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这是最后一次的复活节彩蛋【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你听到雪落的声音

*后篇指路→ 因而你做出了有关未来的预言

*首章指路→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无主线流水账日常,再次确认【戳章

我很难说有些对话和情节为什么我要写……

只是因为事情是那样的,它发生了,所以我那样写了

大家都在慢慢地产生变化啊



*最近我码字的速度慢了很多。

原因的话……直白来说就是,很累www

脑子很累,集中精神思考的时候,就像是生锈的齿轮一样,卡啦卡啦作响,身体也是……每时每刻都很困。

最近要写的东西还有点多,格瑞的生日也要到了,还有龙与少年的本子的稿子……

如果让大家等得着急的话……

……我暂时也没有办法233333 因为写得慢的话,强行加快,质量会打折扣的,比起那样的话,还是宁愿慢一点点也好。

打折扣的话,不管是我还是你们,都会不高兴的吧?





【这是最后一次的复活节彩蛋】

 

“金!小心……”

 

紫堂幻的话刚说了一半,就徒劳地闭上了嘴。

 

已经来不及了,金发男孩得意洋洋地一挥胳膊,压根没注意身后桌子上几罐开了盖错落排开的颜料罐——紫堂幻的水彩画笔甚至刚刚从其中一只罐子里蘸了一点儿嫩青色——于是他一胳膊扫掉了好几只罐子,颜料罐乒乒乓乓倒了一桌,颜料流得到处都是,还有几只罐子骨碌碌滚了下去,颇为清脆地碎了一地。

 

凯莉坐在桌子对面的高脚凳上,听到声音就抬眼扫了过来,噗嗤一声乐了:“哇哦,金,你可真会惹麻烦。”

 

紫堂幻已经很及时地捧着他自己手里那颗鸡蛋避到一边去了:“金,你没事吧?”

 

“哎……?!”金完全愣住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他花了几秒钟才意识到自己就是罪魁祸首,“我不是故意的……你们没事吧?”

 

“没事。”

 

“当然有事咯——”

 

两个截然不同的回答几乎同时响起,凯莉翻了翻眼睛,紫堂幻哭笑不得。

 

坐在高脚凳上的女孩晃了晃腿,故意拖长着调子,“突然这么大声音很吓人的,而且那么多颜料都打翻了,剩下的鸡蛋你要怎么办?”

 

她指了指桌子另一端的一个大篮子,那里面放满了新鲜煮熟的白皮鸡蛋——原本他们借了霍格沃茨厨房的一个房间,打算花一下午画一篮子复活节彩蛋出来的。

 

再追根溯源,这是金一大早兴冲冲找上他们两个提的建议。

 

这一年的复活节假期留校人数不少,凯莉和紫堂幻也没有回家,热闹的假期让金开心了不少,除了偶尔他想起那堆作业论文的时间,其他时候他都把时间花在尽情玩耍上。不管怎么说,霍格沃茨的历史足够悠久,只要不违反校规,这栋古老的城堡多得是地方让学生们探索,就连丹尼尔校长都不敢肯定自己完全了解这座城堡的每一个房间。

 

然后,金就想起了曾经每年复活节都在院子里找彩蛋的活动——他很喜欢,格瑞看起来不讨厌——但这个习惯在家里只剩下他和格瑞两个人的时候,就有意或是无意地被忽略了。

 

“对不起啊……”金抓了抓自己的头发,“颜料我再想办法去借一点儿来,还剩下几罐呢,先用那些吧?”

 

金发男孩自己的一条袖子上也溅到了不少颜料,五颜六色像个调色盘,他试着用手抹了一把,结果手心里也沾了一堆水彩,有点黏糊糊地渗在掌纹里。金皱了一下眉头,不情愿地吐了吐舌头:“我先去洗洗手再来收拾!”

 

内侧地板上已经糊满了大块碎裂的玻璃,金踮着脚,像只兔子似的跳到房间门前,一拉开门,却始料未及地对上好几双网球似的大眼睛。

 

“呃,你们……”

 

男孩刚开口说了几个字,这群大眼睛的小家伙们就一窝蜂地炸开了。

 

“金先生!金先生需要我们帮忙吗?”

 

“我们听到罐子打破的声音!”

