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心跳【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七瞳花

*后篇指路→ 树影

*首章指路→ 契约


*龙与少年paro瑞金系列第一部《龙与少年:启程》预售中

本宣→ 这里

预售地址→ 这里




【心跳】

 

如果要问格瑞为什么笃定面前的金发少年不是金,格瑞也给不出明确的答案。

 

他只能说那不是金,因为那不是金,所以那不是。

 

往常,只要在金身边,灵魂中的契约总是会泛着微微的暖意,甚至偶尔会有一种牵引似的感觉——这时候顺着感觉转过视线,往往能对上金看过来的目光,有时候金会吓一跳,躲闪着移开视线,但更多的时候金会就那么笑起来,湛蓝的视线温暖又干净,映着一整片广阔的天空。

 

尽管格瑞不知道看着自己这件事有什么好笑的,不过他并不讨厌金这样的笑容。

 

眼前的金发少年有着和金相同的面孔,相同的气息,甚至笑起来的眼角弧度都和金如出一辙——但是不一样。

 

金发少年眯了眯眼睛,居然有点孩子气地撇了撇嘴:“格瑞你说什么呢?”

 

——就连这个神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不认识你。”

 

格瑞不为所动,他知道这不是金,所以这份神情在他心里激不起半点波澜——龙族少年忽然模模糊糊地有了个念头,他似乎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笃定这不是金了。

 

因为。

 

如果金笑了,他也会从心里泛起一点儿笑意。

 

如果金皱起眉头,他也下意识地觉得烦恼。

 

那是和他契约的人类少年,有着柔软的金发和干净的蓝眼睛,少年眸子里映着的光、下敛或是扬起的眼睫、某一个转身时斗篷的弧度和飘动的发丝——都能让龙族那颗天生淡漠的心脏生出涟漪。

 

格瑞无法确切说出这种触动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或许就在最初,在他伤痕累累地睁开眼睛时,在他猝不及防掉进了那片湛蓝里时。

 

那时候他的心脏就为此而狠狠跳动了。

 

感觉自己想通了一件很重要的事,龙族少年的唇角很轻地抿起了一个弧度,又瞬间归为淡漠,他微仰起头,看着露出错愕神情的金发少年,紫罗兰色的眼睛平静无波:“你很像金,几乎和他一模一样,但你不是金。”

 

“……你……”

 

“告诉我这是哪里,你是谁,你想做什么。”

 

格瑞的声音沉了下去,托这座山被净化的福,他能感到自己的力量恢复得很彻底,他的手向后背去,无数自然元素绕着他的指尖聚集起来,被他稳稳地压着拢在掌心。

 

金发少年不再坐在石头上了,从他听到格瑞斩钉截铁的否认后,脸上带着稚气的笑容就收了起来,他站起身,直接漂浮在了空中,慢慢向下降,直到和格瑞的视线齐平——而这时候他的两只脚还够不着地面。

 

“变成这样不是我自愿的。”

 

少年的嗓音很漠然,蓝色的眸子竟然隐隐透出金色的光芒,他神情凛然,望着格瑞的目光却毫不掩饰地透出戒备与厌恶。

 

就像是刻在骨子里已经沉淀了数千年的恨意。

 

“你心里想着谁,我就变成谁的样子……都这么久了,如果你不问,我都快忘了我是谁了。”

 

“…… ……”格瑞不动声色地将手攥得紧了一点儿,龙族的直觉告诉他,一场战斗随时可能开始。

 

但这原本也是他想要的,他不善言辞,倒不如直接用力量解决问题。

 

“真想不到……竟然来了一条龙……”金发少年眯起眼睛低声道,他几乎是咬着牙这么说,语气森寒得可怕,“如果你还有你们的传承记忆,那就该知道,恨你们恨得深入骨髓的是谁——”

 

“…… ……”格瑞迎上对方的视线,毫不意外地在那其中找到了杀意,“是神。”

 

但神早在数千年前就消失了。

 

