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02)【校园悬疑架空paro】

*前篇指路→ 01

*后篇指路→ 03


*这篇预计不长,也就两万左右?灵感来得突然,不写怕转瞬即逝,何况还是之前答应给飞花的文。

所以……为了不让这篇文过多挤占我更新霍格沃茨和龙与少年的时间,我决定加大马力日更写完这篇,然后回归我正常的轨道。

*你真的能日更吗

*时间就像黄金甲的胸……【好了你不要再说了.jpg


=====预警=====
无严格考据,只是想随心写写心里比较恐怖的校园悬疑。

架空,架空,架空。

文内灵异现象多数原型来自校园不可思议怪谈,并且应该都被我魔改过,无法严格对应,请不要当真。

格局不大,有且仅有瑞金的故事,没有其他队友。

就是个短篇小悬疑。

祝食用愉快




【Escape 02】


金记得很清楚,不如说,只是前一天的事情,怎么可能忘记呢。

前一天放学后,又一次寻找格瑞无果,有些垂头丧气的少年便来到了格瑞的鞋柜前。

那双深蓝色运动鞋还是那么孤零零地摆在那里,仿佛一种象征——格瑞从未离开学校,但格瑞也不会再回来。

这种联想让金异常不愉快,于是他临时起意,把格瑞的鞋子拿了出来,装在塑料袋里拎回了家,想着等格瑞回来了,再把这双鞋还给他。

除了他以外,仿佛没有人对格瑞的失踪在意,警察例行公事,校方担忧本校声誉——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人多关心过。

就好像格瑞回不回来都无所谓一样。

格瑞性格冷淡,除了对青梅竹马的金,对其他人都相当漠然。可即使如此,金还是难免感到一丝愤怒。

那双鞋子被金规规矩矩安放在门口的鞋架上,就像主人随时会来取走它一样。

而现在,失踪了三天的格瑞,脚上明晃晃地穿着这双运动鞋。

金咽了一下口水,贴着墙没有动,也没有再出声,以沉默应对面前的“格瑞”。

刚刚经历过一次死里逃生,他就是再傻也明白——眼前的格瑞有可能是被冒充的。

小女鬼能模仿格瑞的声音,没道理其他东西不能模仿格瑞的外表,如果之前他没有恰好蹲下身去看到空荡荡的隔间地板,也许这时候他已经死在了小女鬼手上。

至于为什么好好的厕所会有鬼——金已经直接接受了这个事实,而跳过思索原因的自讨苦吃,他不擅长抽丝剥茧追根溯源,但他擅长接受现实积极行动。

“金?”

看他迟迟不回答,“格瑞”似乎很疑惑,皱了皱眉向他又走近了一步:“你怎么了?”

连微妙的动作神情都一模一样,可越是相像,越是让金心里发凉,他本能地蹭着墙面往旁边挪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

“出什么事了?” “格瑞”看起来担忧极了,他急切地跨步迈向金,伸出手去想去抓金的胳膊。

“啪!”

金条件反射地一抬手,打开了对方的碰触,也是这一下让他心里发凉——对方的手指蹭到了他露在外面的小臂,僵硬又冷的触感,绝不是人类。

“金,你……”对方一脸错愕,微微瞪大眼睛。

“……呼。”金深吸了一口气,又长长呼出来,他的心脏咚咚咚跳得飞快,预警着他眼前“格瑞”的危险。

“没什么格瑞!”金听得出自己的声音有点儿发抖,但他已经做不到更好了,他的手死死按着墙面,“我就是有点惊讶,没想到……这双鞋你穿了,呃,四五年了,还、还保养得这么新啊!”

“…… ……” “格瑞”沉默了一下,“仔细一点穿就好,又不是谁都像你,毛毛躁躁的。”

“…… ……”

最后的一点儿侥幸沉入谷底。

这下子,金彻底确认了,面前的绝对不是格瑞——而且,恐怕比刚才的小女鬼还要来者不善。

他就像是整个人割裂成了两半,一半的他几乎要被恐惧逼得大叫,可另一半的他却冷静到了极点,大脑转得飞快,拼命思索着脱身的办法。

他不想死,而且他还没找到格瑞呢!

“……我忽然想起来,我有东西落在教室里了……”金放平语气,同时不着痕迹地试着向后退,他紧紧盯着眼前的“格瑞”——很好,没有动,他还没露馅!

“格瑞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先回去拿东西……”

一步,一步。

脚要踩稳,小腿不要抖,千万不要抖,站稳,站稳,别怕,别怕——

谨慎地拉开了约有一人的距离,金慢慢地转过身,几乎能感到身后传来一股阴森的视线,他掌心里都是汗,只能死死攥住手。

向前走了三步。

接着金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拼了命地向前跑去。

几乎是同一时刻,身后的“格瑞”也动了,速度飞快地紧追不舍。

金忙里偷闲向后瞥了一眼,这一看吓得他差点当场腿软绊倒在地——身后追着他的,分明是生物实验室里那个人体模型!

