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冒着被催婚的危险带男朋友回家过年真的好吗【泰国旅游paro番外】

*本篇指路→ 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上)



*最近有点lay,然后忽然想写甜甜的简单的瑞金舒缓一下,于是就写了这个www




【冒着被催婚的危险带男朋友回家过年真的好吗】

 

 

0、

 

“格瑞……”

 

“我没紧张。”

 

金拖着行李箱转过了头,无比认真地盯着格瑞,格瑞也转过头,同样认真地回视金。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地互相看了一阵子,直到金因为眼睛瞪得有点酸,眨了眨眼睛。

 

“但是格瑞,我只是想问你要水杯喝个水,我有点渴了。”

 

“…………”

 

 

 

1、

 

格瑞从背包里掏出了保温杯,一言不发地递给金。

 

金接过,拧开喝了两口水,又递给格瑞:“你直接喝完吧,上车了再接!”

 

“…………”

 

“没关系,别紧张,有我在呢!”

 

格瑞决定不和金去争辩这件事,现在已经越描越黑了。

 

 

 

2、

 

平心而论,格瑞不觉得自己紧张。

 

他的心跳平缓,心情期待中稍有担忧,但并不对即将到来的事情感到恐惧。

 

即使他知道自己即将面对的是“特别罗嗦特别唠叨但是很好人就是太能说了能从锅里煮破了的一个饺子说到隔壁邻居家的奶牛猫生了一窝猫崽”的一群人。

 

——那一大串描述是金说的。

 

 

 

3、

 

事情要追溯到一星期前。

 

那时候正是年底,两个人的工作都忙得不可开交,加班加得黑白颠倒早出晚归,虽然同住一屋同床共枕,却硬是能连着几天见不上面。

 

终于又见上面的一天,是格瑞结束了通宵的工作,半眯着眼将睡未睡地在厨房里给自己煮牛奶燕麦粥的时候。

 

牛奶包着燕麦在小锅里咕嘟咕嘟冒着气泡,奶香气飘散得很舒缓,他不甚清醒,几乎要站着睡过去,忽然就感觉背上贴上来一块颇有重量的热源。

 

格瑞转回身子,看见金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一身衬衫长裤皱皱巴巴,显然回了家没换衣服就囫囵在沙发上睡了,不知怎么的又爬起来,摇摇晃晃来厨房找他。

 

——黑眼圈比我还深。

 

这是格瑞脑子里冒出的第一个想法。

 

 

 

4、

 

劫后余生的第一顿早饭,两个人是一边犯困一边吃的,谁也没顾及什么形象问题,各自顶着黑眼圈一脸憔悴,心知肚明几天没时间好好洗漱刮胡子。

 

曾经那个和金见面之前会特别下力气整理头发的格瑞已经一去不复返了,那个掏空衣柜一筹莫展就是选不出一套约会装的金也是。

 

“格瑞,今年过年跟我回家吧?”

 

以至于,吃着吃着,金凭空冒出这么一句话之后,格瑞是先点了头,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句话的意思。

 

不过他也没有改主意的意思,他们都没有。

 

 

 

5、

 

得知金要带格瑞回家过年,七大姑八大姨们的喜悦之情冲破话筒,差点掀掉了他们屋子的天花板。

 

“多高啊多高啊?”

 

“长得怎么样,是不是真的有说的那么帅啊?”

 

“干什么的呀,一个月工资多少?有房子吗,车呢?”

 

“以前谈过恋爱没有啊?”

 

“属什么的?几月生的啊?”

 

“还有星座呢?哪个星座的?”

 

…………

 

金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格瑞。

 

格瑞挂了电话,颇为同情地看了一眼金。

 

 

 

6、

 

采购年货,收拾行李,大包小包,还买了一打恭喜发财的红包,各自塞好毛爷爷,准备打发七大姑八大姨们人手一个的小孩。

 

金还在叨叨:“幸好姐姐还没生孩子,要不然又得多给一个!”

