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时间在悄无声息之时分隔了世界

*后篇指路→ 那可该有多少人羡慕着我啊

*首章指路→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霍格沃茨paro瑞金第二学年预售中!!!

(以及第一学年二刷预售中)

本宣点→ 这里

预售地址点→ 这里

(最近严查,避避风头换个新链接,嘘——之前买过的都有效的,放心!)



*之前有人曾经私信询问过我类似的事情

所以我认真地声明一下

我是个瑞金洁癖,重度晚期洁癖,不拆不逆,拆逆相关不吃不写。

我是个瑞金洁癖,重度晚期洁癖,不拆不逆,拆逆相关不吃不写。

我是个瑞金洁癖,重度晚期洁癖,不拆不逆,拆逆相关不吃不写。

重要的事情讲三遍。

在其他的地方都无所谓,因为每个人都有吃自己萌的cp的自由,但是我不会接受任何在我文下的拆逆及三角相关发言,如果看到这样的评论我会立刻删除,不然我真的很不舒服。


*另:我有个习惯,写一篇文,有且只有一个cp,我不习惯写副cp,这篇是瑞金,所以只会有瑞金www




【我知道的和你知道的】

 

意识半梦半醒之间,金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不断弹着自己的鼻子,他皱了皱眉,迷迷糊糊地伸手一挥,手背扫到一团毛绒绒的东西,接着他的手指就被什么东西使劲儿戳了一下。有点疼,并且猝不及防,这让金成功地睁开了眼睛。

 

在他枕头边,箭头歪着头,圆圆的两只眼睛盯着他看,见金醒了,小猫头鹰高兴地叫了一声,凑过去蹭了蹭金的脸颊,并毫不客气地啄了一口——这是它表达爱意的独特方式。

 

“早啊……”

 

金抬手摸了摸小猫头鹰的羽毛,绒绒的触感让他确认这就是之前弹自己鼻子的罪魁祸首,湛蓝的视线越过窗台,投向窗外的天空——天很蓝,阳光却不刺眼,是蒙着一层水汽的朦胧淡金,整个世界刚刚苏醒。

 

这几天他常常做梦,醒来后却什么都记不得,幸好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豁达性格,才没有被频繁的梦境干扰日常生活。

 

对金来说,梦就是梦,醒的一刹那就意味着那是虚假的,如果忘了——那就忘了呗!

 

他收回视线,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确认自己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就掀开薄薄的被子坐起了身,箭头看到主人决定起床,满意地从敞开的窗户飞了出去,绕了个弯去格瑞房间的架子上找烈斩了。

 

一阵清晨的风吹了进来,掀得一层薄纱窗帘高高飘起,金的视线下意识地也顺着飘,最后落在了窗前的书桌上,那上面放着一封来自霍格沃茨的信,昨天他已经拆开看过了,除了新学年的书单,还有一张霍格莫德访问同意书。

 

“…… ……”金抿了抿嘴唇,觉得嘴唇有点干,下意识地伸出舌头舔了舔,决定不去想那张要求监护人签字的同意书。

 

少年胡乱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懒得洗漱也懒得换衣服,假期里起得这么早,对他来说太罕见了,以至于他都升不起一点儿起床的真实感,尽管如果在霍格沃茨,这个时候正是他准备去吃早饭参加魁地奇早训的时间。他顶着一脑袋蓬松微乱的金发,背心短裤一身清凉地走下楼梯,准备先拐个弯去冰箱里翻点吃的。

 

“…… ……”

 

听到脚底板踏在楼梯上的轻微响声,格瑞有些意外地抬起头,正看到金松松垮垮迈进厨房,迎面就是张大了嘴一个无声的哈欠。

 

“……早啊,格瑞。”哈欠打完了,眼角沁出来了一点泪水,就这么冲他打了个招呼。

 

“早。”格瑞低下头,继续看他的报纸——猫头鹰邮递《预言家日报》可算不上校外使用魔法,或许麻瓜们会觉得一只带着报纸的猫头鹰有些怪异,但谁能想到这和魔法有联系。

 

