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教师节碎碎念】那些在我成长过程中的老师们

最近有点忙,好不容易有了点空,本来想抓紧打开了霍格沃茨paro的文档准备继续码字的。

结果忽然被提醒说,今天是教师节哦!

看了一眼日历,啊真的,9月10日……老实说,离开了学校,一下子就对这样的节日失去了概念,要到当天被人提醒一下,才恍然大悟。

如果是在学校里的话,这个时候肯定是很热闹的,每年总是有扛着鲜花去送给老师的学生,每个老师的办公桌上都鲜花盛开,超级壮观。

我一般是送手作礼物的,因为贫穷【喂【也因为从小的习惯,我从小学开始,就手制过纸质鲜花胸针给老师们,还拿塑料泡沫削过小熊猫……

(这么一想,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来越手残了……)


扯远了。

总之,教师节了,忽然想念叨念叨我从小到大的老师们。

当然不是全部,就是随便,想到哪里念叨到哪里。

因为我很感激我从小到大的老师们,至少很感激我绝大部分的老师。

我的老师们,在我的成长过程中,一直教给了我一样很重要的事情,而我在离开学校之后,才慢慢地体会到这有多可贵。


“你完全有权利和其他人都不一样。”


这真的真的,太重要了。

毕竟我从小就是……按照我妈妈的说法,我就是个怪胎。

哦,我妈妈说这话是褒义意味,笑眯眯地这么感慨着的。


我对老师们最早的记忆追溯到幼儿园。

我的幼儿园生活持续了大约三年,因为小时候家里是奶奶带着我,而且家里那时候很穷,根本没有多余的钱,不要说赞助费了,连幼儿园的基础费用都是一笔负担,所以我没有上过幼儿园小班,当我去上幼儿园的时候已经三岁多了,直接插班进的中班。

小时候的我和现在不同,也许看着现在的我很难想像吧,但我小时候是个非常内向胆小的孩子,动辄就哭,如果家里来了客人,我能把自己一直藏在窗帘后面,直到客人走了才出来。

这样的我作为插班生进入幼儿园,老实说,日子很艰难,我对那三年幼儿园生活的记忆,绝大多数都是非常不愉快的。你很难想象那个年纪的小孩子们有多么黑白分明,又有多么排挤异端,而我就是那个异端,因为我是插班生,我认字,我动不动就哭。

而且我家交不起赞助费,是个穷鬼,老师也不太喜欢我。

那三年里,我唯一好的和快乐的记忆,来源于最后一年的一位年轻老师,我已经忘记这位老师姓什么了,只记得她很年轻,喜欢梳马尾辫,笑起来甜甜的。

她梳马尾辫有两个头花,一个粉的,一个黄的,多数时候她都绑着粉色的头花。她对我很亲切,不像其他的老师嫌弃我胆小内向爱哭,她和我说话的时候,从不让我害怕,所以我非常非常喜欢她。

有一天,她忽然绑了黄色的头花来,因为她从来不骂我也不罚站我,所以我大着胆子问她,老师你为什么今天没有绑粉色的头花?

“粉色的头花洗了,在家里晾着呢,所以我没绑。”她笑眯眯地回答我。

我和老师说,我喜欢她粉色的头花,想看她绑粉色的头花来。

老师还是笑眯眯地答应了,第二天真的绑了粉色的头花来。

我高兴坏了。

现在想想,那是因为一个小孩子的话第一次被老师认真对待了。


后来我上了小学,第一年的班主任是一位老教师,教语文,姓康。

她只教了我一年就退休了,我们是她带的最后一个班。

印象里这是位温和的老师,有一种……怎么说呢,老教师的从容感,很少看到她动气,她总是慢悠悠的。

康老师就住在小区里,退休之后,经常买菜逛市场还会碰到我奶奶。

奶奶说,每次碰到,康老师都会问问我现在怎么样,学习如何。

然后总要说一句,那是,这个孩子很聪明的,错不了。

每次奶奶和我这么说,我总是很骄傲。

康老师给了在幼儿园里被压抑了三年的我很重要的东西:自信。

我一直都记得,康老师悄悄地和我说,在她心里我是这个班里最聪明的孩子。那个时候我激动得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还有我上课不小心睡着了,康老师却没骂我,而是到了下课才把我喊起来,问我睡够了没。

“下节课可不能打瞌睡啦。”


小学的时候,隔壁班的班主任是个很有趣的人。

隔壁班班主任是个女老师,姓余,却不是教语文,而是教数学的(小学的时候,总以为班主任老师都是语文老师),她很年轻,现在回想一下,那时候大概也就不到三十岁,满脸胶原蛋白。

她还很时尚,烫着整个学校里唯一的大波浪卷,还染成浅棕色,整个人每天都笑盈盈的,特别有朝气。

余老师很喜欢我,课间看到我,总要和我打个招呼,开开玩笑问我要不要转到她的班上去,偶尔还从口袋里掏一两颗糖给我吃。她和我打招呼很随意,一点儿也不像老师对学生,更像大街上遇到朋友。

有一年的教师节,我做了一大堆纸花胸针,放在我叠的纸盒子里,办公室挨个给老师们送礼物,老师们都很高兴地挑了。

没拿完,盒子里还剩几个,我一出办公室,正好撞上余老师,她看见我手里的盒子,“哇”了一声,问我这是什么。

我老老实实地说这是教师节礼物。

余老师立刻摆出了一副委屈脸,问我这个礼物难道没有她的份吗。

我说当然有啊,余老师您挑一个吧!

