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似乎是不说给某个人就不行的习惯【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都说第二年返校的学生比第一年新生还要激动

*后篇指路→ 虽然不能永远依赖着却永远就在身后的支撑


话说!!!

十分感谢大家的关照!!!【鞠躬

觉得本子预售的状况超乎想象呜呜呜呜QAQ谢谢大家了!

然后,因为陆陆续续看还有人问本子的事情。

就在这里再说一下。

本宣详细戳→ 这里

预售地址戳→ 这里

本子预售到9月1日哦!不二刷不二刷!




【似乎是不说给某个人就不行的习惯】

 

事情发生在新学年的第一堂魔咒课下课后。

 

开学的第一堂课和后面相比,总是来得比较轻松,加上他们还只是二年级,离五年级的O.W.Ls考试还很遥远,因此魔咒教授也很善解人意地给了这群孩子们适应学校生活的时间——十二三岁的孩子,刚刚放完一个长长的假期,一时间收不回来心再正常不过。

 

第一堂魔咒课的内容很轻松,他们简单地对上一学年的几个重点咒语做了复习,然后学习了一个新魔咒,做课堂练习直到下课,并得到一篇常规的论文作业。

 

或许对新生来说,在羊皮纸上写够十几英寸的论文还是件难事,但一旦度过第一年,十几英寸的长度就变得令人感到习以为常。因此一群二年级生愉快地收拾书包,嘻嘻哈哈地准备离开教室——多数时候下午只有一堂课,他们这天的课程已经结束了,气氛相当轻松。

 

金的动作稍微慢一点,他临近下课时不小心弄翻了墨水瓶,打湿了一张羊皮纸,因此正忙着收拾课桌上的烂摊子。

 

“金!”

 

凯莉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来,金猜想女孩也许是等得不耐烦了——他们刚刚决定一起去图书馆解决掉魔咒作业——于是他头也不抬地答应了一声:“马上就好了凯莉!再等一下!”

 

“不是我,有人找你。”凯莉说,声音里夹杂着一点兴味盎然,“估计你是没时间去图书馆了,我先走啦。”

 

“哎?啊……”

 

金从教室的课桌椅中钻出来,手上还染着蓝黑色的墨迹,凯莉已经先离开了,于是他只看到教室门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蓬松的棕黄色头发十分张扬地炸开在脑后,但与身材不符的,这个人长了一张可以被形容为纯真无辜的脸,眼睛很大,睫毛长得金都忍不住“哇”了一声。

 

“哎——真是个小不点啊,像个小耗子一样。”金听见对方这么说,并且语气里带着真心实意的困惑,“老大要我找这么个小不点去干嘛?”

 

“小……小耗子?”金愣了两秒,瞪大了眼睛,“你也太没礼貌了吧,哪有这么说别人的?”

 

“可是你又小又弱,不是小耗子那是什么?”对方理所当然地回答,但可能是这个回答太过坦率,金完全没感觉到对方有任何挑衅的恶意,所以奇异地,他居然也没怎么生气。

 

“我以后会长高的,而且别小看人,我很强!”金拍拍胸脯,发现他不得不使劲仰头看着对方才能对上视线,但也托这么仔细打量的福,他那好得出奇的记人能力再次发挥了作用,“……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格兰芬多的那个击球手!”

 

“咦?你认得我啊?”这次换成对方瞪大眼睛了,或者说,该叫他佩利了。

 

“当然,我看了很多次你们的比赛。”金抓抓头发,笑了,他喜欢魁地奇,自然也对魁地奇队的人有好感,“那,你找我什么事?”

 

“不是我找你,是我们老大找你。”佩利说,猛地一伸手,想把金拎到肩膀上扛起来,但金的速度快得出乎他的意料,那一瞬间男孩的反应相当迅速,十分敏捷地矮身一旋避开了,以至于他竟然抓了个空。

 

“哎你干嘛!”金抗议道,“找我什么事情就直说啊,别随便动手动脚的。”

 

“我怎么知道老大找你干嘛!他只是让我把你快点带过去,越快越好,那当然是我扛着你走最快了。”佩利扫了扫金那两条小短腿。

 

虽然比起一年级入学的时候,男孩的的确确长高了一些,可在人高马大的佩利看来,这个二年级生始终是个不折不扣的短腿豆丁。

 

“我才不要被人扛着走呢!你带我去就是了,我自己会走。”金摘下帽子,拍拍自己的头发,又把帽子重新带好。

 

“……哎?对了,你一直说的老大是谁啊?”