紫罗兰色的眼睛正对着报纸纸面,余光却瞥着身侧不远的金,金很少醒得这么早,以至于让格瑞觉得有点儿反常,他已经习惯了假期里十点钟之后再看到金,清晨就能看见对方实在罕见。

 

金看起来精神不错,显然没有睡眠不足,也不是做了什么噩梦被惊醒,他从冰箱里往外拿果汁的时候还小声哼着歌,头顶有几缕头发弯着翘起来,左摇右摆像根问号。

 

格瑞收回目光,翻了一页报纸,和平的魔法界很少有大事发生,占据报纸版面的不是什么“最迷人微笑奖”得主消息(看呐他洁白的牙齿闪闪发光!),就是飞路粉绝不涨价的再次声明(“它只要两个西可一勺,这么多年从不涨价!所以拜托那些愚蠢的、没脑子的巫师们,别再为了省两个西可把自己在壁炉里炸伤了!”)。

 

金给自己倒了一杯橙汁,拎出两片吐司丢进烤面包机按下按钮,打开灶台上的火烧热了锅,放了一块黄油进锅里准备给自己炒点鸡蛋吃,鸡蛋被磕在碗边,清脆的一声后沿着裂缝被一只手巧妙地掀开。金有一手单手打蛋的绝活,这个反而是格瑞做不到。

 

熟能生巧,给自己做份早餐出来对金来说不难,格瑞能闻到煎锅里逐渐升腾起的香味,先是鸡蛋后是培根,金总是吃得很多,所以他给自己做的早餐也格外丰盛。

 

“你还吃点什么吗,格瑞?”金头也不回地问。

 

“不用。”格瑞同样头也不回地回答。

 

等到金吃完那一大堆早饭,拍着肚子发出满足的叹息声,格瑞才把报纸合起来放到一旁:“去换衣服。”

 

“急什么呀。”刚吃饱的少年一点也不想动。

 

“…… ……”格瑞不想理他,“昨天嚷嚷着要去对角巷的人可不是我。”

 

霍格沃茨新学年的通知和书单已经寄来了,他们的确该挑个日子去对角巷采购,择日不如撞日,金嚷嚷着第二天就去,他总是喜欢热闹有趣的地方,于是格瑞默许了。

 

窝在厨房餐椅上的少年吐了一下舌头,却还是伸开腿站起身,准备外出了。

 

如果他们真的只是麻瓜出身的小巫师,那么到达对角巷还有很长的路途要走——他们得搭乘公共汽车到地铁站,再换乘地铁到破釜酒吧所在的街道。但连接着飞路网的壁炉足以解决问题,他们只要抓一把飞路粉,清晰地说出“对角巷”就能到达了。

 

——要是不这么晕就更好了。

 

金被格瑞拽出壁炉的时候,头晕眼花地这么想着。他不是第一次用飞路粉,却永远都不太适应那种昏天黑地的旋转,这种火上旅途每次都刚好卡在他差一点吐了的时候结束。

 

他拍着身上的灰,跟着格瑞走向那堵熟悉的破砖墙,看着格瑞拿出魔杖在墙面上轻轻敲着几块砖——然后砖墙向两边缓缓分开,无论何时都人来人往的热闹巷子出现在他们眼前。

 

“人还是好多啊!”金左右看了看,感慨了一声,倒是没像他第一次来那样直往里冲了。

 

“先去取钱。”

 

巫师银行古灵阁是一栋高耸的白色建筑,在对角巷里相当显眼。金来过一次,由于他是麻瓜出身,所以在古灵阁没有自己的金库,每一次他都是带着麻瓜货币来,等着妖精给他换成加隆、西可和纳特。一个金加隆等于十七个银西可,一个银西可等于二十九个铜纳特,巫师的货币计算起来麻烦得令人发指,金搞不清楚这些,能把钱算得那么精确的,大概也只有斤斤计较的妖精们了。

 

