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上)【泰国旅游paro(?)】

*后篇指路→ (中)

*番外指路→ 冒着被催婚的危险带男朋友回家过年真的好吗



*坚强使用手机码字


*瑞金非幼驯染设定
*旅游遇到爱小剧场
*并不正经
*泰国的水果真好吃啊

*我本来以为我能一次写完的看来要分两次了……



【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上)】


0、

“我都说了,我对相亲没兴趣,别再给我安排啦!”

“真的不需要……真的啊!”

“……对!没错!说得对,我就是不喜欢女孩子,所以不要再逼我啦!!!”

春节前夕,被拐了七个弯才能搭上关系的亲戚再次盛情相邀回家相亲(“啊哟是婶婶的小妹的同事家干女儿的亲弟弟的高中同学,很好的姑娘咯!”)的单身青年金,忍无可忍地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情急之下说了什么不妙的话。

……算了算了。金心虚地摸摸鼻子。

没人会当真的……吧。



1、

“不好意思,虽然现在团里还有一个位置,但是春节期间是旺季,预定的酒店已经都爆满了……”旅行社小姐的声音隔着话筒传来,又甜美又诚恳,“没办法给您单独安排一个房间,但是团里也有一位单身的男性客人,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可以为您联系拼房。”

“没问题没问题!”电话这头,金把头点得像鸡啄米,“都是男的有什么好介意的!”

“那么麻烦您下周一来一趟我们这边签旅行合同还有付款,带好护照和两张两寸蓝底照片。”

“好的,谢谢啦!”

挂下电话,金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挤进了一个春节旅游团,等他回来初五都过了,现成的借口不用回老家,趁机躲掉两天一桌的相亲酒席。

金对这个安排相当满意。



2、

他对凌晨五点五十的航班相当不满意。

领队要求带好东西凌晨两点五十在机场集合,金算了算时间,决定不睡觉了,一口气熬夜到点走人。

他预约了一辆半夜去机场的快车,为了省钱,选择拼车,少付了九块钱。

后来金总是说,这九块钱省到结婚证上去了,格瑞对此不置可否,最多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



3、

金拖着箱子打着哈欠在半夜寒风中等来了快车。

放好行李拉开后座车门,刚要低头弯腰跨进去,迎面就是一个靠着椅背闭目养神的男人,把金迷迷糊糊的脑子吓得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男人睁开眼睛,抬眼看了一眼金,默不作声地往里让了让,方便金上车。

第一印象很重要,尤其对金这种多半靠直觉的人来说。

他已经在心里给男人打了一个“好人”的标签。



4、

凌晨快车,两个乘客都昏昏欲睡。

男人继续背靠着椅背闭目养神,金却是真的迷迷糊糊要睡着了。

他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歪倒在后座上,脑袋一侧的车门开着,男人站在车门外,一身黑色大衣修身飒爽,垂下来的目光怎么看怎么凉飕飕的。

“到了,下车。”

声音也凉飕飕的。



5、

金的视力很好。

他不但看出男人银发紫眼,还眼尖地发现男人大衣右肩有一小块亮晶晶的痕迹。

“…… ……”

他偷偷擦了一下嘴角,觉得万分心虚,但又不好开口为了流口水道歉——这太丢脸了——于是最后金摸出一包纸巾,拍了拍男人的肩膀,递了过去:“来,给你!”



6、

换一个人肯定无法理解金在说什么。

但是格瑞奇异地懂了。

他接过纸巾揣进兜里,想了一下,开口:“这个没用,要去干洗店。”

格瑞承认他这话说得有一点怨念,与他平日的处事大相径庭。

毕竟没人能在凌晨将近三点还保持风度——尤其是他无端当了一路的人肉枕头,肩膀酸麻,大衣上还被流了一滩口水。



7、

金一路跟着男人没完没了地道歉,好话说了一大堆,最后换来对方“别吵了”三个字。

金觉得有点不高兴,虽然的确是他理亏,但是赔礼道歉还给了纸巾,也提议了代付干洗费用,结果对方用一句“别吵了”就给打发了,看不出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两个人各自拉着一个行李箱,箱底的轮子在机场大厅地板上滚得骨碌骨碌响,吵得睡眠不足的人脑壳疼。

金默默地闭上了嘴,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8、

两个人一路走到同一个导游小旗子下,在相互惊讶的眼神中,走到了同一个导游前,轮流报了手机号。

“哎你们俩就是拼房的俩人啊!”

