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人类和龙族【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诅咒

*首章指路→ 契约



*昨天龙与少年本子里的,格瑞和金的人设(龙设?)图

定稿啦!!!

撒花撒花!!!!超开心的!

特别特别帅气!特别特别好看!!!!!太厉害了!!!!!





【人类和龙族】

 

龙族的巫女。

 

这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角色。

 

与尚可为人所见——尽管十分稀少——的龙族不同,龙族的巫女几乎只在传说和各式各样的绘本中出现,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人见过巫女的真面目了。这是居住在遥远海边的巫女,一生都不会离开龙族的出生地,传言巫女能操控强大的法力,也能倾听神明的声音,是受到所有龙族尊敬的特殊女性。

 

“…… ……”

 

“天呐,真的假的?”巫女翘起了一条腿,托着腮,兴味十足地看着面前的银发少年,猫一样的宝石蓝眸子闪闪发亮,“你是在说,要和这个人类缔结完整的契约?我没听错吧——”

 

“快点。”格瑞皱了皱眉,打断了巫女的话,他不想浪费时间,尤其是在他发觉金的体温变得越来越低的时候。

 

虽然还有呼吸,胸口还在起伏着,可是那份生命力已经变得越来越微弱,如果不是还有和格瑞的契约在,金大概早就停止呼吸了。

 

格瑞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少年,面上显露出一种难得的焦急来,这几乎把他那惯常的冷漠表情敲裂了一条缝,倒显得那份冷漠才是假象,藏在那下面有血有肉充满人性的一面才是他真正的模样似的。

 

像是看到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新奇场面,巫女瞪大了眼睛,很愉快地笑了起来。

 

“你很重视他嘛。”巫女心情很好地捻着自己的黑色长发绕了绕,“我来看看,是个什么样的人类——”

 

巫女展开了背后一对儿漆黑的翅膀——那就像龙族的翅膀一样,只是更加小巧——轻巧地从高处飞了下来,凑近了仔细打量着格瑞怀里的少年:“嗯哼……蛮可爱的嘛,确实,死了的话太可惜了。没想到会有人类和你签订契约,太有意思了!”

 

“别说那些废话。”

 

格瑞把金往自己怀里又扣紧了一点儿,护着金的脸躲开巫女充满兴味的打量视线,他对巫女没什么特殊的尊敬之心,倒不如说所有的龙族都没有,龙族的巫女和龙族,更像是一种共存的合作关系。

 

要问为什么,因为巫女也具有龙族的血统。

 

代代相传的,半是人类半是龙族的血脉,这就是龙族巫女的真相。

 

“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吗?”巫女不客气地挑起一边眉毛。

 

格瑞同样不客气地开口:“如果我没搞错,帮助完成契约是巫女的义务,你没有权利拒绝我。”

 

“嘁。”巫女垂下视线,不满地咂了咂嘴,“所以我才不喜欢你们这些又臭又硬的龙族。”

 

“…… ……”

 

“好了,别护得那么紧,你还想救这个小朋友吧?放开点,让我看看。”

 

她绕着金看了一圈,眉头微微蹙起,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这一次她伸手去探金的额头,而格瑞没有阻止——巫女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混合的血脉让她们在一些事情上甚至有着超过龙族的能力,当凯莉正经想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她总是完成得很好,就像历代的巫女一样。

 

“嗯……”凯莉抿了抿嘴唇,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格瑞,“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和他缔结完整的契约?”

 

“你做不到?”

