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诞生【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你的心灵

*后篇指路→ 心情

*首章指路→ 契约


*龙与少年本子进度汇报→ 这里


(另外不嫌弃的话希望大家能帮我参加的官方征文活动投一票……我知道我好啰嗦了对不起orz 持续到12月15日,每天登录都可以投票!详细戳→ 这里

万分感谢!【鞠躬)





【诞生】

 

金低着头,小心翼翼地踏在海边的沙地上,赤裸的脚趾微微蜷缩着,沙子太软了,被涌来的海水浸润得潮湿微凉,一脚踩下去微微凹陷。

 

他已经脱了鞋拎在手里,冬天长裤的裤脚被向上挽了几挽,露出少年人独有的结实又纤瘦的脚踝。他的皮肤在夏天会被晒得黑一点,到了冬天,日光稀缺,就会轻易褪回原有的白皙,两只脚踩在颜色稍深的沙子上,像两条灵活的白色的鱼。

 

少年略带拘谨地走了几步,他的视线始终看着沙子和他自己的脚——看着沙面微微下陷,留下脚印的形状,看着他自己的脚趾间粘上一点儿沙粒,又是黏又是有点儿痒。海水无声地涌来,堪堪碰触他的双脚便悄然离去,连他的脚底都没有染湿,轻柔得像是转瞬即逝的亲吻。

 

“哇。”

 

他短促地感叹了一句,忽然领悟到什么似的,眨了眨眼睛。接着就像发条突然开始转动一样,少年踩着海水一路向海里跑,一直到小腿被淹没才想起来停下,他在海水里转了个圈,灵活地踢了一脚海水,哗啦一声掀了一阵海蓝色的烟花。

 

裤子早就被沾湿了,但他并不在乎。

 

“格瑞!是海啊,海水!海真大啊——!!!”

 

格瑞坐在不远处的一块礁石上,同样脱了鞋子,两条腿悬在礁石外轻轻晃动着,脚趾拨弄着一点儿海水,听到金的声音,就抬起头望过去:“我知道。”

 

迎着他的视线,金一路又踏着海水跑来了。

 

“所以格瑞,你就是在这里出生的吗?”

 

海水似乎也都喜欢金,被他那么一路踢踏着,反而跟在少年身后一起涌来了,一波海浪“啪”地撞上格瑞坐着的礁石,把措手不及的龙族两条腿也都打湿了。格瑞低下头,看看自己还往下滴着水的双脚和裤子,又看看金,终究没能叹气,而是点了点头。

 

“但我都没看到龙族。”少年撇了撇嘴,“还以为能看到刚出生的呢。”

 

“看那个干什么?”格瑞的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金举起两条胳膊,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想看看格瑞你小时候什么样,好奇呗。”

 

“……在下面。”格瑞伸出手,指了指海平面下,那一点儿不悦奇异地消失了,“很深的地方,你看不到。”

 

“那你们出生了怎么上来?”

 

“游上来。”

 

“……好简单!”金瞪大了眼睛,脑袋一歪,“我还以为会冲破海水,一下——子飞出来那样的!”

 

“没力气。”格瑞实事求是地回答,他伸开两只手,比划了一个大小,“刚出生的幼崽只有这么大,力气很小,翅膀软弱无力,而且在海里无法使用龙语魔法,除了慢慢向上游出来,没有别的办法。”

 

“这么小啊……”

 

金嘀咕着,抬起双手在礁石上一撑,格瑞弯下身子,两手穿过金的腋下,一个往上一跳,一个向上一提,金就稳稳当当翻上了礁石,挨着格瑞坐下了,一人一龙湿漉漉的小腿挨在一块儿,湿答答地黏在一起,不过他们谁也没为此皱眉。

 

“这么看的话,和刚出生的婴儿也差不多大嘛!”

 

“人类幼崽?”格瑞眨了一下眼睛。

 

金为这个直白的说法笑出了声:“对对!就这么理解吧!”

 

像是要回报格瑞难得的一长串话,金想了想,也伸开手比划了一下:“婴儿就是这么长,很小,脑袋这么大,手和脚只有这么小……婴儿也很脆弱,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要靠父母照顾才能长大,如果没人照顾的话,很容易就会死掉。”

 

“龙族刚出生也很容易死掉。”格瑞认同地点了点头,“幼崽总是不容易长大。”

 

“游上来之后吗?”

 

“也有,但大多数都在海里就死了。”格瑞平静地说,“我们孵化的地方在很深的海里,从那里要游上来,既有可能被海水卷走,也有可能被海里的魔兽吃掉,或者天生脆弱,承受不住海水的寒冷和压力,破壳的一瞬间就死了。”

 

“…… ……”金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格瑞的语气太平静了,以至于他觉得哪怕惊叹一句困难或残酷都是可笑的,同样也没有理由赞扬厉害或是了不起。

 

无论多么困难或是多么残酷,但格瑞是游上来的那一个,并长成了强大的成年龙族,遇到了他。他无法想象刚出生的软弱的龙族是如何熬过海底的冰冷,冲破层层水波,最后呼吸到海面上的第一口空气。

 

生命要诞生或许很容易,但要活下来并平安长大,太难了。

 

眉心的银色印记一时间有些灼热,金分不清这是真的还是错觉,他沉默的时间有点长,格瑞已经略带疑惑地望向了他。

 

“那……要游多久啊?”

