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某个本来没想要孩子却阴差阳错养了孩子的家庭【泰国旅游paro系列】

*同系列首章指路→ 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


*龙与少年paro系列瑞金《龙与少年:启程》预售中

本宣→ 这里

预售地址→ 这里



【高亮预警】


这是有一天答应给BB @手癌B 摸的瑞金带女儿的段子。

这里的女儿是两个人收养的孩子,非亲生,毕竟在正常设定的世界里,两个男人是无法生出孩子的。

是格瑞和金两个人带着女儿的一些日常。

不喜欢看小孩子的,对瑞金会有孩子觉得无法接受的,请千万不要看!!!

预警打在这里,如果明明不喜欢看,还要继续看,看完了还要槽的话。

我……

……我好像也没什么办法,而且连对不起也不会说的【鞠躬


如果认为可以接受请向下拉↓












预警大空白
































【某平常的一天早上】

 

——八点三十五分。

 

格瑞看了一眼挂钟,这会儿钟面上的指针正显示着一个有点危险的时间。

 

他把视线落回女儿身上——餐桌对面的小姑娘还在努力奋战,吭哧吭哧地啃着涂满果酱的面包,那碗牛奶泡麦圈已经被消灭得干干净净,香肠也吃光了,西兰花还剩下一个,孤零零地待在盘子边上。

 

“把西兰花吃了。”于是有责任心的好父亲平淡地开了口,并移开了视线,打定主意不去搭理小姑娘水汪汪的目光。

 

蓬松的金发,天蓝色的眼睛,还有能吃能睡无忧无虑的个性——说不是金亲生的都没人信。

 

尽管这是事实,毕竟他和金谁也生不出来孩子,但这不妨碍她是他们的女儿。

 

小姑娘吃完早餐,舒舒服服拍着肚皮,下一秒就被格瑞拎到了门口:“快穿鞋,我们快迟到了。”

 

“不会的,我们跑过去呗。”小姑娘一边穿鞋一边自信满满地说,“爸爸你跑得可快了。”

 

“…… ……”这种迷之自信的地方也和金如出一辙。要不是金已经去上班了,格瑞还真想让金看看小姑娘这个样子,注意一下言传身教。

 

“八点四十了,快点。”

 

“好的!我已经穿好了,我们出发吧!”

 

打开门出去,格瑞弯下腰把小姑娘抱起来:“你的火箭拿好了?”

 

“拿好了,冲吧爸爸!”

 

“……不要那么大声。”

 

幼儿园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公共汽车不停,附近没有地铁,家里的自行车刚刚坏了链条,开车去的话,可能会被堵在相同目的的送孩子车队里——所以格瑞抱紧了女儿,相当稳健地伸腿,迈步,开跑。

 

“哎哟那家爸爸又送女儿去了。”

 

“跑得真快啊。”

 

“年轻就是体力好呢。”

 

冲到幼儿园门口的时候,不早不晚,九点整。

 

“到达终点!恭喜格瑞先生获得短跑第一名!”小姑娘兴高采烈地举着手,就差挥个小旗子了。

 

“……你赶紧下去。”

 

虽然这么说着,却还是蹲下身把女儿放下了地,拍拍头发,确认头发没乱衣服没脏,背了书包带了水壶,才点了点头站起身:“去吧,下午来接你。”

 

“我们的击掌呢?”小姑娘一手拎着火箭,把另一只手举得老高,踮着脚蹦了几下,“爸爸你答应爸爸的,每天跟我击掌!”

 

话里的爸爸是两个人,指代的是谁一清二楚。格瑞在心里叹气,弯下腰,举起手,让女儿在他手心里“啪”地拍了一下:“好了?快进去。”

 

“进去了进去了,拜拜爸爸!”

