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金】金所记得的生日【生贺!金生日快乐!】

*是金生贺(七零八落)小火车组!!!可能是最后一篇?

*我的肝……【扶住了腰【在腰那里吗【不知道


正经严肃地来说……谢谢他诞生,精神又明亮的样子,看到他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可以跨越的!

谢谢他给了我这样喜欢一个人的动力。


*认真走心地为参加了官方活动的文拉个票→ 这里

投票持续到12月15日,时间很长,所以……所以果然还是想要多一点的票数。

并不仅仅是想要第一那么简单,对我来说,还有其他更加自私的理由。

因为会被最先看到的,最有可能被记住的,永远都是第一,即使我什么都没有,但是位置在那里,就会被看到。

我想被看到,也想被记住,希望能有更多的人看到我的文字,还有我是如此喜爱这个少年。




【金所记得的生日】

 

 

金第一个有记忆的生日是他的四岁生日。

但那天的生日具体是如何度过的,他已经不记得了。唯一的印象只是,那个时候他的父母还在,那个生日是明亮又热闹的。一家四口围在圆桌边,桌子中央放着小小的蛋糕,和一排四根细细的蜡烛。

他年纪小,一口气吹了半天也没能把蜡烛全部吹灭,急得他脑袋上直冒汗。他还记得父母说要一口气吹灭所有的蜡烛,许的愿望才能实现,他想着自己实现不了的生日愿望,眼泪吧嗒吧嗒就掉下去了。

关于四岁生日的记忆只有这么多,金始终想不起来,当时那个让他憋得甚至哭出来的愿望到底是什么。

 

五岁生日过得很平常,只比四岁大一岁而已,小孩子仍然没有多少特殊的记忆。

金只记得那是个开心的生日,而且他成功地吹灭了所有的蜡烛。

蛋糕大概很好吃,可能白色奶油面上,还插着几朵用作装饰的塑料假花。奶油做的花太奢侈了,因为奶油也是细腻的奢侈品。

金分到了一块很大的蛋糕,上面有难得的新鲜水果,他用一把勺子挖着大口吃,满脸都是奶油,他一年里都很难得吃到点心。

后来呢……对了。

后来父母都说不喜欢吃甜食,他和姐姐就替父母把那两块切开来的蛋糕也吃了。

 

六岁的生日一点儿也不像生日。

他们没有多余的钱去买蛋糕,也没有蜡烛,金执着地追问着姐姐,爸爸和妈妈什么时候才回来呢?

他想也许在他生日的时候会回来,因为爸爸妈妈那么爱他们,一定舍不得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单独过生日。

或许他们偷偷去了很远的地方,找到了更多漂亮的矿石,换来更多的钱和更好吃的蛋糕,在生日那天突然回来,给自己一个大惊喜呢?

小小的男孩这么想了很久很久。

直到六岁生日那天,他看到姐姐在独自哭泣,哭得很小声,是故意不让他听见的那么小的声音。

他抱着姐姐一起大哭了一场。

不会有更多更漂亮的矿石,也不会有更多的钱和更好吃的蛋糕了,他知道了。

也不会有爸爸妈妈了,他知道了。

 

七岁生日时,家里多了一个人。

那是金和秋在这年夏天捡回家的孩子,比金要大两岁,明明自己也是个孩子,却常常板着脸。

这一年他们好不容易买了一只小小的蛋糕回来,结果插上七根蜡烛之后,蛋糕上显得拥挤极了。

金深吸了一口气,一次吹灭了所有蜡烛,秋起劲儿地为自己的弟弟鼓掌,格瑞抿着嘴唇,看了一眼秋,又看了一眼金,最后抬起手,象征性地拍了两下巴掌,这让寿星咧着嘴,露出有点傻气的笑容。

金烦恼着如何把蛋糕分成三等份,但格瑞却转过脸去,表示他不爱吃甜食。

金锲而不舍地追问了四五次,得到的都是同一个答案。于是那份蛋糕被切成两半,金和秋一人一半地吃完了。

格瑞始终看着窗外,一眼都没有看他们吃蛋糕的样子,金想格瑞是真的不喜欢蛋糕吧,不然为什么一眼都不肯看呢。

 

八岁生日过得热闹极了。

这一年的矿藏开采很顺利,连带着登格鲁星每一家的收入都水涨船高,人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到了年末也是喜气洋洋的。

过生日的时候,摆在桌上的却不是蛋糕,而是一大盘烤肉,烤肉旁摆着个简陋的自制烛台,上面插着几根蜡烛,看起来有点不伦不类的。

金闭着眼睛,照旧认真地许愿,吹灭蜡烛,然后把烤肉分成了三份。

他吃东西总是很夸张,吃下第一块烤肉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像是吃到了宇宙最棒的美味一样。

秋在慢慢地吃烤肉,格瑞在用两把叉子把一块有点太大的肉分成两半。

金觉得这样的生日就很好。

 

