出的价很高,一小勺就要两个金加隆,可临近情人节,被所谓的爱情冲昏头脑的傻瓜只多不少,每年都有不少学生误食加入迷情剂的巧克力,最后结果不是成为笑柄,就是毫无自觉地卷进一场难以抽身的感情纠纷。

 

就像此刻,长桌上凯莉也被好几个女生围着。格瑞熟悉斯莱特林的相处方式,可能只是矜持的一个小小示意——挑眉或是意味深长的眼神——但那往往就是一场交易。斯莱特林和阴险狡猾并不能划绝对的等号,不如说他们都习惯和人保持距离,又个个自我中心得无可妥协,才会养成这种和人打交道所固有的矜傲。

 

和心思慎重的斯莱特林比起来,金简直太好打发了,只要一句“去吃饭吧”,就能把金的注意力彻底挪开,省去解释迷情剂的麻烦。

 

在格瑞看来,这种药剂相当无聊,就他所知,一旦迷情剂失效,被下药的人就会失去对下药者的感情。格瑞从不否认自己感情淡薄——他真正情绪波动大的时候,迄今为止甚至数不满两只手——但这不妨碍他理解什么是爱。

 

就像记忆中已经模糊得只剩下轮廓的童年,他的亲生父母;又像是秋还在的时候,特意买回魔法界的零食和玩具逗他们开心;再或者是金拉着他的手让他别害怕,经常不顾抗议地一把抱住他笑着嚷嚷些孩子气的话,那双蓝眼睛里盛满了对他的信任和依赖,干干净净,他一直都明白。

 

妄想着用药剂就换来想要的爱,这是种彻头彻尾的自我欺骗。

 

格瑞看着金奔到餐桌前坐下,一如往常吃得多而开心,才转身走向斯莱特林的长桌。

 

凯莉托着腮笑眯眯地招呼了他一句,举起右手的小瓶子轻轻晃了晃,瓶身里的液体晃动间泛着珍珠母的光泽,瓶口溢出的蒸汽绕成完美的螺旋形状。于是格瑞闻到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清新味道,很像是在家洗干净又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衣服,混合着花园中那棵花树每到夏日都会弥漫的淡淡芬芳。

 

“怎么样,是不是熬得很完美?”女孩笑嘻嘻地问,神色颇为自豪,“哎呀,不过你这种人肯定什么都闻不到啦,注定单身一辈子。”

 

斯莱特林里敢这么和格瑞说话的没几个人,凯莉是独家一份,不过不会有人去好奇地询问原因。傻乎乎地把自己的好奇心袒露在阳光下,那是格兰芬多才会干的事情。

 

而和格瑞聊过之后,认定圣瓦伦丁节是个没意思的肤浅节日,金就不再那么在意了。他的生活恢复正常,舒舒服服地过了几天后,在二月十四日当天,他意外地收到了一份礼物。

 

这天刚好是星期六,金放任自己饱饱地睡了一觉,又在床上滚了一会儿才爬起床,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他刚走进公共休息室就撞上了艾比。

 

红发的学姐不知为何脸也红扑扑的,把他拉到一个角落里,塞给他一个四方形的盒子:“白马王子殿……咳嗯!金,我送你的巧克力哦,情人节快乐!”

 

“哎?”金愣了一下,他条件反射想到了格瑞的劝告,不过想想艾比是他认识的人,而且是个热心肠的学姐,金还是接过了这份礼物,“谢谢你,艾比!”

 

“不谢不谢!”艾比看起来高兴极了,她用两只手捂住了脸,激动得一个劲儿左摇右晃。

 

“但是。”金老老实实地提出他的疑惑,“为什么你要送我巧克力呢?”

 

女孩激动的表情瞬间就石化了:“因……因为今天是情人节啊!”

 

“哎?圣瓦伦丁节要给人送巧克力吗?”

 

“谁说的!哪有那么简单啊!”不知为何,艾比看起来又有些气冲冲的,以至于她说话的语气都变得有点激动,“情人节是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呀……呀!!!我说出来了——”

 

忽然,艾比又满脸通红地捂住了脸。

 

——未来的白马王子殿下还小啊!明明和自己说好了要等到他长大成为好男人的!