 

说着,小姑娘背着书包,三跳两蹦跑进去了,蓬蓬松松的两条辫子跟着一晃一晃,格瑞盯着看看,怎么看怎么觉得一高一低——看来早上金给她梳头发的时候,自己也没睡醒。

 

格瑞掏出手机,没什么压力地拍了一张,点开微信发给金:[看她辫子。]

 

就是不知道金收到了之后会有什么反应。

 

银发男人这么想着,有点愉快地转身,不紧不慢地打道回府。

 

 

 

【某家庭作业太难的一天】

 

“…… ……”

 

格瑞觉得自己要有麻烦了——不是预感,而是确定。

 

要问为什么,这会儿家里另外两个金发蓝眼的人就站在他面前,小的那个抓着大的一根手指,眼巴巴地仰着头看着大的,大的低下头看看小的,转过头,无比诚恳地看着正坐在书桌前的格瑞。

 

“格瑞……”

 

“爸爸——”

 

“安静。”格瑞抬起一只手,成功地让两个人都住了口,他在心里叹了口气,把视线挪回电脑屏幕,“等我收个尾,十分钟以后我找你们。”

 

格瑞有着一种十分精确的性格,他说一是一,说二是二,从不拖延更不食言,这点金和小姑娘都一清二楚。两个人点了点头,欢欢喜喜安安静静地离开了书房,还把门帮忙轻轻关上了。

 

十分钟后,格瑞如约出现在了客厅里,小姑娘正坐在客厅地板上玩积木,金坐在一边跟着帮忙,一大一小把积木楼越搭越高,也越搭越歪。

 

客厅地板早就被征用成儿童游乐园了,铺满了七彩软垫,放满各种玩具,走路的时候必须小心,否则一脚踩上一块乐高就够疼半天的。

 

“爸爸出来了!”小姑娘如有所感地回过头,喊了一声,毫不留情就把积木楼推了个稀里哗啦,“爸爸,我们老师留了个作业,爸爸说得找你帮忙!”

 

格瑞的视线挪到了金身上,后者讪讪笑了一下,但谁都看得出他其实没有一点不好意思:“幼儿园说让孩子和家长一起做个火箭,明天要带过去摆出来展览。”

 

“火箭?”这是什么乱七八糟不知所云的作业。

 

“火箭就是能上天的,那种那么大的,下面喷火,上面尖的东西!”小姑娘埋头捡积木,一边头也不抬地奋力解释,“我不会做火箭,爸爸说‘格瑞最擅长这个了’!”

 

“…… ……”所以就是又被金给卖了。

 

追根溯源,罪魁祸首是越来越莫名其妙的幼儿园作业,他和金都只是被波及的无辜受害者。格瑞揉了揉额角,认命地在金身边坐下,打算一起想出个办法来克服难关。

 

总不会比那次让孩子给妈妈设计漂亮长裙的作业要难吧?——那次可真是把他和金噎得不知所措,两个人还专门拜访了一次幼儿园老师。

 

收拾干净一箱积木,三个人围坐成一圈,按照家庭会议的惯例,由年纪最大的格瑞先发言。

 

“作业有规定要做什么样的火箭吗?”格瑞问。

 

“老师没说,只要是火箭就行,但是得自己做,不许从外面买。”小姑娘一板一眼地回答。

 

“老师教你们怎么做了吗,或者示范之类的?”金跟着发问。

 

“没有没有没有。”小姑娘的头摇得像拨浪鼓,“老师说,要发挥想象力!”

 

——这根本就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做推锅给家长吧?!

 

格瑞和金在心里不约而同地吐槽。

 

“爸爸,爸爸。”这是分别在叫格瑞和金,“火箭怎么做,你们知道吗?”

 

“不知道,不过我们可以查查。”格瑞实事求是地说,他不喜欢在女儿面前不懂装懂。

 

“我也不知道,那就查一下嘛。”

 

“那就查一查呗!”

 

最后他们拿了个空的洗衣液桶,裹上彩纸粘上彩带,做了一个看起来像是火箭的东西,小姑娘兴高采烈举着它在屋子里来回跑了一圈,声称这是火箭上天。金在烦恼他之前被502粘到一起去的两根手指,格瑞觉得客厅需要收拾。

 

“格瑞,你小时候上幼儿园……有这种作业吗?”

