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01)【校园悬疑架空paro】

*后篇指路→ 02


*是之前答应给飞花花 @怠惰的飞花 写的悬疑瑞金!第一次试着挑战这个题材!

*感谢BB和终哥,我们吃烤肉的时候,我看着BB和终哥互殴(?),突然就生出了灵感


*这篇预计不长,也就两万左右?灵感来得突然,不写怕转瞬即逝,何况还是之前答应给飞花的文。

所以……为了不让这篇文过多挤占我更新霍格沃茨和龙与少年的时间,我决定加大马力日更写完这篇,然后回归我正常的轨道。

*你真的能日更吗

*时间就像黄金甲的胸……【好了你不要再说了.jpg


=====预警=====
无严格考据,只是想随心写写心里比较恐怖的校园悬疑。

架空,架空,架空。

文内灵异现象多数原型来自校园不可思议怪谈,并且应该都被我魔改过,无法严格对应,请不要当真。

格局不大,有且仅有瑞金的故事,没有其他队友。

就是个短篇小悬疑。

祝食用愉快



【Escape 01】


金在教室里坐着,放学的钟声已经响了三遍,他心里有事,紧皱着眉头坐在座位上。透过他身旁的窗子,能看到窗外黑沉的天,风呼呼地卷着树摇晃着,黑云低压,像是马上就要暴雨倾盆。

“金!还不回家吗?看起来要下雨了——”

同学喊了他一声,但金根本没有动,也许他压根没听见喊声。于是最后教室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大风拍得窗子呜呜作响,天色又暗,恐怖片似的吓人。

金却全然没在乎这些。

他心里有事。

格瑞已经无缘无故地失踪三天了。

三天前,也是这样一个狂风黑云的天气,所有人放学后都急着匆匆离开。格瑞和金不同班,两个人一般会在学校一楼的鞋柜处碰面。

那天金在鞋柜处等了又等,都没有等到格瑞,于是他又返回去爬上五楼,想去教室里看看格瑞在干什么。

但是格瑞所在的教室门已经被反锁了,金透过门上的玻璃向内看了看,空无一人,打扫得干干净净,很显然连值日生都走了。

金把整个五层找了一遍,“格瑞————”地喊了好几声,也没有人答应,进厕所看看,也毫无收获。

风吹得走廊窗户啪嗒啪嗒响,空气中夹杂的凉意让金打了个寒战。

——或许格瑞已经在鞋柜那边等他了?他们只是恰好错过?

金这么想,可是他心里却生出一股浓浓的不祥预感,他的直觉总是准得可怕,从小到大都是。

鞋柜处也空无一人,整个学校的人几乎都走光了。金等了又等,打了格瑞的手机,被提示不在服务区。

可是格瑞的鞋柜还开着,里面还放着格瑞那双深蓝色的运动鞋——格瑞一定还没离开学校。

金走到教学楼外,打算去其他地方看看,结果教学楼的大门“砰”地一声关上,直接把他关在了门外,无论他怎么推拉都打不开。

眼看着天要下大雨了,金只得先跑回了家。

第二天格瑞也没有出现,没有回家,也没有来上学。

然后是第三天,依然毫无音讯。

每一天金都在整个学校里寻找格瑞,他几乎翻遍所有能去的角落,就是没有半点影子。学校调出了监控,也只看到格瑞在那天下午放学后进了五楼的男厕所。

就再也没有出来。

线索就此中断,警察也调查不出什么,格瑞父母早亡,名义上的监护人已经定居国外,只是定时打生活费,更不可能提供帮助。

“啪嗒”

雨滴打在窗玻璃上,很快嘈杂起来,大雨如注,浇得窗外的世界模糊不清。

金终于把书包整理好,背在背上,慢慢地向男厕所走去。他和格瑞的教室都在五层,只是一个在最东边,一个在最西边,厕所在走廊正中。

格瑞的失踪只有这点线索,金不死心,每天放学后都会单独去厕所看看,他甚至苦中作乐地想着,格瑞也许是被冲到真魔国去,要做魔王了。

哗啦——哗啦——

雨声吵得人心烦,也许就是因为雨这么大,所有的学生都已经走了,整条走廊只有金一个人的脚步声,安静得吓人。

厕所很暗,没有开灯,金跺了跺脚,发现白天还好好的声控灯居然也坏了,不大的厕所显得阴森森的,一个洗脸台的水龙头没有关紧,水声滴答滴答,听得人心里发毛。

“格瑞——格瑞你在吗?”金清清嗓子。

照例没有回应。

金在心里叹了口气,挨个敲着厕所隔间的门:“格瑞你在吗?格瑞——回答我一声……咳,你从真魔国回来没有啊?”

一直没有回应,水龙头的嘀嗒声显得分外恼人,金顺手把水龙头拧上了,继续敲门。

“金。”

这回,在敲到第三个隔间门的时候,居然真的从里面传来了格瑞的声音。

金一愣,本能先于思考,手一用力就想拉开隔间门,但这扇门似乎从里面被锁住了。金顾不得许多,用力拍门:“格瑞!格瑞是你吗?!”