 

这是难得阳光明媚的一天,在霍格沃茨,每年也只有九月和十月的天气比较舒服,不会过分阴雨绵绵,也不会热得让人喘不过气。虽然巫师们拥有神奇的魔法,但也有一些事情是魔法做不到的,例如说——改变天气这种事。

 

宽阔的魁地奇赛场上,站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高个儿的那个手边还拿着一把造型流畅的扫帚,矮一点的那个脚边放着一个大袋子,从敞开的袋口看,可以发现是满满一袋子高尔夫球。

 

“比想象中要慢啊。”雷狮从怀里掏出一块旧怀表,随意打开瞟了一眼。

 

卡米尔刚想说些什么,视线中却突然出现了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这两个身影由远及近,看起来像是在做追逐战似的,互不服输跑得飞快。高个的佩利仗着人高腿长,一步步跨得极大,但小个子的金发男孩也不甘示弱,步伐快极了。

 

“哦,来了来了。”雷狮也发现了这两个身影,并很感兴趣地盯住了金发男孩,“能跟得上佩利?”

 

“老大,带来了!!!”

 

佩利扯开嗓子嚷嚷着,而紧随其后的,金也瞪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诧异的惊呼:“啊!卡、卡米尔?!”

 

他当然认得入学时同乘一条小船的男孩,虽然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几乎不会在课堂上见面,不过偶尔也总有几次擦肩而过,在走廊上遇到了,两个人也会简单打声招呼。

 

卡米尔像往常那样,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而后视线从金转向了雷狮:“大哥,就是他。”

 

两个人在雷狮面前堪堪刹住了车,金撑着膝盖大口喘气——刚才他几乎是跟着佩利一路冲刺到魁地奇球场来的,因为抱着不想认输的劲头,男孩跑得比他平时还要快许多,乍一下停住,心脏咚咚跳得飞快,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滴下,胸腔里火烧火燎的,一路蹿到喉咙口,半是想吐半是咳嗽。

 

“嗯。”雷狮点了点头,他低着头打量了金一会儿,直到金发男孩喘得不那么厉害并直起了身子,和他对上视线。

 

“你叫金,是吧?格兰芬多二年级?”

 

“哎?是啊。”金点了点头,他摘下帽子,胡乱撸了一把被汗水浸得有点乱糟糟的头发,眯起了眼睛又睁开,“你找我有什么……啊!!!”

 

金发男孩的眼睛瞪得老大,嘴巴张得都快能塞进三个鸡蛋了。

 

这副样子实在是有点傻,即便是雷狮也没料到会有这种出人意料的反应,他询问地看向卡米尔,对方十分适时地开口:“别担心,他平时就是这样的。”

 

而这时候,金也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虽然听上去还是激动得有点发抖:“你……你是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超级厉害的那个击球手!”

 

“哦?”

 

“我认得你!虽然我不知道你叫什么,但是我知道你飞得特别厉害!”金兴奋起来,一双眼睛闪闪发光,他伸开手臂,夸张地自左至右比划了一条曲线,“上个学期和斯莱特林的第二场比赛,这——么飞真是太厉害了,我的眼睛差点跟不上!”

 

雷狮挑起了一边眉毛:“我怎么飞的?”

 

“啊?怎么飞的……”金似乎愣了一下,他眨了眨眼睛,抬手挠了一下脸颊,面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迷茫,但很快,那双蓝色的眼珠骨碌碌转动起来,男孩一丝不苟地开始了回忆,“就是那场比赛中场的时候,你本来飞在场地偏左侧,拉文克劳看台附近,然后你往场地对面打了一颗游走球,接着就冲着斯莱特林的球门飞,守门员在防备你,疏忽了另一边的击球手,差点被打落……但是这时候你绕过球门了,直接转了一百八十度俯冲向下,你在逼近对方的找球手,大家都以为你要对付他的,可其实你把游走球打向了对面的追球手,结果谁也不知道你到底要对付谁,所以金色飞贼才安安稳稳被抓到手了。你把所有人都搅乱啦!”