 

结果这么一个问题蹦了出来,连金都觉得这实在是不伦不类。

 

格瑞却并不觉得这个问题奇怪,他十分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最后摇摇头:“我不知道,刚出生的记忆太模糊了,我只记得我一直在向上游,我感觉过了很久……但应该时间没有我想得那么长。”

 

“是这样啊……”

 

“那么人类呢?刚出生的时候要怎么才能得到照顾?”格瑞提了个问题,他的眼神略带好奇。

 

“哎?要怎么样?”金愣了一下,“……应该不需要怎么样?一般来说,出生之后,至少母亲在身边,就会照顾自己生下来的孩子,或者……家里的其他家人,爷爷奶奶,哥哥姐姐之类的啦……”

 

被自己的回答勾起了回忆,少年微仰起头,轻巧地晃了晃腿:“不知道姐姐怎么样了,但我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她……希望她能知道我已经没事了。”

 

“我们得去祭坛的遗迹。”格瑞说,他看着金伸长了脚想去踢水花,不得不伸手把少年的腰揽住,免得金失去平衡栽进海里。

 

“我知道。”金说,他终于踢起了一簇水花,撩了洋洋洒洒一片,“但是我们一定会找到的,对不对?”

 

他侧过头,又凑得离格瑞更近了一点,湛蓝色的眸子亮晶晶的,格瑞甚至能从那之中看到自己的轮廓。

 

“我的直觉总是很准!我觉得找得到,那就一定找得到,肯定没问题的!”

 

少年咧开嘴笑了,那原本是充满了不确定性的事情,甚至连格瑞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但莫名地,他觉得此刻少年说的确实是事实。

 

“当然。”于是格瑞这么回答。

 

在古代祭坛的遗迹上,应该会有解除诅咒的线索——这是凯莉所能提供的最大帮助。

 

这是他们在海边休息的最后一天,第二天清早,他们就准备启程。

 

“你还没告诉我,人类怎么样才能在刚出生就得到照顾。”龙族的好奇心让格瑞又把这个问题捡了起来。

 

“刚才说了啊,一般都不需要怎么样,因为至少有母亲在。”金抓了抓头发,“我不太一样啦……我妈妈生下我就去世了,是姐姐把我养大的。”

 

“原来什么都不用做啊。”

 

“为什么这么说啊?”

 

格瑞的声音听起来略带困惑:“因为龙族会本能地排斥自己的同族,这就是为什么龙蛋在海里孵化,生下龙蛋之后,龙族不会停留,也绝不会想要照顾。所以我以为初生的幼……婴儿,获得照顾一定需要某些代价。”

 

“哎?龙族是这样的吗!”这回轮到金感到惊讶了。

 

格瑞从未提起过自己父母的事情,金也从来没想过多问,但他怎么也想不到,龙族竟然是对后代也抱有排斥的种族。

 

“嗯,如果出生游上海面的时候,恰好同时有两条幼龙,可能会直接发生冲突。”格瑞的表情看起来意外地严肃。

 

“那格瑞你……”

 

“单独的。”

 

“……那就好!”

 

格瑞有点哭笑不得,他不觉得自己打不过其他的幼龙:“爬上来之后,就尽快躲进高山,龙族的成长很快,只要能够离开海,不需要多长时间,翅膀就会变得有力,那之后,就会飞过沙之森海……死在沙之森海里的幼龙也有不少,有些魔兽结伴是敢于对幼龙发起进攻的。”

 

“然后呢,然后呢?”

 

“然后我就去了大陆,想找个合适的地方生活,再然后,我就遇到你了。”

 

“…… ……”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金耸耸肩膀,笑了笑,“觉得我运气真的很好啊,遇到你了。要不然,我就没办法认识你了。”

 

比起诅咒或是死亡,他最先后怕的事情竟然是——要是没能认识格瑞该怎么办呢。

 

“那应该是我的运气好。”

 

“哎?”

 

“如果不是你的话,是别的人类,也许我现在早就死了。没有死在海里,没有死在山上,也没有被魔兽吃掉,却在还没成年的时候,疏忽大意死在人类手上。”

 

“…… ……”金扁了扁嘴,他没办法反驳这样的可能性,只能试图努力争取,“也不一定,人类也还是好人比较多的。”

 

“那对我来说不重要,而且我也不太理解人类对好坏的区分。”

 

“那格瑞你觉得什么是好人呢?”

 

“像你一样的。”格瑞回答得毫不犹豫。

 

“真的吗!谢谢!”

 

“我陈述事实而已,你为什么要道谢?”

 

“开心嘛!”金笑嘻嘻地说,他趁着他们离得很近,一伸手就把格瑞从侧面抱住了,格瑞愣了一下,不过并没有动。

 

然后银发的龙族听见金发的少年把脸埋在他颈后,轻声说了几句话。

 

“格瑞,我和你,能平安出生长大,都太不容易了,所以我觉得……”

 

“…… ……”

 

“……我和你都是,能出生太好了。”

 

“一起活下去吧。”



——tbc——

评论 ( 41 )
热度 ( 2137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