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松果【原作向短篇 你又捡些奇怪的东西衍生】

来了来了来了终于到了一边哭着吃糖一边word启动的日子了!

啊!!!!!!!好开心啊!!!!!!!过年了QQQQQQQQQQQ


*原作向短篇 一发完结

*私设我流系列





【松果】

 

 

“格瑞!格瑞你看这个!”

 

格瑞在心里叹了口气,光听这个声音就知道,金大概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要给他看了。

 

金总是这么喊他,比他小两岁的孩子声音清脆稚嫩,分贝极高,语调活泼又轻快,每次金这样嚷嚷着他的名字时,总能让周围的一众大人善意地笑起来,哄笑着打趣说“小朋友感情真好啊”。

 

于是,和金感情很好的格瑞停下了脚步,默默地转过身,等着看这次金又拿来了什么东西给他——只要给金一点点反应,随便假装惊讶地“哦”或者“啊”两声,金就能兴致勃勃地喋喋不休很久,而这样做的好处是,金说完了,这件事就结束了,那些他捡到的奇怪东西也会消失不见,大概是兴趣过后就被扔掉了。

 

反之,如果不搭理金,金会一个劲儿地缠着他,非得等到回应才罢休。因此除了最开始的一次,格瑞再也没对金的这种兴致采取过冷处理方式。

 

“瞧!这么大的松果!”

 

果然,金发男孩喜滋滋地两手捧着个比苹果还大的松果,献宝一样递到了格瑞眼前。

 

——那又怎么样,松果长得再大说到底也只是松果,还有松子的话,倒是可以挖出来剥着吃了。

 

格瑞是这么想的,但他没有这么说,而是眨了一下眼睛:“哦。”

 

假装有点惊讶的表现,用来哄金足够了,他驾轻就熟。

 

果然,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厉害吧!我从来没见过长得这么大的松果,格瑞你说,这个松果要长多少年才会长得这么大?”

 

“…… ……”

 

“说不定我一不小心就捡到了登格鲁星的松果之王呢!晚上把它放在床头,或许松果之王就会出来满足我的一个愿望!”

 

“…… ……”

 

“也许是三个呢,那格瑞,你快想想,我和你和姐姐,一人一个愿望!”

 

格瑞微微侧过头,在金看不到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他那张仍显稚嫩的孩子脸庞上总做这种老气横秋的表情,以至于后来金总是说格瑞太严肃了一点也不像青春少年人,格瑞那时候仍然翻了个白眼,心说也不看看这是谁害的。

 

金捧着大松果和格瑞嘀嘀咕咕了一路,格瑞一边走,一边把路上看到的可能有价值的石头放进背上的背篓里——沉重的赋税让每个人都不易生存,因此哪怕只是稍有价值也好,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他自己的背篓装满了,就顺手往金的背篓里放。金比他矮半个头,身形小了一大圈,可这么个小不点男孩,却能顺顺当当背起和他一样多的矿石,还能边走边蹦两下,灵活又朝气。

 

格瑞把一块透着点紫晶色的石头往金的背篓里扔,他们站得稍有距离,格瑞眯起眼睛,抬手一扔,矿石不偏不倚掉进篓子里,发出有点沉闷的“喀”一声。

 

稍微扔偏一点,砸中的就是金的脑袋了,但格瑞扔得毫不犹豫,金也站着没动,一点也不害怕自己的脑袋开花。

 

“格瑞,回去吧?天要黑了。”金抬头看了看天色,一脸严肃地提醒他,“天黑了还不回去很危险的。”

 

这倒是真的,许多魔兽都在夜晚活动。格瑞把最后一块石头放进金的背篓里,点了点头。

 

他们背着背篓回了家,把两筐石头交给秋,金捧着松果跑上了楼,再下来的时候手里就没有松果了。格瑞盯着金空空如也的双手,忽然产生了一个念头——那个捡回来的松果哪儿去了?

 

他很少关心这个问题,多数时候都默认被金扔掉了,但那是因为他之前从来没注意过,刚才他恰好看到了,松果跟着金一起上了楼,再下来就不见了,那么也许之前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没有被丢掉,而是被金藏在了某个地方?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压不下去了,早熟冷静的格瑞到底还是个小孩,他也许能让自己的行为举止冷静得超越年龄,但更多的时候,他具有完全符合年龄的孩子气。

 

例如突如其来的好奇心和探究欲。

 

这栋双层的小屋子不大,空间有限,他进过金的房间——他们总是互相串房间——但也没看到过什么多余的东西。金到底把松果藏哪儿去了?或者说之前那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哪儿去了?格瑞止不住地这么想,但他不打算问金,而决定自己去看个究竟。

 