 

然后颇为惆怅地叹了口气:“算了,等我们有孩子了就能讨回来……”

 

金抬起了头。

 

果然,格瑞正用一种十分微妙的眼神看着他,这种眼神金很熟悉,代表着“真的是个笨蛋啊”。

 

 

 

7、

 

金发誓有孩子什么的只是话赶话,急于讨回压岁钱损失而已。

 

他可一点也想象不出来自己带孩子,更想象不出格瑞带孩子。

 

那会笑场的。

 

 

 

8、

 

坐上高铁,放好行李,两个人都松了口气。

 

“睡一会儿吧?”金提议,他们赶的是早班高铁,为了能在午饭的时候赶回老家。

 

格瑞没说话,只是略微挺直了身子,金十分配合地往他肩膀上一靠,没过一会儿就沉沉入睡。

 

只要想睡在哪儿都睡得着,金这个能力堪称一绝。

 

格瑞偏过头,把自己的脑袋靠在了金头顶,叠罗汉似的也闭上了眼睛。

 

 

 

9、

 

他们是被一嗓子小孩的哭叫声惊醒的。

 

后果是金的头顶磕到了格瑞的下巴,疼得金差点眼泪就出来了。

 

格瑞一边给金揉着头顶,一边不着痕迹地揉着自己的下巴。

 

小孩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劲扯着嗓子嚎个没完,即使被自己的妈妈抱着来回走,边拍边哄也不肯消停,整个车厢里都是幼儿尖利的高分贝。

 

“格瑞……”金凑过去,小声和格瑞咬耳朵,“咱们还是别要孩子了吧……”

 

格瑞面色凝重地点头。

 

压岁钱算什么,不算什么。

 

 

 

10、

 

又过了一会儿,小孩依然扯着嗓子干嚎,明明没有眼泪,非要一会儿一声制造分贝。

 

格瑞和金的精神都不好,刚刚熬过年底加班,两个人都缺乏睡眠,睡不足还被这么吵着,太阳穴滋滋地疼。

 

金捂着耳朵,生无可恋地闭着眼睛。格瑞知道金打心底是个温柔的人,就算被吵得再烦,要让金开口去训小孩子也不太可能。

 

“…………”

 

格瑞酝酿了一下情绪,假装面前正坐着一个指手画脚让自己改了五遍设计稿最后还是选了初稿的客户,清清嗓子站起身,准备和那个抱着小孩的妈妈理论一下。

 

本来嚎哭的小孩在接触到格瑞的视线后,生生地止住了哭。

 

还噎得打了个嗝。

 

 

 

11、

 

靠一个眼神就能止小儿夜啼。

 

格瑞从来不知道自己还有这种本事。

 

金也不知道,他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看向格瑞的目光满是崇拜。

 

“格瑞你太厉害了!”

 

格瑞坐下,刚想说点什么,没了视线威慑的小孩儿再次大无畏地哇一声哭了。

 

 

 

12、

 

高铁到站的时候,两个人拎着行李箱,几乎是逃命一样离开了车厢,长舒一口气。

 

“没事……格瑞你放心,我婶婶她们家的小孩都比这个乖多了。”金心有余悸。

 

“那就好。”格瑞破天荒地回了一句,他是真的被哭怕了。

 

早有亲戚开着车来车站接他们,经过数次争抢,获此殊荣的是最初介绍金和格瑞相亲的婶婶。

 

金在车站口的人流里左看右看,最后还是格瑞先看到了车牌号,他拍了一下金的手臂,指了一个方向。

 

金一转头,就看见婶婶笑得一脸灿烂:“哎呀!今年可总算不是一个人回家了!”

 

 

 

13、

 

“小伙子挺帅的啊,就是有点瘦咧。”

 

“……还好。”

 

“哎你们年轻人老要减肥什么的,别来那一套,对身体不好,都过年了,第一次来我们这吧,别客气多吃点,长点肉才好,结实!”

 

“……嗯。”

 

“哟性子这么乖的?男孩子,还是活泼一点,你性子这么乖,平常都要被金吵死的,他一个人能说两个人的话哦!”