穿过青铜大门的时候,身穿制服的妖精按惯例向他们行礼,格瑞不在意这些,金冲妖精们笑了笑,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才又快走几步追上格瑞。

 

妖精们的脸在面对巫师时总是板得紧紧的,格瑞说妖精并不喜欢巫师,金觉得格瑞说得对。

 

银色大门后的大理石厅中,两侧排列着长长的柜台,上百个妖精在柜台后忙碌着,称量货币或是仔细鉴定宝石。妖精们将个人财富看得很重,任何偷盗行为在他们眼中都不可饶恕,这也是魔法部将古灵阁全权交由妖精管理的原因之一。

 

在长柜台前,金递过去一叠钞票,不多时收到了一袋子哗啦作响的硬币,他看也没看就把这袋钱收了起来,而后满怀期待地看着格瑞。

 

格瑞知道金盯着自己看,一双蓝眼睛里的期待几乎都要溢出来了,他知道金为什么这样,于是他走到柜台前,提出了去金库取钱的要求。

 

“格瑞先生。”身材矮小的妖精抬起头,眯起眼睛盯着格瑞看了看,“当然,请跟我来。”

 

“我还从来没见过真正的金库呢,终于能看看了!”

 

金双眼发亮,跟在格瑞身后,随着妖精穿过了大厅里无数道门中的一道。

 

与金不同,纯血统出身的格瑞在古灵阁拥有自己的金库——当他的父母去世后,他便继承了那些财产,成了金库理所当然的主人。但金还没跟着格瑞进去取钱过,这是头一次,他心里早就对据说被巨龙看守的金库好奇极了。

 

妖精带着他们穿过一段低矮的石头走廊,走进了一处像是巨大地下室似的地方,这里被彻底挖空,无数条轨道弯弯曲曲地架设其上,一直延伸到看不见尽头的地下深处,这就是古灵阁成百上千金库的所在地。

 

“我们要怎么下去啊?”

 

金站到边缘去,大着胆子探头往下看,没看几眼就被格瑞揪着衣服后领扯了回来:“上车。”

 

一辆看起来破破烂烂的小铁皮车正停在轨道上,妖精站在车里,不耐烦地看着他们。金跟着格瑞把自己也装进了车里,这让他觉得自己像是一堆有待运输的矿石,没等他多开口问一句,这辆小车就以一种摧枯拉去的气势冲了出去。

 

“啊啊啊啊——!!!!!”

 

金的叫声沿着轨道一路飞驰,为了避免被这辆小铁皮车甩出去,他的两只手紧紧扒着车的边缘。格瑞没有像他一样叫出声,但是脸色也相当难看。车上唯一神情自若的就是矮小的妖精,他看起来对金的连串尖叫见怪不怪。

 

谁也想不到小铁皮车能滑得这么快,金觉得这比他坐过的过山车还要恐怖,等到小铁皮车“嘎吱——”一声停稳后,他猛地抬手捂住了嘴,用鼻子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制止了胃里翻江倒海的扑腾。

 

“到了,钥匙!”妖精站在一扇门前冲他们喊。

 

格瑞松开手站起身,抬腿迈了出去,金腰上一轻,他这才发现之前对方的一条手臂一直紧紧圈着他,大概是为了防止他没抓稳从车里摔出去,按理说他应该对格瑞这样的照顾颇为习惯,可这会儿想到之前一路自己都被格瑞这么揽着——金发少年揉了揉鼻子,心底莫名地升起一丝不自在。

 

他意识到自己发了一会儿呆,匆忙也从车里爬了出去,跟着走到金库大门前。格瑞正拿出一把小巧的金钥匙递给妖精,妖精接过,继续不客气地吩咐他们:“灯!”

 

金把挂在附近的一盏油灯摘了下来,举到妖精面前,照亮了金库的门。妖精将钥匙插进锁孔,轻轻一转,立刻,金就听到这扇门内部传来轻微的机械声——像是无数齿轮先后开始转动,挨挤着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

 

接着,这扇门向里打开了,金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没有让他失望,他真的顺着打开的门看见了一屋子金光闪闪的加隆,金不自觉地张大了嘴巴,眼睛瞪得圆溜溜的——他可是第一次真的看见小山那么多的金币!能堆成山那么多的金币是真的存在的啊!