 

“但是金先生说了不让我们随便进去!”

 

“所以我们等在这里!”

 

家养小精灵独有的又尖又细的声音此起彼伏,一群大耳朵的小家伙们——身上套着茶壶保暖套或者干干净净的小方巾——眼巴巴地望着金,它们显然守在门外很久了,每只小精灵都眼巴巴地看着金,巴望着他们喜欢的巫师小先生下命令。

 

“呃……”金愣了一下,他不由自主地回头看看屋内。“那……你们能帮忙把玻璃碎片清理干净吗?还有那些颜料。”

 

“那些洒了的颜料我们还要呢,可别扔了。”凯莉探过头,一点不客气地插了一句话,“对了,给我来一份巧克力布朗尼,多加点生奶油哦。”

 

“好的!立刻为小姐准备!”

 

“金先生需不需要点心?”

 

“紫堂先生要不要也吃点什么?”

 

桌上地下都是一团狼藉,但这显然难不倒家养小精灵们,它们并非像麻瓜保姆一样什么事情都要用双手去做,甚至可以说它们掌握着一些巫师都不及的精妙魔法,而这当中显然包括清理与复原——它们细细的手指弯曲起来弹动着,破碎的玻璃就自动拼合还原成干干净净的玻璃罐,地上和桌子上的颜料像被轻易揭下来的贴画似的,一滴滴飞进罐子里,最后瓶盖还使劲儿扭了两下,保证自己把罐子盖紧了。

 

颜料罐们安稳地落在桌上,发出轻轻的“咚”一声。

 

金微张着嘴,看得目瞪口呆,而他总能给予这些家养小精灵们最好的回应:“你们真的太厉害了!”

 

地板干干净净,桌子上也干干净净,那几罐颜料就像从来没被打翻过似的,金低头一看自己的手——就连黏在他掌心里的颜料也不见了,衣服袖子上同样什么都没沾到。

 

好不容易安抚住了那群过度兴奋的家养小精灵,金拿了一片焦糖饼干叼着,一边慢慢抿着吃,一边继续画彩蛋,他试图在蛋壳上画出金色飞贼,但效果不尽理想,成品看起来歪歪扭扭的,更像一颗打歪了的煎蛋。男孩把鸡蛋来回转着看看,徒劳地补了两笔也没能挽回,他只得撇撇嘴,把这颗蛋放到成品篮子里去,再把希望寄托在下一颗鸡蛋身上。

 

凯莉画得很随意,有时候是粉色的星星月亮图案,有时候却又是黑色的骷髅形状,反差巨大,不过女孩看起来画得很开心,她对自己的每一个作品都满意极了。

 

紫堂幻相当认真,他在一颗彩蛋上画了一头雪白的生物,金凑近去看,发现紫堂幻居然在细致地勾勒这只生物背上的鳞片和羽毛,紫堂幻注意到金的视线,有点腼腆地笑了,却又相当自豪地解释:“这是鹰头马身有翼兽。”

 

金把一颗又画歪了的鸡蛋放到一边,坐上高脚凳,无聊地蹬着地转了两圈:“格瑞怎么还不来啊……”

 

“你确定他会来吗?”凯莉耸耸肩膀,“画彩蛋这么幼稚的事情,要不是在厨房能随时吃到甜点,我才不来凑这个热闹。”

 

“会啊,格瑞答应我了。”金说,他仰着头盯着天花板看,感觉高脚凳要停下来了,又使劲儿蹬了一下地板继续转,“我跟他说过了来厨房的,娜娜会把他带过来。”

 

“天啊,你花了多大力气让他答应的?”

 

“没多大力气啊?格瑞又不讨厌这个,小时候我们常常一起画彩蛋。”金嘿嘿笑了,“如果是不讨厌的事情,坚持一下他就会答应了。凯莉,别把格瑞想得那么冷冰冰的嘛,其实他很好说话的!”

 

凯莉挑了挑眉毛,把另一边的紫发男孩毫不客气地拉下了水:“紫堂幻,你觉得格瑞好说话吗?”