九岁生日那天下了大雪。

金一大早就冲出了门,说要堆一个巨大的雪人,结果衣服没穿好,腰和脖子都被冷风吹得僵硬发疼,灰溜溜地又回了屋子里。

屋子里烧着暖暖的炭火,格瑞像个老年人似的坐在炭火前烤火,闭着眼睛一副老神在在,秋在另一边倒了两杯牛奶,把它们分给两个小孩。格瑞接过了,很快仰着头喝光,金捧着杯子,一张脸皱得像是蒸得太久的包子。

不喝牛奶的话长不高哦——秋这样煞有介事地说。

这句话总是有效的,金会慢慢地把牛奶喝掉,尽管苦着脸。

他放下杯子,又想去外面堆雪人,不抱希望地要求格瑞一起去,却没想到对方答应得很痛快,以至于金瞪大了眼睛,傻里傻气地问格瑞是不是被人冒充了。

后来他才想起来,这天是他的生日。

 

金对自己的十岁生日没什么印象。

他只知道自己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当天晚上了。

格瑞和秋一左一右围着他,格瑞的表情很淡,秋的脸上有着不易察觉的担忧。

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本能地想安慰他们——他最亲密的家人。

于是男孩从床上跳了起来,装作得意洋洋的样子,说自己躺了一天故意让他们担心,现在忍不住了只能暴露了。

他等着秋来教训他,等着格瑞翻翻白眼说他无聊。

但是没有。

 

十一岁的生日有点沉重。

因为即将在同一年十三岁的格瑞忽然抽条了,少年的身高长得很快,以至于到了惊人的地步。格瑞很快就显露出少年人的轮廓和利落修长的身形,但金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模样。

这太沉重了,沉重到金在生日一大早,就喝下了一整杯牛奶。

然后他信誓旦旦地表示一定会长得比格瑞高。

秋很捧场地给自己的弟弟鼓掌,格瑞默默地叹了口气。

有些话金没有说,他还不足以负担那种过于细腻的心思,以至于不知如何把它们表达出去。

他只是觉得——

格瑞开始像姐姐一样是大人了。

而他还不是。

 

十二岁的生日非常沉重。

因为过年之后,秋就要出发去参加凹凸大赛了。

金吵着要一起去,但罕见的,秋没有答应这件事,而更罕见的是,金没有一个劲儿地坚持。

这次的生日久违地吃了蛋糕,从八岁之后,金的生日就没吃过蛋糕了。

他们买了一个很大的,用他们所有的矿石换来的钱能买到最大的。

这次格瑞也吃了一块。

金很惊讶,他记得格瑞不喜欢吃甜食。

格瑞承认了,他的确不喜欢,但是这块蛋糕还是吃了好,所以他吃了。

金似懂非懂,他觉得格瑞说话越来越让人听不懂了。

秋没动自己的那块蛋糕,只是嘱咐了他们很多遍,要互相照顾。

 

十三岁的生日是久违的两个人。

金其实不太擅长记这些特殊的日子,从前记得生日的一直都是姐姐秋,姐姐离开家之后,他对于生日的概念就很模糊了。

所以那一天大概并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只是和往常一样,普普通通地,两个人一起采矿石,一起修炼,一起回家。

没有蛋糕和祝福的生日也是生日。

至少一个多月之后,才想起生日这回事的金,吵吵嚷嚷着自己又长大了一岁。

 

十四岁的生日在争吵中度过。

因为格瑞对金说他要去参加凹凸大赛。

金正在专心致志地对付他的生日晚餐,一边听着一边随意地点了点头说好啊好啊我也去。

而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他被格瑞拒绝了。

格瑞说金根本不懂凹凸大赛有多残酷,金说格瑞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决心有多大。

一个十四岁的少年,和一个还不到十六岁的少年,吵起架来翻天覆地而没有逻辑,最后好好的生日吵得一团糟——并且看起来,执意要搞砸自己生日的人是金。

金觉得自己气得快爆炸了。

他甚至想着再也不理格瑞了。

 

凹凸大赛是很危险的地方。

但也是能实现愿望的地方。

不管是因为哪一个理由,他都要去。

前者是因为他答应过姐姐要照顾格瑞。

后者是因为他下了决心让登格鲁星变成富饶的星球。

无论哪一个他都不会放弃的。

 

可是第二天他就忘了自己再也不理格瑞这回事。

 

 

 

“我现在要许愿了!”

“…… ……”

“我许了一个绝对会实现的愿望!”

“绝对会实现的话,那就不需要许愿了。”

“需要的,啊……我先把蜡烛吹了!”

“…… ……”

“你不问问我是什么愿望吗?”

“你不是说一定会实现吗。”

“是啊?”

 

“那等它实现的时候,就知道了。”

 

 

 

——end——


评论 ( 43 )
热度 ( 15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