他剧烈喘着气,心跳从未这么快过。

“是我。”

“太好了……”

金腿一软,直接趴在门板上蹲了下去,几天来的担忧一下子压在了他喉咙上,他几乎说不出话,只觉得喉咙里又酸又堵,眼睛发湿。

不是没设想过最可怕的情况,也许格瑞遭遇了什么,已经彻底不在了,这种想象让金浑身发冷——但现在无论如何,格瑞都还在,这就太好了。

“金。”隔间里的格瑞忽然问他,“你喜欢红色还是蓝色?”

“什、什么?”金还在忙着偷偷擦眼角溢出来的泪水——这么大的男生还会掉眼泪真是太丢脸了——所以他的注意力慢了半拍,没听到格瑞在说什么。

“你喜欢红色,还是蓝色?”

隔间里的格瑞放慢语速,又问了一次。

“问这个怎么……”

金无意中一低头,突然愣住了。

从厕所隔间的门板下方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金一低头,视线一扫——发现隔间的地板上除了马桶之外什么都没有。

如果是平常,金不见得有这么细心,他做事素来凭借直觉多过逻辑,可现在,他已经为了格瑞的失踪担忧三天,精神紧绷到极点,也敏感到了极点,风吹草动就能撩动他的神经。

厕所里安静极了,只有格瑞的声音继续重复着:“金,快告诉我,你喜欢红色还是蓝色?”

“格瑞……”金抖着声音,他觉得自己脊背发凉,一颗心缩得紧紧的,“隔间……隔间太小了,你站着也很挤吧?”

直觉太不妙了,他已经不知不觉屏住了呼吸。

“不会,足够站了。”隔间里传来这样的回答。

一瞬间,脊背上布满冷汗,鸡皮疙瘩沿着脊椎和手臂全起来了。

金狠狠地咬住下嘴唇,用痛感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他慢慢地向后退,努力放轻脚步,想要离开这间诡异的厕所。

“红色还是蓝色?”

空无一人的厕所隔间内,格瑞的声音平板地重复着,刚才还让金如释重负的声音,此刻却像催命符一样刺耳。

金不敢说话,他不知道隔间里是什么,但一定不是格瑞。而不是格瑞,却伪装成格瑞的声音问他问题,怎么想都来者不善。

“咔哒”

向后退的脚忽然踢到了什么。

金猛地转头,却发现已经来不及了——他不小心踢到了厕所里一个立在墙边的拖把,拖把重重倒地,“咣当”一声刺耳极了。

很难说那一瞬间金想了什么,又或者他什么都没想,只是凭着敏锐到极点的直觉,一个转身把那根长长的拖把捞到手里握紧。

隔间门板内忽然传来疯狂的敲打声。

金觉得自己脖子后面的汗毛都炸起来了,他不再考虑隔间里是什么,抓着拖把杆就往厕所外冲。

“邦邦邦————”

隔间内传来的声音已经是粗暴的砸门了,但不知为何隔间门板一直关得死死的,就在金即将一脚跨出厕所门的时候,洗脸台上的镜子忽然噼里啪啦碎成一滩,哗啦啦掉了一地。

金略微一分神,厕所门居然就狠狠地要向内合上了!

“是蓝色还是红色!你喜欢蓝色还是红色,回答我——!!!”

尖利的、气急败坏的女声从隔间内响起,而金根本无暇搭理——他全部的力气都用在死死扳着拖把杆上了。

千钧一发之际,金发达得不讲道理的运动神经起了作用,他眼疾手快将拖把杆卡在了门框上,没有让厕所门完全合拢,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门板的力量大得惊人,和拖把杆摩擦在一起,咯吱咯吱作响,镜子一块接一块碎裂,劈劈啪啪听得金头皮发麻,但他越发咬紧了牙关不肯出声,只是一心一意撬着门,想要努力打开一个缝隙逃出去。

——难道三天前,格瑞就是在厕所里遇到了这个鬼玩意?!

尖利的女声和玻璃破碎的声音混在一起,再加上窗外的雨,吵得金头疼无比,多重压力之下,他的恐惧反而逐渐褪去,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种更加霸道的情绪。

“你能不能闭嘴啊!安静一点,吵死了!”

忍无可忍的少年怒吼出声。

诡异的,厕所里真的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金松了口气,可下一秒,一种令人感到毛骨悚然的嘎吱声传来。

那是门板被推开时,老旧门轴摩擦的声音。

金深呼吸了一下,强迫自己回头看去。

发出声音的隔间门板打开了,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赤着脚飘荡出来,血迹纵横的脸上是两只血红色的眼睛,以及一个嘴巴咧开,又大又可怖的笑容。

“嘻嘻嘻……太好啦,你终于和我说话了。”

“那告诉我呀,你喜欢蓝色还是红色?”