时光流逝,这一部分的传承记忆越发模糊零散,格瑞也只记得一点不甚清晰的纠缠恨意。

 

数千年前,龙族和曾经的神明确实发生过不死不休的争斗——而结果是龙族隐匿于海,庞大的种族几乎凋零,神明陨落于山,自此大陆上再也没有出现过神。

 

“龙都很好奇,那么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金发少年眨了一下眼睛,他随意地抬起手,掌心瞬间汇聚出数道金色的光芒,“在你死之前。”

 

金发少年的表情很轻松,金色的光芒蓬勃而耀眼,当中蕴含着的力量几乎能叫整座山都为之振荡,但银发的龙族似乎一点儿也不在意后半句里的死亡威胁,相反的,居然还真的认真思忖起来。

 

“你有后代吗?”

 

终于思索到了想问的问题,银发少年抬起头,无比严肃地开口。

 

这个问题砸下来,即使是神也愣了一下。

 

“问这个?”

 

这一瞬间愣怔的模样,倒是真心实意地流露出和金一样的样子来。

 

格瑞点了点头:“快回答。”

 

“没有。”

 

金发少年回答得斩钉截铁,他的眸子彻底转为了亮金色——那是阳光,又或者说,只是纯粹到极致的光的色彩。

 

整片大陆,整个世界,都依赖着这样的光,抽芽生长,繁衍生息。

 

那是生机。

 

与此同时,格瑞背后倏然展开两片巨大的翅膀,尖锐的鳞片骨节突破后背的衣衫,伴随着衣料破碎的“嘶啦”声,他向后跃出山崖,和少年拉开了一段距离。

 

格瑞看着被气流卷得在空中翻飞的衣料残骸,紫罗兰色的眼睛微微睁大,一个念头从他脑海中升起。

 

不容他多想,金色光芒汇聚而成的箭矢狠狠刺向格瑞,覆盖着坚硬鳞片的翅膀拢在格瑞身前,堪堪帮他挡下了这一击。

 

只要不是生命力几乎全部耗尽,龙族有着近乎不死的自愈能力,翅膀上被刺穿撕裂的膜和断掉的骨头开始自我修复,但速度却比往常慢得多,那些光芒附着在伤口上,转成近乎漆黑的血色,不依不饶地腐蚀着翻卷破损的皮肉。

 

没有任何花招和计谋,纯粹靠倾泻的力量进行致以死地的攻击——在龙族面前还能保持如此自信的,恐怕也真的只有神了。

 

格瑞深吸了一口气,压在手心里积蓄多时的自然元素席卷而出,金发少年敏捷地避开了,在他身后,山壁被锐利的风生生削去了一大半。

 

碎裂成几块的山石向下坠去,隐约发出沉闷的声响。

 

“你想杀死我吗?”

 

讥笑似的,亮金色的眼眸微微眯起。

 

“曾经整个龙族族群对我发起攻击,拖了一天一夜才让我陨落……我倒想看看你能干什么。”

 

“我要出去。”

 

格瑞平静地回答。

 

“那你试试看。”对方嗤笑了一声。

 

下一秒,金色的箭矢和银色的魔法元素在半空中碰撞在一起。

 

光是要接下那份力量,就几乎耗尽了格瑞的精力,但他一步也不敢退。

 

如果不能后退,就只能进攻,不想被对方杀死,就杀死对方。

 

潜伏在血液中的战意第一次畅快淋漓地涌出,格瑞发出一声龙的长啸,携着一手的风与火,铸成了刀刃的形状狠狠砍了过去。

 

…… ……

 

“唔……!”

 

最后一片落足的地方也被金色箭矢击碎,格瑞支撑不住,向下一滑,条件反射地伸手扣住一块凸出的石头,才没直接掉到山崖下去。

 

金发少年居高临下地浮在空中:“不打算挣扎了?”

