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魔法【霍格沃茨paro系列】【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前篇指路→ 拆礼物是圣诞节永恒的经典

*后篇指路→ 风铃草色与果酱罐与禁林的月光

*首章指路→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凹凸瑞金深夜六十分 


*因为难得的,居然是魔法的关键词!

趁机写了写这个一直想写,却没什么机会展现出的小故事www

是霍格沃茨paro里小时候的他们,故事不长


*我我我我马上就睡……




【魔法】

 

“格瑞,我会有魔法的,对不对?”

 

格瑞感到自己想叹气——这已经是这天里第三次,金拽着他的衣服袖子,眼巴巴地这么问他了。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也因为他不能回答,所以他也只有和往常一样,试着把话题岔开:“别拽我的袖子。”

 

“那你先告诉我,我会不会有魔法?”这次男孩不被他糊弄了,两只手都揪紧了,蓝色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姐姐是个女巫,所以我也应该会魔法,对吧!”

 

“你的父母都是麻瓜。”格瑞说,但他马上就后悔了——他习惯于理性客观地分析事情,因此这句话对他来说只是陈述事实而已。但金显然不这么想,男孩那张圆嘟嘟的小脸几乎立刻就垮下来了,蓝眼睛泛着剔透的水光,眼角发红,似乎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似的。

 

下一秒他真的哭出来了。

 

“格瑞你这个大笨蛋!!!”

 

金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冲他这样嚷嚷了一句,然后放开手,狠狠抹着自己的脸,一转身走了——最近他开始慢慢意识到动不动就哭是件丢脸的事情,他还不到八岁,但也开始有了长大懂事的自觉。

 

格瑞愣了愣,最后也没有追上去多说点什么,他从不擅长安慰人,尤其是当一件事无可安慰的时候。

 

会魔法就是会魔法,不会就是不会,这是从出生起就决定了的事情,麻瓜家庭同样可能诞生巫师,纯血家庭也同样有可能诞生哑炮,血脉中的魔力是难以捉摸的。

 

而事实上,格瑞觉得金不需要安慰。

 

因为金是有魔力的,他注定是个巫师。

 

可是这件事不能告诉金,如果在男孩对自身魔力毫无察觉的时候就告诉他他未来是个巫师,他很可能会因为对魔法的渴望而开始贸然尝试,而谁也说不清楚,那段被男孩自我保护般遗忘的记忆是不是会再次被想起来。

 

那可能导致男孩的精神崩溃,或者一场巨大的魔力暴动——不要小看小巫师们的魔力暴动,那可以很幼稚,例如让一朵花飘起来,但也可以很可怕,例如……

 

“格瑞?”

 

一个声音打断了格瑞的思绪,他转过头去,发现站在那里的是秋——秋已经十七岁了,是个刚刚成年的巫师,这将是她的最后一个暑假,等到九月份踏上特快列车,她就是霍格沃茨的七年级学生了。

 

“很少看见你发呆啊,怎么了?”秋走过去,半蹲下身盯着他看,“啊,是不是金又惹麻烦了?”

 

格瑞不知道怎么说,那并不算麻烦,只是他不知道怎么应对而已……他踌躇了一会儿,秋却已经猜出了端倪:“金又在追问你魔法的事情了?”

 

“…… ……”格瑞点了点头。

 

“我就知道,他上次还想趁我不注意偷偷摸我的魔杖。”秋摇着头笑了,“幸好我发现得早……”

 

两个人都沉默了几秒钟,他们共同想起了一件事,然后再一起把那件事从脑海里扔出去。

 

尽管要忘记是不可能的,至少格瑞不会。

 

“其实你可以安慰他一下,告诉他他会有魔力的。”秋把话题拽了回去,有时候她也觉得这个十岁不到的小孩儿太过老气横秋,“别顾虑那么多,金可是我弟弟,他比你想的坚强多了。你告诉他他只会高兴,不会出什么事的。”

 

“……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金有魔力,而且很强大,他迟早会知道这一点的,提前告诉他,除了让他兴奋过度没有任何意义。”

 

“可以让他别那么不安啊。”

 

格瑞疑惑地抬起视线:“他很渴望魔法?”

 

并非察觉不到金对魔法的热爱,他只是不太能理解而已,在他看来,假如金没有魔法,能安安稳稳在麻瓜世界生活一辈子,反而是种令人羡慕的平静。

 

“这你得问他了。”秋卖了个关子,伸手揉了他的头发一把,笑嘻嘻地走了。

 

这有什么可问的。

 

格瑞在心里摇了摇头。

 

这天下午的时候,他在院子里的树上发现了金,和他不同,男孩更喜欢高处,从会爬树开始,这棵树粗壮的树杈就成了金常常待着的地方。

 

“金。”格瑞站在树下,仰起头看向树上的男孩,“下来,秋姐说吃点心了。”

 

“格瑞!”金坐在那根树杈上,低下头去看他,男孩的两条腿晃荡着,一只脚上的鞋子几乎要掉了,“如果我有魔法的话,是不是就能从树上飞下去了?”