她才又笑开了,喜滋滋地选了一个,高高兴兴地走了。

我那时候站在走廊上,为了她变脸的速度傻乐了半天,那时候我以为我高兴是因为老师喜欢我的胸针。

现在想想才明白,那时候我高兴,只是因为觉得余老师太可爱了。


后来上了初中,初中的班主任……这个老师没办法拿姓去称呼,还是喊她三心吧。

之前写过她一点,就是那个锐利又可爱的人,我和她一样,一样的人一样的坎儿,一样差点想去死,然后又把自己救回来。

初中的时候,每个老师每天都有一盒牛奶或者酸奶发,我去了一次办公室找她,要走了她的酸奶,从那之后,她的酸奶和牛奶就都一直给我留着了。

她给我们专门腾出时间开阅读课,每周一节课的时间专门读书,还给我们放电影看,天堂的孩子和天堂的颜色,看完了我和她说觉得心里特别难受,她笑眯眯地说难受就对了呀。

她又很感性,爱憎分明的,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她能当着全班的面骂一个女孩子天天化妆弄得像个少妇一样丑死了,骂完了说,你别以为我不喜欢你,我真的讨厌你的话,我才懒得骂你。

哦,她特别不喜欢青春女孩子变成少妇,现在想想,她的“少妇”一词,大概就是指死鱼眼珠子的意思吧。

中午懒得去食堂,还会让我替她去小卖部买开水泡的酸辣米线,被对桌的生物老师叽里呱啦指责不够健康,但她就趴在办公桌上,嘟嘟囔囔着说我不管我就不想下去吃食堂我就要吃酸辣米线你快去买啊别听他胡说,你听他的听我的?

听你的听你的,你说的都对,哈哈哈。

“噫,你别说我优秀,我不喜欢这个词,我听见这个词我就起鸡皮疙瘩!”

她搓着手臂抗议。


高中的老师们,一个比一个可爱。

因为容易饿,我常常去办公室和老师们要吃的,他们总是给我,自己抽屉里没有,就直接把旁边老师桌上的水果给我,半点不带客气。

“吃吧吃吧。”

“土匪进村啦——”还有老师,看见我进了办公室,就这样夸张地叫起来。

高中时候,沉迷黑塔利亚。

我把圆圆的黑塔利亚徽章做成了发卡,别在头发上戴到学校,还在书包上别了另外十个不一样的,可以随时更换。

年级组长看到,大为惊讶:“我的孩子呀,这是怎么弄的啊!”

我把发卡摘下来展示给她看,年级组长哇了一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个应该载入学校史册!”

又看见我的书包,感慨一句这么多你书包背起来不沉吗。

所以我就背着一书包徽章,脑袋上还顶着一个,在学校里招摇过市。

有一回公开课,我站起来回答问题,脑袋上顶着王耀。

“真可爱!”后排有听课老师小声说,我听见了。

后来高二的时候,因为各种缘故,被迫接过一个本子的主催任务。

自习课偷偷摸摸和印厂打电话。

打完了,抬眼一看,班主任歪着头,正瞅着我:“聊完啦,大忙人儿?”

嘿嘿傻笑,班主任也一笑。


大学的时候,最让我回想起来感到温暖的,是我大二开始选择的导师。

导师姓赵,是个刚从国外读博士回来的男老师,人看着有些木讷,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很符合“书呆子”这个词。

他刚来学校,从讲师做起,备课的第一课是讲课程论。

我认真听他的课,他在讲台上,很有些紧张,手足无措的样子。

但内容充实,幻灯片也做得很用心。

两个小时的课之后,下了课,他专门叫住我,小心翼翼地问我他的课讲得怎么样,会不会无聊。

我说感觉讲得很好,听得很充实,他明显地松了口气,露出点带着局促的笑意来。

他这第一课自有院长和很多其他教授做评价,但他仍然会为了他的学生一句夸奖而高兴起来。

赵老师是个很纯粹的人,在发现我大学时候心理状况不佳时,有段时间每隔一两个星期就请我出去吃饭,点一桌子菜,和我随便闲聊,还会一直给我夹菜,让我多吃点,年轻人要多吃点,有精神身体好。

“多吃点多吃点,吃饱了吗,没吃饱再点菜,剩下的打包你带回宿舍吃吧。”

“没事的,把心放宽,咱们多吃点好吃的。”

“不要想那么多,有什么心事了可以随时和我说,随时找我,给我发邮件就行。”

赵老师真的是个投身学术的人,这让他在学术之外的地方,总显得笨拙木讷,他外表也不出众,个子不高,还有点秃顶。

可就是这样笨拙的善意,最让人觉得感动。他不评判我的好坏,也不指责我的偏激和固执,只是一次次地请我吃饭,让我多吃,反复对我说,有问题可以找他。

光是善意就足够了,这已经足够了。

我离开学校的时候他已经评上副教授了,听说副教授到教授是一道坎。

我希望他这样纯粹的人可以成为教授,他上课不知道还是不是那么紧张局促的样子。


希望我的老师们,也都在这一天收到了他们学生的祝福。

对老师来说,最重要的,永远是就在眼前带着的这一届学生。

我也成了我的老师们和学弟学妹们提起的学姐,回忆过去的时候“哎你们有个学姐啊……”的角色。

而老师们也成了我闲暇时想起来,“啊那时候的老师真可爱”的想法。

我想只要是老师,一定曾经留下些什么。

也许不一定所有老师都是善意的,就像不一定所有学生都是天真单纯不设防的。

但好的回忆一定会有的。


祝福我的老师们节日快乐。

评论 ( 29 )
热度 ( 55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