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拆礼物是圣诞节永恒的经典【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而你是否知道我与从前不同

*后篇指路→ 魔法

*首章指路→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其实这章就是!

啊!有个我超级超级想写的场景……

一直都很想写写来着

得偿所愿了=w=开心


*天气冷了要注意多穿衣服啊




【拆礼物是圣诞节永恒的经典】

 

格瑞醒来的时候,金还沉沉睡着——当然了,通常都是如此,他总是那个更早醒来的人。

 

男孩半蜷缩着挤在他怀里,一只胳膊弯起来,手缩在脸前,手指头轻轻戳着他的下巴,另一只胳膊却伸出去勾着他的脖子,一条腿抬起来压在他的腰上,另一条腿直接插进了他的两条腿之间,脚踝轻轻碰着他的小腿——格瑞还记得,入睡之前金的这只脚贴上来的时候,还能感觉到一凉一热的温度差,但现在它们暖得就像生来就长在一块儿一样。

 

金睡得很安稳,偶尔缩在脸前的那只手手指动一动,男孩那种恨不得把自己整个儿埋进枕头的睡姿还是没什么变化,半边脸被枕头压得有点变形,微张着嘴,他非要使劲儿往前挤,于是脑袋就紧挨在格瑞的颈间,一呼一吸小小的气流直接吹在格瑞脖子上,有点痒,不过不到不可忍受,于是格瑞也没有想着把金推远,他维持着被金半抱半压的姿势,垂下眸子,视线越过那些柔软微翘的金色发丝,落在男孩睡得有点红扑扑的脸上。

 

格瑞用还空着的一只手给他们两个人拉了拉被子——没办法,校医院的床和被子确实有点小——确保他们的肩膀都能被好好盖住。然后少年半是认命地闭上了眼睛,打算在金醒来之前,接着再睡一会儿。

 

圣诞节的清晨,谁都该拥有一觉睡到自然醒来再高高兴兴拆看礼物的权利。

 

平安夜当晚,金待在校医院不肯回宿舍,嚷嚷着第二天就是圣诞节了还要分开睡太过分了之类的话。不过格瑞知道,这些都是不算借口的借口,金从小就有个习惯,如果他和谁吵了架又和好,那么接下来一段时间里,他都会相当程度地黏着对方,就像是要确认对方彻底不生气了似的——对他的父母是,对秋是,对格瑞也是。

 

于是他默许了金和他睡在一起的请求,就连庞弗雷夫人也因为他这段时间的配合治疗网开一面。

 

毕竟是圣诞节,是个理当温暖充实的日子。

 

校医院的床有点小,躺一个十五岁的格瑞绰绰有余,但再加上一个十三岁的金就有点勉强了,男孩们长大了不少,曾经躺在一张床上还能尽情伸展四肢拳打脚踢的日子一去不复返。庞弗雷夫人给金拿来一个新的枕头和一床被子,两个枕头挤在一起,勉勉强强并排放下了,两床被子最后叠在一起盖着,又厚又暖和。

 

铺好床之后,金满意极了,他迫不及待地钻进了被子里挨到格瑞身边去。他们挤在被子里,肩膀挨着肩膀,胳膊贴着胳膊,甚至被子下面金的一只脚还踩在格瑞小腿上——鉴于那只脚有点凉,格瑞默许了这样的行为——格瑞在看一本书,因为担心格瑞还是会头疼,金把书拿了过去,扬言要给格瑞念,结果刚翻开第一页就傻眼了。

 

那是又一本完全用古代北欧魔咒文字写成的书。

 

“呃……”金张了张嘴,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发小,“格瑞,你总看这种书来打发时间吗?”

 

格瑞已经阖起了眼睛,很放松地向后靠在枕头上,一点也没有回答的意思,当他披散着头发时,他总是显得比平时要柔和那么一点。

 

“……换一本?”