 

边说,边抬起胳膊来来回回地比划着,蓝眼睛亮得惊人。

 

这个刚才激动得大喊大叫的傻小子,回忆得却一点不错——这确实是雷狮为了战术而采取的高速迂回飞行。也许别的人会觉得记住飞行轨迹是个笑话,但对雷狮来说不是,他是个天生的飞行好手。

 

“有点意思。”魁地奇队长笑了一下,左手拿着的扫帚甩了个利落的弧度,“我叫雷狮,爱怎么喊怎么喊。我不习惯废话,直截了当地说,我们队里有个球员毕业了,空出来个位置,卡米尔推荐了你,所以我就找你来看看,到底够不够格做我的队员。”

 

“咦?”金愣了一下,他还陷在一种近距离接触学院魁地奇队长的兴奋中,因此听雷狮的话就慢了半拍,可在他来得及好好再想一遍那些话之前,雷狮已经把另一把扫帚扔给了他,“骑上,速战速决。学校的老彗星,你骑了一学期了,应该很熟。”

 

——的确很熟,包括时不时偏右的扫帚柄和那颤颤巍巍好像要散了架的平衡。

 

金跨上扫帚,默默地想。

 

雷狮也跨上了他自己的扫帚——看起来可比彗星系列强多了——他稳稳地升空,旁边那一大袋子高尔夫球也跟着飘了起来:“很简单,我扔,你接,全接住了算你过关,掉了一个就走人吧。”

 

“什么过关……”金的疑问被卡在嗓子眼里,雷狮已经飞快地丢了一个高尔夫球过来,而几乎是条件反射地,他身子一歪,“啪”一下把那个球抓在了掌心里。

 

“嗯,就这样。”雷狮又拿起一颗高尔夫球,掂在手里抛了两抛,“打起精神,下面来真的了。”

 

佩利大大咧咧地坐在地上,一手搭在额前当太阳,兴致盎然地看着半空中的金发男孩:“嘿,小不点可以啊!”

 

卡米尔从帽檐下抬起视线,目光却落在半空中的另一个人身上。

 

“喂,卡米尔,你说这个小不点能进队吗?”

 

“这要看大哥的意思。”卡米尔平淡地回答,虽然他心里已经对结果有了八成把握,但最后怎么样还要看雷狮的决定,所以他没说,只是把帽檐微微往上拨了拨,继续一言不发地看着。

 

雷狮骑着扫帚,一刻不停地把高尔夫球飞快地丢出去,角度刁钻极了,丢出去的速度也快得惊人。但金骑着他那把颤颤巍巍的老彗星,居然也一个个把高尔夫球都接在手里了,只是有些时候实在很险,稍晚一点球就要掉在地上了,金的手几乎是擦着地面的草叶才把球捞住的。

 

不过男孩一点也没觉得累或是惊慌。

 

相反的,他看起来简直开心极了——微微卷翘的金色发丝被风吹得一团凌乱,那双湛蓝的眸子却熠熠生辉,像是阳光直接钻进去玩耍一样,他的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嘴角咧得老高,露出两排整整齐齐的牙齿来。

 

甚至他还有余裕来“好险!”“抓到了!”“嘿!”地嚷个不停呢。

 

雷狮升得很高,注视着金的目光里带上了一丝满意:“比想的要好啊,那就不浪费时间了,剩下的一起来!”

 

“啊?”

 

金一愣,抬起头,就看见雷狮伸出一条腿,猛地踹了一脚那个大口袋——口袋里密密麻麻的高尔夫球还剩下一半左右,被这么踢了一脚,登时袋口一翻,一大堆白花花的小球争先恐后地滚了出来,气势摧枯拉朽得如同一场雪崩。

 

“诶诶诶诶诶——?!”

