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中)【泰国旅游paro】

*前篇指路→ (上)

*后篇指路→ (下)

*番外指路→ 冒着被催婚的危险带男朋友回家过年真的好吗


*瑞金非幼驯染设定
*旅游遇到爱小剧场

*……我高估自己了,爆字数真可怕

*前后链接回家补,要回国啦!



【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中)】


68、

金不是很能吃,是特别能吃。

这是格瑞的最新认识。

他眼看着金吃了好几个大芒果,又剥开了一袋子两斤的山竹(大部分金吃了,小部分剥开给了他),没过一会儿山竹就只剩壳了。

“格瑞你真的不吃吗?尝一个吧,可新鲜了!”

“不了。”

看着金他就觉得自己撑得慌。



69、

他们拎着一袋山竹回了大巴,准备去轨道市场。

火车铁轨旁是密密麻麻的小摊,什么都有,从鱼虾到蔬菜,散发着一股混合起来的腥味,轨道很窄,只容得下两个人走,游客来来往往,偶尔驻足购物,原本就不宽敞的小道变得更加拥挤起来。

“格瑞——这!这边!”

金走得快而灵活,时不时就回头看看格瑞,走一时停一时,最后索性一把抓住了格瑞的手腕:“小心别走丢——”

完全的条件反射,格瑞一把甩开了金的手,后者一下没站稳,差点栽进路边一溜泡着鱿鱼的盆里。



70、

金不说话了。

格瑞也不说话,他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歉疚的,不是每个人都习惯肢体接触,被人拉着走路超出了他过去二十几年的容忍范围,一时的条件反射很正常。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可格瑞无端地觉得心虚,好像嗓子里卡着一颗沙砾似的,咽不下去吐不出来,也说不出话。

金还是在他前面走走停停的,不喊他也不拉他了,停下来的时候就在小摊前低着头看商品,偶尔和店家说几句话,买几包芒果干榴莲干之类的零食。

要怎么才能把嗓子里的沙砾吐出来?

格瑞一点也不知道。



71、

“喏!”

一包芒果干被递到格瑞面前,来得太突然了,以至于格瑞结结实实地愣住了。

“刚才买的,我觉得味道还不错!”金说,他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点紧张,“格瑞你试试……?”

格瑞沉默着接过,撕开,拿了一小片出来咀嚼。

“……好吃吗?”

“我不喜欢甜食。”格瑞诚实地回答,注意到金的脸一下子垮下去了,又急忙补了一句,“……芒果味很足。”

“嘿嘿,那就好。”金咧嘴一笑,目光有点闪烁,“抱歉啊格瑞,我刚才不是故意的……我有点自来熟,但你不是这样的,姐姐以前也说过我这样有时候不好……”

“芒果干你不喜欢的话,我再请你吃点什么不甜的呗?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72、

格瑞又拿了一片芒果干,慢慢地咀嚼着。

甜里透出酸,酸里透出甜。

咀嚼完了,他走快几步追了上去:“金。”

“嗯?!”金简直应声得过分热烈了。

“……我没生气。”

“啊?哦!是吗?那就好!”

“…… ……”格瑞看了金一眼,移开了视线,“我不喜欢被人拽着手腕。”

他的声音很轻,在嘈杂的轨道市场里,就像滴入沸水的一粒冰。

格瑞觉得金大概听不到。

那也无所谓,他只是忽然想说一说,听不到最好。



73、

“小时候,我经常被拽着手腕,从一个亲戚家被拖到另一个亲戚家。”

“我不想跟他们走,但我力气太小,他们拽着我的手腕,就能轻而易举把我带走。”

每个亲戚带着他,都是一副救世主的模样。

他多可怜啊,小小年纪父母双亡,只有好心的亲戚收留才能长大成人。

“所以……”

“别是手腕就行。”



74、

金没说话,仍然左顾右盼地看着每一个小摊。

格瑞叹了口气,觉得几分钟前的自己有点反常。

他从来不喜欢和别人说自己的事情,更不屑于以此博得同情——何况也没什么好同情的,亲戚或许对他不算好,但他到底健康长大了,不是吗。

或许只是因为喉咙里的沙砾刺得难受。

走出轨道是一条窄马路,一列车子开过,吹着哨子的交警示意行人暂停。

“哎格瑞,等一下!”