导游的普通话很标准,标准到格瑞觉得自己眼皮直跳,少见的,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敢情好,你们就是六号家庭了,两个人,这么着好记,以后我说六号家庭的时候你们记得喊到啊!”

一边说,一边煞有介事在名单上圈了两个标记。



9、

一阵诡异而尴尬的沉默弥漫在两个人之间。

“呃……那个,既然都要一起旅游拼房了还拼车……这也算是缘分吧!”金终于艰难地打破沉默,主动开口,“我叫金!你叫什么?”

“…… ……”男人沉默了一会儿,“格瑞。”

可能是因为机场大厅里面暖和,格瑞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凉飕飕的了。

“衣服你就别管了,太麻烦。”



10、

因为拼房被默认为同一家庭,所以格瑞和金的登机牌也办在一起了。

一直什么都不说有点尴尬,但要说话显得更尴尬,两个人默契地达成一致,一言不发。

直到导游说,泰国的五星级酒店,房间里不一定有免费wifi。

金觉得天都塌了。



11、

金脸上天塌地陷的表情太明显,以至于格瑞都多看了两眼。

虽然格瑞多看了两眼的原因是金的表情实在太夸张却又不做作,浑然天成得令人吃惊。

——而并不是想把他背包里的移动wifi分享给未来几天的室友。



12、

登机口前的候机室,金开始拼命打游戏,手机的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耗下去。

格瑞跟着刷了一会儿手机,觉得无聊,他手机上没什么游戏,微信也没有能大半夜聊天的朋友,这时候竟然无事可做。

或许是困劲儿过了,这时候反而特别清醒,格瑞实在无聊,目光就瞟到了金的手机界面。

一眼看到摇摇欲坠的8%电量。



13、

金的手机黑屏,自动关机了。他长叹一声,把手机塞回背包里,生无可恋地望着天花板发呆。

“酒店居然没wifi,有没有搞错啊……”

金的眉毛皱起来,一脸郁闷,孩子气地咬着嘴唇,兀自嘀嘀咕咕地抱怨。

格瑞原本不想搭理金,他本来也不是热络的性格,但他架不住金这张郁闷的脸和一会儿一句的自言自语。

尤其是当事人根本就不是故意的。



14、

格瑞做了个假设。

假如金没有wifi,而到了酒店之后,他们不得不共处一室,以目前为止的相处来看,金很吵,那么金一定会因为无聊而喋喋不休。

他会很累,疲惫,心情烦躁。

但只要给了金wifi,金就会自己打游戏,不会再吵他了。

“我租了移动wifi,你可以连我的。”

经过深思熟虑,格瑞这么说。




15、

格瑞开始后悔了。

“格瑞你真是个好人啊!”

金充满感激地捧着自己的手机望着他,就差扑上来给他一个热情友好的拥抱了。

那双蓝眼睛亮晶晶的,有点儿太晃眼,格瑞移开了视线。

“那我得好好跟着你!”金连好wifi,望着手机屏幕上的小扇子,脸上笑得几乎能开花了,“万一离得远了就连不上了,这下正好,不怕我们丢啦!”

一边说,一边很亲热地搭上了格瑞的肩膀。

格瑞强烈地后悔了。



16、

金觉得格瑞真的是个大好人。

他决心一定要包下格瑞大衣的干洗费用,不管多贵。格瑞看上去冷冰冰,但实际上面冷心热,金觉得多相处下来,两个人的关系一定会拉近的。

虽然出来旅游拼房是迫不得已,但是阴差阳错遇到了一个不错的人——金觉得自己的运气还是相当好的。

越想越愉快,金甚至小声哼起了歌。

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好人正低头在背包里翻找耳机。



17、

为了拉近关系,金决定多和格瑞说说话。两个人的关系要迈进一步,总要有人先主动,金一点也不介意。

“格瑞,你说还有多久登机啊?”

“格瑞,你是第一次去泰国吗?我是第一次呢!”

“对了,我今年二十五岁,格瑞你呢?你看着和我差不多大。”

“格瑞,格瑞你在听吗?”

格瑞终于转头看了金一眼。

然后他抬起手,动作缓慢地取下了耳机。



18、

这下总该安静了吧。格瑞是这么想的。

可出乎他的意料,金居然一点都没生气,反而眨眨眼睛,一脸恍然大悟:“你在听歌啊,难怪呢!”