 

这是哪儿来的奇思妙想?

 

格瑞不甚赞同地摇了摇头,刚想开口让金打消这个愚蠢的想法,就看见男孩在树杈上跨过一条腿,改成了侧坐的姿势:“现在我要飞下去了!”

 

“笨——”

 

格瑞刚喊了一个字,就看见男孩轻巧地腾起身子,从树杈上毫不犹豫地往地上跳。他来不及想那么多,跨前一步伸出双臂,刚好被金砸了个正着,两个男孩一起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笨蛋!”

 

格瑞紧紧抱着砸到他怀里的男孩,他的背在地上磕得很痛,而他的双臂死死扣着男孩的腰和背,确定金没受伤,还活蹦乱跳的,他才逐渐察觉到那因为紧张而后知后觉加快的心跳。

 

金趴在他怀里没吭声,他少有乖顺的时候,这个年纪的男孩总是活泼调皮,于是格瑞的怒火不由得降下去一些,金也许是真的自己都吓坏了,这种不带脑子的冲动行为也不是第一次了,不是吗。

 

“起来。”格瑞推了推金的肩膀。

 

“……格瑞。”男孩闷闷地开口,一动也没动,“我是不是真的可能没有魔法?”

 

格瑞有点不耐烦了,金在这件事上纠缠了他好几天,几乎耗光了他的耐性:“你为什么这么想?”

 

“就连从树上跳下来都没有魔法……我听姐姐说,很多小巫师都是在这种突然的危险里发现有魔法的,魔法会保护他们……”

 

“那又怎样?”格瑞使劲儿推了金一把,终于让他们两个都坐起了身,“有没有魔法是天生的,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如果你是个小巫师,那么你自然会收到霍格沃茨的——”

 

他说不下去了。

 

因为金那双湛蓝的眼睛,吸饱了水汽的,呆呆地盯着他看。

 

竟然透出了一股无比肃穆的伤心欲绝来——那不像是不到八岁的孩子该有的表情。

 

“……那如果我收不到怎么办?”

 

男孩小声问,他的声音颤巍巍的,带着点哽咽。

 

“要是我不是小巫师的话,要是我没有魔法的话……格瑞,那我们以后一定会分开的!我就不能当你最好的朋友,也不能一直和你一起玩了!”

 

“…… ……”

 

“…… ……”

 

“……啊?”

 

而格瑞给出的回答,相当的无准备而错愕——金的这句话让他醍醐灌顶地明白了,为什么男孩如此纠结于魔法和霍格沃茨,为什么为此不安。

 

为什么如此渴望魔法。

 

——但为什么是他呢?格瑞想不明白这个。

 

虽然很吵闹,经常惹麻烦,行事冲动,大大咧咧,但也温暖、善良、闪闪发亮得像阳光一样,像他的名字一样——金才应该是那个更吸引人的人。

 

而不该是害怕失去的那个人。

 

格瑞在心里叹了口气,他想他可能永远也理解不了金的脑子里在想什么,尽管他们年纪只差两岁,并且在一起生活快要四年了,朝夕相处的四年,他们还都是小孩儿,个头不高,幼稚兮兮,在大人眼里都是如此。

 

“你去霍格沃茨要去那么久!和姐姐一样那么久,我不想每年只有暑假和圣诞节见到你!”

 

格瑞哽了一下,觉得他最好尽早采取措施,免得金说着说着就因为过于丰富的想象力哭起来:“不会的。”

 

“什么不会的?”

 

“……你比我小两岁,会比我晚入学两年。”格瑞顿了顿,“所以,只是两年。”

 

金一时间也没说话,呆楞楞地看着他,好像不认识他了似的。

 

“……真的?”

 

过了一会儿,才小声地问了一句。

 

“除非你想晚一年入学。”格瑞移开视线,他决定赶快站起身回屋去,他出来是为了喊金吃点心的,这会儿大概刚烤出来的都放凉了。

 

“格瑞!格瑞等等!!!”

 

砰的一下,男孩从背后死死勒住了他的腰,像颗小炮弹一样撞了过来。

 

“你的意思是!我会有魔法,对不对?!”

 

“…… ……”

 

“你是那个意思吧格瑞!是不是!你老是不把话说清楚,这次你得说清楚才行!!!”

 

“我的意思是……”

 

格瑞转过身,使劲儿把男孩从身上扒拉下来,面无表情地盯着对方闪闪发亮的眼睛。

 

“再不进屋吃点心,就来不及了。”

 

他再次转身向屋内走去,没再管金不依不饶的追问,尽管对方看起来已经自顾自获取了答案,喋喋不休地追问他,只是为了让自己更高兴一点儿而已。

 

“所以格瑞,我也是小巫师的话,我们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所以呢?”

 

“很开心啊,格瑞你不开心吗?”

 

“……把你嘴角擦干净。”



——tbc——

评论 ( 132 )
热度 ( 18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