平日里,有些胆小的学生大白天看见这个一动不动的模型还会心里发毛,何况是阴暗的走廊里奔跑的模型呢。

人体模型保持着它原先的样子,外面的皮肤有一半被剥开,露出内里红色的肌肉;半个大脑露在外面,一半脸颊被彻底剥去,暴露出的森白牙齿仿佛诡异的笑容;模型的腹腔被完全打开,内脏清晰可辨——甚至隐隐约约,能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气。

模型跑步的姿势很诡异,膝盖和手肘都不打弯,可速度却快得惊人,充分发挥了它完美的人体比例优势,两条长腿迈得飞快,如果不是金运动神经发达,而且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奔跑,或许要不了多久就被抓住了。

“你谁啊!为什么要假装成格瑞的样子——?!”

反正彼此的伪装都已经撕破了,金索性边跑边嚷嚷——他没期待这个模型回答问题,只是如果再不喊点什么分散注意力,他的心就真的要跳出嗓子眼了。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人体模型真的回答他了。

“我的胃……我的胃……好空啊………”

人体模型的嘴巴没有动,声音直接从身体里发出,又是嘶哑又是阴森,听得金莫名跟着一阵胃里发紧。

“你胃里空的话,不会去吃东西啊!追着我干嘛?!”

然而,天赋异禀的少年迅速适应了环境,他一边朝着楼梯口猛跑,一边还不怕死地还口。

“我的胃……我的胃……好空啊………”

然而,人体模型固执地重复着这句话,嘶嘶嗬嗬的漏风声从他喉咙的位置发出,越发让人头皮发麻。

楼梯口近在眼前,金想也不想就往四楼冲去,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哪怕楼下这会儿有个怪兽张开血盆大口,他也要毫不犹豫地冲下去——总比慢一步就被人体模型抓住强!

幸运的是,楼梯口空荡荡的,一望到底,金一口气向下冲,正在庆幸,却忽然感觉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僵硬冰冷,不属于人类的手。

金一瞬间精神绷紧,叫也叫不出声,他一回头,就发现人体模型直直地抬起一只胳膊,手正抓在他肩膀上。

仅有一臂距离,被剥掉半张脸皮的脸显得恐怖至极,散发出难闻的塑胶气味和莫名的腥臭,而它还在嘶嘶地说话:“我的胃……我的胃……好空啊……”

“放手!!!”

金觉得自己头皮都要炸了,模型的手劲大得惊人,金觉得自己肩膀的骨头可能都要被捏碎了。

万幸,模型的胳膊似乎真的无法打弯,因此金和那张恐怖的脸距离没有继续拉近,但他也被模型一把推得砸在楼梯侧面的墙壁上,背后紧贴着冰冷的墙面,痛得就像整条脊椎都散了架一样。

“我的胃……我的胃……”

不知是不是金的错觉,他居然觉得人体模型那张僵硬的塑胶脸上浮起了一个细微的笑容,接着,模型的另一条胳膊从身侧抬起来,触感微黏的手隔着校服衬衫贴上了金的腹部。

金的脑子“嗡”的一声,两手想掰开贴在腹部的那只手,但是根本没用,而那只手似乎在用力向内按,越来越用力,疼得金几乎就要叫出声来。

“我的胃……好空啊……”

金被压得一阵恶心,几乎感觉胃里的东西要被压得直接吐出来,他不得不张大嘴大口喘气,同时拼命又徒劳地想把腹部那只手掰开。

——可能会直接把肚子戳破也说不定……

脑海里倏然闪过这个念头,金一个激灵,不管不顾地拼命挣扎起来,垂死挣扎似的抬起胳膊,想去直接揍人体模型的脸。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拳头要砸到脸的时候,人体模型忽然微微向后避了一下,金咬着牙,用了狠劲不管不顾地一拳过去,居然真的砸中了人体模型的脸,甚至打得人体模型的脸向旁边微妙地一扭。

“唰————”

忽然一阵凌厉的风声响起,紧跟着是一声重物击打的巨响,人体模型的头部被狠狠击中,向旁边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砸在楼梯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倒下的人体模型身后,是狠狠喘着气的格瑞,脸色苍白。

手里还举着一把教室里的学生椅子。

“快走!”

格瑞把椅子一丢,不容分说抓住金的手腕奔下楼梯,金反应不及,被抓了个正着,手腕处传来的触感是温热熟悉的,视线向下——格瑞脚上穿着一双室内鞋,校服裤子破了几个口子,下端被撕去一截,空荡荡地露出脚脖子。

——这回应该是……格瑞吧?