“…… ……”

“你在听什么啊?你喜欢什么样的歌?”金又问,看不出一点故作真诚的影子,他是真的好奇想知道。

格瑞觉得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但又微妙地对于不搭理金产生了一丝罪恶感——这促使他摘下一个耳机,直接塞进金耳朵里。



19、

耳机里不是歌,是一堆纯音乐,钢琴曲和小提琴曲。

金听得目瞪口呆,他半张着嘴,半天问了一句:“格瑞你会乐器吗?”

“…… ……”

“我不会呢,小时候家里人想让我学来着,我没兴趣死活不干……”金嘿嘿笑着,抓了抓头发,“不过我现在有点想学吉他!”

为了避免金更多的喋喋不休,格瑞摇了摇头,表示他也不会。



20、

这引发了不会乐器的小伙伴的共鸣。

金觉得自己的努力初见成效——看,格瑞已经开始搭理自己了,他们开始聊天了!

格瑞想知道为什么人可以这么多话。



21、

登机之后格瑞得到了解放。

金坐下之后就打了个哈欠,表示自己困了要睡到泰国。

“格瑞你也睡一下吧,下了飞机就要去参观了。”金一边说,一边递过去一个U型靠枕,“这个给你,睡觉特别舒服!”

“…… ……”

“没关系别客气!”金觉得格瑞是不好意思接,于是越发热情地把靠枕塞到格瑞怀里,“拿着吧,套在脖子上试试!”

想想,怕面冷心热的人太为他人着想,金很有风度地敲敲机舱壁:“我可以靠着这边睡!”



22、

格瑞盯着U型枕,眼神矛盾。

这让他想起烈斩生病的时候,脖子上套着的伊丽莎白圈。



23、

——以后不能轻易相信这小子说的话。

格瑞一边感受着左侧肩头上一颗金色脑袋的重量,一边面无表情地这么想。

并且他不能阻止自己的眼神一个劲儿往过瞟,看看金有没有再睡得流口水的迹象。

想了又想,格瑞从自己的大衣兜里掏出金递给他的那包纸巾,抽出两张,叠在一起折了一下,然后扳起金的脑袋,把纸巾垫在了自己肩膀上,再把金放回去。

这就行了。格瑞发自内心地松了口气。



24、

缘分是一种很玄的东西,你还不知道对方未来会和你共度人生,但身体的本能就在下意识地纵容着对方。

就像后来金问格瑞为什么不直接推开他,反而要费劲巴拉地垫纸巾,格瑞张了张嘴,答不上来。



25、

飞机的环境太催人犯困,即使格瑞觉得自己不可能睡觉,也架不住有规律的轰鸣声,迷迷糊糊闭上了眼睛。

再醒来的时候肩膀很轻松,扭头一看,金醒了,小桌板上放着两个纸杯。

“你醒啦,正好,喝水吧!我给你要了杯热水,不知道你想喝什么……”

青年笑得一脸灿烂,歪着头,露出一颗小虎牙,在昏暗的机舱里,格外熠熠生辉。



26、

格瑞觉得自己真的是睡迷糊了。

不然他不会忘记试一下水温,就直接喝了一大口,然后为了不把水喷出去,面无表情地忍了很久,才把一口水慢慢咽下去。



27、

后来的机上行程相安无事。

格瑞以为他不会睡着的,却奇异地睡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两个座椅的靠背中间夹着那个肥嘟嘟的U型枕,他半边脸枕在枕头上居然没有惯常睡起来的脖子疼。

金会保持安静?

格瑞一瞬间对此持怀疑态度,又觉得这么给刚认识的人贴标签不太好。

他探头一看,金枕着另外半边U型枕,微张着嘴睡得正香。



28、

“六号家庭,到齐了吗?”

“到!”金格外有精神地举起手,一边拍了拍格瑞的肩膀,“我和格瑞都在!”

格瑞假装自己对一块写满泰语的广告牌发生了兴趣。



29、

一起吃午饭意外地让格瑞对金的感观发生了一些变化。

他们的喜好简直是一模一样,分别去点菜,端回来的饭和小吃都是同一种,就连饮料也都要了百香果汁。

虽然格瑞是因为没有牛奶退而求其次。

他忍了半天想问金是不是想喝牛奶,最后也没问。



30、

“你这样不行,到时候大皇宫玉佛寺不给你进的,你要去买个长裤。”导游无情地驳回了金的穿着。

“哎——?!”

