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记忆【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树影

*后篇指路→ 果子酒

*首章指路→ 契约



今天下了很大的雨哎



【记忆】

 

那是在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

 

多奇特啊,他自己此刻还是个刚刚十七岁的少年,可回忆起那六七岁的小时候——就像隔了百年似的那么久。

 

六岁?还是七岁?

 

他仰面躺在石头砌成的祭台上,一动不动。那天是一个寒冷的日子,太阳收起最后一丝光芒,夜幕降临,天空黑得吓人,一颗星星也没有。

 

石头的冰冷透过粗布衣服紧贴在背上,小小的孩子已经忘了寒冷,他的四肢都冻僵了,眼睛却睁得很大,呆呆的,就像已经失去意识一样。

 

——冷,冷,冷。

 

寒冷剥夺了全部的感官,他什么都感觉不到,也什么都无法思考,连为什么自己躺在这里都不知道了,他只知道他动不了,即使能动也不可以动。

 

天边似乎有什么闪了一闪,是一粒微弱的星光,小孩子几近涣散的目光忽然有了焦距——他顺着那颗星光看去,看着那颗星星在黑夜里拖出极长的轨迹,落入凡间消失不见。

 

是神降日的流星。

 

贴着后背的石头更冷更硬了。

 

神降日……

 

——对了,今天其实也是他的生日啊。

 

昏昏沉沉了不知多久,半睡半醒地,金听到了极轻极庄重的声音——在说什么他听不懂,语调像是某种古老的咒语,连串的,细碎的,随着字符消散在空中,有什么东西缓缓地从半空中出现了。

 

或者说“降临”更准确一点。

 

即使在黑夜中,也仍然清晰可辨的“黑色”。

 

金愣愣地看着降临在面前的黑雾,他本能地感到了危险,抗拒着想要逃离,但他早就被固定在祭台上了,六七岁的孩子根本没有力气反抗。

 

这一刻他全都忘了——他信誓旦旦答应族长爷爷的,他拍着姐姐的背安慰她的,他无数次咬着牙下定决心的……所有的他都忘记了。

 

黑雾笼罩了他,绝望与死亡的腐烂气息也一并笼罩了他,不容分说地往他身体里钻。

 

金觉得自己像是溺水了,他的口鼻都被堵住,无法呼吸,绝望与泪水像丝线一样紧紧缠绕住他,甚至于他对所有的——登格鲁部落,老族长,秋,流星、阳光、叮当作响的铃铛……都产生了一刹那的恨意。

 

好难受……

 

…… ……

 

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好难受……

 

小小的孩子无望地睁大眼睛,模模糊糊地在黑雾中看到的,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

 

他好冷啊。

 

好冷啊好冷啊好冷啊好冷啊……

 

救命……

 

别让他一个人这么难受这么冷……

 

有没有谁……

 

 

 

…… ……

 

 

 

有谁从背后抱住了他。

 

这是个很轻的拥抱,就像生怕碰碎他一样小心翼翼;但这又是个很用力的拥抱,就像唯恐稍微松手他就要消失了一样。

 

那称不上是个温热的拥抱,甚至可以说,有一点儿凉。

 

不像是人类的温度。

 

但的的确确地,在一瞬间就驱散了所有的黑暗与绝望,他冷得发颤的手脚慢慢回暖,溺水般的窒息感也渐渐消失。

 

“别怕。”

 

有一个声音贴着他的耳朵,声线清冷,语气淡漠,却奇迹般地让他镇定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那仔细听就能发现的,裹藏在冷清之下的柔软。

 

心脏忽然轻颤了一下。

 

金慢慢地转过头,看进了一双紫罗兰色的眸子。

 

毫无预兆地,泪水一下子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那双眼睛像是浸在了海水里,眼泪并不像是因为悲伤,反倒像是因为等了太久,所以找到机会,就索性一股脑儿都涌出来。

 

格瑞看着那双被泪水泡得格外剔透的眸子,一时间微微发怔,他脑子里隐隐约约闪过几个捉不住的念头,但最后,他几乎是本能地凑了上去——嘴唇印在了金的眼角,唇瓣碰到了那些微咸的液体。

 

唇瓣与肌肤相贴——格瑞恍惚记起来,他看到的书里是如何记述这种人类行为的——这叫做亲吻,用于安慰,用于爱抚,用于……

 

在金瞪大了眼睛的一瞬间,龙族的心脏骤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用于表达爱。

 

爱是什么?心跳加速吗?

 

现在的格瑞无暇去思考这些。

 

“别怕。”

 

格瑞垂下眼睛,无比认真地开口。

 

“那都过去了。”

 

“…… ……”金张了张嘴,“格瑞,你看见了……?”

