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06)【校园悬疑架空paro】

*前篇指路→ 05

*后篇指路→ 07

*首章指路→ 01


*为了不让这篇文过多挤占我写霍格沃茨和龙与少年的时间,我决定日更直到写完这篇,拼命努力挤时间。


=====预警=====
无严格考据,只是想随心写写心里比较恐怖的校园悬疑。

架空,架空,架空。

文内灵异现象多数原型来自校园不可思议怪谈,并且应该都被我魔改过,无法严格对应,请不要当真。

格局不大,有且仅有瑞金的故事,没有其他队友。

就是个短篇小悬疑。

祝食用愉快



*BB给这篇画了个……该说是小封面吗23333333

超好看呜呜呜呜呜呜呜

一个彩色一个单色的!!!!!!

谢谢BB!!!!!!! @手癌B 








【Escape 06】

 

“哗啦——”

 

金把五楼女厕所里的水龙头拧开,想把格瑞的发带暂时当冰毛巾用,可他刚把发带搓洗了两下,洗出的水就泛起了血的颜色。

 

金一愣,更加用力地搓洗发带,混着血色的水打着旋儿流入下水道,不知过了多久,才终于洗出了清水来。

 

仔细一看,发带上那几个白色的抽象字母已经被染得几乎看不清了,之前根本没注意到,现在想想,竟然全都是血。

 

金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他手一用力,哗啦一声拧掉了发带里浸着的水,水很凉,浸得他的手也很凉。

 

这里并不安全,即使五楼可能已经是相对鬼怪最少的地方,金依然不敢冒险,他匆匆跑出女厕所,一溜烟窜回了一间教室,见格瑞还是好好地躺在课桌上,这才松了口气。

 

格瑞的发烧来得突然又气势汹汹,好像是被强行压抑了许久的病症忽然爆发,如果不是金还支撑着他,就恐怕就会直接倒在满是干粉的走廊上。

 

医务室附近弥漫着大团粉尘,呛得人呼吸不畅,金不敢让发着烧的格瑞待在这种地方,还好格瑞还残留着最后一点意识,他喘着气凑到金的耳边,小声嘱咐他去医务室里找退烧药。

 

格瑞呼出的气很烫,像一团火,嗓音沙哑,发出的声音像是刀刃在玻璃上划动,说出这句话之后,他便靠在了墙壁上闭起眼睛——两道泪水沿着他的眼角向外滑,但那不是难过的泪水,而是已经被烧得控制不住的生理性眼泪,格瑞的眼里布满血丝,被一层泪水泡得模糊不清。

 

金的动作很快,他简单粗暴地拉开了所有能拉开的抽屉和柜子,找到了几盒阿司匹林——这是他唯一认识可能有用的药——又拿走了一包葡萄糖,一小瓶碘酒和两圈绷带,便离开了医务室。

 

格瑞连维持站立都已经很勉强了,更别提走路,金把拿来的药塞进书包,又把书包背在胸前,蹲下身去,把已经无力抗议的格瑞直接背在了背上,咬着牙,一鼓作气又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争点气啊!你可是……格瑞的无敌发小……”

 

这么摇摇晃晃地,居然也真的成功走起来了,金还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真的能把格瑞背起来,还能走路——逆境激发潜能这句话果然有道理。

 

格瑞安安静静地趴在他背上,不知是已经彻底失去意识还是太过虚弱,只有微弱的呼吸声若隐若现,滚烫的气息拂过金的后颈,灼热又让人心惊。

 

每爬一层楼,金就要稍微歇一歇,他不敢休息太久,生怕停留久了再遇到什么鬼怪,但似乎是鬼怪也愿意给他们喘息的时间,他居然真的一路从一楼背着格瑞爬回了五楼。等好不容易把格瑞安置在五楼教室几张拼起来的课桌上,金觉得自己也丢了大半条命。

 

但他既然还剩下小半条命,就要负起责任保护他们两个,他和格瑞。

 

把格瑞带进这间教室实属无奈——女厕所空气不流通又狭窄,也没有地方能让格瑞躺着,走廊上过于空荡荡,因此金把格瑞背进了无脸女孩所在的教室。

 

