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七瞳花【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看雪的眼神

*后篇指路→ 心跳

*首章指路→ 契约


*龙与少年本子进度内容→ 这里


今天啥也不想唠叨……困【【【



【七瞳花】

 

“谢谢您,那我们走啦!”

 

“你们真的要去北陨山吗?”商队队长望着不远处的荒山,再看看已经收拾停当跳下马车道别的两位少年,劝说的话在嘴边转了又转,到底是说了出来,“我知道你那位魔法师朋友很厉害,但北陨山一直寸草不生,甚至什么魔兽都无法在其中生存,你们非要去……真的太危险了。”

 

“我知道的,您不用担心我们!”两位少年之中,有着阳光发色的一个爽朗地笑了,“我们有必须去的理由,您把我们送到这,真的非常感谢!”

 

另一位魔法师依然带着兜帽,遮住了半张脸,露出来的另外半张脸根本看不出神情,他也不说话,只是安静地站着,却能感觉到兜帽下的视线一直向这边落来。

 

“那你们保重。”商队队长不再坚持,他看着两个少年转身慢慢向山里走去,莫名地叹了口气,但很快就登上自己的马车,转身离开。

 

金伸了个懒腰,注视着商队长长的马车队伍逐渐消失不见,这才拍了一下格瑞的肩膀:“把兜帽摘了吧,这附近根本没人。”

 

格瑞抬起手,把兜帽向后扯下,稍微被压得有点蔫的银发又支棱起来,脑袋两侧的银色耳鳍泛着细微的光。

 

他和往常一样,脸上没什么表情,但金能看出来,格瑞这时候的心情很烦躁。

 

这很反常,金凑过去,仔细看了看格瑞的脸:“格瑞,这附近有什么吗?”

 

果不其然,格瑞转过头去,看了一眼稍有距离的北陨山,眉头皱了起来:“气息非常糟糕。”

 

盘踞着这么浓厚的浑浊死气,难怪不但寸草不生,就连魔兽都不愿意在此栖居——本能会促使它们避开这种充满危险的地方。

 

对于喜爱纯净气息的龙族来说,这种地方几乎让格瑞难受得无法呼吸。

 

“……是这样吗?”金什么感觉都没有,但他相信格瑞作为龙族的判断,理所当然的,这份信任很快转化成了担忧。

 

“那格瑞……你能进去吗?”

 

“能。”

 

格瑞撂下一个字,就大踏步地向前走去,反倒把金甩开了几步,金还愣了一下,才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气息的确很糟糕,带来的压迫感也很难受,但这恰好证明了——祭坛遗址确实有些东西在。

 

格瑞淡淡地瞥了金一眼,又把目光转开了,金很敏锐,如果他盯着看太久的话,很快就会被金发现,就像现在,即使他确信自己将自己的不适隐藏得很好,可金还是紧紧拽着他的手。

 

对方似乎从来没把他当作强大的龙族对待过,任何时候都是如此。

 

——而且,这种混合着死亡与绝望的气息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格瑞绝不会忘记。

 

当金变成另一个样子的时候,他身上散发出的就是这样的气息。

 

龙族巫女从不无的放矢,凯莉给出的线索是正确的,祭坛遗址一定和金身上的诅咒具有某种关联。

 

诅咒的事有所突破,这件事让格瑞的心情变得好了一些,也让他觉得行走在北陨山里没有那么难受了,尽管理智告诉他这只是找到线索的第一步,但并不能阻止他银色的耳鳍轻轻动了几下。

 

金没注意这个,他一只手拉着格瑞,全神贯注地向山上走去,中途他们遇到了好几次岔路口,但金的脚步一直没有停过。他没有再和格瑞说话,走路的步子很稳,甚至轻巧地避开了许多路上的坑陷。

 

“…… ……”

 

格瑞想了想,咽下了声音,沉默而无声地跟着金一路前进。

 

这种状态显然是不正常的,而如果贸然打破,格瑞没有把握后果能够完全控制,他在北陨山里被压制得很难受,那些死气无形之中削弱了他的力量,仅剩下的一些,还是他尽力维持着,防止自己的虚弱顺着契约影响到金——一旦发生什么,他不确定自己的力量是否足够。

