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心情【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诞生

*后篇指路→ 神降日

*首章指路→ 契约


*龙与少年本子进度汇报→ 这里



*一点近期的小小说明

最近我是真的很忙,年底了,朝九晚六的公司也忙,我自己的事业也忙,还有稿子之类的www一下子有点狼狈了,加上冬天了我活性降低(……)所以一时间写得很慢。

上个星期忙碌了很多事情,开了很多会,事情随时都来,有时候刚要睡了,忽然又有了事情,不得不继续处理【【【睡眠紧缺【【【

真的非常谢谢大家包容我【鞠躬


接下来我还有一篇G文要写,还有龙与少年本的非公开番外要写

可能更新会非常非常缓慢一阵子……还请大家也努力准备考试!(???)在三次元我们一起加油!


*另:《龙与少年:启程》正文收录到这篇为止www这就是我很喜欢的地方!




【心情】

 

某一天半夜,金忽然醒了过来。

 

不知道是风的温度忽然变了,还是木柴燃烧发出的噼啪声大了一点儿,又或者是一颗星星划过天际落了声响——但金少有地在半夜醒来。他的意识从梦境回归现实,半是混沌半是清醒,上下眼皮仍然黏在一块儿不愿睁开,闭着眼睛他也能感觉到眼前一片温暖的橘色,那是黑沉的夜色里静静燃烧的火光。

 

他稍微动了一下,舒展蜷缩在毯子里而有些僵硬的四肢,没想到动作大了一点,直接让毯子一角从肩头滑落下去。但他靠近火堆,相当温暖,这天夜里也没有刮风,一点也不冷,金懒得去管那一角毯子,迷迷糊糊地准备继续睡。

 

但这时候,另一只手把那一角毯子拎了起来,重新盖上了他的肩膀。

 

金下意识地一动不动,拉长呼吸假装他还睡得很熟——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如此谨慎地装睡——那只手把毯子替他拉了上去,又轻轻掖了掖毯子边,似乎是要确保盖得严实不会漏风一样。毯子边被一点一点掖在了金的下巴下,手指轻轻划过了金的脖子,凉极了,本就不高的体温浸润在夜风中,越发显得冷了起来,金感觉像是一粒冰掉在脖子上似的,他躺着没动,却能感觉到自己一瞬间绷紧了身体。

 

冰渗进身体,在心脏上融化成一片雪花。

 

金睁开了眼睛,发现格瑞就在他身前,银发的少年披着一身夜色静静坐着,只留给他一个被火光映得有些模糊的侧脸,龙族的眼睛剔透极了,金总会想到紫色的辉夜石——澄澈又清透的稀有宝石,在月光下会被映出如溪水般缓缓流淌的光芒。

 

——格瑞。

 

金刚想开口,格瑞就转过了头,一双眼睛波澜不惊地望着他,那对儿辉夜石里的水波轻轻荡了一圈。

 

于是他想说出口的话,忽然就消散了,他还带着一点将睡未睡的朦胧,呆呆地望着格瑞的眼睛,那双眼睛太纯粹了,他从没见过这么纯粹的紫色。

 

“怎么了?”

 

他听见格瑞开口问他,明明就在眼前,声音却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似的,他耳朵里都是夜风的声音,像一串突如其来的急促鼓点。

 

“格瑞你不睡吗?”金下意识地反问。

 

“不觉得困。”格瑞说,他的一条胳膊搭在膝盖上,手自然下垂,修长的手指坠出一个好看的弧度,金盯着那只手看了两秒,忽然觉得又有一粒冰落在了心上。

 

夜空中缀着的星星发出轻轻的“叮铃”一声,就像星引幡的飘带下坠着的小小铃铛碰撞发出的声响。

 

“……那我睡了。”

 

“嗯。”

 

就像是要逃避什么似的,金拉紧了身上的毯子,重新合起眼睛。他听着那阵急促的鼓点声越来越大,从耳畔挪到胸口左侧的位置。

 

夜风似乎吹得太凉了——最开始金这样想,然后他才发现,只是他自己的脸颊有点儿发烫。

 

那是他第一次意识到,他的心情似乎产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

 

像清晨坠在叶片上的第一滴露水,滑落到叶子尖,拼命地想落进土里,让埋在土里的种子苏醒发芽。

 

第二天继续赶路的时候,格瑞很自然地伸手把金牵住——从一开始他们就常常牵着手,只不过最初总是金拉着格瑞,现在偶尔会换成格瑞拉着金。

 

他们谁都知道根本不可能走散,但他们却都默认了这个习惯。

 

金很习惯格瑞手掌偏低的温度,可这次被牵住的时候,手心却像是被烫了一下似的。

 

少年下意识地想把手抽回来,这种反常让格瑞愣了一下。

 

“怎么了?”他开口,并立刻意识到,这是他第二次这么问金。

 

“哎?”金愣了一下,急忙摇了摇头,“没事啊——”

 

一边说着,一边重新又把格瑞的手握紧了。他的力气有点大,这让格瑞多看了他一眼,但是金没有注意到这份视线,他正专注地看着天边飘来的一朵云。

 

“那走吧。”格瑞说。

 

出于一种微妙的心情,格瑞没有对金的反常刨根问底,他一边在心里好奇着,一边却又因为抑制着这份好奇心而心里发痒——金显然不想被追问,于是他就不问。龙族少年产生了一种奇异的满足感,这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他疑问得不到解答的焦躁。

 

他们走过一片刚刚长出春草的土地,冬天的冰雪已经消融了大半,白天的阳光也恢复了些许温度,于是一些细弱的草和不知名的小花探出了头,断断续续地连缀出一点儿春天的气息。

 