金低头,拽了拽自己的黑色牛仔短裤:“为了来泰国我特意都带的短裤啊!不是说很热吗!”

“这是规定,你那样人家不给你进的,会把你拦下来。对了还有你,你的裤子也不行,也要买一个。”

“…… ……”格瑞疑惑地低头看看自己到脚踝的长裤,又看向导游。

“紧身还带破洞,不行的!”

“…… ……”难得想休闲一下所以翻出了大学时期裤子的男人不吭声了。



31、

“其实格瑞,我觉得你的裤子挺好看的。”

大皇宫玉佛寺外的商店里,金出言安慰:“真的真的,我大学的时候有段时间也特别喜欢穿这种的!”

“…… ……”格瑞正对着一架子宽松阔腿老干部气息的棉布裤子直运气,他试图找出一个稍微符合自己审美的,未果。

“你看这个怎么样?大象的!”

金拎了两条一样的裤子过来,深蓝色的裤腿上密密麻麻绣着大象大象以及大象。

格瑞的眼皮不可控地跳了一下。

青年咧嘴一笑:“我们买一样的吧,要不然一个人真的太尬了。”



32、

两个人穿着两条一模一样的宽松大象裤归队。

金神情自若,格瑞面无表情。



33、

大皇宫玉佛寺。

金碧辉煌,灿灿生辉,闪闪发光。

在泰国热烈的阳光下,越发亮得刺眼,金得反光。

进门之后就是自由参观活动,格瑞站在炎炎烈日下,默不作声地掏出背包里的墨镜戴上,免得眼睛被阳光刺得难受。

“哇,你戴墨镜好酷啊!”

金绕着他转了两圈,挥着双手乐滋滋地夸他:“就跟那种杂志上会看到的酷哥一样!格瑞你是干什么的?不会真的是模特吧?”

“别吵……”格瑞揉了一下额头,天气够热的了,又睡眠不足,他不觉得自己有精力应付喋喋不休的金,“我做设计,不是模特。”

“做设计!听起来好厉害啊——”

“没什么厉害的,你别吵了。”

“哎?我很吵吗?”

格瑞懒得开口,用眼神表达“你说呢”,然后想起来他戴的是墨镜,没用。



34、

戳戳。

“…… ……”

“格瑞。”戳戳。

“…… ……?”

“我们去……里面拜一下吧……说很灵的……”

“……你大声点。”

“格瑞你答应了?”金眼睛一亮。

格瑞觉得他现在说不答应也没用了。



35、

金好像什么都知道。

一样都是初次来泰国旅游的人,可他不问不打听,就把格瑞拉到了换鞋的架子旁,又拽着格瑞去拿莲花苞沾圣水,头发湿了一片。

有一种人天生就懂得适应环境,观察力是他们的本能,足够他们在任何环境中如鱼得水。

格瑞觉得金就是这种人。

青年把他拉进去,居然还提醒了他一句“那里面不能进去,只有泰国人能进,还有不能把脚底朝前面!”



36、

所谓的参拜通常只是走个形式。

格瑞不信教,是个典型的无神论者,进来参拜只是被金拖着,顺便抱着参观一圈的心态。

但金看起来很虔诚,双手合十垂下头,对着金光闪闪的佛像拜了很久。

——这是拜什么呢。格瑞想。

但他到底没问。



37、

“格瑞,你刚才拜什么了吗?”

结果金反而来问他了。

格瑞不想回答,把问题踢了回去:“你呢。”

“我求了家里人的身体健康!”青年认真地说,蓝色的眸子闪闪发亮,“然后最好我的工作能做得更好,还有就是,希望以后他们别再催我相亲了……”

说到最后一句,语气垮了,脸也垮了。

格瑞看得哭笑不得。

“我的说了,那你呢?”

格瑞平静地看了金两眼:“我没答应告诉你。”

金目瞪口呆:“格瑞你这是耍赖——”

“该集合了。”格瑞不为所动,“走吧。”

没有人会催他相亲,也没有人的平安健康需要他祈祷。

他只有一个人而已。



38、

“格瑞。”

“格瑞?”

“格瑞格瑞——”

“格瑞你怎么啦,心情不好吗?”

格瑞站住了脚:“没有。”

“没有吗?那可能是我的错觉吧……”金抓了抓头发,但蓝眼睛里分明还带着点疑惑,“因为我感觉你好像心情不好了,我的感觉一向很准的!是刚才怎么了吗?”