 

金发男孩望着面前倾泻而来的白色小球瞪大了眼睛,但仍然反应迅速地抓紧扫帚开始闪避,不过小球的数量实在太多,他躲掉了大部分,也免不了有几颗漏网之鱼砸在他脑袋上。

 

男孩“哎哟”一声,呲牙咧嘴地揉揉被砸痛的脑袋——在之前的过程中,他的帽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握紧扫帚柄伏下身子,却没有向下去试图捞回那些大半已经砸在地上的高尔夫球,而是笔直地冲着上方某个方向飞去。

 

他眯着眼睛向上看,阳光刺得他的眼睛发疼,生理性的泪水溢出眼眶,可即使如此他也努力地睁大眼睛。男孩的金色眉毛紧紧地蹙了起来,汗水沿着额角滑下,几缕发丝被黏在脸颊侧面。

 

雷狮向下扫了一眼,见卡米尔已经用魔杖撑起一把伞举在头顶,此刻正波澜不惊地仰头望着他;运动神经发达的佩利更不会被一堆高尔夫球砸中,高大的少年早就换了个地方坐着,见他向下看,还挥着手臂大声嚷嚷:“老大——他没接住,还能进队吗?”

 

“嗤。”雷狮笑了一声,径自降下地面,“谁说他没接住的?”

 

“咦?这不是这么多吗。”佩利伸开手臂,在身体周围划了个圆,比划了一下一堆散落在草地里白花花的高尔夫球。

 

“大哥。”卡米尔忽然出声,“他抓到了。”

 

雷狮转过身,抬头一看,果然——金骑着扫帚,在空中飞了个诡谲的弧度,男孩两腿勾着扫帚,身子向下一翻,摇摇欲坠得让人看了几乎要惊叫出声,可他偏偏两条腿勾住了,晃荡着挂在扫帚上,忽然很敏捷地伸手在半空抓了一把,然后身子打挺坐了回去。在这期间,老彗星奇迹般飞得又顺又直,男孩坐稳后,便压低了身子,向着雷狮俯冲而来。

 

“眼力不错。”雷狮说。

 

“嗯,他的动态视力非常好。”

 

“我说你呢。”雷狮笑了,隔着柔软的帽子轻轻拍了一下卡米尔的头。

 

而这当口,金已经飞到了雷狮面前,男孩坐在扫帚上,咧着嘴笑得很开心,他把右手举到雷狮面前,被那只还带着点婴儿肥的手攥紧了的,正是一个劲儿扑腾翅膀的金色飞贼。

 

雷狮看了一眼金色飞贼,再看看金。

 

“抓这个干嘛?”

 

“哎?”金愣了一下,他甚至下意识地又看看手里的金色小球,“因为我看见它了啊,你把袋子踢翻的时候,它不就跟着飞出来了吗?”

 

雷狮双手插着兜,半仰着头闲闲地问:“没记错的话,我和你说的是,全接住了过关,掉了一个就走人吧?”

 

“好像是吧……”金转了转眼珠,显然回忆得有点心虚,“但是那么多高尔夫球,要我都抓住肯定不可能,再说我都看见金色飞贼了,当然要去先抓它了!”

 

雷狮盯着这个突然理直气壮起来的男孩,半晌,笑了:“我这个人当队长,不喜欢不听话的队员,但也不喜欢只会听话的队员。”

 

“哎……啊?什么?”

 

“你过关了。作为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长,我正式对你提出邀请,进队,当我们的找球手,然后一起横扫魁地奇奖杯,有兴趣么?”

 

金睁大了眼睛,原本咧着嘴笑的表情也僵硬了一瞬,变得满脸惊讶,但很快,当他意识到雷狮说了什么之后,他的惊讶立刻又变成了更大的、止都止不住的笑容。

 

倒不如说,他笑得实在是太开心了,眼睛闪闪地发着光,反而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最先跟上了节奏的居然是佩利,他走上来,使劲儿拍了一下金的肩膀:“不错啊小不点!以后咱们就一起了!”

