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看雪的眼神【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小小的琴声

*后篇指路→ 七瞳花

*首章指路→ 契约



*龙与少年本子进度内容→ 这里

(进度已更新2018.1.31内容,请查看最新下划线结合获取新进度与情报)


*2月份有参加的活动稿子和合志的稿子www会比较忙碌

最近会以完成稿子为主,更新为辅这样的码字……可能更新会比较慢【合掌




【看雪的眼神】

 

随着商队的行程一路北上,气温也越发低了起来。他们出发时,南方小镇已经吹起了湿润而略带暖意的春风,可现在吹到人们脸颊上的风凛冽得像刀子一样,割得裸露在外的皮肤阵阵发疼。

 

金缩着脖子,从斗篷下探出两只手,手指尖凑到嘴边,小小地呵了口气,他呼出一团转瞬即逝的白雾,两手的指尖相互搓了搓,又徒劳地收回斗篷下,钻进袖口紧贴着胳膊,试图汲取一点温暖。

 

谁也没想到行进途中竟然下起了雪,虽然不大,可纷纷扬扬飘落的雪花足以让人感到气温的冰冷。金把兜帽戴上,整个人几乎都缩在斗篷里,仍然没觉得有多暖和。

 

在他身边坐着气定神闲的格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龙族对冷热相当迟钝,即使变成人形,鳞片该有的作用也一样不少。因此在一群冷得缩起脖子的人当中,格瑞显得分外鹤立鸡群,他甚至还有心情伸出手去接雪花,细小美丽的六角形冰晶聚成好几堆,打着旋儿落在他手里。

 

格瑞的手很白,在阳光下才能显出一点暖色,风雪天气里就只剩下了苍白,他的手指修长,光是看着就让人觉得冷,但他一向对此无知无觉。

 

也因为感觉不到寒冷,格瑞盯着落在掌心的雪花看了一会儿——看着那粒雪花沾在掌心再慢慢融化——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金似乎不太舒服。

 

“气温太低了吗?”于是格瑞这么问。

 

金差点就笑出声了——如果不是他的脸颊已经冻得有点僵硬的话——这是典型的龙族思维,或者说,典型的龙族格瑞式思维,比起主观感受,总是更优先思考客观事实。

 

虽然冷的确是因为气温下降就是了。

 

“是啊,都下雪啦。”金点了点头,缩着脖子看天上飘落下来的雪花,“所以很冷。”

 

格瑞或许永远都无法切身体会什么是“冷”,但这不妨碍他理解金觉得冷,并且他知道金需要什么。一团小小的火焰凭空升起,像个软软的橙红色绒球,暖和又不会灼伤人,格瑞把这团火向金推了推,示意对方拿来取暖。

 

旁边几辆车上飘来一些羡慕的眼光——魔法师真好啊,在这种风雪天气里还想烤火取暖,也只能魔法师能这么轻松自如了。

 

羡慕归羡慕,倒是没有人不识趣地去讨要火焰。

 

金把手从斗篷里伸出去,凑近那团火焰烤了烤手,又来回搓了搓,他终于觉得冻僵的双手恢复了一点温度,在这期间,格瑞始终平摊着双手,用一种颇为虔诚的姿势接着雪花。龙族的体温偏低,雪花化得很慢,等到金把自己又暖和过来的时候,格瑞手心里白花花的雪积少成多,几乎堆成一座松软的小丘。

 

“噗嗤!”

 

金没忍住笑了。

 

“你不冷了?”格瑞问,他看得出金之前紧绷的身体舒展开了。

 

“不冷啦。”金轻快地摇摇头,但他仍然一说话就呼出一团白雾,像蒸腾起来的蘑菇状的云,“格瑞你在干什么?”

 

“…… ……”格瑞看了看自己手里的一捧雪,“你要吗?”

 

“啊?”

 

“你很喜欢雪。”格瑞说,他手心里的小雪堆有点化了,一些雪水从他指缝间漏下去,“所以我帮你接了一点。”

 

“…… ……”金张口结舌了两秒——在意识到自己的心情发生变化之后,有些事情他总是控制不住地会多想一点,例如此刻,他的思绪一瞬间就跑偏到了“因为我喜欢所以格瑞就帮我接了雪他会不会其实也喜欢我”这样的方向上。

 

并且还顺着这个方向自得其乐地陶醉了几秒。

 

格瑞还在盯着他看,紫罗兰色的眸子又干净又澄澈,金把自己跑偏的思绪勉强拉回来,给自己做了一下思想建设。

 

——如果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的话,是绝对无法长时间用这么单纯的目光盯着对方看的。所以自我陶醉归自我陶醉,要适可而止。

 

但无论如何,金都觉得很高兴,像是吃了一颗柔软湿润的果子,饱满的汁水里藏着令人心尖微动的酸甜。哪怕只是他自己想得太多了,但至少——也并不是全无可能吧?