 

“随便。”

 

得到许可,男孩从床头堆成小山的书堆里,随便翻出一本他还算看得懂的,那是一本占卜学入门知识书——格瑞在升上四年级之后换了门选修课,保护神奇生物被占卜学所取代。虽然格瑞对它们都不感兴趣,但至少占卜学的教室可以让他安静坐着,看看书或是打个瞌睡。

 

金没觉得这本书的内容多有意思,光是读那些茶叶梗的不同形状就足够让他昏昏欲睡了。

 

在他念着书并打了第三个哈欠之后,格瑞睁开了眼睛:“别念了,睡吧。”

 

金立刻就把这本看得他直犯困的书放回床头了。他们把竖起来当靠背的枕头放平,向下滑进被子里。男孩在被子里动了动,不声不响地向着自己的发小蠕动过去,格瑞条件反射地想抬起手把金推开,愣了一秒,最后没有那么做,任由金挨了过来,还用两只手抱住了他的一条胳膊。

 

这下有一只胳膊不能动了,不过并不算什么大事。

 

“?”金的脑袋在枕头上蹭了蹭,发出一阵疑惑的声音,“格瑞,你愿意跟我挨着睡啦!”

 

格瑞决定不作声,他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在心里默念着自己已经睡着了。

 

得不到回应的男孩陷入了沉默,过了一会儿,又悉悉索索地在被子里动起来,格瑞以为金要再靠近点,把胳膊腿都搭到他身上睡成八爪鱼一样——他早就被迫习惯了这一点,因此继续躺着不动,说不清是纵容还是怠惰地想着就这样吧,反正他已经睡着了。

 

可是和预想中并不一样。

 

“格瑞……?”他听到男孩凑近了喊他,呼吸软软热热地吹在他脸上。金很少用这么压低了的气音说话,乍一听小心翼翼的,“格瑞……你睡着了?”

 

没错,我睡着了。少年在心里这么回了一句。

 

大概是看他一直闭着眼睛一动不动,金又沉默了一会儿,凑近了来打量他——他能感觉到男孩凑近时的呼吸——似乎是真的确定他睡着了:“真的睡了啊……”

 

真遗憾。格瑞在心里说。

 

然后他额前的头发忽然被撩了起来。

 

这个出乎意料的举动让格瑞愣了一下,在他来得及想清楚金要干什么之前,一份特殊的触感落在了他的额头上。

 

该怎么形容那种柔软和温热呢?

 

“晚安吻,格瑞!”男孩小声说,听起来似乎还有点得意洋洋,“明天圣诞快乐。”

 

格瑞一时间真的不能动了,他的身子几乎全都僵住了,皮肤下的血液不知为何激烈地燃烧起来——所以那是金的嘴唇?那是个晚安吻?在额头上的?

 

去年这时候,那个晚安吻还是个沾着口水的响亮的亲吻,十分用力地戳在他一侧脸颊上。

 

——我没说过想要晚安吻啊。

 

格瑞听见自己心里的叹气声,像冬日里第一片雪花落在掌心。

 

他睡了,醒了,又睡了——再次醒来时候,他发现身边的男孩仍然闭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窝在他旁边。

 

“…… ……”

 

格瑞垂下视线,盯着金的脸看了两秒。

 

“醒了就睁眼。”

 

应声的,金马上就睁开了眼睛,眨了两下看了看格瑞,嘿嘿笑了:“格瑞你知道我醒着啊。”

 

“你的眼珠在动。”格瑞毫不客气地指出。校医院里的光已经很亮了,看来他少有地睡了个懒觉——格瑞承认,偶尔睡多一点舒舒服服醒来的感觉也不错。

 

“是吗?”金一边说着,一边把自己的眼珠上下左右转了个遍,他从床上坐起身,脑袋上的金发睡得蓬松极了,几根头发向外翘了起来,“拆礼物吧格瑞!礼物肯定都来了!”

 

不管你在哪,圣诞礼物总能准确无误堆在你的床下——魔法世界的神奇之处。

 

金嚷嚷着拆礼物,从床上直接往地上蹦,结果被床边的礼物盒绊了一跤,“啊”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格瑞探过身去看,确认金只是摔得有点疼,便没说话。

 

“唉哟……”金揉着脑袋,呲牙咧嘴地直起了身,但他马上就忘记了疼痛,惊喜地瞪大眼睛,“这么多——?!”

