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命运【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前篇指路→ 微笑

*后篇指路→ 秘密

*龙与少年paro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没忍住写了写www现在我对迟到已经怀有平常心了呢【

明天是个好日子呢!八月六日!命运之日啊=w=

……啊,啊咧?好像造成误会了……

虽然明天确实是个大日子(对我来说),不过不是生日哦!不是不是www

我今年的生日已经过啦



【命运】

 

所谓“命运”,向来是用于概括某些无法以常理解释的事情的。

 

譬如说,天有不测风云的霉运,或是喜从天降的意外;又譬如说,为什么人和人同时降生却过得南辕北辙,有的聪明,有的笨拙,有的平安到老,有的早早夭折?

 

——再或者,难以形容,却确实存在的,深厚的羁绊。

 

 

 

“……明天就走吗?”

 

格瑞望着那个忙忙碌碌的背影许久,终于还是问了句多余的话。

 

“嗯,既然族长爷爷已经帮我打听到了,那我们马上出发是最快的!”金一边说,一边忙着把许多他准备带在路上的小玩意塞进背包里,“只要到大陆尽头的海边找到龙族巫女就能解除契约,爷爷这么说的话准没错,他知道很多事情的!”

 

“…… ……”于是格瑞不再说话,他的视线在金这间小小的屋子里环顾了一圈,最后他走到桌旁,挪开那上面的两个水杯和半块干粮,并在那下面找到了少年一直念念叨叨不知道丢到哪里去的挂坠。

 

他把这条挂坠递给了金,金眼睛一亮,欢呼着“格瑞你真厉害怎么找到的!”之类没什么营养的话,接过挂坠简单粗暴地往脖子上一套,然后少年最后清点了一次背包,系好袋口,颇为满意地拍了拍:“这就没问题啦!”

 

“…… ……”

 

“格瑞,你有没有什么想带的?趁现在天还没黑,还能去部落里转转呢。”

 

“没有。”

 

“真的没有吗?再想想吧,我们这次出发,很久都回不来了。”

 

有些时候,这个还没他年纪大的金发少年反倒像是长辈一样啰嗦。格瑞心里其实有一点不服气,因为在他看来,这个貌似成熟却实际大大咧咧丢三落四的家伙,才是应该反过来被唠叨的那个。

 

——并且,金还不怎么认路,这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少年绕了那么久才成功抵达登格鲁部落,也不知道他在外游历的两年是不是全靠迷路才误打误撞去了那么多地方。

 

格瑞已经趁着在部落的日子里读完了他所能找到的所有书籍,而既然他看过的文字都能过目不忘,就没必要带着那些累赘而沉重的书本了。至于人类其他的东西,实用的还是不实用的,对他来说都没有必要。

 

龙族活得很简单。

 

小木雕放在他贴身的口袋里,格瑞把手伸进口袋,指尖摩挲了一下木雕上粗糙的纹路,然后对金摇摇头:“没有了。”

 

“那就好,我们早点睡吧。”金看起来终于放了心,他把背包放在了桌上,推了推格瑞示意对方上床去睡觉——这间屋子只有一张床,金本来要让给格瑞睡,最后却不知为什么变成一人一龙挤在一起睡的状况,可他们谁也没被对方踹下床,这也算是奇迹了。

 

为了赶早出发,他们很快熄灭了灯火。格瑞背对着金躺在床上,他能感觉到少年一如往常躺上来并和他背贴着背,隔着薄薄的衣料传来人类独有的温暖体温,他的耳鳍无声地动了一下。

 

“你想解除契约?”

 

也许是因为一片漆黑,又背对着金,看不到那双湛蓝的眼睛,所以格瑞居然把话问出了口——他自己都被自己吓了一跳。

 

但既然已经问出口了,他也没打算欲盖弥彰地收回去。

 

“嗯?”他听到金疑惑的声音,夹杂了一点困意的——少年在熄灭灯火之后总是那么容易陷入沉睡,“当然了……我答应过你啊。”

 

“…… ……”

 

 

[我只是想救你!你不用担心,你好了之后我们就想办法解除契约!我不需要你的力量和寿命,向你们的龙神发誓!……天啊快一点!你真的会死的!!!]

 

 

他当然记得了,那时候,少年冲他喊出的这些话语。

 

格瑞觉得自己心里说不上为什么地一沉,他忽然觉得烦躁,又觉得焦虑,甚至还有点心酸的感觉——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人类的书上偏偏用“酸”去形容心里难受了,因为那的确是泛着酸的苦涩,从胸腔一路蔓延而上,刺得双眼微痛。

 

“只是因为这个?”他放轻了声音问。

 

“我答应你了嘛……”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困倦极了,含含糊糊的,“……答应了就要说到做到,要不然就……”

 

剩下的字句已经被少年咀嚼着一路带到梦里去了。

 

于是格瑞也不说话了,但他一点困意也没有。月亮升起来,光从窗子柔和地照进来,这是个晴朗的夜晚。

 

龙族和人类所签订的契约,照理说一生都无法解除,他们从契约成立的那一刻起就命运相连。

 

格瑞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可当他以为自己会和金一起度过一生的时候,才发现对方居然从未那么想过,甚至十分积极地想要解除他们的契约,而理由……

 

“…… ……”

 

——理由却不过是“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这种在格瑞看来轻飘飘的,却可能对金来说十分重要的一句话。格瑞猜测着,也许他此刻感到难受,就是觉得自己被金这样轻飘飘的态度冒犯了。

 

他始终不觉得自己很了解人类,比起人类,他更了解金。金确实是个言出必行的少年,当他确认了该做的事情,就会坚定不移地朝着目标走去。

 

哪怕坚定不移地迷路也是如此。

 

对金来说,如果曾经答应的事情做不到,那大概会是很难受的。

 

格瑞忽然很想翻身看看背后那个睡得没心没肺的少年,但他动了动,发现床太小了,可能这么翻身的结果是吵醒金,于是他又没动,只是小心地向后伸出胳膊,手摸到对方的肩膀,捻住了一缕柔软的发梢。

 

那么就跟着金去吧。格瑞想。

 

契约的期间内,他们是毋庸置疑的命运共同体,金想做的事情,他都会帮忙,这是他早已决定好的。

 

所以这次他也会帮忙,大陆尽头的海,让金自己去找,恐怕要转悠上百年。

 

“…… ……”

 

睡吧。

 

格瑞对自己说,闭上了眼睛。



——tbc——

评论 ( 74 )
热度 ( 182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