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风语者【龙与少年paro】

*前篇指路→ 围巾

*后篇指路→ 礼物


*龙族格瑞x人类金

终于喘了口气,摸个短篇治愈自己

好久没写这个设定了啊=w=


*这个paro的大陆上的动植物,几乎都是我,胡编乱造的,千万不要信我的邪!



【风语者】

 

 

那是与往常没什么不同的一天。

 

一人一龙照例在路途中,他们正行进在一片荒芜的大地上,烈日暴晒,地面几乎寸草不生,只有一些刺球儿似的植物顽强地依附在石块背后生长。格瑞从没注意过这些小小的植物——要知道,他变成龙的形态时高大多了,而他也不是那么方便弯下身子观察地面——几乎每块石头下方都紧挨着长了一圈,乍一看像是戴了圈深绿的花冠。

 

金注意到他的视线,探头看了一眼,随即轻快地解释:“这叫卷附,因为它们总是把自己卷成一个球附在石头上。格瑞你别看它们现在像是带刺的球,但其实……啊。”

 

伴随着短促的停顿,少年的视线向下看去,格瑞不由自主地跟着金的视线一起往下看,最后在自己的披风下摆处发现了一颗粘在那的卷附。

 

“正好,格瑞你别动!”金蹲下身去,一手捞起格瑞的披风,三两下就把那颗卷附摘了下来,而后他站起身,两手拽着卷附的两端,轻轻一拉——格瑞这才发现,这种奇特的植物实际上是长条形的,它只是卷起了自己露出尖刺而已。

 

这让格瑞联想到龙族在防御时也总是低下脖子护住颈部的鳞,他不由得对卷附的防卫姿态产生了一些赞叹,而他这种心情被金捕捉到了,少年示意格瑞伸出手,然后把小小的卷附放进了他手心里。

 

“…… ……”

 

“你看,其实它的刺一点儿也不疼,就是有点儿痒,对吧?”金歪着头,笑嘻嘻地问。而对着这双眯起来的蓝色眼睛,格瑞做不到扫对方的兴,于是他点了点头,还很小心地用另一只手摸了摸这团小小的植物。

 

他把这些都当做是控制力道的练习,持之以恒,从未间断。现在他已经做得好多了,至少他能牵住金的手而不弄疼对方,天知道他费了多大力气做到这一点,而被他这么千辛万苦牵着的少年,还无知无觉地一个劲儿用“格瑞你怎么了?手心里都是汗,你很热吗?”这样的问题追问他。

 

格瑞从来不觉得自己脾气好——龙族的脾气都不太好,这也是为什么他们需要独居——但被金这么追着问,他居然没发火,只说了一句“别吵”,他自己都吃惊极了。

 

那颗小小的卷附被放在了一块石头下的阴影里,金解释说它落地就会慢慢生出根来扎根,所以才在哪里都能生存。格瑞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许多人都觉得龙族博学而富有智慧——但那通常是因为龙族的寿命比人类漫长太多。可格瑞还是条未成年的龙,不客气的说,他甚至还没比金大多少。

 

相差无几的年纪,金却似乎比他懂得要多许多。少年看起来大大咧咧,总是露着一副容易被错认为笨蛋的笑容——也许不是错认——但格瑞早就发现了,金知道许多事情,他会很自然地用太阳和星星分辨时间与方向,知道如何寻找水源,几乎所有遇到的动物和植物他都能认出来并做个简单的介绍,偶尔在人类的集市停留采购,还没有多少稀奇玩意是金不知道的,他甚至还懂得变点简单的小戏法,变完了就眨着眼睛看着格瑞,又狡黠又带着点得意。

 

这让格瑞觉得人类很神奇,或者说,只是这个叫做金的人类少年很神奇。

 

十几年时光对龙族来说短得转瞬即逝,可相同的时光却能造就一个如此富有活力的人类少年。格瑞暗暗地想,也许这就是人类的奇妙之处,或者说,这是人类充满吸引力的一面。

 

他的思绪被金的惊呼声打断了,但他能分辨出这不是惊吓的呼声,相反的,是充满惊喜的呼声。每当金这么“哇!”地喊一声,就总意味着他发现了一些好事。

 

——格瑞无可奈何地发现,他对人类的观察结果几乎都集中在金的身上。

 

“格瑞你快看!”

 

是的,接下来就会喊他一同分享。

 

格瑞已经看了过去,这次他发现,金的两只手里捧着一大朵轻飘飘的红色纱花。

 

之所以称之为“纱花”,是因为格瑞一时间想不到其他的词汇去形容这团花朵——它很大,但花瓣轻飘飘的,呈现出半透明的质感,花瓣重重叠叠,捧在金的手里,被风一吹就飘飘忽忽,似乎马上就能摇晃着飞走一样。

 

“这是什么?”他不由得问。

 

“我们管它叫‘风语者’。”金说,他那双湛蓝的眸子亮晶晶的,比此刻头顶一望无垠的蓝天还要蓝,“这种花很厉害的,被风吹着到处旅行,落地的时候就扎根长大,但是风大一点就又会继续飞,所以几乎一辈子都在旅途中呢。”

 

格瑞有点新奇地打量着这朵花:“还有呢?”他看得出,金不仅仅是因为这些而感到兴奋。

 