 

“怎么可能。”凯莉摆了摆手,“看在这是一百年来最有趣的事情的份上,我会帮你的,只是要确定一下——”

 

巫女的声调拉长了,变得沉而稳。

 

“他身上的诅咒可是个了不得的东西,缔结完整契约的话,我都不敢保证你活不活得过下一个冬天,到时候说不定,就是两个倒霉的短命鬼咯。”

 

“下一个冬天的事情,下一个冬天再说。”格瑞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不会让他死的。”

 

“你是吃错药了还是欠他的了?”凯莉讶异地挑了挑眉,“还是你没听懂我的话?我刚才是说,你搞不好会被他拖累死的,好心提醒你慎重一点考虑而已。”

 

“他想活下去。”格瑞说,他的声音变得低了一点,垂下去的目光慢得如同花瓣滴落在水面上,“而我也不想他死。”

 

“我的天啊,还真是个情深……”

 

“所以,别用你的好奇心浪费我的时间。”

 

“切。”凯莉吐了一下舌头,她可从来不怕这些传闻中伟大的龙族,“对女孩子都这么没耐心,你肯定要单身一辈子!”

 

一边说着,一边瞥了一眼金发少年陷入沉睡的脸,再看看格瑞那一脸毫无自觉的固执——巫女成功地被逗乐了。

 

——这可真是,太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那么告诉我,你要把契约写在哪里?”

 

…… ……

 

金觉得自己仿佛已经睡了一百年那么久。

 

他闭着眼睛,意识像是黑色绒布一样,柔软又幽暗。他知道自己在睡,而他也知道自己醒不过来,他唯一能做的,是牢牢记住自己“正在睡觉”的事实,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还要睡多久呢?

 

他会在这里待到什么时候呢?

 

睡着之前他在干什么?

 

格瑞怎么样了?

 

…… ……

 

格瑞?

 

意识的水面被轻轻拨动,荡开一圈涟漪,黑色的绒布忽然被拉扯开来,透进了一丝光。记忆的碎片像是沉在深海的星光,随着海水的波动缓缓上浮,一丝一缕地拼凑成差点丢失的回忆。

 

他睡着之前……格瑞没事吗?

 

他睡着……

 

他真的是“睡着”了吗……?

 

 

 

“这可是关乎灵魂的契约……”

 

“那个诅咒在吞噬他的灵魂,你不是知道吗。”

 

“好了好了没人拦着你找死——”

 

 

 

有这样的声音传来,是个陌生的女声,模模糊糊的。

 

 

 

“——把我的灵魂分给他。”

 

 

 

那是很熟悉的声音,清冷,偏低,像莱梭琴的琴弦被轻轻拨动。

 

额头被轻轻触碰,柔软,微凉,接着就有什么顺着额头流了进来,沿着他的全身蔓延,那像是一道银色的光。

 

他不排斥,也不抗拒。

 

因为那种感觉太舒服了。

 

就像是被小心翼翼地拥抱一样。

 

 

 

“而人类——”

 

“人类秉性中的软弱、怯懦、迷茫、犹豫、动摇——”

 

古老的,浑厚的声音从不知名的地方传来,仿佛跨越了几千年一样,带着尽知世事的悲悯。

 

“以及,奇妙的,永远都在挣扎的心灵——”

 

“不要忘记最初的契约是为了什么。”

 

“不要背叛自己的内心。”

 

“不要自怜弱小,不要自伤无能。”

 

“如果你能把‘心灵’分给你的龙族——”

 

 

 

“……给他。”

 

金下意识地喃喃着,他并不知道自己说出了声,但这把格瑞和凯莉都吓了一跳。

 

可他分明还没有醒来,眼睛仍然紧紧闭着,意识依旧沉在不知哪一个角落,但他的嘴唇瓮动着,轻声又坚定地继续说着。

 

“把我的心灵……分给他。”

 

格瑞忽然觉得颈间一热,印在那枚逆鳞上的金色印记灼灼发光。他低下头,睁大了眼睛,看着金的脸颊逐渐恢复血色,冰凉的手也渐渐重新染上温度。

 

完整的契约已经形成了。

 

从心灵到灵魂。

 

 

 

“你知道吗?”

 

“什么?”

 

“你变得有多像一个人类这件事。”巫女晃了晃手指,笑嘻嘻地说。



——tbc——

评论 ( 70 )
热度 ( 13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