 

何况如果他没猜错,金正在带着他往祭坛遗址走呢。

 

——虽然代价是,他的呼吸似乎越来越困难了。

 

龙族坚不可摧的鳞片对这样带着恶意的绝望气息没有任何抵抗力,甚至可以说是很快就被逐渐侵蚀,格瑞能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和手肘处已经冒出了些许鳞片,他的牙齿在变得尖锐,被金牵住的手不受控制地青筋暴起,骨节凸出,看起来吓人极了。

 

金仍然那么无知无觉似的牵着他,格瑞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想把金的手挣开——往常这很容易,稍稍用力就松脱了,可这次不知为什么,金的手就那么轻轻地握着他而已,却无论如何也挣不开。

 

“……金。”格瑞低声喊道。

 

再继续下去,他可能就会遵从龙族自保的本能,变回最为强大的龙形态,金离得这么近,很有可能会受到伤害。

 

金的动作顿了顿,转回头,对上了格瑞的视线。

 

在看到金的一刹那,格瑞睁大了眼睛,而这一瞬间的松懈让他放松了对自己的控制。

 

时间好像突然变慢了。

 

“格瑞……”

 

格瑞听见金轻轻喊了他一声。

 

金松开了他的手。

 

然后抬起胳膊,推了一下他的胸膛。

 

力道不大,但完全出乎意料,格瑞措手不及,甚至没有时间稳住自己的身子,他知道翅膀已经在背后张开,撕破了他的衣服,鳞片从手肘一路蔓延到指尖,指甲伸长,变得尖利。

 

他在空中失重,仅剩的力量只足以自保,连最简单的飞翔都做不到。

 

“…… ……”

 

格瑞张了张嘴,想喊金的名字,但在出声之前,又被一股力量狠狠压着,强迫性地向山下坠去。

 

金就站在山崖边,安安静静地看着他向下坠去。

 

一只眼睛红得能滴出血来,另一只眼睛依然蓝如晴空。格瑞看不清金脸上的神情,他背后的翅膀伸展开来,在堪堪接近地面的地方,终于让他飞了起来,轻轻落下。

 

他掉回了山脚下,在山路上那种糟糕的不适感降到了最低。

 

但格瑞的心里一点儿也不轻松。

 

金绝对不会害他,即使是刚才伸手把他推下山崖也是如此,格瑞很快就意识到,那是为了让他远离这片对龙族来说过于糟糕的地方,他的确差一点就透支了。

 

“…… ……”

 

金的情况绝对不妙,格瑞毫不犹豫地张开翅膀,维持着龙的形态,再次向山上飞去。

 

这次却没有遇到任何阻力,甚至可以说,整座山的气息都是洁净的。

 

格瑞诧异地在山路上停下,他谨慎地转换成人类形态——很轻松,力量运用自如。

 

掉下去的一瞬间整座山都被净化了这种事——格瑞根本不会相信,但想到金,他心里的天平微妙地倾斜了一下,最后分出一丁点儿的相信过去。

 

毕竟金似乎什么都做得到,如果是金的话,也许并不是不可能?

 

重新审视起这座山的时候,格瑞发现,山路两侧多出了一些小巧的花朵,他蹲下身仔细看看,每朵都是七瓣花,花瓣上的纹路像睁开的眼睛。

 

传说中神最喜爱的花朵,七瞳花。

 

“别碰啊,格瑞!”

 

就在他打算伸手摘一朵看个究竟的时候,背后传来的声音阻止了他。

 

格瑞微微愣了一下,站起身,转过头。

 

金发少年坐在稍高的一块山石上,一身白衣,脚踝交叉着,托着腮冲他微笑。

 

“要是摘掉的话,花就死啦。”

 

“…… ……”

 

“格瑞你还难受吗?”少年歪了歪头,这么轻快地问。

 

“…… ……”格瑞眯起了眼睛,“你是谁?”

 

他确信自己的声音变冷了。



——tbc——

评论 ( 57 )
热度 ( 169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