格瑞没说话,金也没有,这让踏在地上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他们之间常常有这样的沉默,并且时常持续很久——最开始,金的话总是很多,但那是因为格瑞太过缺乏常识,龙族少年对每一样看到的新鲜事物都抱持着极大的好奇心。渐渐的,随着格瑞从行为到言语都越发向人类靠拢之后,需要金费心费力解释的东西也越来越少,甚至有些时候,格瑞还能反过来给金普及一些偏僻的知识,尽管大多数都只是照本宣科。

 

但金不说话不代表他安静下来,格瑞时常会观察身边的金发少年——最开始是为了观察人类,后来这就成了一种习惯——金即使不说话,他的眼睛却总是到处看,脚步一时轻快一时慢,偶尔忽然一转头,发丝稍稍一晃,比他开口说句什么还要活泼。

 

如果朝夕相处还需要喋喋不休,那就太让人疲惫了。

 

多数时候他们都是沉默着一起行动,脚步惊人地一致,偶尔金说一句,格瑞答一句或不答。

 

但从来没有哪一次沉默是尴尬的,除了这一次,由于尴尬,而分外在意起了四周细微的声响,哪怕是不巧踩中一段枯枝的“咔嚓”声。

 

“……格瑞。”

 

金下意识地喊了一声,似乎是想打破这种尴尬,格瑞没有转头也没有应声,银色的耳鳍微微动了一下,这是他听见了的表示。

 

金却卡壳了,他根本没想好要和格瑞说什么。

 

说天气不错?他们从来不寒暄这些,真正要说的话,早在清晨醒来伸着懒腰的那一刻就感叹过了。

 

说他们还要走多久?还需要横跨几乎整片大陆,都记在脑子里,根本不需要问。

 

说格瑞你看刚才那朵云像只蘑菇?那朵云早就飘走了,现在天上的云更像两列羽毛。

 

说……

 

“金。”

 

出乎意料的,格瑞开口了。

 

“夜里开始你就很奇怪,发生了什么吗。”

 

虽然使用着问句,语气却相当肯定,倒不如说大多数时候格瑞都是这样,没有完全把握的话,他从一开始就不会说出口。

 

“哎?哪里奇怪了?”

 

金问得半真半假,有一半是真的想求证,还有一半是为了掩饰那颗摇摇欲坠的露珠——就快掉下去了,落进土壤里的时候,最好悄无声息。

 

“…………”这个问题似乎把格瑞问住了,金看着龙族少年蹙起眉头,抿起嘴唇,微微敛下眼睫认真思考,最后给出的回答却十分地非理性,“感觉。”

 

金张口结舌了大约一两秒:“所以就是感觉我变奇怪了?”

 

“嗯。”

 

金噗嗤一声笑了:“一点也不像你会说的话。”

 

连带着,那种莫名的尴尬和小小的心虚也消散了不少。

 

格瑞也并不是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有着十足把握的——这个认知极大地令金欣慰。理论上知道是一回事,当面感受到是另一回事。

 

即便是对着“喜欢”这种话题,也会认真比较人类对太阳的热爱和对父母的热爱——像是这样的格瑞,却会在认真思索之后,给出依赖于感性而非理性的答案。

 

相当的不格瑞,却又似乎没什么不对。

 

“所以,发生什么了。”

 

“…………”这次换成金被难住了,“也没什么……”

 

难道要他实话实说,半夜醒来看到格瑞的侧脸和眼睛时,变得脸颊发烫?这种事情说出来,或许好笑的程度远多于难为情。

 

因为格瑞大概是不懂的,体温异常只会让他联想到生病而已。

 

格瑞安安静静地看着金,紫色的眼睛里带着一点儿干净的担忧:“和诅咒有关吗?”

 

“……咦?!”

 

“契约能帮你分担这些,但也只是分担,诅咒的根源在你身上,我不确定会不会在我没有感知的情况下对你造成影响。如果你的反常和这个有关,那你最好坦白告诉我,隐瞒这个没有意义。”

 

“呃……”

 

“凯莉所说的时间期限只是一种推测,如果有预料之外的情况发生,谁也不能保证在冬天之前……”格瑞顿了顿,抿紧了嘴唇,但他的犹豫只是一瞬间,很快又继续说了下去,“……总之,你得告诉我。”

 

“你不能死。”

 

金徒劳地张了张嘴,又合上了。

 

话题和真实状况南辕北辙,甚至严肃得有点可笑——但他笑不出来,一点也不。

 

相反的,他能感觉到自己的眼珠轻轻颤抖着,那是因为眼里的世界在颤动,心脏饱满得像是能榨出汁来一样。

 

他清晰地听见了那阵鼓点声,被放大了,和心脏跳动的频率一模一样。

 

而他眼前只有格瑞,银色的头发,银色的耳鳍,紫得纯粹的眼睛,以及从不作伪的真实。

 

“啊……”

 

金听见自己发出了类似感叹的声音,带着一点迟来的懊恼。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和诅咒没关系,放心吧格瑞!”

 

格瑞探究式地看了看金那张忽然变得灿烂的笑脸,确认并不是刻意而为的笑容后,放下心来:“也就是说确实发生了什么。”

 

“是啊。”

 

“是什么?”

 

“你一定要问吗?”

 

“你可以不回答。”

 

金耸耸肩膀,摇摇头。

 

“我想通了一件事而已!”

 

“是吗。”

 

“是好事哦,所以不要紧的。”

 

“那就好。”

 

——至少并不是坏事,绝对不是。只不过是暂时需要保密的事情。

 

金发少年自顾自地下了个保密决定,却又因为这个决定而轻轻笑出了声。

 

 

 

如果喜欢上什么人的话。

 

就会像这样,想一直牵着手不松开。

 

 

——tbc——

评论 ( 74 )
热度 ( 233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