小女孩灿烂地笑着,一点点向着金飘来。

厕所门依然被死死卡着,但身后的小女鬼却再也没有那层门板的阻碍,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似乎移动得很慢,一时间还飘不到金的面前。

或许是太过恐惧,反而直接跳过了惊慌失措的步骤,只余下近乎冷酷的理智——在显而易见的性命重压之下,有些人反而会被激发出超乎寻常的理性。

金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居然是这个类型,就像现在,他居然很冷静地想了一下,为什么刚才这个小女孩……小女鬼会突然能够出来。

无疑,一切都是在他喊了那句闭嘴之后,小女鬼说了一句什么……

——你终于和我说话了。

金倒吸了一口凉气,他隐约察觉到了,他不该和“小女鬼”说话,否则为什么之前他在和“格瑞”说话的时候,她没能出来呢?

只是说了一句闭嘴就放出了小女鬼,再回答她的问题,脚趾头想都知道这有多傻。这些思绪在脑海里不过转瞬即逝,金闭紧嘴巴,不再理会对方,继续和厕所门作斗争。

发现金没有被吓到,也没有中计,小女鬼脸上的表情扭曲了起来,就像她的五官活生生裂开了一样:“快回答我——你喜欢红色还是蓝色!”

——我再和你说话我就是傻子!

金在心里恶狠狠地默念,拼命用力,但可能是双方的力量都太大了,拖把杆承受不起重负,竟然咔嚓一声断成了两截!

厕所门立刻重重地合上了,一瞬间,金的脸变得苍白无比。

“嘻嘻……”

身后的小女鬼发出一声轻轻的笑,金回头一看——距离已经很近了!他慌忙离开门边,转而向洗脸台旁边移动。

洗脸台上和旁边的地板上都堆满了锋利的碎玻璃,金顾不得那么多,一脚踩上,紧靠着一个洗脸台,咬紧了牙死死瞪着缓缓飘来的小女鬼。

——快想想办法啊!!!

金在心里催促自己,他从不习惯放弃,即使到了现在,也没想过乖乖束手就擒。

即使他一筹莫展。

——快想想!格瑞八成也遇到了这个鬼玩意,但是格瑞一定没事!

——格瑞会怎么做?

——格瑞那么聪明的脑子,这种时候都会怎么想?!

——快想想啊金!你是最了解他的,你们是最好的朋友!

金大口喘着气,否则他觉得他就要无法呼吸了,他的手紧紧抓着洗脸台边缘,掌心被碎玻璃扎破了也丝毫不觉。

——“所有的事都有迹可循,如果你察觉不到,那就再多想想。”

突兀地,格瑞的一句话跳进了金的脑海里,那是不久之前,金对着一道解不开的逻辑谜题一筹莫展时,格瑞提示他的。

有迹可循,有迹可循,有迹可循……

金的思绪飞快奔驰着,他在专注一件事的时候,思维快得惊人——他进了男厕所,水龙头嘀嗒作响,敲门没有回应,水龙头太吵于是关掉,敲门突然传来格瑞的声音……

…… ……

“!”

没时间犹豫,金一把拧开了身后洗脸台上的水龙头。

水流哗啦一声喷溅而出,伴随着小女鬼惊恐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水!水!好多水————”

飘在半空的小女鬼挣扎起来,像是被按在水里窒息了一样。

“不要——不要——好难受——不能呼吸了……”

金急忙把其他所有水龙头都打开,一时间地板上水流如注,而小女鬼就在巨大的流水声中,渐渐停止挣扎,变得越来越稀薄,直至消失在空气中。

厕所门无声地打开了。

金猛地弯下身子,大口喘气,死里逃生的心悸感让他浑身无力,但他还是咬着牙,一步一扶地走出厕所。

终于回到了走廊上,金背靠着墙壁,脱力似的坐了下来——他赌对了,水流声,或者说水,是制约小女鬼出现的条件,他关掉了水龙头,才出现了冒牌的格瑞声音。

金还没完全搞懂发生了什么,但他已经知道一切都很不妙,金毫不怀疑,这就是格瑞失踪三天的原因。

想到格瑞或许也见过小女鬼,他有些后怕,但很快又摇摇头,自言自语:“不会的,那可是格瑞!我都能没事,格瑞肯定更没问题!”

窗外仍然暴雨倾盆,黑漆漆的,不详极了。金坐了几个深呼吸,两手使劲儿拍打自己的面颊,强迫自己打起精神去找格瑞。

而且他也不想再继续逗留在这间厕所附近了。

刚刚扶着墙站起身,金突然听到了脚步声,他一瞬间绷紧了神经,贴紧墙面摆出防备的姿态。

然而,从光线黯淡的走廊中现身的人,是格瑞。

“金!”格瑞喊他,眉头紧皱,“你怎么在这?”

“格瑞!我……”

金的声音顿住了。

格瑞脚上是那双再熟悉不过的深蓝色运动鞋,去年他送给格瑞的生日礼物。

——就在昨天,他替格瑞先把这双鞋拿回了家。 

 


——tbc——



=====贼不严肃随便百度=====


*原型来自“厕所里的花子”

有一个版本的说法是,特定情况下花子会问你喜欢红色还是蓝色

回答蓝色就平安无事,回答红色就会死

原型故事中,花子似乎是遭遇校园暴力死在厕所的女生,也有说法是她在厕所被人将头按进洗脸台里,溺水而死。

评论 ( 118 )
热度 ( 210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