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龙骨【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情书

*后篇指路→ 诅咒

*首章指路→ 契约


*一个小小的设定确认

之前写的时候没有想太多,毕竟我写文其实是没有大纲的【。

然后之前有一章写了,格瑞变成龙的形态时不能说人类的语言。

可是我自己翻回去看,第一章,格瑞明明在龙的形态时说话了。

思来想去,我决定以我放飞自我的第一章为准,哈哈哈。


*《In Hogwarts》通贩链接放出啦

之前不少孩子说怕错过,但是我之前的通知好像看到的人不多

那再发一次

详细信息和通贩地址都:点这里



【龙骨】

 

大陆南端,沙之森海。

 

这是一片广袤无垠的沙漠,淡金色的沙粒铺成连绵不绝的沙丘,平缓地延伸到视线尽头。冬日稀薄的天空没有一丝云,空气凉得像是缀着冰屑,正午的阳光也只剩下一点儿几不可察的暖意,日光稀稀拉拉地洒落在沙丘上,远远望去像是罩了层细绒的金纱。

 

金瞪大了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在他身边,格瑞已经摘下了兜帽,两片银色的耳鳍明晃晃地暴露出来。

 

附近除了金以外,没有一个人类。

 

沙之森海是无人踏足的死亡沙漠,大陆上仅存的记载,也只不过是到达边界的人带回的寥寥数语与画作。或许曾经有人踏入沙漠,想要探寻尽头之后的世界,但那样的记载从未出现过,在漫长的历史中,即使是只言片语也没有过。

 

口耳相传的只有一件事——这是一旦踏入就无法活着回来的禁地。

 

“好美啊……”

 

但金只是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在死亡沙漠前,还能心无旁骛地赞叹景色——他就是有这种能力。

 

对格瑞来说,眼前的景象只能算是久违,他也提不起什么赞叹的心思,在看似风平浪静的沙面下,是不知何时就会将人一口吞掉的魔兽。能够在沙之森海生存下来的物种,从来没有善类,哪怕是看似柔弱无害的干枯藤蔓,也有着能够一击绞杀的可怕威力。

 

“这里很危险。”

 

但他觉得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看起来无忧无虑的少年。

 

“我知道。”金点了点头,转过脸去看了格瑞一眼,“格瑞你都这么说了,那肯定很危险。不过……”

 

少年的目光转向沙丘尽头:“……我们要想办法过去吧?”

 

“不用。”

 

“啊?”

 

“不用想办法。”格瑞平淡地说。

 

银发少年这么说着的时候,他的周身已经笼罩在一层淡而锐利的魔法光晕中,银色的发丝无风自动,脸颊上长出光滑锋利的鳞片来,他的身形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像团雾气似的变大——雾气中的影子逐渐失去人类的形态,长出翅膀与角。

 

金看着银色的龙低下头看他:“走吧。”

 

所以,对人类而言望而却步的死亡沙漠,对龙族来说,就是平平常常散步似的就能通过的地方——金哭笑不得地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格瑞冲他伸出了手,金犹豫了一下,难得地提了个要求:“格瑞,我能不能坐在你背上?”

 

“…… ……”

 

“我挺想看看沙之森海的。”少年抓了抓头发,“第一次来嘛,之前也从来没有哪本书记载过里面什么样子。”

 

格瑞没说话,塌下了一侧翅膀表示默认,金欢呼了一声,高兴又小心地踩着翅骨爬到了格瑞背上,找了个地方扶稳了:“好啦!”

 

银色的龙站起身,两侧巨大的翅膀伸展开来,用力扇了两下,卷起一片沙子打着旋儿掀到空中。金紧紧扶着龙脊背上突出的一块骨头,然后他的视线升高了,微凉的风吹得他身上的斗篷哗啦作响,他们飞过连绵的沙丘,金能清楚地看见脚下的沙之森海如何蔓延,以及生长在沙漠中的一些独有的植物。

 

偶尔有几只小小的魔兽跑过,仰起头看着天空中飞过的龙,发出惊恐的尖叫声,而后飞快地钻进沙里,速度之快看得金目瞪口呆。

 

“格瑞,有没有不怕龙族的生物啊——”

 

金趴在格瑞背上,努力地拖长声音冲着龙的耳朵喊。

 

“有。”格瑞的声音传来。

 

“是什么——”

 

“人类。”

 

“哎——不是吧——————”

 

格瑞没再搭理在自己背上大呼小叫的少年,他认为自己给出的答案是正确的。整片大陆上,或许只有人类不会被龙族天然的威压所影响,人类所谓的惧怕,更多的是出于对龙族力量的认识和敬畏才产生的。