 

“……他不吵。”

 

“嘿!知道你们年轻人,你就向着他吧!”婶婶老怀大慰,谈话对象终于变成了金,“你说是不是啊?”

 

“…………”金憋了一路,终于得以合法插话,“我刚才上车一句话都没说啊!”

 

 

 

14、

 

车内气氛热烈而欢乐。

 

虽然热烈欢乐的主要是婶婶。

 

话题从格瑞的工作转移到格瑞的大学再转移到格瑞的小学,接着就突兀地跳转到了金念小学时候的种种糗事。

 

生怕影响婶婶对格瑞的好感度,金一直忍着一声不吭。

 

“还有啊,刚上小学的时候金头发有点长,所以还被当成女……”

 

“啊!!!!!”

 

直到婶婶差点把他的黑历史讲出来。

 

 

 

15、

 

金一直觉得,同为男人,自己的男子气概似乎比格瑞要欠缺一些。

 

……好吧,不是似乎。

 

最直观的,看外表他比格瑞矮,看腹肌他没格瑞紧实,虽然格瑞的皮肤比他白一些,但格瑞还有轮廓深邃的五官和硬朗的下巴线条。

 

金只有一张显得年轻朝气的娃娃脸,可爱有余,英俊不足。

 

——这会儿要是再被爆出来小时候被人当成女生的黑历史,还怎么在格瑞面前混?!

 

何况,认识表白交往同居这么久了,该干的都干了,连格瑞屁股上哪里长了一颗痣都一清二楚——金对格瑞那副淡漠外表下特有的一丁点儿活泼,再了解不过。

 

他发誓格瑞这会儿正在肚子里噗嗤一声笑出来。

 

 

 

16、

 

终于开到了家。

 

金打开车门下车,一边从后备箱往外搬行李,一边难得严肃地给格瑞打预防针:“等会儿到我们家,你要做好准备。”

 

“嗯。”

 

“格瑞你别答应得这么轻松,我都不敢想……”金郑重地拍了拍格瑞的肩膀,语调都是颤的,“……总之!一定做好准备,千万别怕,她们不会把你吃了的!”

 

“…………”

 

格瑞咽了一口口水,冷静沉着地点了点头。

 

 

 

17、

 

场面比格瑞想象得还要宏大得多。

 

门一打开,一屋子叽叽喳喳的人都停了话,十几双眼睛齐刷刷地往门口扫来。

 

大的小的老的少的,架着眼镜的戴着美瞳的,一水儿亮晶晶的眼珠子,一水儿明晃晃的好奇打量。

 

被这么盯着看,一瞬间的精神压力是难以言喻的。

 

格瑞颇费了一点力气才让自己不至于被这阵势惊得目光游移,而是挺直了身子绷紧了下颌一一回视,他得给金的亲戚留个靠得住的印象。

 

“你们别这么盯着看啦!”金站在格瑞身前,很是勇敢地帮格瑞抵挡了一部分目光,他的手拉着格瑞的手,把自己的恋人往家里拽了一步,“都跟你们说了多少次,不许那么好奇,格瑞就是格瑞……你们好歹说句话啊?”

 

 

 

18、

 

满屋又寂静了一秒。

 

而后爆发出了一阵善意的哄笑。

 

“哎哟!终于带回来了,护得好紧呀!”

 

“看两眼怎么啦,我们还能吃了他?”

 

“长得帅还不许我们瞧瞧?”

 

这下轮到金垂着眼睛默念三字经了。

 

虽然他只会前几句。

 

 

 

19、

 

闹哄哄的初见面之后,格瑞终于获得了捧着一杯茶坐在大沙发中间,接受来自四面八方好奇心的待遇。

 

金紧紧挨着坐在他旁边,像个护卫国王的小骑士似的,一脸严肃:“你们不要问太过分的问题啊!也不要太打趣格瑞了,不许拿小时候折腾我那一套来折腾他!”

