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07)【校园悬疑架空paro】

*前篇指路→ 06

*后篇指路→ 08

*首章指路→ 01



*为了不让这篇文过多挤占我写霍格沃茨和龙与少年的时间,我决定日更直到写完这篇,拼命努力挤时间。


=====预警=====
无严格考据,只是想随心写写心里比较恐怖的校园悬疑。

架空,架空,架空。

文内灵异现象多数原型来自校园不可思议怪谈,并且应该都被我魔改过,无法严格对应,请不要当真。

格局不大,有且仅有瑞金的故事,没有其他队友。

就是个短篇小悬疑。

祝食用愉快





【Escape 07】

 

“要过去吗?”金压低声音问道。

比起戳到眼前的刀尖,起码还有两首曲子的时间呢——金竟然还觉得挺乐观的。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格瑞摇了摇头。银发少年动作很快,敏捷地从课桌上翻身下地,却在刚刚要站稳的时候打了个趔趄,被金急忙伸手扶住。

“动作快,我们去二楼西边。”

金背上书包,大踏步走向教室门口,他在门口小心地向外左右看看:“什么都没有。”

格瑞的视线在教室角落停留了一瞬,又面无表情地挪开。他呼出一口气,狠狠抹了一把脸颊上的汗,跟了上去。

两个人出了教室,一言不发沿着走廊往西边快步走去,格瑞刚刚退了烧,浑身都有点发软,还不足以完成奔跑这种剧烈的运动,金紧紧挽着他一条胳膊,竭力支撑着他。

随着他们向西走,《致爱丽丝》的旋律也渐渐模糊,金稍稍放下了心。西侧的楼梯干干净净,一望到底,却依然让金看了头皮发麻,他稍一犹豫,就被格瑞看出来了。

 

“不会有事的,快走。”

 

格瑞没问他怎么了,只是抬起另一只手,有点费劲地绕过去,隔着帽子轻轻拍了一下金的头。

 

金回过神来,急忙点了点头——格瑞显然是想先尽可能远地避开四楼的音乐教室,一旦距离拉开两层楼,再加上东西走廊的距离,那架钢琴除非架着大功率麦克风,否则弹琴的人(或者鬼)就算把钢琴砸爆,他们也不可能听到。

 

这的确比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贸然前往音乐教室好多了,《致爱丽丝》不长,一首曲子弹完只有不到四分钟,两首曲子加起来也不到七分钟,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解决未知的鬼怪太过冲动,不如先远远避开。

 

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他却差点因为一点心理阴影拖了后腿,金反省了一下自己的迟疑,跟着格瑞一起匆匆转下楼梯。

 

走到四楼的时候,音乐声又隐隐约约能听得到了,现在已经变成了诡异纷乱的调子,琴键被按得杂乱无章,但两个人都没有停留,当他们一口气转到二楼时,停下脚步仔细听听——果然已经听不到钢琴声了。

 

“呼……现在暂时不用担心了。”金松了口气,他把自己的书包放在地上,招呼格瑞靠着墙在书包上坐下休息一会儿。

 

格瑞难得地没有多说什么就直接坐了下来,他阖起眼睛,仰起头靠着墙壁,微微张嘴喘着气,汗珠从他脸颊侧面滑下来,映着月光的唇色异常苍白,金在格瑞身边坐下,担心地凑过去摸了摸格瑞的脸颊——不再发热,而是发凉,混合着汗水,异常湿黏。

 

再碰碰格瑞的手,也是凉得吓人。

 

“格瑞你这样不行!”金着急了,他伸手探进格瑞的校服外套,不出意料地发现外套里面的衬衫已经被汗水浸透了,“快把衣服脱了……”

 

格瑞没怎么反抗地被金扒掉了校服外套,他自己也知道再继续穿着湿衣服会让身体恶化,因此他自己解开衬衫扣子,简单粗暴拽掉了自己的衬衫。

 

金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上半身几乎到处都是伤痕——撞击的淤青,擦伤,利刃划伤再结痂的伤口……可格瑞却对此不以为意,他把衬衫随意丢在一旁,重新披回了校服外套。

 

“格瑞……”

 