金抿了抿嘴,神秘兮兮地笑了:“还有就是,这种花是能实现愿望的,你先和它许愿,然后亲一下它的花瓣,让它飞走,它就能飞到大陆尽头,把你的愿望带给神,愿望就能实现啦。”

 

“大陆尽头没有神。”格瑞下意识地说。

 

他纯粹就事论事地这么说了,但金发少年一瞬间的愣怔让他意识到也许他说了些不该说的话——是的,人类比其他种族更加渴求真相,也更加恐惧真相,他该想起来这一点的。

 

但为什么要遮遮掩掩呢?格瑞想他一时半会儿还参不透人类的复杂。

 

“是吗?那大陆尽头有什么?”金却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露出沮丧的神情,相反的,少年似乎很感兴趣,“我从来没能到达大陆尽头,怎么走都走不到,格瑞你去过吗?”

 

“…… ……”格瑞有些错愕地眨了眨眼睛,“龙族在大陆尽头的海中出生。”

 

“……海?”这次,金发少年的声音都有点儿发抖了,“你是说,格瑞,是那种蓝色的,很多很多水的……那种海?!”

 

格瑞觉得自己察觉到了一点儿什么,他试探着问了一句:“你没见过海?”

 

金的头摇得像个拨浪鼓:“没有,只在书上看到过,格瑞,海是什么样的?”

 

“……蓝色的。”格瑞努力组织语言,他想办法去把那片出生之地形容得详细一些,“很大,比你的眼睛颜色要深一些。”

 

“真的有很多鱼?”

 

“嗯。”

 

“是咸的?”

 

“嗯。”

 

“哇哦……”金眨了眨眼睛,露出了一脸向往的神情,“真厉害,哪天我一定要去看一次,看看真正的海是什么样子!”

 

格瑞不怀疑金能不能做到,金发少年有时候给他一种什么都做得到的感觉,而龙族的直觉往往十分准确。

 

关于海的小插曲暂时这么被揭过了,金的注意力放回了他手里的红花上,他耸耸肩膀,笑了笑:“虽然说没有神,不过向它许个愿也会带来好运的,总之,它很少能像这样被人抓住!机会难得嘛格瑞,你要不要来许个愿?”

 

银发的龙族愣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我没什么想许愿的。”

 

金撇了撇嘴:“你老是这样,仔细想想嘛,多少都会有想要的东西的,或者想做的事也行。我先许个愿,你再想想,别浪费嘛。”

 

金发少年很虔诚地捧着花闭上眼睛去许愿了,格瑞试着去想自己的愿望,思绪在脑海中来回跑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想到,他不对此感到意外,毕竟他的性格就算在龙族里也属于格外寡淡而不讨喜的。

 

他的视线落在金的脸上,少年还闭着眼睛,睫毛浓密纤长,眼皮下的眼珠却骨碌碌转来转去,一看就是在拼命搜刮愿望。格瑞觉得如果给金一支笔,让他列个清单出来,金能写出一本书也说不定。

 

过了一会儿,金睁开了眼睛,他发现格瑞正遥遥望着远处的天空。少年捧起红花,轻轻地在花瓣上亲了一下,就出声招呼龙族朋友:

 

“格瑞,格瑞我许愿完啦,来,换你了!”

 

格瑞默默地伸出手,接过了这捧柔软飘逸的红花,风语者在他手心里软乎乎的,稍微用力就会捏碎,金却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只是充满期待地看着他,似乎很希望听听他的愿望。

 

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格瑞面无表情地想——金许愿的时候可没出声。

 

所以他也闭上眼睛,简短地许了个愿:“好了。”

 

“这么快?!”金目瞪口呆,“哎格瑞,别松手,你得亲一下它的花瓣!”

 

于是格瑞又轻轻吻了一下这朵红花——这感觉很新鲜,他第一次去亲吻什么。毕竟龙族之间的亲情非常淡薄,他也从未有过什么亲吻对象。

 

花瓣碰到了他的嘴唇,软软凉凉的。

 

“现在松开手,让它飞走。”金一板一眼地指示着。

 

格瑞依言松开了手,看着那朵花被吹来的风带向天际——难怪金说很难抓到,风语者实在是太轻了,随便一吹就会飞到人类无法企及的高空。

 

不过这个高度对格瑞来说轻而易举,他想以后如果再遇到风语者,自己完全可以飞起来去抓。

 

“嗯!这样我们就有好运了。”金心满意足地说,使劲儿拍了拍格瑞的肩膀,“……但是格瑞,你到底许了什么愿?简直太短了!”

 

“…… ……”

 

“告诉我听听嘛,我也可以告诉你我许的愿啊。”

 

“不要。”格瑞说,把金那只手从自己的肩膀上挪开,“赶紧走吧,热死了。”

 

“哎——格瑞你等等我啊?哎格瑞你知道要往哪里走吗……格瑞你走对了!但是你慢一点啊——”

 

 

 

 

——让金的愿望都实现吧。

 

他是这样在心里对风语者说的。

 

大陆的尽头没有神,谁也不知道神在哪里,那也许他多许一份愿望,就能帮帮这个天真的笨蛋了。



——风语者end——

评论 ( 148 )
热度 ( 28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