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格瑞】无论多么强的风也吹不垮的火光【格瑞生贺短篇】

1214!!!格瑞生日快乐!!!!!

提到格瑞其实都会有点词穷……

因为每次真正想要仔仔细细描述他的好的时候……总是发现,打开word才办得到。

光是形容和语言太苍白了,他的好总在细微的地方。


*原作向

*和之前金生贺为同一系列→ 金所记得的生日

*同系列瑞金短篇→ 泪水、拥抱与家人


注意,这篇是瑞金,我流脑补原作幼年,不太吃的话不要误点www




【无论多么强的风也吹不垮的火光】

 

 

生日愿望是很单纯的东西。

因为坚定不移地相信着一定会实现的,都还是小孩子。

而小孩子能许的愿望总是很简单,想要的玩具、想成为了不起的人、想和爸爸妈妈永远在一起、想赶快长大。

但是他没有许愿过。

从某一年生日开始,他就再也没依赖过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了。

因为太单纯,所以才靠不住。

 

 

 

格瑞通常不愿意去回想年纪还小时自己的生日。

原因很简单,一是年纪小的时候记忆模糊,一是回想起来除了徒增烦恼毫无用处。

就像记忆被一把刀清晰地沿着某个节点切开一样,在那之前发生的事情就像泡在温水里一样氤氲而模糊,在那之后的——就像从温水中走出,一下子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冷得人直打哆嗦,寒气渗进肌肤,深入骨髓。

但是足够清醒。

因此,当他被某个金发的孩子大呼小叫地提醒这天是自己的生日时,下意识向前回溯的记忆只撞上了一片恍惚。

氤氲在温水里的,温暖又捞不起来的那些回忆。

格瑞把思绪拉回来,看见金眼睛闪闪发亮地看着他,挥舞着双手说这是格瑞到登格鲁星的第一个生日,必须好好庆祝才行。

生日没什么值得特别庆祝的,不过是长大一岁而已。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说的。

金显然不赞成,小孩一双蓝眼睛瞪得老大,又圆又软的脸颊鼓起来,看着就像刚刚出炉而膨起来的面包似的,似乎戳一戳还能冒出热气。格瑞只比金大两岁,但他一向早熟,语言行为都克制得体,所以他也制止了自己的这个念头。

 

“没必要庆祝。”

 

他说这话的时候没多想,却没想到这么说了之后,金看上去就像是一下子变得难过起来似的,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迅速积累起水分来,把眼珠泡得晶莹剔透,随时随地都要掉下眼泪来。格瑞被金这种说哭就哭的能力吓了一跳,但通常金只在遇到危险时才会哭,因此他甚至本能地防范了一下四周。

金像个小动物,直觉敏锐,比他提前感知到什么危险的魔兽也不是不可能。

提高警惕之后也没发现什么魔兽,他们此刻采矿的区域安稳祥和得兔子都能酣然入睡,金把眼睛胡乱一抹,坚持着说格瑞你不能那么说。

 

“生日必须庆祝,有必要,很有必要,非常非常有必要!”

 

——即使是多年后,格瑞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非要把金这句必要叠必要的孩子话记得那么清楚。

 

“而且我和姐姐都秘密准备了好久了,想给你生日惊喜……啊!!!”

 

啊,说漏嘴了。

格瑞看着大惊失色自个儿捂住了嘴的小孩,面无表情,在心里叹了口气。

所谓的生日惊喜能有什么呢?这颗贫瘠的星球无法给予人们更多。有些时候,能顺利活下去都是一种奢侈。格瑞曾经为了死亡和鲜血惊慌失措,但来到登格鲁星之后,他才知道他曾经为之惊恐的一切是多么习以为常。

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呢,却仍然还能开出那么灿烂的花朵。

 

“……回家吧。”

“嗯?格瑞你说什么?”

“你不是说有生日惊喜吗,那回家吧。”

 

所谓的生日惊喜……光是生日惊喜本身,光是那所谓的惊喜存在着,或许就已经拥有了某种意义。

有人为了让你开心而花费心思,有人为了你自己都毫不在意的日子精心准备了什么。那是比“收留”与“报恩”更加温热、也更加难以计量的东西。

虽然只是长大一岁而已——这样普通的日子没必要庆祝。

 

“格瑞你要不要先猜猜看礼物?姐姐和我一起准备的,你肯定会喜欢!”

 

只是普通的一句话而已,却烫得厉害,烫得耳朵发红,心口发热。离开温水而冰凉发冷的心脏,一瞬间又有了过去的温度。

格瑞不懂那是为什么。

 

“……谢谢。”

 

但不妨碍他珍惜这样的感觉。

 

之后他被要求对着一桌鱼肉和牛奶许生日愿望,桌上没有生日蛋糕,格瑞还觉得有点奇怪,他以为金一定会趁着这种特别的日子要求蛋糕。

面前是笑眯眯的秋和满怀期待的金,格瑞觉得他大概很难逃掉。

不过奇异地,他也并不想躲。

但真正照着金说的双手合十之后,格瑞闭上眼睛,却发现自己一时想不出能够许什么愿望。

让过去的事情不要发生?

那不可能。

让仇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那不能假手他人。

让……

 

格瑞把眼睛悄悄掀开一条缝,发现金正看着他,而且盯得很牢,他眼皮这么微微一动,金就发现了。然后这个小孩就嚷嚷了起来:“格瑞你不能睁眼!要闭着眼睛许愿的!”

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毫不犹豫地就把他的双眼给捂住了,孩子的手心渗着一点汗,又热又湿,还肉乎乎的。

格瑞忍住把这双手掀开的冲动,决定随便装装样子,假装许个愿了事。

反正金也会说愿望不能说出来否则不灵了之类的话。

于是他煞有介事地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说好了。

金欢快地挪开手,招呼格瑞吹那一堆蜡烛——插在一个简易自制烛台上,颇为摇摇欲坠,明显是刚刚赶制出来的。

格瑞吹灭了蜡烛,看着金和秋一起为他鼓掌,忽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一个小孩子说什么事情不真实,听上去似乎很可笑,但他的的确确是这么想的。

他居然在过生日,有两个人为他的生日欢笑鼓掌,而他甚至真的许了愿。

 

虽然并不在闭着眼睛的时候,而是在吹灭蜡烛的一瞬间。

 

蜡烛的火光太微弱了,微弱到小孩子也能轻易让它们熄灭。

人的生命也像烛火一样,不一定要慢慢等到蜡烛燃尽,一阵强风就能让生命凋零。

所以。

 

——请让金和秋能活得久一点。

 

别突如其来地就丢掉性命。

别像这颗星球上其他死去的人一样,仿佛理所当然地合上眼睛。

 

至于他自己,并不需要靠愿望来支撑生命。

如果风很大,那就让火光烧得更大,像是一片草地、一片森林那么大,多大的风也吹不垮。

 

然后他得到了他的生日礼物。

一把为他打造的刀,立起来几乎和他一样高,锋利的刀刃泛着冰冷的金属光芒。

 

格瑞错愕地看向秋,发现她冲他眨了眨眼睛。

再看看金,小孩咧嘴一笑,就露出豁了两颗牙的嘴巴。

 

“格瑞,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他对自己说。

长大一岁了,那么他就该长大了。

 

就像无论多强的风也吹不垮的火光。

 

 

 

——end——


评论 ( 51 )
热度 ( 1845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