他的左手传来温暖柔软的触感。

转头看去,金握着他的左手,笑嘻嘻地歪着头:“手就没问题了吧?”

“……随你吧。”

但被人牵着手的时候……该怎么办?



75、

“火车要来了!!!”

上午11点,火车会沿轨道行驶而来,两旁的摊贩会暂时收起遮阳棚和摊子,火车过去后再摆出来。

场面浩浩荡荡,蔚为壮观。

金站在马路对面的铁轨上,使劲儿跳起来往前看,奈何人太多,高个子的人更多,他跳了半天,也只看到一堆举着手机的手臂。

“别跳了。”格瑞制止了金,“反正会过来的。”

“从远处来肯定不一样啊——”金努力伸长脖子,“要不格瑞你把手机举起来拍拍?你比我高,更有希望!”



76、

太傻了。

格瑞在心里嫌弃自己。

这又不是自由女神像。



77、

事实证明手机举高也拍不到什么,晃动的镜头里一样是各种颜色的胳膊,金看着格瑞手机里的照片,撇撇嘴,倒也没有特别沮丧。

“那就等着吧!”

金伸开胳膊,站在一根金属轨上,踩钢丝似的慢慢往前走。

格瑞一直盯着看,出乎意料的,金走得稳极了。

“我运动神经很好的!”金就像知道格瑞在想什么似的,跳回地上,三两步跑回去,“虽然格瑞你腿比我长,信不信我跑得比你快?”

“……随便吧。”



78、

“火车!!!”

金一边嚷嚷,一边拽着格瑞的手使劲儿摇。

“看到没有格瑞!火车!真的来了!”

“…… ……”

“这种火车!看起来好古老啊,哇好像游乐园里才会有的那种!!!”

“…… ……”

“格瑞,挥挥手!你看,那个车长在冲我们挥手呢!”

格瑞只觉得自己的胳膊快散架了。



79、

沿着轨道走回去的路上,金拽了一下格瑞:“你有想买的东西吗?我可以帮你砍价!”

“……没有。”

“那你想买什么记得叫我,格瑞你一看就不会砍价!”

“为什么?”虽然的确被说中了,更奇异的是,他并不介意被金说中了。

“直觉吧,嘿嘿。”



80、

“我砍价是和姐姐学的。”

金拆了一包芒果干自己吃,边吃边说,腮帮子鼓囊囊的,一动一动。

“小时候姐姐带我去买菜,她砍价,我就在旁边看着,要是砍不下去了……”

金嘿嘿一笑,举起两只手在脸颊旁,做了个抿着嘴睁大眼睛的表情。

“拜托便宜一点嘛!……我就这样和摊主说,百试百灵!”

“……咳。”这分明就是靠卖萌犯规——格瑞在心里吐槽。



81、

“那时候你多大?”

“四五岁吧?到我上初中之前这招都能用呢!”

“……哦。”

格瑞发现了一件事。

金提起自己家人的时候,仿佛只有姐姐。



82、

就连买礼物也是,金记得给姐姐和姐夫买礼物,记得给姐夫的几个家人买,还有给他自己的朋友买——唯独没有父母。

格瑞觉得自己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是金不说,他也不问。



83、

下午他们去了大理石寺,又是一个寺庙。

旅游的时候去的寺庙总是特别多,似乎出去不参拜一圈祈祷祈祷就少了点什么。大理石寺里有个院子,四周屋檐下挂着一圈金叶子似的风铃,不少人抬手去碰,叮铃铃哗啦啦响。

“为什么要碰那个啊?”金问。

格瑞不知道,但金很快地自问自答了:“可能碰了有好运气吧,格瑞我们也去碰几个?”

格瑞对运气好坏没兴趣,不过金这么说了,他就走过去抬起手,随便碰了一片金叶子,发出叮当一声。

金举着手,从一头跑到一头,一串风铃响得此起彼伏。

“这样我们就都有好运气啦!”