 

“诶?啊……这个……”突然被点了名,紫堂幻下意识地就想摇头,但看到金充满期待的眼神,只能生生止住冲动,空出一只手推了推眼镜。

 

本质上紫堂幻是个非常赫奇帕奇的男孩,要他违背内心的真实想法说违心的话相当困难,但把真话说出来可能会让金伤心——这也是他不愿意看到的。

 

短暂的犹豫内,他终于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回答:“我觉得……看对象是谁吧?格瑞和金你是好朋友,所以你们会比较好说话……我是这样想的。”

 

言外之意就是格瑞和其他人都不好说话,但至少没有完全否认。如紫堂幻所料,金因为这个回答高兴起来,甚至有点得意洋洋的,凯莉懒得戳破紫堂幻的委婉,只是轻轻笑了一声,把盘子里最后一颗草莓送进嘴里。

 

又过了一小会儿,房间门被推开,格瑞走了进来。

 

他难得的两手空空,既没有拎着书包也没有拿着书,不仅如此,连惯常套在外面的巫师袍也没穿,只有长裤、白衬衫和深灰的圆领绒线背心,没了那件袍子之后,霍格沃茨的学生制服看起来利落得令人惊讶。

 

“格瑞!”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前一秒还坐在高脚凳上百无聊赖转着圈的男孩,下一秒就跳下凳子,三两步绕过桌子,伸开胳膊准备拥抱他最好的朋友。

 

然而和他预料中不同,格瑞在看到他的时候,不知想到了什么似的愣了一下,而后竟然站着没动,就那么被他一把抱住了,导致两个人都踉跄了一步差点摔倒。金原以为格瑞会躲开——他甚至已经形成这样近乎本能的认知了——所以真的抱住格瑞的时候,他反而大吃一惊。

 

“诶——”

 

然后他和他这声嗓子眼里的困惑一起被格瑞推开了。

 

“金。”

 

确定他站稳了之后,格瑞才放下手,淡淡地喊了他一声。

 

“真的来了。”凯莉感叹了一句,但她的语调听起来一点也不惊讶,“果然很好说话啊。”

 

格瑞看见凯莉就会想起那本烦人的圣诞礼物——扔掉或销毁圣诞礼物很不礼貌,那本书被他压进了柜子最深处——所以他压根没搭理凯莉,只是冲紫堂幻点了点头算作打招呼。紫堂幻也点了点头,主动说了一句下午好,他现在已经不像当初第一次和格瑞说话的时候那么小心翼翼了。

 

“格瑞过来,坐这里!”

 

金拽着格瑞的胳膊,把银发少年安顿在一张椅子上,眼疾手快地塞了一颗白皮鸡蛋和一支水粉画笔到格瑞手里,充满期待地看着对方。

 

就在金要开口的前一刹那,格瑞用两个字堵了回去:“不要。”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金抗议道。

 

“我不想再帮你画那么幼稚的图案了。”格瑞也毫不客气地抗议了回去。

 

“金色飞贼才不幼稚!”

 

“不画。”格瑞不为所动,抬起手,用笔杆尾部戳戳金的额头,“你自己弄。”

 

“我画过了啊……”提到这个,金有点丧气,他把之前画歪了的一颗蛋举到格瑞眼前,“你看,格瑞,我真的尽力了,但就是画不好嘛!”

 

“…… ……”

 

——真是不管几年都毫无长进的绘画水平。

 

格瑞的嘴角微妙地动了动,不过那种神情上的细小波动一瞬间就消失了,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很好地维持着面无表情:“尽力就好。”

 

“格瑞——”

 

“别扯我衣服,当心颜料蹭上来。”

 

金扁了扁嘴,无可奈何地打消了让格瑞代笔的念头,取而代之的,他把自己的高脚凳搬到格瑞身边,一屁股坐上去,整个人都挨挤在发小身上,歪着脑袋看格瑞画彩蛋。

 

就像之前的每一个复活节一样。

 

“金。”

 

但和以往的复活节不同,格瑞这次没有一言不发,他一边在蛋壳上画着格子图案,一边实事求是地开口:“起来,你太重了。”

 

“哎?!”金瞪大了眼睛,“没有吧,格瑞你不是一直都能把我背起来吗?”