 

这真情实感的一下子,拍得金差点一嗓子“嗷!”地叫出声。

 

…… ……

 

校长办公室。

 

丹尼尔背着手站在窗前,安静地向外看去——校长办公室的楼层一直是个谜,但确实处在视野很好的高层。就像现在,站在窗前放眼望去,能看到霍格沃茨绿油油的大片草坪,和在学校里来回走动的学生们。丹尼尔喜欢看这些孩子,巫师的数量一直很少,每一个小巫师都是魔法界未来的希望。

 

忽然,一个骑着扫帚的身影从他面前掠过。

 

丹尼尔一愣,但他素来相信自己的眼睛,因此他很确认自己没看错——一闪而过的是骑在扫帚上的金。

 

虽然不清楚为什么这个时候金会骑着扫帚路过他的办公室窗户,不过丹尼尔还是很欣慰地感叹了一句:“小孩子就是有精神啊。”

 

刚感叹完,金就骑着扫帚又回来了,还隔着窗玻璃和他挥着手打了个招呼,一边咧着嘴笑得开心。

 

隔着窗户听不到说话声,只能从口型看出来是在喊“校长”,丹尼尔便也笑了笑,点了一下头,然后金做了个“拜拜”的手势,就骑着扫帚又飞走了。

 

“……好像长高了一点?”一向关爱学生的校长自言自语。

 

金骑着扫帚,灵活地绕着城堡飞行,无意中路过校长办公室确实让他吓了一跳,但看起来校长并不介意自己的课余飞行,这变相地给了金继续这么干的鼓励。

 

他实在是太高兴了,高兴得不知道怎么发泄情绪,光是靠大喊大叫根本没办法表达出他有多开心,最后还是雷狮——哦,现在是他的队长了——给了他一个中肯的建议:“爽就飞呗。”

 

这确实是个好提议,至少对他而言很有效,他飞得很快,风把他额前的刘海儿吹得向后扬起,秋天的阳光洒在身上,暖洋洋的又不会让他觉得热。

 

男孩把扫帚升得很高,绕着格兰芬多塔楼转了一圈——他还伸手敲了敲自己宿舍的窗户,在室友们发现他之前飞快地溜了——然后男孩飞过了城堡塔尖,他第一次从这么高的地方俯瞰霍格沃茨,因此还张大嘴巴看了好久;再然后他就路过了校长办公室,和丹尼尔打了个招呼。

 

按理说他飞得够多的了,现在他也冷静多了,至少脸上没再挂着一直无比开怀的笑容——他似乎一直这么笑了好一阵子,抬手揉揉脸颊都酸得僵硬——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他很高兴,毋庸置疑的,可是又确实缺了一点什么,就好像一把梳子缺了个齿,不影响使用,却终究不完整,手指拨拉着那一个缺口,总是心里痒痒的。

 

金把扫帚一转,稍微下降了一点高度,他漫无目的地飞着,结果误打误撞地路过图书馆窗口,并恰好看到坐在窗边的凯莉。男孩伸手敲了敲窗户,凯莉抬头一看,“哇哦”地惊讶了一声,而后站起身,从里面打开搭扣,推开半扇窗户探出脸来:“哟,你没事了?让本小姐猜猜……你这是进魁地奇队了?”

 

“咦!”金吓了一跳,“凯莉,你好厉害啊!怎么知道的?”

 

“用脚趾头都想得到。”凯莉托着腮,“来找你的是五年级的佩利,被他喊老大的人只有雷狮,雷狮那种人会闲得没事干找你?这么一想不就很明显了吗。”

 

“嘿嘿。”金抬起手摸了摸后脑勺:“你怎么好像谁都认识啊?”