 

他的半边床下,是比想象中多得多的礼物盒。

 

男孩开始一个盒子一个盒子地拆礼物,格瑞侧过身,从另一侧下了床,意外地在床下发现了三份圣诞礼物——最近几年,他收到的圣诞礼物往往只有一份,而他也已经习惯了。

 

把一望而知是金的那份大包裹挪到一边,格瑞先拿了离自己近的一个盒子来看,礼物盒外的卡片署名来自紫堂幻——这让他感到一丝意外——然后他拆开了这份圣诞礼物,里面是一套文具组,羽毛笔、墨水、牛皮封面的笔记本和一枚小巧的印章,包装精致,附有一张写着圣诞快乐的卡片,字迹工整,干干净净。

 

他把这份礼物随手放到一旁,打开了另一个包裹,那里面放着一本包装精良的书,格瑞翻到封面一看,《迷倒女巫的十二个制胜法宝》一行字闪闪发亮。

 

“…… ……”

 

格瑞默默地把这本书放回盒子里,捞出礼物盒子里的圣诞卡片,打开一看,是凯莉送给他的——“像你这样的男巫肯定要单身一辈子!送你一本沉甸甸的宝典,不用谢啦,圣诞快乐”。

 

银发少年挑了挑眉毛,把这张圣诞卡片也放了回去,然后把凯莉的这本书和紫堂幻送的文具组合堆在一起,他花了一点儿时间去思考该如何给这两个人回礼——要知道他可没准备他们的礼物——不过这份思绪很快被抛到脑后。他拿过金那个塞得满满的大包裹,盘腿坐在床上,带着说不清是期待还是习以为常的心情,耐心地拆系在外面的大蝴蝶结。

 

但无论如何,他知道他的心情很好。

 

金的礼物包裹一如既往鼓鼓囊囊,因为塞满了那么多东西而不规则极了,像个大布口袋,仿佛是为了弥补这样的礼物外形,包裹顶端系了个又大又张扬的红色蝴蝶结。格瑞拆下了这个蝴蝶结放到一边,把袋口打开,随便伸手进去抓了一样东西出来看。

 

拎出来的东西像是一袋糖果,格瑞仔细一看,是蜂蜜公爵自制的乳汁软糖,金还不能去霍格莫德,这大概是让别人帮忙代买的。对于要不要拆开尝一块,他犹豫了一下,最后决定还是等到吃完早饭之后,现在他和金都还没洗漱,直接坐在床上吃糖的行为太孩子气了。

 

把糖果放在身边,格瑞又拿了一样东西出来,那是一副黑色的手套,摸起来柔软暖和,格瑞套上左手的那只,弯曲了一下手指——料子相当服帖而暖和,内里大概有一层细细的绒毛。格瑞没有戴手套的习惯,他更习惯把手插在兜里或是索性就暴露在外,不过他并不排斥这份礼物,相反的还有点意外金能注意到他没有手套。男孩大概是将心比心了一下,觉得他自己不戴手套太冷,就给格瑞也买了一副。

 

手套被细心叠放在乳汁软糖旁,格瑞这次伸进口袋里的手碰到了一个硬质的东西,他带着某种“终于来了”的尘埃落定般的安心感,拿出了一本书。

 

——来了,金每一年圣诞礼物包裹中的固定项目:一本莫名其妙的书。

 

这次的书叫做《巫师与麻瓜相处过程中的注意事项》,格瑞看着书的标题挑了挑眉,他不觉得自己有需要这本书的必要,但还是翻开第一页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了金张扬的孩子气的字:[格瑞!这本书我知道你用不着,但我觉得你得看看,这里面写的太好玩了!]