浴室的热水放好了,金先去洗澡,格瑞拒绝了金一起洗的提议,胡乱找了个借口搪塞男孩,看着浴室的门关上后,迫不及待地爬上楼梯。金的房间门总是大敞开着,不像他的总是房门紧闭,就连打开门这一道程序都省下来了。

 

进了金的房间看看,一如既往的简单干净,他们的房间里都没多少东西,唯一看起来有点怪异的,可能是金叠得歪歪扭扭的被子。格瑞的眼睛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扫过小书桌的抽屉时犹豫了一下——受到的教育告诉他不能未经允许开别人的抽屉——然后他转念一想,那么多东西大概也塞不进去。

 

他正站在金的房间里沉思着,没注意秋上楼的脚步声,等听清了的时候已经晚了——完全不够他走出房间到走廊上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有一瞬间格瑞心虚极了,虽然他的行为完全可以解释,但他能想象秋听完解释之后那一脸笑眯眯的模样。

 

——那可以说是相当丢脸了。

 

不愿意丢脸的格瑞迅速做出决定——藏到金的床底下去。

 

而他趴进床底的时候,觉得自己硌到了什么,疼得他差点叫出声,不过他及时忍住了。格瑞忍着疼,伸手一摸,拿着一看,恍然大悟——这不就是金捡到的松果吗?

 

再仔细一看,黑乎乎的床底,居然隐隐约约透着许多东西的轮廓——形状像兔子的石头,皱巴巴的闪着荧光的卡片,缺了一只胳膊的木制士兵小人……

 

全都是金曾经捡来的东西!

 

“…… ……”

 

格瑞把视线挪回手中的松果上——它看起来还好,除了被压塌了一点,并且有几片松瓣已经断了,原本饱满无缺的松果可怜兮兮地缺了一角。

 

秋的脚步声进来了,但她也只是打开金的衣柜,拿了一套金的睡衣出来,就又下楼去了。

 

很像金的作风,急着往浴缸里跳,结果忘了带替换的衣服。

 

格瑞在床底又趴了一会儿,直到确定秋已经彻底下楼去了,才慢慢爬出来,他还攥着手里那颗被压塌了的松果,越看越觉得头大。

 

“格瑞!你把我的松果之王弄坏了——!!!”

 

——脑海里突兀地响起金那高八度的声音,钻得格瑞又是一阵头疼。

 

他小心地把松果放回了原位,过了两秒,又急忙拿出来,他捧着松果回了自己的房间放在桌上,看看,又塞进抽屉最深处,还在外面挂了一把锁。

 

坐立不安地等了一会儿,等到金上来喊他下去洗澡,男孩的头发还没擦干,脑袋上搭着一块毛巾,发梢的水一个劲儿往下滴。格瑞觉得自己不敢看金的眼睛,可他好不容易打算开口和金道歉——先开口总比被金发现了再来质问好得多——金却已经蹦跳着又下楼去了,嚷嚷着格瑞你快洗完了来吃饭,我好饿啊!

 

还没来得及解释的话就这么卡在了嗓子眼里。

 

第二天早上,金被格瑞的黑眼圈吓了一大跳,连声追问格瑞是不是做噩梦了。挂着黑眼圈的男孩面无表情地背上背篓,摇头说自己没事。

 

又过了几天,在一天的采矿即将结束的时候,格瑞把一颗更大的松果塞进了金的手里。

 

“哇……”金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似乎是不敢相信,“格瑞!这个是你找来的吗?”

 

“刚好看见,顺便捡了。”格瑞回答。

 

“嘿嘿……”金发男孩捧着松果,心满意足地笑了,“看来许愿是灵验的!”

 

“啊?”

 

金看起来像是要转着圈跳起舞来:“我想试试看许愿灵不灵嘛,所以我就许了个小愿望!我和松果之王许愿说,我想要个更大的松果,结果你看,格瑞你就捡到了!”

 

“…… ……”

 

“回家吧格瑞!快点想想你要许愿什么,肯定没问题的!”

 

金拽着他往家里跑,看着他们的大人又是一阵哄笑,格瑞这次没挣脱金的手,他想着自己抽屉里的松果之王,默默地许了个愿。

 

后来金怎么追问,格瑞都不肯说自己许的愿望。

 

 

 

——怎么都行,只要别让金哭着嚷嚷我弄坏松果之王就好,那太吵了。

 

 

 

格瑞自己都觉得这个一时冲动的愿望丢脸极了。

 

 

 

 

——end——



*一点私话

为什么是松果……?

我十岁那年跟着爹妈去罗马旅游,在斗兽场外捡到了一颗巨大的松果,就是松果之王一样的大小,当时真的是震撼到了。

于是我把松果带回了家,松果跟着我坐了飞机,是个罗马公民www却被我漂洋过海捡来了。

一点个人趣味吧www

评论 ( 80 )
热度 ( 235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