 

就像现在,整片沙漠附近的魔兽或许都已经躲起来了,只有他背上的人类少年还大大咧咧地有心思想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格瑞飞得并不快,至少比他预想中的速度慢得多,他如果飞得太快,金恐怕就什么都看不清楚了。沙漠不像沼泽有毒气,也不会有什么突如其来的威胁,所以他并不介意在这里放慢速度。

 

绵延不绝的淡金色沙粒,一些干枯的植物,几块嶙峋古怪的巨石,偶尔几只缩头缩脑的小型魔兽——他搞不懂这些有什么好看的。

 

“格瑞,你看!那是什么?”

 

而这时候,背上的少年再次嚷嚷起来。

 

格瑞顺着金的话,习惯性地四下扫视了一圈,而后他的视线定格在稍远处一副巨大的骨架上,想必那就是金嚷嚷着要他看的。

 

于是他转了个弯,向着那副骨架飞去,缓缓落在平滑的沙面上。

 

“…… ……”

 

金瞪大了眼睛,微张着嘴,惊讶地看着面前这具大而完整的骨架。即使已经化为白骨不知多少年,可靠近了还是能感觉到那股惊人的气势。

 

他想下去走近了仔细看看,被格瑞制止了:“不要下来。”

 

沙面下,蠢蠢欲动的魔兽不知道有多少。

 

金没有动了,他小心地在格瑞背上站起身,仔细地盯着骨架看:“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骨架……格瑞,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是龙族。”

 

而格瑞平淡的一句回答,差点让金脚下一滑,从龙背上摔下来。

 

“哎、哎?!对不起格瑞,我不知道……”

 

“这有什么可道歉的?”格瑞不解地问,他平静地注视着自己死去多年的同族,“龙族也会死,如果死在这里,渐渐变成白骨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嗯……不过,很难想象啊,龙族也会死什么的。”并且,如此巨大的骨架,孤单又倔强地伫立在沙漠中,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有人发现。

 

“是吗?”

 

“是啊,因为龙族的话,总给人一种永远都不会死的感觉。”

 

“但是金,龙族会死这件事,你应该很清楚。”

 

“那不太一样啊格瑞,你在我身边,我当然知道有一天你也会死,你也有你的寿命。但是你要我说到龙族……我是说,你们整个种族的话。”金伸开胳膊比划了两下,然后他意识到格瑞看不到,“就……一下子很难想象了,这不一样的。”

 

格瑞沉默了,没再说话。他在心里思忖着金的话,然后发现也许金是对的——要让格瑞来评价人类,那么他最先想到的,仍然是人类的弱小。但要格瑞来评价金,那就完全不同了。

 

但金是人类,而格瑞也是龙族。

 

格瑞的沉默引起了金的误会,少年有点后悔自己的好奇心了,即使格瑞表现得不介意,但在同族的白骨面前,无论如何也不会舒服。

 

这么想着,他轻轻拍了一下格瑞的背:“格瑞我们走吧?”

 

“好。”

 

他们继续向着南边飞去,金忍了一会儿,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格瑞……”

 

“嗯?”

 

“龙族……大概能活多久呢?”

 

“这很难说,看龙族自己愿意活多久。像是刚才的那个,短短一百多年就死了,他是自愿死在这里的。”

 

“哎?!”金吓了一跳,“为什么……格瑞你怎么知道?”

 

“能看出来。”格瑞简单地回答。

 

看骨架的形态,那条龙是以一个保护着什么的姿势死去的,而就在骨架当中,嵌着一块小小的做工精细的红珠石坠子。只是那么看着,格瑞就能想象出,那名龙族生前是如何小心翼翼地将这块坠子揣在心口,蜷缩着保护着,孤单地停驻在沙之森海中,最后提前结束了生命。

 

那副场景,让格瑞莫名地感到了一点儿难言的滋味。

 

金没说话,他在格瑞背上趴了下去,把脸贴在了银龙光滑冰凉的鳞片上。

 

“我能活很久。”格瑞却忽然说,“所以你也会的。”

 

“……嗯!”

 

金忍不住笑了,他觉得格瑞脊背上的鳞片蹭得他有点痒。

 

“所以龙族的寿命还是很长嘛!”

 

“嗯。”

 

银龙扇动巨大的翅膀,载着他的少年向死亡沙漠的尽头飞去。

 

 ——tbc——

评论 ( 60 )
热度 ( 13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