两个人没跑远,一路转到楼梯下的小空间内,紧挨着挤在最里面最矮的地方。格瑞竖起一根手指立在唇前,金无声地点了点头。

没过多久,走廊上响起了僵硬的声音,咣当咣当,是人体模型在四处游走。

“我的胃……我的胃……好空啊……”

反反复复念叨着这一句话,甚至数次,金能从楼梯的遮掩下看到对方经过他们身边,两只塑胶脚咚咚敲在地上。

金的心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格瑞看了金一眼,无声地抬起手臂揽过金的肩膀,同时另一只手捂住了金的嘴巴。

狭小的空间内,两个人的呼吸声显得分外清晰,金看不清格瑞,但他已经知道了,这就是自己失踪三天的发小。

不为什么,因为格瑞不会只徒劳地问他“你怎么了”,格瑞更习惯付诸于行动,就像现在,什么都没解释,什么都不说,带着他躲在楼梯下,避过人体模型的视线。

不知过了多久,人体模型似乎是放弃了,走路声渐渐远去。金屏住呼吸,不放过任何一丝微弱的声音,终于,他确定走廊上只剩下了雨声。

同时,格瑞松开了捂着金嘴巴的手,轻声开口:“他走了。”

金一愣,才感觉到格瑞的声音有些沙哑,透着浓浓的疲惫,他仔细看去,格瑞脸色苍白,眼下有两团淡淡的青色,脸颊似乎瘦了一些,身上的校服到处都是破开的口子。

但这些都不重要。

金张开手臂,狠狠地勒住了格瑞,死命地抱住对方,他把脸埋在格瑞肩膀上,长出了一口气:“格瑞………”

你失踪三天了。

你怎么会在这。

你这几天怎么了。

你还好吗。

我很想你。

你还活着太好了。

金一句都说不出来,只是固执地抱着格瑞,他怕自己一开口就是满含水汽的哭腔,那也太丢脸了。

“…… ……”格瑞似乎是叹了口气。

然后金感觉自己的后脑勺被轻轻拍了拍:“我没事。”

就这一句,奇迹般的,金镇定了下来。知道格瑞还活着,变得诡异的学校和怪物们,好像都不足为惧。

他最怕的不过是格瑞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出事了。

过了一会儿,金松开了格瑞,他们没有动,继续坐在楼梯间下,互相挨着,小声交换着情报。

格瑞得知自己失踪了三天时,并没有表现得很惊讶,他通过自己的饥饿感估算过时间,即便窗外一直都是阴沉的大雨,他也仍然比较好地掌握着时间观念。

金则是得知,这里似乎不是原先的学校,而是另一个诡异的空间,在他进来之前,只有格瑞一个活人,而每个地方都可能碰到想要诱杀活人的鬼怪,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鬼怪虽然可怕,却并非没有弱点,就像五楼男厕所里的小女鬼,不和她说话或是打开水龙头,她就无法行动。

“格瑞你也碰见那个小女鬼了!”金瞪大了眼睛,“那你不要紧吧!你是怎么出来的?”

格瑞有点一言难尽地看了看金。

“她伪装成你的声音问我喜欢哪个颜色,我以为那就是你,所以直接说了句'莫名其妙',再后来我意识到不对,在她发现我要逃走之前跑出来了。”

那时候厕所门就在格瑞身后擦身关上,只差一秒,格瑞人出来了,作为代价,校服裤脚被撕断了一块。

“天哪……我就差一点就能出去,结果被她发现了。”金摸摸鼻子,后知后觉地笑了笑,“还好,我的运气总是不错!”

“别想着光靠运气,这可不是游戏。”格瑞摇摇头,微微蹙眉,“金,我不想吓唬你,但我也不能瞒着你,我不知道这些鬼怪是怎么回事,可它们确凿无疑都是冲着我们的性命来的,稍不小心……真的会死。”

顿了顿,银发少年轻声叹气:“为什么你会来……”

两个人之间一时无声,最后还是金打破了沉默,他拍拍格瑞的肩膀,笑了:“你一个人和这群妖魔鬼怪战斗,不觉得累得慌吗!所以我就来帮你了!”

“不会有事的格瑞,我们俩在一起,那就天下无敌啦!我们一定会回去的,这里绝对有出去的办法!”

黑暗中,少年湛蓝的眸子像两簇小小的火焰。

这是三天来,格瑞看到过最明亮的光芒。

“……那我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格瑞压低声音。

“哎?啊?”

“在看到你之前,我已经被美术教室里的画盯上了……这些画是活的,它们会观察我的行踪,同时和其他鬼怪通报。所以这里不能躲太久了,我们得尽快离开——”

格瑞的话被金惨白的脸色打断了。

“咕嘟”

少年咽了一口口水,抬起手,示意格瑞向外看。

格瑞的夜间视力没有金的好,他依言向外看去,只看到对面墙上一个模糊的长方形影子——但一个人被围追堵截了三天却硬生生活了下来,格瑞已经有了对危险的直觉。

“别看!”

他低声喝道,同时一把捂住金的眼睛,自己也赶快闭上了眼。

可是金已经看到了。

在诡异的低矮高度挂着一副画,画中的女人文静优雅,正望着他,十分亲切地弯起唇角,笑了起来。

走廊上传来隐隐骚动的声音。

“有什么来了!”金瞪大眼睛,绷紧了身体,却并非因为害怕,而是做着逃跑或反击的准备。

“和画对上视线的话,就会被它找到——”格瑞低声说,“偏偏这幅是《蒙娜丽莎》!” 


——tbc——


=====贼不严肃随便百度=====


会动的人体模型嘛大家都懂【x

会盯着人看的画像嘛大家也都懂【x


评论 ( 112 )
热度 ( 15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