 

异常严阵以待。

 

长辈们和几个同辈人颇为配合地笑了一阵子,笑声中带着某种不言而喻的不约而同,格瑞垂下视线看看手里的茶水,心说金小时候到底经历了什么。

 

一屋子人多,茶壶也多,他手里是一杯普洱,塞到金手里的却是一杯铁观音,格瑞想也没想地把那杯铁观音从金手里抽出来,把自己的普洱递了过去。金不喜欢喝铁观音,总是嫌弃太苦了。

 

金完全是下意识地把普洱接过去了,他的注意力还集中在眼前的一群婶婶姨姨堂姐表妹身上,但格瑞的举动却被另外几个人注意到了,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咬着耳朵嘻嘻笑了一阵子,再看向格瑞的目光就善意了几分。

 

 

 

20、

 

格瑞拍了拍金的一只手背,摇了摇头:“没关系。”

 

然后他给自己做了做心理建设,转向那十几双眼睛:“问吧。”

 

伸头缩头都是一刀,那就没什么缩的必要了,何况他答应了和金一起回家过年,也稍微存着一点自己的私心——想获得金的家里人的认可。

 

这种围拢过来提问的时候,是最好的表现自身能力的机会。

 

格瑞从来不缺乏自信。

 

 

 

21、

 

“帅哥你多高啊?”

 

“哇看你小臂都有肌肉线条,你平时都怎么健身呀?”

 

“有腹肌吧?有没有人鱼线?”

 

“这头发是天生的吗?发色好淡啊,你要不要多吃点黑芝麻?”

 

“大哥哥,你把头上那个带子摘下来让我们看看嘛!”

 

——然而问题和想象中的偏差太大。

 

 

 

22、

 

金看看这些大大小小的亲戚们没有真正为难格瑞的意思,打从心底松了口气。

 

他很放松地往后靠,背靠到沙发靠背了,就习惯性地往格瑞的方向一倒,半个身子挨上去,舒服得就差抽掉一身骨头了。

 

格瑞习以为常,一圈大大小小的亲戚瞪圆了眼珠子,瞅瞅金,再瞅瞅格瑞,最后又瞅瞅金:“你别把人家格瑞压坏了!”

 

“哎怎么会!”金抗议道。

 

“你小时候那么多肉,有一天枕着我胳膊睡着了,把我当免费枕头,我的胳膊麻了一天的哦!”最有发言权的婶婶直拍大腿。

 

“……现在不会啦!真麻了的话,我会给格瑞揉的!”

 

格瑞点了点头,又觉得在长辈面前光点头不说话不太礼貌,于是补了一句:“我没关系。”

 

“哦——————”

 

“噫——————”

 

二重唱一样的亲戚们笑了起来。

 

 

 

23、

 

格瑞正在对付一个抓了两把他的裤子毛衣就在他身上攀爬起来的婴儿。

 

孩子太小,不哭不闹,就是紧盯着格瑞那条黑色的发带,葡萄似的眼珠子亮晶晶的,滴着口水就要往格瑞身上爬。

 

本来这孩子是被他妈妈抱着的,不知怎么的看格瑞对了眼,一个劲儿伸手要,孩子妈妈还在为难,格瑞主动伸出了手,把小孩接了过来,结果马上就沦落成了婴儿攀爬架。

 

“…………”

 

平心而论,格瑞不擅长对付小孩,尤其是不会说话只会滴口水的小孩,他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孩子缘好很多的金。

 

“这是姐夫的姐姐的小孩。”金凑到格瑞耳边小声说,“不过姐夫有好几个姐姐,一年见不上几次,我也记不得这是哪个姐姐了……”

 

话里颇透着点心虚的冷汗涔涔,显然,认不全人这种事不能为外人道也。

 

“……怎么办?”

 

格瑞的衣服领子被小孩揪着,但他不敢对这么小的孩子动手动脚,太软了,好像一用力就要把小胳膊小腿掰断似的。

 

他难得地有点无措。

 

“我觉得……他就是想要你的发带。”金观察着说。

 

 

 

24、

 

“哇——大哥哥你头发放下来好长哦!”

 

“男生可以留长头发吗?”

 

“为什么你的头发那么硬啊,你抹了摩丝吗?”