 

紫罗兰色的目光锐利地扫了过去。

 

“别装了。”

 

格瑞的声音骤然转冷,语调比极北严寒的风还要凛冽几分,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用了多大力气才让自己能够平稳地说话。

 

喉咙里涌上腥甜的味道,他咬紧牙关,把血腥咽了下去。

 

“这是你生前留下的幻境,整座北陨山都是祭坛,这就是你的诅咒……对吧。”

 

无数次的攻击与试探,终于让他确定了这一点——之前看到破碎的衣料时格瑞就有感觉了,按理说在被金推下去的时候,他后背的衣服早就破了。

 

金发少年的瞳孔猛地缩了一下,就像被刺伤了似的,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冲着格瑞直冲过去,身子几乎要化成一道离弦的箭。

 

但这次格瑞没有躲。

 

一边翅膀几乎被齐根斩断,遍体鳞伤的龙族少年单手扣着嶙峋的山崖,定定地看着直冲过来的神——或者说,神的一个幻影,一缕意识,一份不肯消失的仇恨。

 

金色的光芒直接贯穿了格瑞的身体,把他狠狠钉死在山崖上,但他也成功地伸出手去,紧紧扼住了金发少年的脖子。

 

他的指甲变得长而尖利,就像龙族形态时的利爪,狠狠戳进少年的脖子。没有血流出来,格瑞只感觉到手指也被包裹了起来,深黑色的粘稠雾气从裂口里涌出,缠紧了他的手不放,龙族的自愈天赋和腐蚀生命的诅咒相抗衡,手指的皮肉极缓慢地脱落,深的地方已经隐约能看见白骨。

 

要多深重的仇恨和执念,才会留下陨落数千年仍然盘桓不散的诅咒?

 

但格瑞不关心这些。

 

他只在乎一件事。

 

“……把幻境解开。”忍着几乎让他昏厥的疼痛,格瑞低声说,“或者我会解开契约,直接被你杀死……”

 

“你……”少年瞪大了眼睛,面上终于露出一丝恨极了的慌乱,“你不能……”

 

“你的幻境靠进入的人的力量维持,对吧?如果我就这么死了,接下来你才是彻底毁了……”

 

伤口传来的疼痛让格瑞觉得眼前发黑,他的脑子一阵一阵地泛着雾气,但他不能现在失去意识。

 

在见到金之前,确保金平安无事之前,他绝不能撑不住。

 

“真正的神已经不在了,作为他的一点执念,你比谁都害怕自己消失……我没时间和你耗。”

 

他的嘴唇动了动,飞快地小声念诵着咒文。

 

连串的咒文在空气中凝结成形,元素开始涌动,银发少年背后的山壁上,忽然浮现出银色的纹路——密密麻麻的字符一路蔓延,赫然已经形成了半个圆形的法阵。

 

只要法阵成形,再沾上格瑞的一滴血,龙族与人类的契约就会被粗暴地单方面中止,那个人类会安然无恙,可是承受了力量反噬的龙族会受到极大的创伤。

 

以格瑞现在的状态,即使真的就那么死了也不意外。

 

“慢着!停下——”

 

掐在少年脖子上的手指收得更紧了——那分明已经是几根指骨,却还是如此倔强地用力,不顾骨头和血肉直接被腐蚀的痛苦,疯狂又义无反顾地赌着生命的流逝。

 

金色的视线和紫罗兰色的视线胶着在一起,直到其中一方忽然怔住。

 

“格瑞——住手!!!”

 

就像是空气被撕裂一样,面前的天空被生生扯开一个口子,狼狈又艰难。

 

一双沾满了血的手从裂口中伸出。

 

“快住手!停下来!不许念了!!!”

 

可能是太过慌张,往常清亮的声音又是沙哑又是尖锐。

 

格瑞的眼睛睁大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

 

尽管伤痕累累,尽管满身鲜血——可那的确是金,他将神明的幻境撕开了裂口,拼命地向他而来。

 

差一点就陷入沉睡的心脏再次疯狂地跳动起来。

 

“…… ……”

 

格瑞的唇角微微翘了一下,转瞬即逝的难以察觉的笑容。

 

这是金,确凿无疑。



——tbc——

评论 ( 52 )
热度 ( 192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