 

金看得目瞪口呆,他压根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内艾比心里绕了多少个弯,对他来说,他只搞懂了一件事。

 

男孩抓了抓头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今天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啊。”

 

“你、你不知道?”目瞪口呆的换成了艾比,“对啊,情人节就是这样的日子嘛,让喜欢的人知道自己的心意……天呀,甚至都不知道情人节,多么纯情的孩子,以后肯定会长成纯情的好男人……”

 

金眨了眨眼睛,忽然捧着艾比送的那盒巧克力笑了:“啊!搞懂了!谢谢你艾比,帮我大忙了!”

 

“咦?”

 

男孩笑起来的时候眉毛和眼睛都弯弯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好看极了:“以后要是有事情需要帮忙的话也不要客气!尽管来找我吧!”

 

撂下这句话,金就捧着那盒巧克力风一样地冲出了公共休息室。

 

霍格沃茨厨房的家养小精灵们再次如过往的每个星期六一样,在介于早饭和午饭的时间里迎来了活泼友善的金发男孩。虽然小精灵们看起来对每个巫师都有着诚挚服务的狂热,但他们心里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偏向和比较呢?金对他们很客气,总是把他们准备的所有食物都吃得干干净净并从不吝啬夸奖——这相当程度地赢得了家养小精灵们的好感。

 

在一片叽叽喳喳的“金先生!”“给金先生准备早饭!”“今天的香肠非常棒!”“洋葱汤很好喝!”吵嚷声中,金做了个让大家安静的口型,于是小精灵们安静了,个个眼巴巴地看着他。

 

“我有事情想让你们帮帮我……我知道大家都愿意帮我!我知道!所以我就直接说了啊!”金已经很熟悉小精灵们什么时候会开始吵闹了,“今天是圣瓦伦丁节,我刚知道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你们能不能……”

 

金的本意是,想问问小精灵们能不能给他一块足够好吃的黑巧克力——毕竟家养小精灵们的手艺是没话说的。虽然有点借花献佛,但如果不来这,他也不知道该去哪买,而这和买来的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娜娜把话接了下去,她蝙蝠般的大耳朵扇了扇,尖声尖气地嚷嚷起来:“当然!当然!娜娜会教您怎么做巧克力,这很简单!还来得及的!”

 

“哎、哎?”金愣愣地眨着眼睛。

 

“当然了!”娜娜不容置疑地说,她看起来又有点要歇斯底里起来,“金先生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娜娜要让金先生满意!情人节的巧克力当然要亲手做!”

 

为了不让娜娜再次陷入抓着自己的脑袋往墙上的撞的怪圈,金急忙妥协了。

 

原来圣瓦伦丁巧克力是这么神圣的东西吗。金默默地想。

 

不过真的做起来的时候,他发现娜娜没说错,这确实比他所想的简单多了——他所做的只是把一大块黑巧克力切碎,加热成巧克力浆,再把它重新做成一块桃心形的巧克力,并在上面画点什么。

 

金在等待巧克力冷却凝固的时间里吃完了他的早饭,又吃掉了好几个舒芙蕾小蛋糕和一大盘奶油夹心饼干,接着他索性就留在厨房里吃完了午饭——得到了小精灵们特别服务的整只香草烤鸡和一大堆焗烤土豆——饭后又吃了一张樱桃馅饼和一小杯香芋冰淇淋。心满意足的男孩把娜娜帮他包装好的巧克力塞进书包里,愉快地和家养小精灵们道别,离开厨房抬脚向图书馆进发。

 

自从他第一次在星期六去图书馆找了格瑞之后,他的星期六行程就逐渐有了一套固定的模式——早上睡个懒觉,赖床到实在躺不下去再起来,洗漱之后直接去厨房吃迟到的早饭,然后带着书包去图书馆找格瑞一起写作业。格瑞常常都在,即使不在,他找个角落的位置坐下等一等,格瑞也会来的。中午的时候一起去吃午饭,下午再一起去图书馆,不过他常常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作业没写多少却睡得一脸木头印子。有些时候格瑞下午就会离开,只给他留一件披在身上的衣服,有些时候格瑞则待到晚饭前,他们再一起去吃晚饭,那之后他们就各自行动了,一声招呼都不需要打。