 

“现在的年轻人流行这种吗?”

 

“人家长得帅什么发型都好啦。”

 

“男生可以留长发,那我也要剃板寸!”

 

“板寸个头!你剃板寸肯定丑死了!”

 

“…………”

 

格瑞现在理解了什么叫“特别罗嗦特别唠叨但是很好人就是太能说了能从锅里煮破了的一个饺子说到隔壁邻居家的奶牛猫生了一窝猫崽”。

 

金一点都没夸大其词。

 

 

 

25、

 

吃完午饭,终于得到解脱。

 

房子挺大,格瑞和金得到了单独一间卧室用作午睡的特权,两个人仰面朝天往床上一躺,不约而同地长叹了一口气。

 

“格瑞你还好吗……”

 

“……嗯。”

 

“她们没别的意思。”金笑笑,在床上蠕动了一阵子,挨过去和格瑞凑着挤到一块儿,“她们挺喜欢你的,我能看出来。”

 

“我知道。”格瑞闭着眼睛,一边养神一边回答。

 

金已经习惯了格瑞这种偶尔显得自大的实事求是——甚至他还挺喜欢格瑞这样的,简单直接不绕弯子,真实得可爱又可贵。

 

“因为她们很喜欢你。”格瑞却接着淡淡地这么说,唇角向上微不可察地翘起来一点儿。

 

 

 

26、

 

金没睡着,格瑞却先睡着了,他入睡得无声无息,连躺着的姿势都没变一下。

 

格瑞很少把疲累表现出来,但不代表他不会累——年底加班的疲劳还没完全恢复,又一大早起来赶了高铁,还被十几个过分热情的亲戚团团包围,他的神经一放松,很快就睡着了。

 

金一时不觉得困,他把被子掀过去给格瑞盖上,上面掖掖下面掖掖,确保不会漏风,这才轻手轻脚地开了卧室门走出去,又轻手轻脚地把门扣上。

 

客厅里还坐着几个没午睡的人,边剥橘子边闲聊,见金出来了,就招呼他一起来吃橘子。

 

“他睡觉了?”婶婶问。

 

“嗯。”金点了点头,“下午你们别叫他,他已经很累了,让他随便睡吧。”

 

“睡吧睡吧,你们年轻人平时都不得闲,别晚上睡不着就行。”

 

“格瑞平时都睡得少。”金说,他揉着一个橘子,慢慢地剥着皮,不自觉笑了,“不过他挺喜欢你们的,我能看出来。”

 

“傻。”婶婶翻了个白眼,“因为他喜欢你啊。”

 

 

 

27、

 

格瑞醒的时候,毫不意外的地发现自己又被金的手脚压住了半个身子。

 

金的睡相并没有因为和人同床共枕得到丝毫改善,相反的,因为某种程度上的纵容,他睡得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因为现在他连睡得摔下床都不需要担心了。

 

格瑞熟练地把金的手脚挪开,摆好,扯过被子把金前前后后裹了一下,又把一个枕头挡在金面前,然后拍了拍自己的头发,确保不会太乱,就走出了房间门。

 

冬天太阳落得早,四五点钟已经有了黄昏的意思,太阳变成一颗沉甸甸的橘子。餐厅里支起一张大桌子,铺开了案板面粉之类的,有人擀皮有人包饺子,说说笑笑的。

 

格瑞的脚步顿了顿,他想了一下自己是不是该去帮忙——事实上他从小到大都很缺乏和亲戚相处的经验(不是仅仅打个招呼点个头得过且过那种),现在金睡着了,他连可以参考的人都没有。

 

幸好婶婶从来不客气。

 

“哎你睡醒啦?正好,快过来帮忙擀皮!”

 

 

 

28、

 

格瑞不会擀皮,更不会包饺子,这种富有生活亲情气息的事情曾经和他是绝缘的。

 

但他脑子聪明,学什么都很快——这也是真的。

 

在擀出了几片奇形怪状的面皮之后,格瑞就能像模像样地擀出近乎正圆形的饺子皮了,外薄内厚。他的手很快,做事专注又安静,站在桌前低着头默不吭声,饺子皮就飞快地出了一张又一张。

 

“哦哟!可以可以,比金管用多了!”