“是错觉。”格瑞不想在这个话题上多缠绕,“我们不熟,别做这种无谓的猜测。”

“慢慢不就熟了吗,我们还得住一起呢!”金好像一点也不在意格瑞的冷淡,依然凑上去笑嘻嘻地,“出来旅游得保持好心情才能玩得开心啊!”



39、

“唉,没办法了,那格瑞,我给你讲个笑话吧。”金拍拍胸脯,一脸自得。

“…… ……”

“听好啦,为什么青蛙会飞?”

格瑞实在拗不过金亮晶晶的眼神,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一直让金这样兴致勃勃地自言自语,有点不忍心。

“……为什么?”

“因为苍蝇会飞,青蛙吃了一只苍蝇!”

“…… ……”

金嘿嘿一笑:“那为什么田鼠会飞?”

“……它吃了青蛙?”格瑞发现这是一个知识盲区——他不知道田鼠吃不吃青蛙。

“对!”金夸张地晃了晃拇指,“那么为什么老鹰会飞?”

“因为它……”格瑞及时刹住了车,“本来就会飞。”

“咦!”金的眼睛瞪得老大,“我以为你会说是因为老鹰吃了田鼠呢!”



40、

格瑞和金大眼瞪小眼。

“……噗。”

金脸上目瞪口呆的神情太夸张,格瑞觉得自己有点绷不住。

结果,金跟着一下子就笑出了声。

“看吧格瑞,你笑了!开心点嘛!”



41、

又不是小孩子了。

没必要被人逗着笑。



42、

格瑞觉得金似乎没有一开始那么吵得人心烦了。

他不知道这是错觉还是真的。

泰国的阳光依然灿烂,玉佛寺柱子上折射一片金光闪耀,卷着热浪一路直往人心里烧。



43、

“我想买个椰子!格瑞你要吗?”

出了大皇宫玉佛寺,走在路边,金被埋在冰块里的一溜椰子吸引了视线。

“要。”格瑞跟着站住了脚,天气太热,他确实渴了,何况来泰国不多吃水果太可惜了。

“那好,两个!”金冲着摊主伸出两根指头,“Two!How much?”

付了一百泰铢,一人一个椰子捧着喝。



44、

“哎就一个椰子嘛,我请你喝了!”金很大方地挥挥手。

格瑞在心里默默地记了个帐。



45、

“格瑞,我们拍个照吧?”

“…… ……”大街边上有什么好拍的。

“拍一个吧,我可是第一次和别人穿同一条裤子一起喝椰子呢!”

格瑞觉得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仔细琢磨,更不对了。

“来吧来吧一起嘛,你把椰子捧好,不用摘墨镜了!”

为了自拍,两个人凑得很近,格瑞不适应和人距离这么近,嘴角的弧度不免有点僵硬,戴着墨镜阴差阳错拍出了一股冷峻的味道。



46、

“……格瑞。”

“?”

“下回你站前面来,本来你就长得够帅了,还站后面,我觉得我的脸比你大了两圈——!”

金伸开手指,瞪着眼睛,一脸夸张。



47、

以发照片为由,金加了格瑞的微信。

征得同意之后,穿同一条裤子一起喝椰子的照片荣登金的朋友圈。

格瑞对朋友圈毫无兴趣,他的朋友圈一片荒凉,按照金的话来说,那叫长草了。

但他却点开了金的朋友圈,也不知道他想看到什么。



48、

[在泰国第一天,椰子好喝又便宜![耶](旁边是我新认识的朋友,是不是超级酷哥?[酷]哈哈哈,他是个大好人哦!)]

迎面而来就是一条自带吵闹的朋友圈,照片里他面无表情看着镜头,捧着椰子,旁边的金笑得一口牙齿白花花的。

“大好人?”格瑞评论了一下,想了又想,拒绝点赞。

金回复得很快:“就是字面意思啊,说格瑞你人特别好![偷笑][偷笑][偷笑]”

再次的想了又想,格瑞不知道怎么回复,于是把手机揣进兜里。



49、

上了大巴,金还在低头噼噼啪啪按键盘,格瑞瞟了一眼,是在回复朋友圈。

打开手机看了一眼,金最新的朋友圈下面有一条他自己的新回复:[统一回复!春节来泰国旅游了,跟团!靠谱!走不丢!别再拿我小时候迷路的事情说事了,我已经是个大人了!]