 

“……没有吧。”

 

“我觉得我也没有。”

 

“…… ……”

 

“你觉不觉得我们好像老了?”金耸了耸肩膀。

 

格瑞垂下视线,瞟了一眼金。

 

“没觉得,老年人是不会把手指粘到一块儿去的。”

 

“喂!”

 

 

 

【某幼儿园的一次家长谈话】

 

“——如您所见。”

 

格瑞面色平淡地看着幼儿园老师,一点也不在意自己要说的话差不多算个炸弹。

 

“这是我女儿的另一位父亲,我们是合法的婚姻关系,所以,我们的女儿没有妈妈,只有两个爸爸。”

 

“现在这样的的确还比较少啦……”另一位金发蓝眼的父亲笑了笑,他笑起来的时候太年轻了,几乎像是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但是就算少见也不是没有嘛,平常我早上赶着上班,都是格瑞送孩子,这还是第一次见您呢,您好啊!”

 

“啊,你好你好……”老师呆呆地推了一下眼镜——同性婚姻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她镇定了一下情绪,伸出手去握了一下金的手,“请问这次来有什么事吗?”

 

“嗯……”金抿了一下嘴唇,开了口,他的小动作很能让人误以为他在为难,但事实上他清晰极了,“今天我们女儿回家说,这个周末留的作业是给妈妈设计裙子,但她没有妈妈,所以这个作业让她很为难。”

 

被两个相貌出众的男人一起盯着看,老师成功地保持了内心的波澜不惊:“这的确是,我没有想到她会有两位父亲,她也没有主动提起过……那要不,这份作业让她不用做了?”

 

“这样不行!”

 

金发的那位父亲开口反驳,银发的那位跟着点了点头,表示赞同伴侣的意见,但同时又拽了一下对方的手,稍微用力握了一下,金发男人愣了一下,抿了抿嘴,看上去比之前冷静了一些。

 

“大家一起做的作业,只有她不做的话太显眼了,我女儿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她是个非常敏感的孩子。”金皱起眉头,有理有据地反驳,“我和格瑞商量了一下,想问问您,能不能把我女儿的作业,改成给爸爸设计衣服?”

 

“呃?但是……这是因为临近母亲节才布置的作业,如果不是给自己的妈妈的话,这份作业就……”

 

“我和金都是她的父亲,她喊我们两个人‘爸爸’,我们从未打算让我们之中的一个人成为‘妈妈’,同样的,我们也无法担任母亲的角色,因为我们是父亲。”格瑞的语气平淡而沉稳,他说话时不紧不慢的,却让人找不到可以插话的余地,“但说到底,父亲节和母亲节,都是对最亲近的家长表达谢意的节日,这一点,我觉得不能用性别来简单区分。”

 

“对啊,而且她有一点很像格瑞呢,画画特别棒,我觉得她肯定会给格瑞设计特别好看的衣服!”

 

似乎是金发的父亲把心里话不小心抖出来了,因为银发的父亲叹了口气,但终究什么都没说。

 

于是,在一大堆画着裙子的作业中,混了两张粗糙稚嫩的男式西装图。来交作业的小姑娘一脸敞亮坚定,全然不在乎自己的作业有多么与众不同。

 

——要不是知道了,根本看不出不是亲生的。

 

老师在心里默默地感叹。

 

 

 

【某安静的周末早晨】

“爸爸爸爸爸爸,火腿,火腿!”

“嘘……小声点!”

金急忙把一根食指竖在嘴唇上,小姑娘大张着嘴,然后也急忙闭起嘴巴,自己在自己嘴唇上竖了一根食指。

“嘘——”

一大一小对视着,神情严肃,互相监督保持了安静。

“格瑞还在睡觉呢。”金蹲下身,举起一只手挡在女儿耳朵边,小声用气音开口,“他昨天工作到很晚很晚,很辛苦,我们要让他睡到自然醒,要悄悄地说话,记得吧?”