 

“…………”

 

“他可不会擀皮,这下好了,我省事咯。”

 

“…………”

 

“这么不爱说话的?那金平时吵不吵你啊?”

 

“他不吵的。”格瑞微微摇了摇头,垂下去的头发跟着晃了一下,“还要擀吗?”

 

“都擀了都擀了,到时候冻起来!”

 

 

 

29、

 

直到饺子煮上锅,金都没睡醒。

 

一群亲戚笑得直拍大腿,一点儿不漏地把金嘱咐她们让格瑞多睡一会儿的事情透了个底朝天。

 

格瑞哭笑不得,眼看着要吃饺子了,只能回卧室去把金叫起来。

 

金和他不一样,总是睡得多又睡得好,格瑞颇费了一点力气才把金从被子里挖出来,推到洗手间去洗把脸清醒清醒。

 

“格瑞我做了个梦……”金打着哈欠,上下眼皮黏在一块儿,格瑞想大概只有天知道金为什么这么能睡。

 

“什么梦?”为了让金快点清醒,格瑞很配合地搭了句话。

 

“我梦见我吃了个饺子硌牙然后我一看里面包了一个你……”

 

“…………”格瑞不太想问那是一个完整的自己还是一个只剩一半的自己。

 

 

 

30、

 

饺子煮好了,个大皮薄,透出馅儿的颜色,圆鼓鼓光溜溜,腾腾冒热气,装了几大盘子摆满一桌。

 

人太多,桌子再大也显得小,坐下之后难免手肘碰手肘,人人动筷子都小心翼翼,生怕打翻碟子碰倒酒杯。

 

金夹了一个饺子,急匆匆就要往嘴里塞,格瑞提醒了一句烫,金才想起来吹了两口,结果一口咬得还是太大,照样被里面的馅儿烫得呲牙咧嘴。

 

“嘶——好吃!”

 

“慢点吃,没人跟你抢!多大人了还跟小时候一样着急忙慌的。”

 

“格瑞你别客气啊,快点夹,要不一会儿都抢没了!”金眼疾手快地戳了一个饺子到格瑞的醋碟里,“这个是芹菜的,好吃!”

 

“慢点。”格瑞一边说,一边把金的胳膊往上一抬,免得衣袖扫在饺子里。

 

 

 

31、

 

“对了,你们俩谈了几年了?”

 

“哎?呃,那个……”

 

“再有一个月就满三年了。”

 

金还愣了一下,倒是格瑞想也不想就把时间报了出来。

 

——你居然记得这么清楚!

 

金目瞪口呆地看着格瑞。

 

——你居然压根不记得?!

 

除了格瑞的全桌人都盯着金。

 

 

 

32、

 

每当婶婶脸上浮现出某种微妙的笑容时,金就知道婶婶要语出惊人了。

 

他敏锐地咽下了一口饺子,并碰了碰格瑞的胳膊,阻止了格瑞继续吃下去。

 

“那差不多该考虑结婚了吧,你们俩怎么想的啊?”

 

——果然,要是嘴里有东西肯定会呛着的。

 

 

 

33、

 

“这个……”

 

短暂的寂静后,金先打破了沉默。

 

“……这个到时候就会考虑啦,婶婶你问得也太突然了,把我吓一跳哈哈哈……”

 

“到时候?明日复明日,明日何其多!”

 

“好啦好啦,吃饺子吃饺子!”金笑嘻嘻地给婶婶夹了个饺子,身子前倾,小声地从牙缝里往外挤,“拜托啦,别在饭桌上说这个,格瑞第一次来,这样我怕他紧张!”