这间教室就和他之前离开时一模一样,教室前门被彻底毁坏,门洞大开,教室里乱七八糟如同狂风过境,金清理了一会儿才勉强收拾出一块地方给格瑞用课桌搭张床——但这些都是小事情,最要命的是,无脸女孩被戳烂了头部的尸体就躺在教室一角,金实在不想再动手去收拾这个,只好心很大地无视了。

 

至少暂时这间教室是安全的。

 

金把浸透了凉水的发带放在格瑞额头上,一时间觉得一筹莫展,他不擅长照顾生病中的人,无论是秋还是格瑞都身体健康,很少生病,就像现在,除了想办法让格瑞额头的温度降下来一点,他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本来他还知道可以用酒精擦身体降温,但格瑞挥霍掉了最后两瓶。

 

窗外雨声依旧,金已经听得麻木了,他搬了把椅子在格瑞身边坐下,祈祷着格瑞身体足够好,能够赶快把这次发烧扛过去。

 

整栋教学楼都静悄悄的,金在这种安静中不由得产生了困意,但他不敢睡觉,一时一时地拍着自己的脸颊,强迫自己保持清醒,为了让自己有点事情做,他从书包里掏出了半身女人送给他的钥匙,借着月光仔细打量。

 

那是一把造型古朴的钥匙,特殊得一望而知,看起来像是用来打开某种沉重的大锁,从钥匙前端看,锁孔的形状应该是一个五角星,只要遇到了,一定很好认。

 

这让金有了一点信心,他相信半身女人没有欺骗他——那个女人一直在墙壁原先的位置等着他,在他把眼球还给女人后,重见光明的女人很高兴,作为回报告诉了他用干粉灭火器可以困住女护士再趁机杀掉的情报。而让金没想到的是,女人提出了第二个要求:如果金能够杀死女护士,她就送给金一个能帮助他离开的礼物。

 

按照半身女人的说法,她就是被女护士被挖去眼睛的,可她能力弱小,无法报仇,只能怀着仇恨在这间教学楼里日复一日寻找自己的眼睛。

 

在女护士死掉的那一刻,金的口袋变得沉甸甸的,落进了一把钥匙,他的耳边响起女人愉快的笑声,和一句飘忽的“谢谢”。

 

这一夜过得特别长,金每隔一段时间就帮格瑞替换一次额头上的发带,偶尔在格瑞喃喃着要喝水的时候,拧开书包里的水壶倒一点来喂过去几口,他喂得很慢,生怕格瑞呛到。而格瑞也从一开始的眉头紧皱变得舒展,他似乎熬过了最难受的时候,进入了深深的睡眠,生病的时候睡眠是最好的医生,金静静地坐着,不敢发出一点声音,同时也暗自祈祷着不要有什么鬼怪追来。

 

窗外的光线始终毫无变化,金无法确认过了多长时间,只知道他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书包里塞着一点他中午在小卖部买的零食,金把那袋饼干掏出来看了看,又塞回了书包里。

 

过了一会儿,他又把饼干拿了出来,撕开一个小口,小心地揪出一块饼干,然后飞快地把袋子合拢,卷起来塞进了书包最底下。

 

一块巧克力夹心饼干填不饱肚子,反而唤醒了空荡荡的胃部,金只觉得更饿了,他强迫自己不去想书包里剩下的饼干——如果格瑞醒了,也许那些巧克力饼干还能给格瑞补充一些体力。

 

现在金分外怀念中午,要是午休的时候他能一掷千金,把小卖部里的三明治和火腿肠都买下来塞进书包里就好了。

 

才过了半天,学校再平常不过的午休居然已经恍若隔世。

 

再仔细想想,三天前格瑞的失踪,一定也是因为在男厕所遇到了小女鬼,如果那时候能果断一点,直接到格瑞班里把格瑞拽走一起回家……

 

金的思绪渐渐沉落,直到他忽然头一耷拉,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差一点就要睡着了。

 

强行从入睡过程中脱离带来的后遗症是头疼和心跳加速,金做了个几个深呼吸,急忙去看格瑞的状况,发现对方还在睡觉,呼吸绵长,胸口一起一伏。

 

摸摸额头上的发带,不出所料已经没了凉意,金取下发带,打算再去重新打湿。

 

金走到教室门口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了走廊上传来一阵音乐声。

 

在这种时候突然响起音乐,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金在门口停了下来,背靠着门洞旁的墙壁,仔仔细细地凝神听去。

