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近况闲聊】奔向新生活的路上脚底板有点疼【是水】

说脚底板有点疼是真的,因为物理上的走了太多路,虽然我机智地穿了运动鞋(老实说我最不喜欢穿运动鞋了),但是由于确实一下子走多了,于是腿和脚底板一起疼了。

腿疼其实关系不大,就和我有时候晚上出去跑步一样,六公里都能跑下来的和子小姐,是不会被区区走路的腿疼打败的。

脚底板咋整……其实也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因为我年轻啊!【叉腰.jpg


……咳。

实际上,是这几天忙碌于即将到来的新生活,几乎每天都忙的要死。

从北京到了广州,在只去过一次的陌生城市来回奔波,安顿新的住处,新的工作场所,几乎什么都是全新的,也是什么都必须自己努力思考的。

妈妈说,在家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是捎带脚的,出去了自己了,那就一个手指甲盖儿,一片小树叶,都得自己考虑自己付钱,自己的家要自己慢慢一点点搭起来。

我觉得她说得太对了。


要自己看房子,下决定,选房子,租房子,签合同,付钱,和房东打交道。

很多很多事情都是第一次经历。

说实话,我不是很擅长自己做决定……至少在之前,稍微大一些的决定,我总是习惯听听家里人的意见,即使我自己有想法,也一般都要参考一下。

但是现在没有什么参考了,我自己就是参考。

没签过租房合同?没在租房合同上盖过红指印?没联系过中介?没走过老远看房子?没关系啊,总要有第一次的。


看到最后那套满意的房子,我们四个人都觉得很不错,但是租吗?

“租吗?”

“现在就租吗?”

“我觉得可以啊。”

“要不就租?”

我习惯性地想听听别人的意见,却发现他们也在等着我的意见。

“现在就租了吧,既然觉得好就早决定。”最后我说,“别夜长梦多。”

于是拍板,当天晚上就租了下来。


打电话和妈妈说租到了房子,妈妈还很担心,说第一天就租了房子没问题吗,不再多看看吗,万一有更好的呢?

我蹲在墙边抱着膝盖讲电话。


“你看,性价比,四个人均摊的两室一厅,很划算了。朝向,在广州,朝南向阳光好很重要啊,而且还有个大阳台。距离,离我们办公室走路五分钟,就隔着一条马路。”

“这些条件都这么好,不是S级那也是A级了。房子看好了就要快定,否则可能很快就被别人租出去了,我觉得有个A级的能抓到就是运气很不错了,S级可遇不可求,我可不想为了缥缈的S级把能到手的A级丢了。”

“没问题没问题的,我们可是四个人一起看的,都觉得不错,有什么事情都能四个人一起想办法。”

“挺好的挺好的,大家都是一起努力赚钱啊。”


要安慰妈妈是不容易的事情,不过妈妈也从来不是需要我安慰的人,她各种方面都挺强的,嗯,希望以后我能和她一样厉害。

不过其实我会有一点心疼我妈,以前我离家上大学的时候,可没有这种感觉。

现在想想,我离开家了,我妈每天的日子,瞬间就变无聊了。

希望她能适应和我爸的二人世界,多发展点新爱好。

孩子总是迟早要离开家的嘛,我虽然心疼她,可是不会因此就不走了,就像我妈妈虽然舍不得,却也不会因此就挽留我。

她鼓励我,支持我,说去吧你可以的。


我来广州了,而且不是暂时来广州,要待一两年至少——我这次离开家,并不是短暂地离开然后终究会回去。

不是短途旅行,不是外出学习,不是出门访友。

我是真的离家了,像我妈妈十八岁考上大学去北京,太原的家就变成“老家”一样。

我的家也变成“老家”了。

彻彻底底,真真正正的,去努力开始用自己的力量生活了。


每天都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很多事情要考虑。虽然觉得脑子很累,可是很奇怪,还是做到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明明本性是挺懒惰的人【。

要说的话,在思考自己的生活上的事情的时候,似乎自然而然地,就会变得比在家里的时候周全很多了。

因为在家的时候还是孩子,出去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

有那么多事情等着你操心,等着你下决定,有人等着你的指示,有人的生活要你担,你的事业你的钱财你的资金,可再也不是和妈妈说缺钱了求救济吧那么简单的几句话。

自己都不操心自己的事情的话,就没人能替你操心啦。


和我一起的,加上我四个人。

和另外三个小伙伴比,感觉我是最晚熟的啊……各种意义上的。

可能也是各种方面最孩子气的。

虽然并不想丢掉孩子气,不过也想变成逐渐和他们靠拢的靠谱的人,只是等着别人推我,等着别人带我走,这样是不行的。


嗯,我肯定会成为很厉害的人的。

我们都会的。

毕竟可是我们啊【叉腰.gif


“当然啦!文还是要写的,肯定要写!码字还是要有的,不然人生有什么意思!”

——我如是叉着腰,和他们理直气壮地嚷嚷着。


我们四个全都笑了。

评论 ( 80 )
热度 ( 5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