 

婶婶的眼角余光于是分出去一点儿给格瑞,发现清俊修长的小伙子耳朵尖似乎有点儿发红。

 

于是她宽宏大量地放过了他们。

 

 

 

34、

 

吃饱了饺子,格瑞作为擀皮的功臣被打发出厨房歇着,一路睡起来直接上桌吃的金则被拎进了厨房洗碗刷锅。

 

金挽着袖子,把碗碟泡在一盆水里挨个擦洗,轻声哼着歌,他总是安静不下来,一个人的时候也是。

 

婶婶的女儿溜进厨房,挨到金身边做贼似的:“哎,你们真的还没考虑过结婚?”

 

金哭笑不得:“婶婶让你来问我的?”

 

“嘿嘿是啊。”对方承认得很爽快,“别紧张,我不催你,大家都是年轻人都懂……”

 

她扮了个鬼脸。

 

“我妈她也不是非要催你什么,她就这样,有什么好事儿就急得火烧眉毛似的。”

 

“我知道婶婶是好心。”金点点头,拧开水把泡沫冲干净,“也不能说没考虑过……就是因为考虑过,所以才不着急。”

 

金知道自己笑了,他想起格瑞或是提到格瑞的时候,总是会不自觉地笑起来,他的眼睛眨了一下,就像一只蝴蝶落进去了似的。

 

“格瑞他很好,真的,比他给你们表现出来的还要好得多,所以,如果我真的考虑好了想和他结婚,那我一定会选个我们都有空的好日子,郑重其事地和他求婚。”

 

一个盘子被冲干净,沥干净水,咔哒一声放到一旁。

 

“……而不是在饭桌上被别人提起来,这么随便地就定了。”

 

“那对格瑞不公平,对我也不公平。”

 

 

 

35、

 

格瑞端着一杯水,默不吭声地靠在厨房门外的墙上。

 

然后他赶紧在里面的人要出来之前淡定地走开了。

 

 

 

36、

 

大年三十,禁止早睡。

 

格瑞和金各自下午都睡了一觉,晚上倒是不怎么困,于是被赶出去到院子里放烟花,供家里一群人站在窗前欣赏。

 

晚上的风吹得冷,格瑞用一条围巾把金半张脸都裹进去,前前后后绕着系严实了,金把格瑞的羽绒服拉链拉到最高,直到领子也竖起来。

 

两个人走到院子中央,选了一个大花炮放在地上,划火柴点了引线。

 

大花炮名不虚传,十分对得起它的价格,噼里啪啦五光十色,每簇烟花都蹿得极高,金缩着脖子仰着头看,被风吹得有点睁不开眼睛。

 

“金。”

 

格瑞的声音在噼里啪啦声的缝隙里传来。

 

“什么——?”有点听不清,金扯着嗓子问。

 

他的手被格瑞拉起来,指根被轻轻抚了一下。

 

 

 

37、

 

“我说,回去之后还有几天假,我们去看看戒指吧。”

 

大花炮放完了,一片寂静中,格瑞的声音显得很突兀。

 

“……得量一下,咳、尺寸。”

 

后一句话就透着显而易见的窘迫了,甚至有点不自然的停顿。

 

 

 

38、

 

“……格、格瑞……”

 

“……啊,嗯?”

 

“要戒指……拿来干嘛?”

 

“…………”

 

“我,我确认一下是不是求婚戒指啊!”

 

“……那还能是什么啊。”

 

两个人说这话的时候,谁都没敢看对方,互相的手指头却勾得死紧,生怕一撒手对方就不见了似的。

 

 

 

39、

 

“哎格瑞,千万保密,千万不能让婶婶知道!”

 

格瑞点了点头。

 

“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会催我们要孩子!”

 

“可是我们谁也生不出来。”格瑞冷静地指出。

 

金用一种“你太嫩了”的神情看了一眼格瑞。

 

“那不关她的事,她只负责催。”

 

 

 

40、

 

“……对了格瑞,我得澄清一点。”

 

“嗯?”

 

“我记得我们快要三年了,我就是没记住准确日子而已,不算全忘!”

 

格瑞没忍住笑了,他这种笑容只有金看到过。

 

“笨蛋。”

 

——那都无所谓啊。

 

 

 

——end——

 

 


评论 ( 182 )
热度 ( 43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