 

“你觉得呢?我胳膊发麻。”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这是事实。”格瑞叹了口气,他确实觉得自己左胳膊和肩膀都被压得有点酸麻,所以半是报复的,他又用笔杆捅了捅金一侧的腮帮子,看着男孩的脸颊肉被扯出一个“咿——”的样子,“你长高了。”

 

不但长高了,体型也微妙地发生着变化,金看起来还不像个少年,可他也绝不像个男孩了——某些过于幼稚的东西不知不觉从他身上被剥离而去,甚至他的脸颊线条也悄无声息地清秀起来,过去那张圆圆的孩子气的脸,不知何时已经变得只存在于记忆中了。

 

下颌线条变硬,五官轮廓加深,有点翘的像是小木偶一样的鼻尖褪去了稚气,只有那双眼睛没有变化,依然蓝得像是最澄澈的天空。

 

“但是格瑞,你还是比我高啊。”金嘀咕着,抬起手比划了一下格瑞的头顶,“我觉得,你才是一直长得特别快呢!”

 

肩膀也好头顶也好,他和格瑞之间的差距从来没有缩短过。

 

“是吗。”

 

“是啊!”

 

一边这么说着,金一边坐正了身子,不再那么一股脑儿地往格瑞身上靠了。

 

桌子另一边,凯莉轻轻踢了一下紫堂幻的椅子:“你觉不觉得他们关系好得过头了?”

 

“有吗?”紫堂幻认真勾勒着蛋壳上的鸟蛇鳞片,他完成的几个彩蛋看起来都像是艺术品,“很正常吧,毕竟是最好的朋友,当然会不太一样……”

 

“那假设我们也是最好的朋友,你会动不动整个人都靠上来吗?”凯莉早就画腻了,让家养小精灵送了一份红茶来喝。

 

“我觉得……不会。”紫堂幻诚实地回答,并在心里追加了一句——哪一种都不会。

 

“最好的朋友,这种事情……”凯莉抿了一口红茶,眨了眨眼睛,“听起来很让人羡慕,但实际上一点也不想要呢。”

 

“真的吗。”

 

紫堂幻问得很轻,几乎接近自言自语的程度,凯莉没有听见,连他自己都没有听见。

 

格瑞画好了两颗彩蛋,马上被金得意洋洋地捧着给凯莉和紫堂幻炫耀了一圈——出乎意料的,金这次居然没有夸大其词,格瑞的彩蛋是真的画得很不错,线条干净利落,色彩鲜艳,图案也很有装饰性,如果非要比较一下的话,格瑞画出来的才是最像复活节彩蛋的彩蛋。

 

“我就说了格瑞很会画这个的!”

 

“从小他就很厉害,小学的手工课作业他也做得很好……”

 

“哎?手工课?紫堂幻你们没有这种课吗?……呃,巫师不上小学?”

 

“不是不是,如果我没来霍格沃茨,那我现在应该在上中学……麻瓜有很多学校啦……”

 

格瑞试着无视金那一大串的滔滔不绝(而且其中夹杂着一大堆对他狂轰滥炸的赞美),再次伸手进篮子里拿鸡蛋,他顿了顿,意外地摸出了一颗煮过头而开裂的鸡蛋,被煮得爆裂开花的蛋白从缝隙里溢了一点出来,软软地粘在蛋壳上。

 

“…… ……”

 

格瑞把外壳上的蛋白剥掉,将鸡蛋扣在掌心里,在桌子上一块干净的地方小幅度敲击着,他轻轻敲两下,就在掌心里把鸡蛋滚着换个方向,再继续敲,过了一会儿,那颗鸡蛋的外壳上就布满了细小的裂纹。格瑞用拇指按着鸡蛋尾部,揭掉一大块蛋壳碎片,再顺着把整颗鸡蛋剥得干干净净。

 

“金。”

 

他喊了男孩一声,声音不算大,甚至可能完全被淹没在男孩的喋喋不休里,但金听到了,于是那串喋喋不休就像忽然被打断似的,急促地暂停了几秒:“哎?”

 

格瑞冲金招了招手,金虽然不明就里,但还是绕着桌子跑了过去:“怎么……”

 

然后他嘴里就被塞进了一颗又白又软的东西。

 

金愣了两秒,眨了一下眼睛,还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尝到鸡蛋的味道后恍然大悟——虽然他很想说点什么,但整颗鸡蛋塞满了他的嘴巴,他一点发出声音的余地都没有,只能鼓着腮帮子,艰难地试着一点点把鸡蛋嚼碎吞下去。

 

“煮得裂开了,别浪费。”格瑞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唔唔唔唔——”金被噎得说不出话,只能连连点头表示理解,好不容易他咬下一半鸡蛋咽下去,才含含糊糊地开口说话,“哎,这个鸡蛋这么好吃啊!”