 

格瑞在他背后无声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金立刻回过神来,侧开身子让格瑞进去。这会儿满屋子金加隆带来的冲击力减少了一些,他得以看到屋子里更多的东西——不仅仅是加隆、西可和纳特,还有一些他叫不上名字的器具,闪闪发亮的瓶瓶罐罐,或是一些漂亮的宝石。

 

“格瑞……你好有钱啊?!”

 

活了将近十四年,金第一次认识到,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是个不折不扣的有钱人,超级有钱人。

 

格瑞似乎被这句话给呛住了,他轻咳了一声,纠正金的说法:“有钱的不是我,是我的父母,这是他们留给我的。”

 

他说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而金知道他心里也同样平静。

 

“但我真的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钱。”金发少年耸耸肩膀,他小幅度地转着圈,仰起头来欣赏那几乎堆到天花板的金币山。

 

格瑞没作声,他相当有效率地把金加隆一把一把地往钱袋里抓,直到把钱袋子撑得鼓鼓的,几乎要系不上袋口,这才往外走。

 

妖精又用那辆小铁皮车把他们带回了古灵阁大厅,与来时不同,金这次分了一点注意力在格瑞身上,他发现几乎是车刚刚启动的一刹那,格瑞的右臂就把他揽住了,他偷偷地去瞥格瑞的侧脸,发现对方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或者说,是过于理所当然而产生的平淡神色。

 

出于某种微妙而难以言说的情绪,回程路上,金硬是紧闭着嘴,任凭车在轨道上把他的五脏六腑甩得几乎吐出来,也没再尖叫一声。

 

直到走出古灵阁,又晒到了温暖的阳光,金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举起双臂向上伸了伸:“每个人取钱都是那样的吗?”

 

“每次都是。”格瑞回答,所以他才每次都尽可能多取钱,以减少前往古灵阁的次数。

 

金听懂了格瑞没说出口的话,颇为心有余悸地点了点头。

 

和新生入学的时候相比,他们要采购的东西少得多,除了几本书单上的新书、一些魔药课必备的材料,金还要去多做两身新的巫师袍。他和格瑞一起走进了丽痕书店,一人拎起一个购物篮,对照着书单去找各自需要的书。

 

“标准咒语三级……”金念念有词着,一边从书架上拿下一本书,作为霍格沃茨教材的书籍大多数集中在几个特定的书柜上,他瞄着书单,一排一排扫视着书柜,“呃,神奇动物在哪里,在哪里,在哪里……”

 

“我想……你可以去看看那边。”一个听起来像是慢了半拍,而有点儿呆呆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金抬起头,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对方是个从没见过的人——他确信,自己从没见过这样在头发上戴着柠檬片的人呢!

 

“那边?”

 

“嗯。”女生点了点头,金甚至能闻到新鲜飘来的柠檬味儿,“这本书,很畅销的。”

 

所以就被单独摆在了畅销书专用书柜,和大多数教材脱节了。

 

“谢谢!”

 

金道了谢,却发现对方还盯着他看,那是一双黄绿色的眸子,蒙着一层雾气似的。

 

“……怎么了?”

 

“你选了占卜学。”女生眨了一下眼睛,抬起一根手指点了点她自己的脸颊,微微歪着头,“那……推荐你这本书。”

 

一本《树枝占卜术》从书架上被拿下来,然后被放进金的购物篮里。

 

就像完成了什么大事似的,女生很满足地笑了一下:“这本书,很有趣,占卜……也很准。”

 

“你怎么知道我选了占卜学?”金犹豫了一下,没把那本书拿出购物篮,直觉告诉他,面前的女生没有任何恶意,“你认识我?”