 

“是你认识的人太少了,不认识他们的人才稀奇吧。”女孩无语地摆了摆手,“好了好了,别打扰我,你接着高兴去,我刚找到一本有趣的书,研究着呢。”

 

一边说着,一边却变戏法似的从手里翻出一颗糖果,随便抛给了金,金也随意一伸手就接住了。

 

“那我走啦。”

 

男孩把糖纸拆了,糖果放进嘴巴里,来回在舌尖滚了两圈。凯莉从来不管他们喜欢吃什么味的糖,一向按着自己的喜好随身带,高兴了就分享几颗出去,算是她表达友好的方式。

 

这次的糖果是橙子味的,又大又圆很结实的一颗,橙子味很甜,金舍不得一下子咬碎了,于是把糖果藏在腮帮子里,脸颊一侧鼓得像个仓鼠。

 

秋天的阳光很短暂,这么一会儿,太阳已经向西沉了下去,金色的日光转为橙色的余晖,拖得一切都在地上斜了长长一道影子。傍晚的风开始染上凉意,时钟当当地响了起来,金仍然飞在半空中,可他忽然觉得周围安静极了。

 

最初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他也完全消化了自己加入魁地奇队的事实,按理说他该回去了,把扫帚放回棚屋,去礼堂吃饭,可他还是让自己骑在扫帚上,固执地钻着牛角尖,想着到底为什么感觉那么不对劲。

 

比起逻辑,金是偏向于靠直觉行动的那一类人,也因此,他比大多数人更相信自己的感觉,即使他可能暂时搞不清楚怎么回事。

 

“…… ……”忽然,不知为何一直卡住的关窍通了,“格瑞!!!”

 

金总算搞清楚了是哪里不对劲——这还是他从小到大第一次,有了什么高兴的事情后,他没有第一时间想着去找格瑞呢!

 

当时他高兴得一塌糊涂,又被佩利拍得肩膀生疼,好不容易揉着肩膀下了地,就直面了雷狮关于队伍常规训练时间地点的交代,他听着雷狮交代这些,自然一时间把其他事情都抛到脑后,而后雷狮那一句“爽就飞呗”又恰好戳中了他有些跃跃欲试的心。

 

绕来绕去,做了一大堆无用功,才想起还没和格瑞分享喜悦。

 

格瑞没有听他的喋喋不休,没有一边听着一边点头。格瑞总是那样,神色平淡,却什么都听着,有些话他说完之后自己都忘了,可是格瑞都记得。

 

“哎呀!”金捶了一下自己的脑壳。

 

他怎么能忘记告诉格瑞呢!

 

搞明白原因之后,金瞬间就不再纠结了,他猜测这个时间格瑞应该在礼堂大厅,于是调转扫帚准备向城堡飞去——他那漫无目的的飞行,都差点飞出学校范围了。而这样居然还没被教授或级长发现,也算是奇迹。

 

但他的飞行在半路中就刹了车,一条从西塔楼返回城堡的空中走廊上,金发现了格瑞的身影——即使现在天色暗了,走廊上的柱子栏杆把人挡得几乎看不清楚,可他就是能一眼认出来。

 

“格瑞——!!!”

 

他实在是开心极了,发现格瑞的那一刻,就好像忽然之间梳子上的齿被填上了一样。周围不再安静了,他听见耳边呼呼的风声,更高的天上传来鸟鸣,他的袍子也被风吹得哗啦啦翻飞,衣衫相互拍打摩擦,发出一种又是急切又是翻腾的声音。

 

几乎是他一喊,格瑞就回过头了,手里还抱着一摞书,紫罗兰色的眼睛在看到他的一刹那微微睁大了。

 

——可能是飞得太快了,以至于和格瑞对上视线的一刹那,他的心脏忽然拼命地跳动起来,喜悦涨得满满的,止都止不住地溢出来。

 

“格瑞——格瑞——”

 

于是他又拖长了音调喊了两声,尽管他知道格瑞已经听见了。

 

这么直冲着飞过去的时候,原本该先降落在走廊上的,这对金来说轻而易举,可是他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格瑞发现了这一点,但发现得有点迟,少年只来得及抬起手臂,任由那堆书噼里啪啦砸在走廊地板上——跟着,扫帚上的金发男孩就结结实实撞进了他的怀里。

 

说不上狼狈,但格瑞还是向后退了一步稳住身形,那柄飞天扫帚已经兀自悬浮在一边了。要知道,在看到金松开手向着他扑过来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是真的被吓到了,即使他知道金总是有惊无险。

 

可是看看金脸上挂着的大大的笑容,他又觉得自己生不起气。

 

金紧紧地抱着格瑞,仰起头“呼——”地喘了一大口气,他骤然生出一种迟到了的安心感,心咚咚跳得飞快。他想不明白自己怎么能花了那么长时间才想起来格瑞,而这让他默默地产生了一点儿心虚,好像一直以来那理直气壮的“格瑞是我最好的朋友!”是句空话似的。

 

——下次可不能这样了。金在心里反省着。

 

下了决心,男孩使劲儿拍了拍格瑞的后背:“格瑞!我有个事情要和你说!”