金只说了两个字,格瑞就忽然握着他的手腕,把他的一只手抬了起来,掌心向上翻——能看到掌心处撕裂的伤口,以及干涸的血迹。

 

“…… ……”

 

格瑞垂下眼帘,手指在金的掌心轻轻按过,很轻,完全不痛,金甚至不知道格瑞是不是真的碰到了——可那种体温相接的热度又是真的。

 

“都一样的,别大惊小怪了。”格瑞淡淡地说。

 

二楼在走廊两端各设了一个自动贩卖机,供下课的学生们补充能量,但此时,靠近西侧的贩卖机已经被暴力砸开,侧面的锁被直接破坏,于是整个贩卖机门户大开,任人取用。

 

不用格瑞说什么,金已经自觉地去贩卖机里掏了水和食物回来,自动贩卖机里饮料不少,能吃的东西却不算多,金翻了翻,也只有干脆面还算凑合。两个人并排坐着——格瑞在书包上——一声不吭地啃起了干脆面,喝着补充能量的运动饮料。

 

“格瑞你怎么知道那首曲子听三遍会死的?”不过要金一直保持一声不吭,有点困难。

 

格瑞本来也没打算瞒着金:“大概和你得到钥匙的过程差不多,我来的第一天,路过四楼音乐教室的时候,遇到了一盆会说话的盆栽。”

 

“……盆栽?”

 

格瑞的脸色看起来相当一言难尽,显然也觉得这段经历过于童话:“它和我说,它无法移动,再继续待在音乐教室附近会死,我问它为什么,它说如果我把它搬走,它就告诉我。我把它搬起来往楼下走,走到二楼,它就说这里安全了,然后告诉我那首曲子听过三遍就会死的事情。”

 

“那盆栽呢?”金急忙问。

 

“你来之前被砍断了。”格瑞微微皱眉,“所以我也只知道这么多……对了,它还和我说,要小心五角星,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

 

格瑞的话被金打断了。

 

金从口袋里掏出那把来自半身女人的钥匙,默默地递给格瑞,格瑞接过一看,很快明白了金的意思,也沉默下来。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又一起盯着钥匙前端的五角星形状。

 

“我觉得……也未必就是坏事吧。”金小声说,“我感觉她不会骗我们……何况盆栽只说让我们小心五角星,可是没说五角星到底怎么回事……”

 

“我先收着吧。”格瑞把钥匙装进了裤袋里。

 

干脆面和运动饮料补充了两个人的体力,虽然远称不上吃饱,却也不会因为饥饿而影响行动,二楼的走廊静悄悄的,前面是一间间普通的学生教室,但不管是金还是格瑞,都不会再主动打开教室门。

 

“你之前进了五楼的教室?”格瑞忽然问。

 

金有点心虚,不过还是点了点头:“我也没办法……眼球跳进教室里了,如果我不把眼球找回来,可能那个女人就要挖我的眼睛了。”

 

格瑞抿着嘴唇没说话,轻轻地点了一下头,他知道这没什么可说的,他也没有任何立场去责备金为什么要进最危险的教室,这本来就是个计划赶不上变化的地方。

 

金则是庆幸着格瑞没有继续问下去,否则他就不得不回忆之前的事情了,他赢了游戏,拿回了眼球,也确实被无脸女孩放走离开——只是,并不是“安全地”离开。

 

或许人的记忆都具有某种自我保护功能,金已经记不太清自己是如何用带着木刺的拖把杆戳烂无脸女孩的脸的,他那时候什么都来不及思考。

 

二楼的走廊静悄悄的,但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平静能维持多久。

 

“金,你听我说。”格瑞拍了拍金的肩膀。

 

金转过头,看向发小那双平静的紫罗兰色眼睛。

 

“我们的时间大概不多了。”

 

“……什么意思?”金愣住了,他的身体却比他的脑子快,一下子紧张起来,心跳加快,手脚发凉。

 

格瑞显然才发现自己刚才话中的歧义,他无奈地揉了揉额头:“不是,我的意思是……金,你是在放学之后来到这里的吗?”

