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小小的琴声【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神降日

*后篇指路→ 看雪的眼神

*首章指路→ 契约


我老是觉得我想说点什么来着,就是,那种,哎哟明明有想絮叨的事情!

却忘了【【【

那说点好笑的事情,让你们高兴一下好了哈哈哈

昨天下午我和爸爸们玩吃鸡,刚落地我捡了个平底锅,结果意外的在房子里和另一个开门进来的敌人相遇了。

我心说我有平底锅啊!我就打算冲上去用锅底呼死这个人。

……结果人家有枪。

人家落地有枪,我落地只有锅。

(爸爸们长吁短叹了半天,惋惜我的英年早逝)




【小小的琴声】

 

大约是弹奏莱梭琴的时候被哪个人偶然发现了吧。

 

格瑞这样想着,在心里叹了口气,不过由于他一向没什么表情,兜帽又遮住他大半张脸,连眼睛也被挡在一片阴影下,于是人们只能看到这位魔法师高挺的鼻梁和抿得紧紧的嘴唇——就像他和他的朋友加入商队第一天起那样,冷漠而一言不发。

 

但商队的人走南闯北,各种各样的人都见多了,一段时日的相处足以让他们发现银发魔法师并不像看起来那么不好相处——瞧瞧他拥有一位多么热情活泼的少年朋友吧。

 

何况此刻,魔法师手里端着一架莱梭琴呢,而且看起来不像是摆着装饰的样子货,是货真价实可以弹奏音乐的远古的琴,他们可都看见了,商队停歇休整的时候,魔法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半低着头手指微动,乐曲就像溪流漫过山涧般飘动开来。

 

“请您弹弹吧!我们都从来没听过莱梭琴呢!”

 

格瑞不想搭理这群人类——作为龙族,他的脾气和容忍度其实都相当有限——但当他在人群中看到某个显眼的金发脑袋,并且这头金发的主人还略带焦急地越过人群往里看时,他心底那堆不情愿就像被戳了个洞的水囊一样,稀里哗啦流了个精光。

 

在这稍微之前的时间,金去附近买东西,为他们添置一点旅途中必需品,商队中途歇脚的驿站总是人满为患,格瑞不愿意和那么多人类挤在一起,金也无意增加格瑞暴露的风险,于是他们达成了默契,格瑞挑了块稍远的石头坐下,等着金回来。

 

结果,金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商队的人们把一处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好奇心起过去一看——被围起来的居然是格瑞。

 

光是看格瑞那绷得像条线似的嘴唇,金就知道,格瑞快要不耐烦了,他心里着急,试图尽快挤进人群去帮格瑞一把,可他手里抱满了东西,压根挤不进去。

 

金正急得不知道怎么办好,就听见格瑞似乎是叹了口气,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接下来,那张兜帽下紧抿的唇线松开了,转化成一个不那么柔和、却不再凌厉的弧度。

 

格瑞张开手指,很随意地拨弄了一下琴弦。

 

几乎是立刻,人群就安静下来了。

 

金在人群里,不知不觉地屏住了呼吸,他抱着满手的东西,微张着嘴,有些错愕地听着格瑞的演奏——偶尔他会听到格瑞弹奏莱梭琴,但那常常是不成调子的,更像是龙族少年兴致盎然的玩耍。

 

但现在格瑞在弹奏的明显是一首曲子,流畅又欢快,具有相当的感染力,甚至已经有人随着音乐轻轻地打起了拍子。金空不出手,就用脚后跟敲着地面,跟着节奏轻轻晃着脑袋。

 

曲子很快弹完了,格瑞把莱梭琴收起来,人们只看到少年的手腕翻了一下,那架精巧的琴就不知消失在什么地方了,他们也把这归结为魔法师的神奇,惊叹了一阵子。看出格瑞没有继续弹奏的意思,人们也不好意思继续要求,何况商队的休整时间不长,他们也有各自要添置的东西,于是人群很快三三两两散去。

 

人群松动了,金向前走了两步,格瑞也从石头上站起身,走到金身边,伸手接过一半东西拿着,不声不响地跟着金一起往他们临时的帐篷走。

 

“格瑞,这是什么曲子?”

 

“不知道,之前偶然听到的,就记住了。”

 

“挺好听的!”金说着,脚下轻快地跳了两下,随口哼了两句,格瑞听出来好几个音都错了,不过他也没打算指出。

 

断断续续把一小段旋律来回哼了好几遍,金过足了瘾,想起格瑞被围得水泄不通的盛况,不知为什么觉得想笑:“说起来,刚才你可真受欢迎!”

 

“太吵了。”格瑞皱了皱眉,他确实一时疏忽忘记了,人类多半都是喜欢热闹的,而热闹就包括音乐与舞蹈。

 

“但你还是给他们弹了曲子嘛。”金笑嘻嘻地,“其实有那么多听众感觉也不坏吧?”

 

莫名其妙的,格瑞感觉自己被金笑得有点不爽:“我不是给他们弹。”

 

“我知道。”金耸了耸肩膀,笑了。

 

格瑞的心跳忽然快了一点儿。

 

“你是自己喜欢啦,格瑞你很喜欢莱梭琴呢。”

 

“…… ……”

 

加快的心跳在一瞬间又冷了下去,慢慢地变回了以往跳动的频率。格瑞琢磨不清这是为什么,其实金说得没有错,他确实喜欢莱梭琴,也很喜欢研究弹奏时琴弦的颤动。

 

但刚才的弹奏是因为——

 

“到了格瑞,你要走过啦!”

 

——是因为他看到了金。

 

所以他想起了那么欢快的一首曲子。



——tbc——

评论 ( 61 )
热度 ( 18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