“…… ……”

格瑞几乎想象得出,金有一个多么温暖的家庭——唠叨啰嗦的父母,慈祥的老人,或许还有一些过于热情的亲戚,催着相亲问着工作……

总之是个平稳幸福长大的孩子。

挺好的。

他给金的朋友圈点了一个赞。



50、

“……大床房?”

“…… ……”

“就这一间了嘛,你们都是临时最后入团的,已经订不到别的了。”导游把房卡递给他们,一脸诚恳,“没事,床够大,两个小伙子随便睡!”

“呃,格瑞……”

“你打呼噜吗?”

“不打!”

“那走吧。”



51、

“不过格瑞我睡相不太好。”

进了房间放下箱子,金忽然说。

“……没事。”

“要是我踢到你或者压着你了什么的,你直接把我掀开就行。”金抓抓头发,笑了,“我睡得可死了,不会醒的!”

格瑞这才认真思考起金那句“睡相不太好”,他之前还以为是惯例的客套话。



52、

格瑞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看见金趴在他那一半床上打游戏,手机开了音效,稀里哗啦噼里啪啦,屏幕一片轰华绚烂。

金显然没擦干头发,一头金发湿哒哒地往下滴水,肩膀后颈的衣服都湿了一小片。

格瑞把一块毛巾盖在金头上:“擦干。”

“哦哦哦好——马上马上——”金的眼睛盯着屏幕。

“快点,床上都湿了。”

“好————”金拖着音调,“格瑞你刚才那句话好像我姐姐啊。”



53、

“以前姐姐也老是这么说我。”

金翻身坐起来,开始胡乱擦自己的头发。

“她老是说,快点床上都湿了,我以前老是不当回事,结果有一次湿了小半张床单,差点睡发烧了……”

金一边擦头发一边笑。

“好久没听到了,一下子有点怀念啊。”



54、

格瑞不擅长应付人与人之间的闲谈,不如说能和他闲谈的人几乎没有,他习惯也善于应付公式化的交流,可是此刻——像金这样突如其来发散出去的闲聊,他发而不知道如何反应。

公式化的流程他也知道,问一句对方的姐姐怎么样了,或者跟着感叹你姐姐真关心你之类的。

但知道不代表做得到,格瑞也不喜欢虚情假意的客套话。

“……是吗。”最后他说。

“是啊。”金轻快地说,“姐姐结婚之后,我就出去单住了,我可不想当电灯泡!”

抱怨的话,却说得很愉快。

——并不是亲人死亡啊。

格瑞没意识到自己松了口气。



55、

同睡第一晚一切安好。

除了金半夜把腿横在了格瑞肚子上。

格瑞被压醒了,忍着叫了好几声金,又拍拍金的脸颊,金硬是睡得不动如山。

他只好真的把金的腿掀下去,还推得金翻了个身。

金继续睡,无知无觉。



56、

格瑞以为他很难再次入睡。

再睁眼,已经是被手机闹钟吵醒了。



57、

格瑞起床,去洗手间,洗漱,穿衣服。

这一切花不了多久时间,他一向动作迅速。

然后他站在床前,看着仍然呼呼大睡的金。

金的手机闹钟也许定了十个吧,把格瑞吵醒了,他自己还没醒。

格瑞揉了揉额角,觉得一大早就开始头疼。



58、

金是被格瑞捏着鼻子叫醒的——要么醒来,要么憋死,身体本能会自然而然地促使人逃出梦乡。

没睡够的青年打着哈欠,上了大巴套好U型枕,一个歪头就又睡了过去。

大巴车很安静,全团的人都没睡够,各自东倒西歪。

格瑞不觉得困,他从小就没有睡懒觉的习惯,开着移动wifi刷刷手机消息,看看新闻。

一如既往,微信和QQ都相当安静,只弹出来几个春节拜年消息,而且一看就是群发。

——除夕了。

在异国明媚的阳光里,格瑞想了起来。



59、

这天他们去了水上集市。

顾名思义,建造在水上的集市,水道两旁排列着店铺,客人们坐着船在水道上,看到想买的东西就靠过去。也有些卖椰子小吃的商人划着船,主动靠近客船招揽生意。

一条船能坐六七个人,格瑞和金两个人一起,就坐在了第一排,金头上顶着个黑白相间的运动帽,一路感兴趣地东张西望。

阳光太强,格瑞依然戴着墨镜,一脸生人勿近的冷漠样。



60、

“格瑞你看,那家店里有两条狗呢!”

