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莱梭琴【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舞蹈

*后篇指路→ 情书

*首章指路→ 契约



面基大法好!
但是更新也要努力哈哈哈哈
大家都很努力呢
聊了超多瑞金简直不能太开心啊啊啊啊啊啊啊




【莱梭琴】


当金在集市里回过头,一个一个摊位挨着找,并终于找到了格瑞的时候,他发现龙族少年正蹲在一个靠近集市边缘的摊位旁。格瑞手里端着一样东西,另一只手手指弯曲,轻轻拨动,于是他手里那样东西发出了不成调子的声音,像是弓弦生涩地震动。


从兜帽下露出的半张侧脸带着一点孩子气的专注,这让金好奇了起来,也把原本要脱口而出的喊声吞了回去。金发少年放轻脚步,默不作声地走到格瑞身后去,想偷偷探头看个究竟。但他还没来得及踮起脚,格瑞就像背后长着眼睛似的开口了:“金。”


“格瑞你在干嘛?”


被发现了,金索性也不躲着了,他在格瑞身边蹲下,挨挤过去看格瑞另一只手里端着的东西——那像是一块被削成椭圆形的薄木头,上面刻着风语者的图案,一面绷着七根弦,两侧延伸出去,支棱出类似翅骨的两条木枝,末端弯曲,卷成波浪的形状。


格瑞看了看金,没说话,空着的一只手拨动了七根弦,那些绷紧的弦线像是海浪一样律动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声音——金很难形容那种声音,像是一阵吹过山谷的风。


“这是什么啊?”


“你不知道?”金不知道的事情实在不多,格瑞反而有些意外,他看向摊位上的老爷爷,又看看金,“莱梭琴。”


“莱梭琴?”金凑过去看了看。


“这可是有了大陆的时候就有了的乐器呢。”老爷爷笑着发话了,“现在知道的人很少啦,这一架本来坏了,只剩了个样子,没想到这位小伙子修好了,那就送给他啦!”


金瞪大了眼睛,吃惊地望向格瑞:“你会修这个?”


“木头死了,所以我让它重新活过来。”格瑞简单地回答。他看出金对莱梭琴感兴趣,于是便把手里的乐器递了过去,一边一本正经地解释,“我不会弹。”


这意思是他也教不了金什么。


老爷爷哈哈笑起来:“我教你们,虽然我也就记得几首曲子啦,那还是年轻的时候,老太婆喜欢的。”


“真的吗?”金高兴起来,他捧着那架莱梭琴,很高兴地就在地上一屁股坐下了,“谢谢您!”


曲子并不难,听了几遍就很容易地记住了,难的是记住拨弦的力道和位置。老爷爷教得很耐心,金也学得很认真,但他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接触乐器,因此过了一阵子,反而是一直在旁观的格瑞伸出了手:“金,让我试试。”


“格瑞你学会了!”金立刻就把莱梭琴递到了格瑞手里,半是期待半是好奇地盯着格瑞看。


少年毫不掩饰的目光让格瑞难得地感到了一丝不自在,他的手指一僵,第一个音就颤巍巍地错了半度。格瑞轻咳了一声,眼角余光飞快地瞥了一眼金,却发现对方一点也没在意他的失误,还是那么专注地盯着他看,湛蓝的眼睛柔软又澄澈。


奇异地,他那点不自在消失了。格瑞端正了莱梭琴,闭了闭眼又睁开,很流畅地把一整首曲子都弹了下来。


金双手托着腮,听得很着迷——曲调像是清新柔和的风,吹过山谷,穿过森林,悠悠地在太阳面前打个转,携着阳光洒满大地。


登格鲁部落没有像是这样的音乐,多是以拍击和摇动为主的铃鼓,他很少有机会听到这样柔和的音乐。金发少年听着听着,面上也忍不住浮现出浅浅的微笑。


“真好听啊……”


他抬起湛蓝的眼睛,望进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里,半是慨叹,半是向往,满是赞美,他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声音含着多么真挚的虔诚。


“…… ……”


反倒是格瑞愣了一下,他并不知道如何很好地表达心里涌现而出的那些情感——为着金的赞叹——所以最后他也只是把琴又递回去:“你也可以的。”说出口的话带着一丝他自己也没察觉的热度。


反倒是老爷爷嚯嚯地笑了:“我就是靠这首曲子追到了我的爱人……年轻人,你刚才弹的时候,心里在想着哪个人吧。”


格瑞直觉地不愿意回答这个问题,因此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又把兜帽拉紧了一点儿,偏过头去看金。


这其实已经是某种昭然若揭的答案了——而那时候的格瑞,还并不懂。



——tbc——

评论 ( 82 )
热度 ( 14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