 

“…… ……”

 

“我觉得我有点饿了……你们呢?”金抓了抓头发,十分真诚地询问。

 

当那篮鸡蛋终于被画完之后,他们的晚饭也在厨房私下解决了,家养小精灵们热情得令人招架不住,拼命地把烤鸡和馅饼往他们的胃里填塞,甚至到他们不得不离开时,还每个人都拎上了一提筐刚刚出炉、热气腾腾的点心。格瑞盯着自己筐里的巧克力小脆饼和草莓糖球看了一会儿,然后把他那个提筐塞给了金。

 

“我会把彩蛋在城堡里藏起来的!”金自信满满地表示,“明天你们就可以去找啦!”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还会花时间去干这种事情啊,金?”凯莉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她把棒棒糖从嘴里抽出来,颇有节奏地晃了晃,“又不是小孩子了,找复活节彩蛋……你自己去找吧,我不奉陪了。”

 

“哎——别这样嘛凯莉!你也画了好几个啊,比如你看,我觉得这颗——”金从篮子里翻出了一颗画着星星和月亮的彩蛋,“不就很好看吗?没人去找的话多可惜啊。”

 

“你觉得好看,那就送你咯。”凯莉眨了一下眼睛,笑眯眯地摆摆手,“我回去了,那些彩蛋你爱怎么玩怎么玩吧。”

 

“啊——凯莉————”

 

这次女孩没再搭理金拖长了调子的喊声,自顾自轻巧地踩着楼梯走了,边走边轻轻哼着歌,长长的黑发在身后一飘一飘,看起来心情颇好。

 

“…… ……”金默默地抓了抓头发,扁了扁嘴,“我觉得凯莉其实玩得很开心啊,为什么到最后反而不参加了呢?”

 

然而不管是紫堂幻还是格瑞都没有给他答案,紫堂幻是想不出答案,格瑞是压根就不关心。

 

像是为了打破这种忽然沉默起来的气氛似的,紫堂幻拎着提筐先一步开口:“金,那我也先回宿舍了。”

 

“啊,好……”

 

“那个……彩蛋我会去找的,所以你要加油藏好一点啊。”紫堂幻冲金笑了笑,“不是我自夸,我还是挺擅长找东西的!”

 

紫红发色的男孩也踩着楼梯向下走去,金忽然意识到,他们四个人里,只有他自己回宿舍要向上爬——斯莱特林和赫奇帕奇的宿舍都在地下呢!

 

而就在这时,格瑞恰到好处地出声了:“我回去了。”

 

“格瑞你也要回去了吗?”金下意识地跟着问了一声。

 

他也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可能是不想和发小分开,也可能只是习惯性的某种依赖心理——至少格瑞会去找彩蛋对不对?他们每一年的复活节(好吧,当中有两年没有)都是这么度过的。

 

如果要金说心里话,他对复活节彩蛋远没有外表表现出的执着,与其说他热衷于找彩蛋,不如说他只是热衷于这个能和格瑞一起玩的契机。

 

格瑞肯和他一起玩的游戏可不多。

 

——但是,玩?

 

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再因为“玩”这个理由去找格瑞了。

 

倒不如说,曾经他和格瑞在一起,只是想一起玩,现在却完全不同了。

 

他和格瑞在一起的时候,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呢?

 

“怎么了?”察觉到什么似的,格瑞停住脚步,少有地出声多问了一句。

 

金发男孩拎着篮子站在那,一双湛蓝的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眼底剔透,面上混杂着不知是困惑还是恍然大悟的神情:“格瑞,我刚才忽然想到了一件事!”

 

“什么?”

 

“我觉得……”金低头看了一眼篮子里五花八门的彩蛋,“可能这是我最后一次画复活节彩蛋了。”

 

男孩的声音很平静,甚至可以说还带着一点儿雀跃,但格瑞为这句话愣了一下,不知是因为这句话本身,还是因为金的思维太过跳跃。

 

“为什么?”