84、

佛像禁止拍照。

格瑞正慢慢走着一个个看,金忽然拽了他一把,急匆匆地:“格瑞格瑞快过来!”

他不明就里,被金拽着走了一路,到了一个佛像前,金小心翼翼地抬手指了指:“上面,上面!”

视线向上,佛像头顶蹲着一只肥嘟嘟的鸽子。

“…… ……”

“不能拍照嘛!所以叫你来看看!”金把声音压得很低,生怕惊到鸽子,“好玩吧,鸽子诶!”



85、

格瑞想说点什么,毕竟金献宝一样跑过来找他,就算他对鸽子不感兴趣,他也应该有所回应,要不然金的脸可能又要垮了。

但是说什么呢……

格瑞想了又想,最后憋出一句:“烈斩喜欢鸽子。”

“烈斩?”

“我养的狗。”格瑞发现金对烈斩似乎很感兴趣,这让他松了口气。

他掏出手机解锁,打开了一个相册递过去:“自己看吧。”



86、

“好帅啊!”

“…… ……”

“好酷啊!超酷!”

“…… ……”

“酷哥!烈斩真的是酷哥啊!”

“…… ……”

“哇格瑞你养的狗和你一样酷!”

“…… ……”



87、

“真好啊。”金把手机还回去的时候说,“格瑞你把烈斩养得真好。”

“……很酷?”

“不是不是。”金摆着手,一脸感慨,“看照片就看得出来,烈斩非常非常喜欢你啊。”

“……嗯。”



88、

如果时光能倒流,格瑞一定会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

“格瑞,格瑞你刚才笑了啊!”

“格瑞你笑起来真好看!”

“格瑞你再笑一个嘛,笑一个嘛!”

“来嘛别害羞,来给我笑一个呗———”

如果他不是笑了一下,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89、

最后回到大巴车上,格瑞把墨镜一戴,以要睡觉为由避开金的“笑一个”。

没想到的是,他竟然真的睡着了。

大巴车开得平稳,有微微的轰鸣声,半睡半醒的,恍惚之间,格瑞觉得好像是自己很小的时候,坐着车和父母一同外出游玩。

车子在盘山路上开着,一个转弯处因为躲避超速车而失去平衡,打着旋撞向了护栏。

母亲把他紧紧地搂在怀里,动也不动,直到四肢僵硬冰冷——

“……!!!”

格瑞猛地睁开了眼睛。

他的两只手被金抓着双掌合十,青年人的手心温暖柔软,热量贴着他的手背,一路侵染。

他没有动,戴着墨镜,金显然以为他还没醒,他听见泰国导游念念有词着他听不懂的泰文,然后说:“好了现在举起手到头顶,从前往后抹三下,吉祥,如意,出入平安。”

金就拽着他的手,依言给他脑袋抹了三下,蓝色的眼睛很专注地看着他,被墨镜浸得暗了下来的世界里,那像是唯一的亮色。



90、

格瑞觉得自己醒得太不巧了。

他早醒一点,就不会被金抓着手进行每日例行的祈福;晚醒一点,就不会知道金握着他的手有多热,蓝色的眸子有多清澈剔透。

偏偏不早不晚的。

让心脏一瞬间漏了一拍。

他很久没有过这种心口温热的感觉了,久得他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



91、

“……格瑞你是不是晕车了?”

结果下了车,当事人望着他一脸忧愁:“中间是挺堵车的,我都有点晕了。”

“…… ……”

“那会儿你都皱眉了,我还以为你做噩梦了呢。”

“没有。”

金压根没指望格瑞搭理他的絮絮叨叨,他也习惯了和格瑞相处的时候多半自说自话,这会儿格瑞一搭腔,反倒把他吓了一跳。

“什么没有?”

“不是噩梦。”



92、

晚上是自由活动时间,金闲不住要出去逛逛,格瑞对此没兴趣,但拗不过金拽着,就一起出去了。

现在他对金那么微歪着头的“拜托啦——”根本没有抵抗力,尽管格瑞一点也不想承认这一点。

“逛逛嘛,买点水果买点水,买点酸奶!”

“你还吃?”