“哇格瑞你看,那个卖的是什么啊,好像粽子!”

“格瑞格瑞,这居然有卖炸螃蟹的!”

“有椰子呢,比昨天的便宜!格瑞你要喝吗?”

格瑞摘下墨镜,想认真和金说一声别吵了——他已经发现了,他戴着墨镜没有眼神交流的时候,金很难认真把他的话听进去。

“哦你要啊,那好!”

但是金会错了意,扒着船弦冲卖椰子的小船招手:“Coconut!Two!”

“…… ……”



61、

格瑞捧着冰凉的椰子,面无表情地看风景。

“怎么了?不好喝吗?”金叼着吸管凑过去,轻轻撞了一下格瑞的肩膀。

“…… ……”格瑞觉得自己僵了一下,他仍然不太适应这种人与人之间的身体接触,目前为止除了金,这么撞过他肩膀的只有烈斩。

格瑞回想了一下自己的爱犬,又对比了一下金,摇摇头——不一样。

烈斩可是很酷的。



62、

“咔哧咔哧咔哧咔哧……”

格瑞转过了头。

金拎着切下来的椰子盖,一脸无辜地鼓着腮帮子:“椰肉很好吃的,格瑞你要不要也啃一下?”

格瑞直接把自己的椰子盖拧下来给了金。



63、

新鲜的椰子汁冰镇过,又凉又甜。

格瑞吸了一口,又吸了一口。

吸管发出嗖嗖的声音,他才发现自己居然把一个椰子喝完了。

……挺好喝。



64、

格瑞托着腮,面无表情地看着金为了一把孔雀毛扇子乐此不疲地杀价。

孔雀毛扇子挂在水道旁的一个商店外,金看到就坐不住了,连声嚷嚷着太酷了来一把,就让船靠了过去。

“一个!一千二!”商家一口硬邦邦的普通话。

“Cheaper!Too expensive!”金的英语也没流畅到哪去,“Cheaper cheaper!便宜点!”

“一个五百!两个一千!”金伸着手指头,理直气壮,“One 500, two 1000!”

格瑞有些惊讶,他没想到金的杀价这么狠,直接打个对折还多,而且狠得分外自然,一看就是熟练工。

“No no no!没有的!”

“Yes yes yes!可以的,please!”

“一个七百!”

“五百,就五百!”

“没有五百的,六百!”

“那算了不要了!”金把扇子撂下,递了回去,转头招呼船夫,“麻烦走吧,我不买了!”

最后金如愿以偿地用一千泰铢买了两把孔雀毛扇子,另一把被他塞到了格瑞手里。



65、

“我不要。”格瑞说,把这把过于骚包的扇子推了回去。

“你拿着吧,我买了两把来着,自己也用不了。”金抓抓头发,“你看,能扇风,很凉快的!”

“……那为什么买两把?”

“呃……一高兴没注意就……”金嘿嘿笑了笑,“而且我都砍价到这样了,不买两把的话,好像有点对不起他们!”

“…… ……”

看金砍价的时候,还以为是个大智若愚的精明人呢,结果到底还是个笨蛋。

格瑞接过了扇子,继续在心里记账。



66、

上岸之后也有集市。

越过一大堆大象裤子大象裙子和一大堆浴衣睡衣内衣之后,他们发现了不少水果摊。

新鲜现切的芒果榴莲山竹堆在一起,远远的就是一股浓烈的水果香味。

格瑞注意到金的眼睛亮了一下,他觉得清空账本的机会来了:“你想吃吗?”

“当然想啊,看着就好吃!”

格瑞掏出了钱包:“买吧,我付钱。”

金的眼神热烈到几乎要把他烧着了。

“格瑞你真是个好人啊!”

然后格瑞被结结实实地抱了一下,而他手里拿着钱包,来不及推开金。



67、

格瑞不喜欢欠人钱,也不喜欢被人欠钱。

人和人之间有了相互欠帐,就有了牵扯和交集,而这相当麻烦。

格瑞觉得他是因为想清空和金的交集,否则总想着欠了对方的,心里就坠着一件事。

“可是格瑞……”后来金严肃地指出,“我那天吃了两斤山竹,还打包了两斤,还吃了五个大芒果,这些就比扇子和椰子贵了吧!”

“……谁知道。”

谁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没去算金欠自己的钱。



——tbc——

评论 ( 158 )
热度 ( 48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