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你的心灵【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人类和龙族

*后篇指路→ 诞生

*首章指路→ 契约


*关于《龙与少年》系列的本子

已经决定每一本都会附赠两枚书签啦!

书签超好看!草稿看得我就窒息了呜呜呜呜呜



*每次到了这种更新了可以说点什么的时候

老是想不起来本来想说的话233333 明明平时码字的时候,有一大堆想要唠叨的事情的,不过一到了真正更新的时候,那些想唠叨的事情就和泡泡一样,噼啪噼啪地不见了

嗯……

最近大家都没什么精神,因为是冬天嘛,很正常的,冬天是个适合沉淀充能的季节,如果觉得写不出满意的文字,画不出满意的话,倒不如试试看放慢节奏休息一下哦!

因为张弛有度是很必要的,不要逼迫自己,谁都需要恢复能量的时间,我也需要www所以最近都写得很慢哈哈哈

写得慢,是为了尽可能把有价值的文字展现给大家。

不希望毫无价值的东西摆在台面上给大家看啊




【你的心灵】

 

手掌的纹路能够预示人类一生的命运——至少,这样的说法在人类之间,似乎有着极高的可信度。许多书上都煞有介事地写着如何通过掌纹看透人的性格与命运,好像那几条线真的信誓旦旦地决定了一切一样。

 

出于好奇,格瑞曾经对照着书本看过自己的掌纹,他变成人类形态的时候,掌心也如人类一样,有着刀刻一般的天然纹路和细小的褶皱,然而第一条生命线就大错特错了——短得离谱,而谁都知道龙族那漫长得足以跨越千年时光的寿命。

 

也许因为他不是人类,所以并不准确呢?

 

那时候的格瑞是这么想的,所以他向金要求去看一看金的掌心,少年看了一眼格瑞手里的书,马上就明白了龙族的想法,十分配合地伸出一只手,掌心摊开向上。

 

生命线还是短得离谱。

 

格瑞的手托着金的手,对方温热的手背正贴在他手心里,他的拇指摩挲了一下金的掌纹,微微皱眉。

 

“我明白了,这并不准确。”

 

格瑞这么说着,示意金收回手,并“啪”一声合起了那本厚厚的书。他觉得他无法理解人类的这一点——这是只要稍加验证,就很容易被推翻的谬论,但为什么那么多人类前仆后继地相信着,甚至还为此编写了那么煞有介事的书籍。

 

“怎么了?”那时候金好奇地问,“格瑞你看到什么了?”

 

“寿命短暂,这显然不准确。”

 

“…… ……”少年微妙地停顿了一下,“这种事情偶尔也有准的啦。”

 

湛蓝的视线像朵偶然飘离枝头的叶片,打着旋儿不知降落到哪里去了。

 

格瑞从少年的话语中察觉出一丝不对劲,但他以为这是因为金相信掌纹,所以对如此坚决否定这一点的他感到微妙的不快。他不打算和金争执这个,便也没有多问。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金身上的诅咒、注定短暂的寿命和逐渐被蚕食的灵魂,最大的烦恼,也不过是金执意要解除契约,而他无从阻止。

 

“…… ……”

 

但是现在呢?

 

一个龙族,一个与龙族缔结契约的人类少年,两条同样短得离谱的生命线。

 

——搞不好就是两个倒霉的短命鬼咯。

 

巫女的话自他脑海中浮现,但也只存在了一瞬,就被格瑞平静地抹去了,他向来不习惯为尚未发生的事情烦恼,既然金还好好活着,身体温热,安然沉睡,那么这才是此刻最重要的事情。

 

他正坐在金的身边,无声地注视着少年沉睡的柔软脸庞,窗外是一望无垠的大海,时不时能听到海浪拍击礁石的哗啦声。格瑞熟悉这种声音,因为他自海中诞生,但他也感到一丝陌生,因为当他离开海水之后,很快就拥有了有力的翅膀,于是他飞过了沙之森海,不再回来,倘若没有金,他下次回到海边可能是几百年之后。

 

海边太容易遇到同族,哪怕只是刚刚孵化没多久的幼龙。

 