 

“看见了。”

 

他都看见了,在金小时候发生的事情——看着那个孩子在神降日的黑夜躺在祭台上,看着他的双眼失去神采,看着他的恐惧与挣扎,最后看着他被诅咒所侵蚀。

 

“啊……”

 

少年的眼睛向下垂,视线游移开来,面上难得地带着一点儿被撞破秘密的窘迫:“我也不知道会这样……”

 

并不知道,在试图去融合神的幻影时,竟然会呈现出过去的记忆。

 

——或者说,因为融合的尝试意外地太过痛苦,而唤起了金脑海里沉睡已久的记忆。

 

和曾经一模一样,充满了绝望与黑暗。

 

如果那真的是神——到底发生过什么,能够让神残存的执念只剩下破坏与冰冷。

 

在格瑞告诉金幻境源头的本质时,金就产生了尝试将幻影融合到身体里的想法——他现在和格瑞之间有契约,几乎可以说是不死的,更何况他体内本来就有神的诅咒。

 

那份诅咒的力量至少不会比幻影弱,而在契约之前,仅凭着普通人类的体质,金也活了快要二十年——因此,金觉得他可以成功。

 

或许这很冒险,但是值得赌上一把。现状很明确,如果他们不离开幻境,迟早会被困死在里面,而无论是他还是格瑞,正面对抗都赢不了神的力量。

 

然而,预料之外的,在融合的过程中,金被突然掀起的记忆包围了,甚至有一段时间,他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做什么,沉溺在了过去。

 

他以为自己确实还只是六七岁的自己。

 

而当他恢复意识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失败了,他差一点就反过来被压制住,好不容易积蓄起来的力量几乎都溃散了。

 

如果不是格瑞把他拉了回来——也许他就要陷在过去的记忆中,再也醒不过来。

 

甚至于他还有时间落泪、恢复心情,也是因为格瑞重新张开了那双属于龙族的翅膀,为他把所有的一切都挡在了外面。

 

——还给了他一个拥抱,和一个不知是不是错觉的眼角的亲吻,那个柔软的触感太烫了,烫得泪水全都蒸发不见。

 

“你要再试一次吗?”

 

格瑞注视着那双变回湛蓝的眸子,声音轻而坚定。

 

“要。”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格瑞慢慢地松开了手。

 

金色的光芒从金的脚下升起。

 

“格瑞,要是……”

 

金想说要是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次就不要管他了,他能自己解决——也只能独自解决。

 

“金。”

 

格瑞却打断了他的话。

 

龙族巨大的翅翼散开了,金向外看去,惊讶地发现神的幻影已经消失了,半空中只剩下无法维持形态的黑雾,而那双翅膀——也不再像之前一样被侵蚀得七零八落。

 

“你看,不是没有用的。”格瑞淡淡地说。

 

蓝色的眼睛对上紫色的眼睛。

 

“去吧,如果你掉下来,我会接住你的。”

 

银发的龙族浮在空中,这么认真又平静地做出了承诺。

 

幻境下方是没有尽头的深渊。

 

而格瑞在他身后,当那双翅翼张开的时候,足以遮蔽整片天空。

 

金忽然笑了。

 

“格瑞,不用你接着我。”

 

随着少年明快的声音,充满生机的力量重新开始聚集,他的金发无风自动,一个眨眼之间,蓝色的眼睛再次染上了金色。

 

“要是我成功了回来,你记得再亲我一下就好!”

 

格瑞看不清金的脸颊是不是微微发红了,他只知道自己的脸颊有点儿发烫,以至于他还错愕地抬手确认了一下。

 

而在那一个转身后,他就看着金迎向了那片黑雾。

 

只是眼睁睁地站在身后——格瑞以为自己从不会做这样的事。

 

……

 

…… ……

 

“当然了,格瑞,那些记忆我从来都没有忘记过,甚至可以说,它们一直都很清晰……我拼命地试着想忘掉它们,但是一直都忘不掉。”

 

“金……”

 

“但是格瑞你知道吗,认识你不久之后,我就觉得……不需要拼命去忘掉它们了。”

 

因为记忆中的黑暗和冰冷,会被现实中的温暖与快乐取代。

 

即使会一直记得,即使还会偶尔因此从噩梦中惊醒——但金已经不再惧怕这些回忆。

 

那些都过去了,他所拥有的“现在”,远比已经过去的事要重要。

 

…… ……

 

……

 

——因为金曾经这样说过。

 

所以格瑞没有坚持跟去。

 

或许金仍然懵懵懂懂的,格瑞却已经旁观者清地明白了大半。

 

登格鲁,神之子。

 

神的孩子。

 

他的少年。

 

传说神明诞生在大陆尽头,但从没有人说过,大陆的神明只有一位,或是只有一族。

 

大陆尽头是海,海中诞生龙族。

 

——久远久远的从前,龙族自愿走下了神坛。

 

久远到这份记忆几乎都要被传承所遗忘了。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吐出来。

 

“我说过,我无意成为神明。”

 

不知这句话被谁听到了,幻境里卷起了一阵极轻的风。

 

银发少年睁开眼睛——那是一双和发色同色的眸子。

 

“金不是神,也不会成为神,所以我也不会。”



——tbc——


评论 ( 44 )
热度 ( 21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