“晚饭消化完了啊。”

“…… ……”



93、

金不但喝完一个椰子,还买了一小碗芒果糯米饭边走边吃,腮帮子上黏着一粒糯米。

格瑞本来不想管,架不住那粒糯米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看得他几乎要犯强迫症了。

“金,你……”

“嗯?哦格瑞你想吃吗?”金一如既往地会错了意,一勺糯米饭就戳进格瑞刚刚张开的嘴里,“最后一勺,给你啦!”

——我是说你脸上的糯米粒。

格瑞把那口差点噎死他的糯米饭咽下去,觉得椰浆味儿实在是太甜了。



94、

那粒糯米在金的脸上招摇一路,很久后才被当事人自己发现。



95、

旅游国家的人大概都会八国语言。

街头遍地中文,商贩们都能说一两句生硬的汉语,甚至还有一些春联红包在售卖,红灯笼挂得几个摊子一片红火。

“对哦今天除夕了!”金感叹着,在路边一个摊子停下,拿起一张春联去看,“我要是在家过年,肯定是去贴春联的!”

临走之前格瑞倒是给自己的房门口提前贴了。

“这下也没人给红包了,虽然年龄也过了……对了格瑞,你到底多大呀?”

“二十七。”

“那比我大两岁呢!”金立刻笑嘻嘻地一伸手,掌心摊平,“快点红包拿来!”

“…… ……”

“哈哈开玩笑——”

格瑞拎起了一叠几个喜气洋洋的红包,冲摊主晃晃:“This one, how much?”



96、

心跳加速漏拍的人都是傻子。格瑞觉得这话没错。

他觉得自己一直都在干傻事——和金有关的时候。

但他也只是个普通人。

普通人当然会犯傻,会茫然,会不知所措……

说不定,也会坠入爱河。



97、

“哇……”

“…… ……”

“红包啊格瑞,红包!居然真的给我了!”

“…… ……”格瑞有了不好的预感。

“你真是个好人啊!”

“…… ……”果然。



98、

回去之后金给格瑞的微信发了个拜年红包,十分吉利的8.88。

格瑞没客气,直接收了。红包不在多少,在个吉利的心意。

“在这过年真没实感。”金往床上一躺,四仰八叉,“要不是看见,都想不起来今天除夕了。”

“……嗯。”

“格瑞我觉得你是不是话多一点了?”金嘿嘿笑,仰躺着抬手拍了一下格瑞的胳膊,“之前我和你聊天,你都不会搭理的。”

“…… ……”

“啊,你又不搭理我了。”

“…… ……”格瑞凉凉地看了一眼金。

“哈哈哈哈哈哈哈格瑞你真有意思!”



99、

“我是因为要躲相亲才临时跑出来旅游的。”

金盯着天花板,一条腿搭在床外,一上一下地晃荡着。

“……相亲?”

格瑞有点没办法想象,这个一脸孩子气仿佛没长大一样的青年——和相亲挂钩?

“是啊,姐姐结婚之后,姐夫那边有几个亲戚太热心了,三天两头给我介绍……”金皱皱鼻子,“我知道她们是好心,可我也真的受不了了……我又不着急结婚!”

“…… ……”

“再说,就算我要结婚,也应该是顺其自然的找个喜欢的人吧……我可是新世纪好青年,急着结婚干什么!格瑞你说呢?……咦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格瑞回答得很快,“我没兴趣。”

“是吗——不过要是格瑞的话,找女朋友肯定很容易!”金打了个响指,“连我都觉得你帅,女生肯定觉得你更帅!”

格瑞皱了皱眉:“这种事情只是因为帅?”

“不是啊,但长得好真的占便宜。更重要的是,格瑞你人很好啊,很温柔。”

“…… ……”

“虽然看着冷冰冰的,但其实你挺温柔的,相处下来就会发现。”金侧过脸冲格瑞笑了笑,一脸坦率,“要是格瑞你喜欢谁的话,那个人应该挺幸福的。”

“…… ……”

“所以你可别相亲啊,相亲太可惜了!”



100、

“格瑞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 ……”

“闲聊嘛,我偶尔也会想想喜欢什么类型的。”

“……不知道。”反正不是金这种类型的,但有用吗?