金在床上翻了个身,仍然没有一点要醒的样子,海浪拍击礁石的声音忽然变大了,这片海水总是如此反复无常,肆无忌惮地涌动升高,凶狠无比,却又可能在下一秒就骤然退去,低微安静。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是被那些声音吵到了,格瑞伸出一只手去,轻轻盖住了金露在外面的一只耳朵,这个动作让他拨开了金耳边的发丝,于是他的手指也插进了金的发间。

 

那些金发很柔软,每一缕都是。

 

没由来的,格瑞忽然感到一种沉闷的情绪产生了——又或者说,那是种空荡荡的感觉,就像胸腔里忽然漏了气、用破了一个洞的木桶去打水、大雨后虔诚地等着却等不来彩虹……他意识到这里太安静了,以至于海浪的声音都能被听得一清二楚。

 

有那么一瞬间,格瑞很想把金叫醒。

 

他知道金已经没事了,连凯莉都这么说——“他只是需要休息而已”——那么这种沉睡是不是就和平常旅行时疲惫的小憩一样呢?他完全可以把金推醒,看少年迷茫地眨着眼睛,湛蓝的眸子蒙着雾气,也许还会轻轻打个哈欠,露出那一颗尖尖的小虎牙,休息被打断了,金的精神也许不会很好,但是金一定会看向他——

 

“格瑞?”

 

——一定会这样轻声喊他的名字。

 

“…… ……”

 

想叫醒金的理由是如此微不足道,以至于显得有些可笑了。

 

他只是很久没听到金的声音喊他了。

 

格瑞默然着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又一波海浪狠狠甩向礁石,发出一阵喧哗的声音,而他就像是忽然被这阵激烈的声音惊醒似的,下意识想抽回手,最后却又止住了。

 

想叫醒金的也是他,不想让金被吵醒的也是他,为什么会在心里同时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想法,并且自相矛盾得理直气壮呢——对了,他曾经问过金类似的问题。

 

“为什么她既希望对方留下来,又希望对方离开?”

 

那时候金是怎么回答的?

 

“嗯……我想想啊格瑞,这个要怎么说呢……”

 

少年抓了抓他的一头金发,眼里流露出一点儿不知如何解释的困扰——但并非源于不知道问题的答案。意识到这一点,格瑞觉得很奇异,他想大概人类都是明白的,这种自相矛盾的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人类自己就是个自相矛盾的奇异种族。

 

“因为……一个是心里真正想要的,可是一个是……不对那也是心里真正想要的……”

 

那时候的金,万分困扰着如何解释,格瑞还记得金微微蹙起的眉头,剔透清澈的眼睛,他不知道为什么,但他总是能把金的每个表情记得特别清楚,生动到连脸颊上细小的弧度和褶皱也一清二楚。

 

“这么说吧!”

 

最后,少年的左手握成拳,大彻大悟似的敲了一下右手掌心。

 

“希望对方离开,是因为离开之后对对方更好,希望对方留下来,是因为对方留下的话自己会更开心。”

 

“那么选一个不就好了。”

 

“那格瑞,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选呢?”

 

他站着,金坐着,因此少年这么微微仰起头来问他,他能从那双蓝眼睛里看到纯粹的好奇。

 

“我……”

 

格瑞不做声地坐在金的床边。

 

他想起来了,那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会选择让自己开心的。

 

可是现在他没办法那么做了,不然他早该顺着自己的心意把金推醒了。

 

但是现在的他没有说谎,过去的他也没有,一定有些东西发生了改变,他确实变了。

 

“格瑞……”

 

金却迷迷糊糊地,轻声喊了他一句,唇齿摩挲的细小弧度告诉格瑞,那只是金在说梦话。可即使如此,这两个字也听得他心里狠狠跳了一下。

 

“……你睡吧。”

 

最后格瑞这样说了一句,站起身,走到窗边去了。

 

离下一个冬天到来还有四个季节的时间。

 

没有什么是不可改变的。

 

 

 ——tbc——

评论 ( 62 )
热度 ( 225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