 

“怎么说呢格瑞,刚才我忽然发现……”金歪着头,一只手挠了挠脸颊,他的眉头微微蹙起,“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但是我想,我明年可能就不想画彩蛋了吧。”

 

“…… ……”

 

“你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老是让你跟我一起爬树?但是后来就不这样了。”

 

“嗯。”

 

“还有就是……对!小时候我们还老是比赛跑步,从这头跑到那头。”

 

金伸开手比划了一下,格瑞知道这是在说他们家屋子前那条笔直的街道,从街一端的第一个邮筒,一口气跑到另一端的邮局去。

 

“但是后来我们也不跑了,对吧。”

 

“你有一次跑赢了我之后,就不缠着我了。”格瑞冷静地指出原因。

 

“哈哈哈……”金耸耸肩膀,笑了,他歪着头的时候,额前的金发晃了晃,末梢微翘,“总之我的意思是,明年不想画彩蛋,可能就和之前不爬树和不跑步一样吧……我不太知道怎么说,格瑞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格瑞点了点头。

 

——明白。

 

——就像三岁的孩子不会再叼着奶嘴,五岁的孩子不会再咬坏玩具,八岁的孩子不会再玩识字卡片,十六岁的孩子不会再相信圣诞老人。

 

所以这时候,那种兴高采烈地画着复活节彩蛋的、孩子气的行为,也终于要停止了。十三岁,不算大也不算小,分水岭一样的年纪。

 

格瑞以为他会惊讶的,但他并没有,硬要说的话,那种心情似乎更接近“早料到了”的平静。

 

“所以!”

 

金向前跨了一步,冲着格瑞举起了手里的篮子。

 

“格瑞,这是你最后一次能找彩蛋了,我会藏在一个保证只有你找得到的地方!”男孩的眼睛弯弯的,他咧着嘴笑得很欢快,一侧小虎牙露出来,调皮极了。

 

不知为什么,格瑞忽然有一点想笑,但他把笑意习惯性地遮掩了起来:“好。”

 

后来,格瑞在城堡里绕了好几圈——从宿舍床头到有求必应屋,甚至包括图书馆靠窗的那张小圆桌——最终,在城堡外的西塔楼里找到了那枚彩蛋。

 

或者说得更准确一点儿,在西塔楼顶的猫头鹰棚屋里,烈斩的翅膀底下找到的。而格瑞命令烈斩掀开翅膀的时候,这只猫头鹰居然只掀开一侧,把窝在里面的箭头露出来,又被命令了一次之后,才不声不响地掀开另一侧,那枚彩蛋就在翅膀下,贴着烈斩的肚子。

 

拿到那枚彩蛋之后,蛋壳裂开了一条缝,接着“砰”一声在格瑞手里碎了,露出一只叠得有点歪歪扭扭的纸鹤,纸鹤扇动翅膀,绕着格瑞顺畅地飞了一圈,最后在格瑞面前停下,展开身体变回一张淡蓝色的彩纸。

 

[短时间的操作魔法,我已经学会啦。]

 

上面的字还是又大又圆的孩子气的字体,但已经写得整齐多了。

 

“…… ……”

 

格瑞无声地叹了口气,把这张纸折了两折,放进了衣兜里。他并不知道自己露出了微笑,就像金也不知道自己在格瑞眼里已经变成了少年。



——tbc——


*雷狮的魔杖

杖芯:凤凰羽毛

杖身木材:冷杉木

我严厉的祖父,加伯德·奥塔维·奥利凡德,经常把冷杉木魔杖称之为“幸存者的魔杖”,因为他曾经卖给三个巫师冷杉魔杖,他们后来经历了致命危险而毫发无伤。毫无疑问这种木材来源于最有韧性的树木,制造出的魔杖需要他们真正的主人拥有忍耐力和坚强的意志力,在多变和性格犹豫不决的人手中它们是糟糕的帮手。冷杉木魔杖非常适合变形术,它们喜欢专注的,意志力强大的,还有偶尔情况下,行为强势的主人。


其实好早就想到了雷狮的魔杖2333可是居然一直忘记说一下www

评论 ( 90 )
热度 ( 26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