“我们要悄悄地说话。”小姑娘煞有介事地小声重复一遍,抬手拍拍自己的胸脯,“记得的!”

“那好,帮我从冰箱里把生菜拿出来吧。”

“好——火腿呢爸爸?”

“如果你安静到格瑞睡起来,我就给你多切几片,再做个三明治。”金伸出一根小拇指。

小姑娘把自己的小拇指钩上去摇了摇:“那一言为定!”

还不算热烈的阳光从窗子里照射进来,空气中的金色尘埃缓缓飘浮,屋子里很安静,只有锅里煎着东西轻微的噼啪声,另一口小锅里热着牛奶,咕嘟咕嘟冒着细小的气泡。

金给刚烤好的面包片上抹黄油,再放上生菜,放上一片火腿,挤上番茄酱再放上一个圆圆的煎鸡蛋,最后放上另一片面包,一只手稍微压了压,另一只手把三明治斜着切成两个三角形。

蛋黄尚未凝固,沿着横截面热腾腾地流下来。

“好香啊……”小姑娘一个劲儿地吸鼻子。

“去吃吧。”金递了一块三明治过去,小姑娘接过去啃了一口,满足地眯起眼睛,对着另一杯热牛奶皱了皱脸。

“牛奶不好喝……”

“要是想以后变得和格瑞一样聪明,什么都知道的话,就得喝。”金托着腮,另一只手把牛奶杯子又推了推,“加油啦,你看格瑞每天喝牛奶喝得多开心!”

“爸爸喝牛奶的时候也没有表情的……”

尽管这样嘀咕着,小姑娘还是努力咽下了一杯牛奶,一张脸快要皱成一颗小包子了。

格瑞还没有醒,金也吃完了早饭,开始收拾桌上的碗盘,小姑娘凑过去,挨着金扒着厨房案台:“爸爸,你是不是要给爸爸做三明治了?”

“对啊,让他起来就有得吃。”

“让他起来就有得吃,我也想给爸爸做三明治。”

“那我们一起做?”

“好呀。”

小孩子总是在一天一天长大的,前一天她还是个自己吃饱了就想着去玩的小孩,后一天就变成了想给爸爸做三明治的小棉袄。金一边觉得神奇,一边觉得有种莫名的骄傲和欣慰,他和格瑞曾经谁都没想过要孩子,却还是收养了她,他们学着对一个小生命付出感情,于是这个小小的生命抽枝发芽,也学会了懵懵懂懂地回报感情。

“爸爸,我们夹一点巧克力进去吧?”

“……三明治里最好不要夹巧克力。”

“那夹点奶片吧?爸爸喜欢牛奶。”

“…… ……”短暂的犹豫后,金决定委屈一下格瑞,鉴于格瑞已经是更能承受挫折的成年人,“好啊。”

只希望格瑞别把帐算到他头上——这是女儿的爱!对吧?

对吧!

这时候,依然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格瑞先生,还对厨房里发生的一切一无所知。

他只知道他可以继续睡,因为有金在,金会照顾好他和他们的女儿的,金总是可以。

 

 

 

【某贴在冰箱上的家规十则】

 

第一条、每天早上都要笑着和家人问早安,就算吵了架还没和好也要。

第二条、一日三餐要好好吃,吃饱,不能挑食,不能浪费食物。

第三条、出门的时候必须乖乖等红绿灯,遵守交通规则。

第四条、有不开心的事情要和家人商量,大家一起想办法。

第五条、有开心的事情要和家人一起分享,大家一起开心。

第六条、小孩不可以因为自己是小孩而随便任性耍赖。

第七条、大人不可以因为自己是大人就特别了不起。

第八条、去超市想买零食的话,一次只能买一种。

第九条、吵架的时候,互相不说话不许超过十二个小时。

第十条、任何时候都要记住,我们是家人,我们深爱彼此。

 

 

——end——


评论 ( 122 )
热度 ( 274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