 

“哎?是啊,我放了学之后进了男厕所,不知道怎么的就进来了。”

 

“你来了不到一个晚上,对吧。”

 

“对啊。”

 

“你遇到了多少鬼怪?”

 

“……呃,我想想啊……”金下意识地扳了扳手指头,“厕所的小女鬼,一个,然后人体模型,两个……爬楼梯的时候遇到一个不知道算不算,算吧,三个!然后让我帮她找眼睛的女人,四个,教室里有个无脸女孩,五个……”

 

“还有刚才的钢琴,和女护士,七个。”格瑞帮金补充完整,“你来了不到一个晚上,就遇到了七个鬼怪……但是金,我来的第一天晚上,只遇到了两个。”

 

“……可能是格瑞你运气比较好?”

 

“我只能估计出大约的时间,但应该偏差不大。这里没有昼夜,粗略算的话,第二天的白天我遇到了三个,晚上也遇到三个;第三天白天遇到五个,晚上碰到六个,还遇到你了。”

 

“…… ……”

 

“你发现了吗,鬼怪的数目在增加。”格瑞压低了声音,“但这未必是坏事,我不觉得这些鬼怪是在无目的地攻击我们,它们想要我们的性命,一定有所图谋。而现在它们的攻击越来越频繁,一种可能是因为我们始终活着,它们开始焦躁,另一种可能是……让我们进入这里的那个‘原因’,开始急躁。我倾向于后者,因为并非所有鬼怪都要置我们于死地,一定有什么在这背后操纵。”

 

“嗯……”金沉思了一会儿,“格瑞你说的我好像都明白,又好像根本没听明白……”

 

“简单来说。”格瑞久违地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它们攻击我们的频率加快,很危险,但也是机会,这说明我们的确越来越靠近离开这里……只要在那之前没有被它们杀死。”

 

这下子金明白了。

 

大概时间不多了包含两重意思——一重是指,随着鬼怪攻击的加剧,他们在这里很有可能活不长了;另一重则是,他们也许很快就能找到出去的办法。

 

“还有哪里是格瑞你没去过的吗?”金立刻反应过来,“我觉得我们可以先去找五角星锁孔的锁!”

 

这的确是现在唯一能尝试的事情,格瑞轻轻点了一下头:“事不宜迟,走吧。”

 

“你不用再休息一下吗?”

 

“不用,等出去了,我就请一星期的假躺在家里。”格瑞面无表情地开口,看不出他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金噗嗤一声笑了:“那我和你一起请假,我也要躺一星期,吃零食打游戏!”

 

普通教室外放着一排排学生的储物柜,大多都紧锁着,两个人挨个仔细看过去,却都是正常的锁孔,没有一个是五角星形状的。

 

金弯着腰仔细观察一个柜子,忽然觉得脖子后面汗毛直竖,他猛地回过头去,视线捕捉到走廊尽头一个一瞬间就消失的影子。

 

“格瑞。”金拽了一下格瑞的衣袖,轻声开口,“我刚才看见后面有个影子,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

 

“恐怕不会。”格瑞对金的视力要有信心得多,“站过来一点。”

 

他们若无其事地继续查看储物柜,直到二楼的储物柜都被查看完毕。

 

一楼有通向教学楼入口的大厅,而在那里有几百个学生鞋柜,两个人一致决定最后再下楼,于是便沿着楼梯向三楼走去。

 

然而。

 

格瑞一踏上楼梯台阶就觉得不对劲,三天来被锻炼出的敏锐直觉让他一把拽紧金的手腕,没命地向上冲去。

 

紧跟着两人脚步,二楼通向三楼的楼梯台阶纷纷坍塌,就像多米诺骨牌被一把推倒似的,两个人跳过了最后三级台阶,一下子跌落在三楼走廊上,就看着身后的楼梯塌得一干二净,连扶手都没剩下,还想回到二楼,恐怕只有长出翅膀了。

 

隔着空荡荡的一段距离,二楼出现了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又再度消失。

 

“就是这个!”金瞪大了眼睛。

 

“走,继续找。”格瑞说,他分辨出钢琴声已经停止了,这让他松了口气,“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tbc——


评论 ( 100 )
热度 ( 146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