 

格瑞又翻了几页,内容充满了“不要和麻瓜谈论魁地奇,你得谈论他们的足球”“如果麻瓜迟到了要耐心等待,他们没有幻影移形也没有门钥匙”“注意保护你的飞天扫帚,你的麻瓜室友很可能拿它去清扫地板”。格瑞没读出几分有趣,倒是明白了为什么金会买这本书,他都能看见男孩一边看书一边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

 

这本书又被放在手套旁边,格瑞再次拿出一样东西,发现这次是个很实用的礼物。那是一条新的头带,除了颜色是鲜艳的大红色之外哪里都不错。

 

“格瑞!你戴上这个试试看!”金发现这条头带被拿出来,一边拆着他自己的礼物,一边立刻高兴地嚷嚷起来,“我专门给你买的,红色很精神吧!”

 

“…… ……”

 

“格瑞你身上也该有点鲜艳的颜色。”男孩煞有介事地说,仿佛他是一个时装专家,“你的头带全是黑色,看着太老气啦!”

 

格瑞想象了一下自己顶着鲜红的头带的样子——默默地叹了口气:“你看到我给你的礼物了吗?”

 

“还没呢,我把你的放在最后再拆!”金的注意力立刻就被转移了,“是什么啊?”

 

“拆了就知道了。”格瑞总结性地说,他去金送给他的礼包里掏下一个礼物了,结果掏出来一个笑呵呵的白胡子老头摆饰,但是格瑞一拿起它,这个老头就动了动,咧开嘴哈哈大笑:“来!一起尽情欢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 ……”

 

“格瑞你应该多笑笑!”

 

就像看穿了他的疑惑似的,金头也不抬地在床另一侧嚷嚷着,伴随着他撕开包装纸的“刺啦——”声:“哇格瑞!巧克力糖,我们一起吃吧!”

 

“不要。”

 

“是黑巧克力,没那么甜,我记得你也吃的。”男孩头也不抬地回答。

 

——那是因为小时候你硬要把黑巧克力往我嘴里塞,手指头都要撬开牙缝了。格瑞面无表情地在心里回答。

 

金送给他的礼物袋子差不多空了,还剩下最后一样东西,格瑞把手伸进去之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拿了出来,是一副白色绒毛的耳罩。

 

送了一袋子东西,其中两件都是保暖用的,比起上一年的礼物,无形地增加了不少实用性。格瑞又把那些礼物细心地依次放回袋子里,他注意着叠放顺序,保证不会挤压坏任何一件,最后再把缎带和蝴蝶结系好。

 

金总是送他很多东西,看起来毫无章法,想到什么就送什么,十足的孩子气,但光是孩子气的话,绝不足以维持这么多礼物的挑选——而且其中大部分他的确用得上。

 

格瑞在孩子们之中并不受欢迎,因为他超乎年龄的冷淡和超乎年龄的聪明,他唯一能被嘲笑的就是圣诞节收到的礼物不够多,但金总是站在他这边,男孩是多么理直气壮地叉着腰,和所有人列举他收到了许多礼物——“三辆玩具车!一顶帽子!两块软糖!还有……对了还有一本书!还有新的毛衣和围巾!”——而那么多东西,很多都是金不知道从哪搜罗来,装了一袋子堆在圣诞树下面的。

 

回忆让他稍微松动了嘴角,而这时候,金忽然“哇啊——”地叫了一声。格瑞放下手里的东西,找到校医院的毛绒拖鞋下了床,绕到另一边去看,发现金正在拆他送的礼物。

 

显然那是最后一份了,旁边已经堆了八九个拆开了的礼物盒子,金正从深色的包装纸中小心而费力地把一个细长的黑色皮匣子拿出来,那个盒子很沉,颇费了金一点儿工夫。而当整个盒子都被抽出来后,金盯着皮匣子上一行银色的字,瞪大了眼睛。

 

[飞天扫帚维修工具箱]

 

“哇!”金不住地眨着眼睛,“格瑞,你送了我这个?”

 

他立刻就把匣子打开了,里面放着一罐扫帚柄抛光剂,一柄修剪扫帚枝的剪刀,一个可以扣在扫帚柄上的迷你黄铜罗盘,还有一本《飞天扫帚保养自助手册》。

 

“我喜欢这个!格瑞,你太厉害了!”