 

因此金很轻易地就在图书馆里找到了格瑞,他喜滋滋地坐下,把书包放到一旁,托着腮笑眯眯地盯着格瑞看。银发少年专心看书,好像根本没发现桌子对面多了一个人似的,金也不着急,两条腿晃来晃去,很耐心地等着。

 

果然,格瑞面前的羊皮纸上添了一大段话之后,格瑞就放下了羽毛笔:“怎么了?”

 

“格瑞,我问你一件事。”金努力地绷着脸。

 

格瑞看得出对方想做出严肃一点的样子,他觉得这没什么效果,不过他不打算说出来,于是他点了点头,示意金往下说。

 

“圣瓦伦丁节是要给喜欢的人送巧克力的吧!”金语出惊人,“你都不告诉我,我今天收到了艾比的巧克力,她告诉我我才知道的……”

 

“艾比?”

 

“三年级的学姐,也是格兰芬多的。”金摸摸后脑勺,他看起来有点气鼓鼓的,“格瑞你都不告诉我巧克力的事,我差点就错过时间了。”

 

“…… ……”格瑞又感觉自己似乎跟不上金的思路,“什么时间?”

 

金眨眨眼睛,嘿嘿一声咧嘴笑了,他这么笑起来的时候,眯得弯弯的眼睛里总是闪着光。

 

然后他从书包里掏出一个包了皱纹纸还系上了蝴蝶结丝带的盒子,越过桌子递到格瑞面前:“格瑞,这是我送你的巧克力!圣瓦伦丁节快乐!”

 

如果要格瑞去形容的话,这时候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滑稽极了,滑稽到他一点也不想知道自己脸上是什么样子;如果要金去形容的话,他会说他从小到大第一次看见格瑞这么吃惊,以至于他还以为自己又搞错了什么呢。

 

好在格瑞很快就接过了那盒巧克力,他轻咳一声,说了句谢谢。

 

“不客气,我们谁跟谁呀!”金大大咧咧地笑了,但微歪着头使劲摆手的动作出卖了他此刻内心的得意洋洋,“我当然喜欢格瑞了,格瑞你也喜欢我吧?”

 

格瑞看了看金发男孩那眼巴巴的表情,默默地垂下了视线。

 

“……还行。”他听见自己说。

 

金嚷嚷着太冷淡了之类的抱怨,因为忽然声音太大,差点被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赶出去。他颇有点不甘心地坐到了格瑞身边,软磨硬泡试图让自己的发小承认喜欢,而格瑞以不变应万变,再次用沉默打败了一切。

 

这时候的金还不知道,他当天晚上会收到一份多大的巧克力。

 

——“我的天啊!蜂蜜公爵最新出的特大号自制巧克力!!!”

 

以至于他的室友,那个卷发男孩如此惊诧地嚷嚷了一个晚上。


——tbc——


又到了愉快的科普时间!

这次要科普一个很有意思的东西www

那就是——迷情剂!

(以下内容部分来自百度百科)


*迷情剂(Amortentia)

是魔法世界中最有效、最强大的爱情魔药,特征是珍珠母的光泽和呈螺旋上升的蒸气。

气味根据个人的喜好而定,通常会闻到你喜欢的味道,或是你喜欢的人身上的味道。

实际上迷情剂并不能带来爱情,它产生的是一种强烈的痴迷,一旦停止使用失去效果,这种暂时性的痴迷也会迅速消退。


*关于金的圣瓦伦丁节

很简单,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情人节的概念!

所以在他眼里,这个节日和爱情悸动一点关系都没有。

这就是为什么他说起这个节日的时候,是 圣瓦伦丁节 ,而不是情人节。

理解这个节日含义的格瑞和紫堂幻,就都是 情人节 www

写的时候觉得这种区别真的很有意思www

评论 ( 315 )
热度 ( 360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