 

“先松开。”格瑞拍了一下金的脑袋。

 

金发男孩乖乖地松手了,脸涨得通红,眼睛闪闪发亮,一脸迫不及待的兴奋样子。

 

格瑞蹲下身去一本本捡掉在地上的书:“怎么了?”

 

金也蹲下去,像个小兔子一样半跳着,伸着胳膊一本本帮格瑞捞书,最后把一摞书塞回格瑞怀里。格瑞接过书,另一只手伸出来,帮金理了理脸颊旁乱成一团的发丝。

 

“格瑞我跟你说——”金又使劲儿抱了一下格瑞,不过这次他很快就松开了,笑嘻嘻地跟在格瑞身边往城堡走去,一手拎着扫帚,一手拽了拽格瑞的巫师袍袖子,“——我加入格兰芬多的魁地奇队啦!”

 

就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忽然之间,又像是刚刚被雷狮邀请的时候一样,那么激动了起来。

 

“嗯。”格瑞轻轻地应了一声,点了一下头。

 

“格瑞你都不惊讶的吗?我自己都吓了一跳啊!”

 

“没什么好惊讶的。”格瑞说,他的余光瞟了一眼金那张雀跃的脸,于是,为了不让男孩太过得意,他刻意将声音压得平板无波,“迟早的事。”

 

“哎————”

 

男孩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湛蓝的视线像是要把格瑞盯出个洞来一样,而格瑞目不斜视地抱着书继续走,却也没有挣开被男孩拽住的衣服袖子。

 

“格瑞,你是在夸我吗?”

 

“…… ……”

 

“所以你觉得我迟早都会进魁地奇队吗?”

 

“…… ……”

 

“格瑞,格瑞你好歹理理我啊……”

 

格瑞终于理了他一句:“随你怎么想吧。”

 

于是男孩立刻兴高采烈起来,一路蹦跳着,语气轻快地念念叨叨了起来。

 

“格瑞我跟你说,是今天下了魔咒课之后,佩利来叫我去找雷狮的……”

 

“嗯。”

 

“然后,居然是那么多高尔夫球!高尔夫球啊,没想到巫师界的人也有这个呢,他们是不是也打高尔夫球?最后雷狮一下子就踹翻了袋子……”

 

“嗯。”

 

“格瑞,格瑞我觉得我现在特别开心!因为我来找你说了,果然,好消息和你说的话,就能加倍的开心呢……”

 

这次的回应迟了一点。

 

格瑞把视线落在怀里的书本上,他听见自己叹了口气,似乎是无可奈何极了。

 

“随你吧。”



——tbc——


这次与其说是科普,不如说是一点点小注释www


*关于高尔夫球

为什么是高尔夫球!对,为什么是这个充满了麻瓜气息的高尔夫球!

事实上,在HP原作里,是有这个梗的www

在第一部魔法石中,哈利因为去接纳威的记忆球,被麦格教授发现了飞行天赋,因此这位教授破格向球队推荐了哈利,哈利也就成为史上最年轻的的找球手——要知道,霍格沃茨的魁地奇队,通常是禁止一年级新生入队的哦。

而当时的队长伍德,用来测试哈利的道具就是……一袋子高尔夫球。

原话大概是“伍德使出吃奶的力气,把高尔夫球向各个方向扔出去,哈利百发百中,一个都没漏掉。”

——厉害吧!哈利相当厉害呢!

这个情节在电影里是没有的,被删减了,看书也只有这么短短的一句话www但我却很神奇地一直记得XDDD

所以这边也用了高尔夫球。

评论 ( 257 )
热度 ( 28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