“好吧。”金撇撇嘴,“我觉得格瑞你应该找个说话多的人,因为你太安静了!”

“…… ……”

“对啊活泼一点的,能主动和你说话,要不然你们俩呆在一起就是双份的冷冰冰了!”

“…… ……”

“还有就是……”金踢着一只脚,在格瑞的视线里晃来晃去,“嗯……不能找那种只看脸的,肤浅的人不要!要能透过现象看本质!”

“…… ……”

“我觉得是这样的,格瑞你说呢?”金一骨碌坐起来,歪着头咧嘴一笑。

“……嗯。”



101、

同睡的第二晚,格瑞真的失眠了。

他侧过脸就能看到金睡得四仰八叉,无忧无虑。

忽然心有不平,格瑞伸手戳了一下金的脸颊。

软乎乎的。

他还没有完全肯定心里这种柔软的情绪是什么,有点怪,要他说什么一见钟情,爱得死去活来之类的,他根本不会相信。

但毋庸置疑的是,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

例如说,他之前从没觉得金有一双那么好看的眼睛。



102、

“…… ……”

“我真的要不行了……”

“躺着吧。”

“啊………”

这天的行程是游艇出海,从上船的兴奋到晕得七荤八素,金只花了五分钟。

游艇上方的遮阳棚下,金侧身躺着,生无可恋:“我晕船……”

海浪此起彼伏,游艇晃晃悠悠,格瑞从包里掏出清凉油,沾了一点抹在金鼻子底下,金无力地哼哼两声,一脸绝望。

“你睡吧。”格瑞坐在金旁边,回过头又是墨镜装扮,“睡着就不晕了。”

“太亮了……”

遮阳棚的作用是防止晒伤,不是遮光窗帘。

“墨镜呢?”

“我没带那个,不习惯……”

格瑞叹了口气。

然后把自己的墨镜取下来,架在金脸上。



103、

不知道是不是遮光的墨镜真的有效,金居然迷迷糊糊真的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船似乎停了,金也不觉得晕了,他揉揉脑袋坐起身,就看见格瑞站在甲板上,手里拿着一个鲜红的塑料圈,另一只手捞着一根线。

“格瑞你在干什么啊?”金喊了一声。

格瑞回过头,被阳光刺得微微眯起眼睛:“海钓。”



104、

金把墨镜重新架回了格瑞脸上,戴上帽子也去要了一圈鱼线,和格瑞站了个并排钓鱼。

“格瑞你钓到了吗?”

“没有。”

“那估计不容易钓。”金煞有介事。

鱼钩挂着用作鱼饵的鱿鱼,鱼线哗啦啦放,放到底再缠回去几圈,然后拿着线圈慢慢地等。

金不擅长做这种有耐心的事情,没一会儿就忍不住捞回鱼线看看,几次下来,鱼没钓到,鱼饵倒是被吃了个一干二净。

“太狡猾了——”

格瑞手里的线忽然动了一下,向下坠着拉扯,他立刻飞快地把线往上缠。

“钓到了吗?!”金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脸期待地凑过去。

“也许……”格瑞话说了一半,就捞上来一条手掌那么大的小鱼。

“钓到了!格瑞钓到鱼了!!!”

金喊得全船都听见了。



105、

把鱼从鱼钩上取下来的时候,小鱼忽然鼓胀起来,灰黄的鱼身胀得像个气球。

格瑞还没反应过来,金先嚷嚷了起来:“天啊格瑞,河豚!”

“…… ……”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它!气成河豚!真的是河豚哈哈哈哈哈………”

不知道是不是听懂了金在嘲笑它,巴掌大的河豚胀得更鼓了,像个一戳就爆的气球。

气成河豚被全船人参观了一圈,金趴在格瑞肩膀上笑得几乎站不住,船员吹了个口哨,叽里咕噜了一串泰语。

然后又生硬地比划:“你们!感情,好!”

格瑞没来得及答话,金已经先一步笑眯眯地点头了:“Yes!We are family!”



106、

无心插柳说的就是这个吧。

日后格瑞回忆起来,不由得这么想。

虽然此family非彼family。



——t b c——



评论 ( 179 )
热度 ( 404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