 

眼神一定会泄露出去什么,就像金也知道,现在他偶尔看着格瑞的时候眼里大概有些不一样的东西了——当然,是趁格瑞不注意的时候。

 

格瑞还捧着雪,他做什么都很认真,有些时候比最不谙世事的孩子还要令人惊异——龙族是纯粹的,纯粹的强大与纯粹的真实,他们容不下半点虚假。

 

但那双捧着雪的手却显得太冷了,即使金知道格瑞没有太多感觉,可他一点也不想看格瑞的双手被融化的雪水泡透了,然后那些冰凉的水滴滴答答落下来。

 

金发少年从斗篷里伸出双手,把格瑞手里那一座小雪山接过来了,雪很凉,他被冰得龇牙咧嘴,格瑞皱了一下眉头,下意识地顺着去摸金的双手,却发现那双手很暖和,是往常他所熟悉的温热。

 

明明双手是温暖的,却会感到寒冷,但有些时候,明明浑身发冷,却一直说很热——人类真的很奇妙。

 

金捧着雪凑到嘴边,鼓起腮帮子,使劲儿吹了一下,顶端一些松软的雪花被吹散了,打着旋儿消失在风中,剩下的雪有一部分已经化了,冰水沾着他的手指,凉极了。于是金在雪花都化成水之前,把剩下的雪顺着往上一抛——立刻,白花花的雪粒飘落下来。

 

“雪还是落下来的时候最好看了!”

 

金仰着头很满意地看着,然后他又把湿淋淋的手指凑到火球面前去了。

 

格瑞跟着仰起头看,有些雪粒落在了他的睫毛上,他眨了一下眼睛,觉得凉凉的。

 

“格瑞你呢?喜欢雪吗?”

 

“不喜欢。”格瑞回答得很干脆。

 

“但是也不讨厌。”金帮他把剩下半句话说完了,嘿嘿一笑,“那你怎么知道我喜欢雪的?”

 

一边说,一边悄悄瞥过视线,看了格瑞一眼。金也说不清自己在期待什么,但绝不是在期待格瑞忽然摇身一变对他深情款款地表白。

 

可能只是想看看格瑞的脸,那些细微又鲜活的神情,也许那当中就有一点蛛丝马迹呢?就能知道格瑞到底是怎么看待他的呢?

 

“很容易看出来。”格瑞回答。

 

“咦?”

 

格瑞转过头看了一眼金,正对上对方自以为隐蔽的视线——实际上金怎么躲闪都没用,龙族的五感敏锐得惊人,要察觉到金的视线简直太简单了,只不过是金不希望他发现,所以格瑞从没告诉过金,对方每一次视线落在他身上,他都一清二楚。

 

格瑞不觉得被金多看几眼有什么,如果金愿意看,那看就是了,何况他也不觉得不舒服,偶尔金的视线被其他人吸引走,他还会有点不习惯。

 

现在金在看着他,眼里闪着一种在他看来亮得过分的光,就像投入海水的宝石,被海浪遮掩着,偶尔才闪出一点璀璨来。

 

龙族喜欢这样的光,或者说,格瑞喜欢。

 

他下意识地伸出手,想去碰碰金的眼睛,手伸到一半又忽然醒悟,于是那只手转而落在了金的鼻尖上,轻轻抹掉了几粒雪花。

 

“你看着雪的时候,眼神不一样,很容易能看出来你喜欢。”

 

“……是那样吗?”

 

格瑞点了点头,不明白为什么金的眼神忽然游移起来:“应该不是所有人类都这样,不过你的眼睛一直都很诚实。”

 

“…… ……”

 

金看上去完全地愣住了,甚至脸颊微微泛红。

 

“怎么了?”

 

“……那,格瑞……”

 

“嗯?”

 

“…… ……”金做了个深呼吸,“……那格瑞你觉得我看你的时候是怎么样的眼神?”

 

他这句话说得很快,可是如果不说得这么快,稍微断开一点儿,说不定这句话就说不出来了。

 

如金所料,龙族少年压根没有回避这个问题,格瑞只是想了想,就很快给出了答案:“能看出来你喜欢我。”

 

“…… ……”金看起来像是突然哑巴了一样。

 

“这不是很正常吗。”

 

“……啊?咦?这个是……”

 

格瑞侧过头,很认真地看着金:“在登格鲁部落的时候,你就说了很喜欢我,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我还说过这种话吗?!

 

——所以曾经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就能轻而易举地说出喜欢格瑞啊?!

 

金把头低下去,埋在了膝盖上:“……是的,对,格瑞你说得没错……”

 

“什么?”

 

“我很喜欢你……”

 

可是现在再说这句话,即使知道传达的意思完全不同,也还是没办法阻止疯狂的心跳。

 

金在心里把过去的自己狠狠捶了一顿,最后无奈地承认,自己说过的话只能自己认下。

 

可能过了一百年那么长之后。

 

 

 

“我也很喜欢你。”

 

 

 

格瑞的声音平平淡淡的,但金能听出那当中掺杂着的一点儿笑意。

 

“你是我的契约者。”

 

无论他活多久,应该也只有金了。

 

他发自内心觉得这不坏。

 

但喜欢和喜欢究竟有什么区别,这时候的格瑞还不知道。



——tbc——

评论 ( 128 )
热度 ( 217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