 

“起来。”格瑞阻止了金盘腿坐下就想看手册的行为。

 

金从地板上站起身,拍了拍校医院的睡衣裤子:“格瑞你呢?我送你的礼物你喜欢吗?”

 

“……挺实用的。”

 

“对吧,头带你天天都要用的!”

 

“…… ……”其实格瑞指的是手套和耳罩,不过他懒得去纠正了。他的视线落在金的礼物堆上,扫了扫,对比了一下,觉得比起上一年收到的礼物要多,看来男孩这一年在学校的人缘好了不少。

 

金也在打量他的礼物:“格瑞,你收到别人的礼物了?”

 

“嗯。”

 

男孩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今年有人给你送礼物了啊!给你送了什么?”

 

“一套文具,还有一本没用的书。”

 

“我能看看吗?”

 

格瑞耸耸肩膀,示意金随意,于是男孩伸手去拿了文具组打开看看——“哇!是紫堂幻送的,真好,他也送了我一套这个”——然后又拿起了凯莉送的那本书。

 

“…… ……”

 

“…… ……”

 

“……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送你这个啊!”

 

笑了一阵子,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望向格瑞的表情又是好奇又是复杂:“凯莉干嘛送你这个,格瑞,你要追女生了吗?”

 

“…… ……”

 

“我还以为你要是要追女孩子,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人呢!”

 

那双蓝眼睛真是太理直气壮了。

 

“没有。”格瑞叹了口气,在心里把这本书由“没用的书”归类到了“烦人的书”一档,“凯莉送这个,大概只是想恶作剧吧。”

 

“不过你留着吧,我觉得以后说不定你就用上了呢。”金笑嘻嘻地拍了拍那本书的封皮。

 

“大概没希望。”

 

“谁说的,你一看就不懂怎么和女生相处。”

 

格瑞凉飕飕地瞥了一眼一脸得意的男孩:“那你懂?”

 

“呃……”金的眼珠转了转,“至少我和凯莉是朋友,我们魁地奇队也有女生啊!”

 

这话听着真是太没说服力了,不过格瑞懒得和金争辩这些,他想象了一下男孩以后和他说自己喜欢上某个女生,并要求他作为最好的朋友出谋划策的场景——

 

光是想了一下,就觉得脑壳隐隐作痛,甚至胃部都跟着抗议似的打了个结。

 

那一定相当烦人。

 

“随你吧。”最后格瑞下了结论,“要是你需要这本书,就送你,我不看。”

 

“我才不要!”金立刻抗议地把书放了回去,“这是凯莉送给你的礼物,格瑞,你得好好收着,她把你当朋友呢。”

 

“我没有……”格瑞说了一半的话,在对上金的眼睛时,没能继续说下去,只能拐了个弯,“……知道了。”

 

金看起来满意了,他似乎是想过去给格瑞一个拥抱。格瑞早有准备地躲开了,脑袋上却被什么东西胡乱一压,头发乱七八糟地支棱了起来。

 

“格瑞你就戴着吧!今天是圣诞节呢!”

 

趁他不注意把红色头带压在他头上的男孩笑嘻嘻地这么说。

 

“真的挺好看的,圣诞快乐!”

 

格瑞原本要把头带取下来的手顿了顿。

 

最后他默默地叹了口气,算是妥协,而这换来了男孩更大的笑声。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没有一起在家过圣诞节。

 

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清和糟糕。



——tbc——


一些其实没什么用的小私心:

凯莉送给格瑞的那本书,其实是原著里罗恩有一年送给哈利的礼物。(真朋友啊!!!)

格瑞送给金的礼物,是有一年赫敏送给哈利的,超级实用。


顺便一提没找到机会写出来的:

巧克力糖是艾比送给金的圣诞礼物。

凯莉送给金的圣诞礼物是一个窥镜。

紫堂幻选礼物选得很纠结,他不知道送格瑞什么好,最后选了比较不会出错的文具组,送给金的时候,却想的是对方现在努力用功读书大概文具会损耗比较重……所以结果送了差不多的东西。

评论 ( 173 )
热度 ( 307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