 

旋律被雨声遮盖,断断续续,但或许因为离得不远,金还是听出来了——这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一首家喻户晓的曲子,八音盒几乎有一半都会采用这首乐曲,导致从小孩到大人都能哼出旋律。

 

很容易就能听出来是钢琴弹奏,金探头看看,走廊两端都空空荡荡,他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学校,想起了四楼是各类艺术教室集中区,音乐教室也在四楼靠东侧,和他们所在的教室垂直距离不算远,这声音大概就是音乐教室里的钢琴发出来的。

 

坏消息是钢琴声意味着又有不知名的鬼怪在行动,好消息是能确定鬼怪就在音乐教室,在五楼的他们大概还算安全。

 

最开始曲子流畅而动听,可是越到后面,乐声越错乱诡异,金听得渐渐皱起眉头,甚至有了一种头疼的感觉,像是有小虫子沿着血管一路爬行,浑身不舒服。

 

弹到最后,就要磕磕绊绊结尾的地方,忽然——

 

“邦——!!!”

 

琴键被狠狠一把砸了下来,咣当一声巨响,惊得金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短暂的安静之后,钢琴曲再度响起,《致爱丽丝》的旋律缓缓流淌,动听温柔,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是幻觉。

 

“……金?”

 

格瑞声音很轻,但金还是一下子就听见了,他一愣,急忙几步跑回去:“格瑞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要喝水吗?要吃东西吗?我这还有阿司匹林……”

 

他问得太快了,一连串的,好像不这么问,就无法确定格瑞真的醒来了一样。他直接把自己的额头贴上了格瑞的额头,发觉温度是正常的,才略略松了口气。

 

格瑞的额头湿漉漉的,他看上去整个人都像从水里捞起来一样,或许就是因为他出了这么多汗,热度才那么快退了下去。

 

“你听到刚才的声音了吗?”格瑞低声问,他的嗓子太哑了,说了这一句话就猛烈咳嗽起来,金急忙拿出水壶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格瑞慢慢喝了,才止住咳嗽,“那个钢琴声……什么时候开始的?”

 

“没多久之前吧……”

 

“你听到了几次?”格瑞打断了金的话。

 

“一次……现在是在弹第二遍。”

 

格瑞明显地松了一口气:“捂住耳朵。”

 

琴声本来也不算大,捂住耳朵之后,就什么都听不见了。格瑞默默算着时间,等了足足十分钟之后,才示意金把手放下。

 

刚一放下手,格瑞的脸色立刻复杂起来。

 

琴声还没有停,他们还听得到这首《致爱丽丝》。

 

“格瑞?怎么了吗?”现在正是弹奏到一段快节奏的旋律,金看着格瑞的神情,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格瑞动作迅速地翻出两片阿司匹林,灌了一口水吞咽下去,他把发带重新戴了回去,这次直接捋开了刘海儿,露出了光洁微湿的额头。

 

得知金拿了绷带来之后,格瑞裁掉了几节,揉成一小团塞进金的耳朵里,然后给自己也戴上了简易版耳塞。

 

隔音效果自然不好,隐隐约约的琴声已经听不到了,可是这并不阻碍两个人正常说话。

 

“到底怎么了?”

 

“……这首曲子,如果能听到的话,完整听了三遍就会死。”

 

“…… ……”

 

“…… ……”

 

格瑞并没有说他是从哪里知道这件事的,但金知道格瑞不会说谎。

 

“那也还好吧?现在我们也听不见……”

 

金的声音一下子卡住了。

 

琴声变大了,轻而易举穿透了纱布耳塞,轻快的节拍淅淅沥沥,像是一串轻巧的水珠。



——tbc——


*钢琴曲的原型是一个日本的校园传说

在校园的音乐教室每到半夜都会传出动听的钢琴声,据声称听到过的人说,曲子是贝多芬的《致爱丽丝》。

传闻是因为有个深爱弹钢琴的学生由于意外,被钢琴的琴键盖板砸断了手指,而破碎了成为钢琴家的梦想,之后在学校的钢琴教室自杀,死前用残指勉强的弹完了整首曲子,但曲子越到后面越发凌乱诡异。听完3次完整曲子的人都会离奇死亡。

评论 ( 80 )
热度 ( 1513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