 

“不认识。”女生一歪头,“只是那么觉得,我的直觉,很准的。”

 

说完,女生转过身,踩着有点飘的步子走远了,金看到她偶尔会突然站住,原地转个圈伸直手臂,仰着头像是在倾听什么似的,然后再换个方向继续走。不少人对她的行为侧目,但她本人似乎全无自觉,甚至走着走着还会轻轻跳两下,轻松自如。

 

“……好奇怪的人啊。”金的最终感想是这个,但他还是接受了对方的推荐,多买了一本《树枝占卜术》。

 

和格瑞一同在柜台前结账时,金提起了这件事:“……就是这样,格瑞,你认识她吗?”

 

这并不难猜,巫师数量稀少,霍格沃茨的小巫师更少,何况是特征这么明显的人。格瑞在金说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对方是谁,不过他一直等到金开口问,才点了点头:“安莉洁,拉文克劳,和我同年。”

 

“哦——”金长长地答应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忽然,他又凑上去小声问,“那格瑞,你知不知道……”

 

“是鲜柠檬片。”格瑞知道金要问什么,他一边回答,一边把金凑过来的脑袋推远,免得他们两个显得太过黏糊糊,“施了保鲜咒,她一年级的时候就因为这种装饰出名。”

 

“真的是柠檬片啊!”金恍然大悟。

 

一直困扰着他的问题得到了解决,金也就不再执着于这件事了,他和格瑞分别为自己的一大堆书付了钱,走出丽痕书店之后,他们就要暂时分头行动——格瑞去买两人份的魔药材料,金去给自己订做几身新袍子。

 

“到时候在弗洛林碰头吧!”金提议。

 

格瑞无可无不可,点了点头。

 

摩金夫人长袍店就在丽痕书店隔壁,因此金拎着书很快就走了进去。长袍店里的人不算多,金一进店,摩金夫人就看到了他:“金先生,好久不见!是来订做新长袍的吗?”

 

“嗯,以前的袍子都小了!”金答应了一声,自觉地站到了一张空的圆台上,很快,几根软尺就凑了上来,绕着他的身体开始测量尺寸。

 

“你确实长高了不少啊!”摩金夫人走过来打量着金,点了点头,“真让人怀念,你刚入学的时候,连我的尺子都觉得你太小了!”

 

“啊哈哈哈……”金哭笑不得。

 

“你看,今天也来了一个霍格沃茨的新生。”摩金夫人指了指另一张圆台,“可他几乎和你现在差不多高呢!男孩,你该多吃一点。”

 

“…… ……”

 

金顺着摩金夫人手指的方向一看,顿时觉得内心刺痛——圆台上站着一个金橘发色的男孩,从对方略显稚气的婴儿肥脸庞不难看出是个新生,可就像摩金夫人说的那样,这个男孩的身高居然和他差不多。

 

——应该稍微矮了一点儿?矮了一点儿吧!肯定要矮一点的!

 

金不自觉地盯着对方看,还举起手比划了两下,想要确认自己微弱的身高优势。不知道是不是他的视线太过直接,原本一直面无表情的男孩忽然转过了头,狠狠地瞪了金一眼。

 

圆而软的脸颊在某种程度上削减了男孩瞪视的威力,金压根就没觉得这怎么样,还很友好地(有一半因素是他确信还是自己高一点)冲对方招了招手,咧嘴一笑打了个招呼:“你是霍格沃茨的新生吧,你好!”

 

这么说的时候,金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身为学长的自豪感。

 

但男孩的脸色却显得更加不善了,他“哼”了一声,转回头去不理会金。

 

“喂!”金被对方的反应弄得有点火大,“我在和你打招呼呢,你这样很没礼貌啊!”

 

对方仍然一言不发。

 

“你好歹也说句话啊!”

 

这回,男孩终于舍得开口了,他皱着眉头看向金:“我让你和我打招呼了吗?”

 

“…… ……”金目瞪口呆,“你这人怎么这样啊!我是好心和你打招呼,又不是……”

 

“闭嘴,吵死了!”

 

男孩又是狠狠瞪了金一眼,他甚至抬起了魔杖,但马上又放了下去,轻轻“嘁”了一声。

 

“未成年巫师不能在校外使用魔法,你别拿着魔杖随便晃!”金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这次回应他的是一道红色的咒语,金在看到咒语光芒的一刹那就做出了反应,他握紧了自己的魔杖,一闪身跳下了圆台,总算是没让手里的魔杖脱手飞出去。

 

“哦……”男孩一只手抵着下巴,评估地看着金,脸颊却不再绷得那么紧了,“还想借你的魔杖来玩玩呢,原来不是个傻小子啊。”

 

“你别随便把人当傻子啊!”金站直身子,确定对方没有再挥魔杖的意思,气势汹汹地大踏步走了过去,“不就是还没上学就会缴械咒,没什么了不起的,这种事格瑞也会!”

 

走近了一看,金满意地发现自己确实比对方高一点儿,这个事实让他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

 

“好啦,刚才的事情一笔勾销。我叫金,开学就是三年级了,你呢?”

 

金伸出了一只手,男孩没有伸手去握,但这次他回答了金的问题:“嘉德罗斯。”尽管语气称不上多么友善。

 

说完,他就从圆台上走了下去,几根软尺在他背后叽叽喳喳一番,一根羽毛笔唰唰记录着测量好的尺寸。

 

金撇了撇嘴,也没再多说什么,没过一会儿他也量好了尺寸,重新订做了几套各个季节的袍子,等他付完钱走出店门的时候,却发现格瑞正在店门外等他。

 

“格瑞?”金愣了一下,“不是说在弗洛林吗?我还以为我肯定比你快呢!”

 

“你自己找得到?”格瑞反问。

 

“……找得到!”金说得很坚定,心里却有点发虚,对角巷的弯弯绕绕太多了,店铺也太多了,他确实没有自信能顺畅地找到弗洛林冷饮店。

 

格瑞没说话,只是迈开步子走了,金急忙提着一堆书跟了上去。

 

在弗洛林冷饮店吃掉了一大盒冰淇淋之后,他们的采购就可以告一段落了,金在魔法笑话商店外驻足了好一会儿,最后满脸遗憾地被格瑞拖走了。

 

“真想买点糖回去吃。”金嘀咕着,“要是这是霍格莫德就好了。”

 

——没人能给我签字,我去不了,我知道的。

 

“…… ……”格瑞沉默了几秒钟,“开学之后我可以给你带。”

 

——没人能给你签字,你去不了,但你没有抱怨,我知道的。

 

“真的?”

 

——我不是在抱怨,你知道的。

 

“你不要就另当别论。”

 

——我不是在安慰你,你知道的。

 

“要,当然要!”金很雀跃地跳了一下,凑过去挨着格瑞挽住对方的胳膊,而对方罕见地没有躲闪。

 

“热死了。”格瑞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事到如今,他当然不会去问金“那时候把签名给了我你后悔吗”之类的蠢问题。

 

金从来不为这些事情后悔,所以他的任何愧疚都是毫无必要的。

 

这是他们都知道的事情。

 

不需要说出口就知道。



——tbc——


*好久不见的哈利波特小知识科普相关!


这次来讲一下巫师的货币www准确来说,是英国魔法界的货币。

英国魔法界有三种货币,分别为金加隆,银西可,铜纳特,通常简称为加隆、西可和纳特。

换算比率是这样的:一个金加隆 = 十七个银西可,一个银西可 = 二十九个铜纳特。

……贼麻烦吧www

和麻瓜货币如何通换呢?一个金加隆等于五英镑。

所以,只要查查汇率,就会发现,现在一个加隆约莫是人民币44.86元。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飞路粉大概是一勺五块两毛八。

一根魔杖大概是三百一十四块钱。

一份《预言家日报》大概是四毛五。

魔杖真的好值啊!!!

P.S:霍格沃茨的课本大多数都是两加隆一本,也就是说课本大概一本九十块钱,果然知识是很昂贵的,要好好学习啊!

评论 ( 116 )
热度 ( 27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