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08)【校园悬疑架空paro】

*前篇指路→ 07

*后篇指路→ 09

*首章指路→ 01


*为了不让这篇文过多挤占我写霍格沃茨和龙与少年的时间,我决定日更直到写完这篇,拼命努力挤时间。


=====预警=====
无严格考据,只是想随心写写心里比较恐怖的校园悬疑。

架空,架空,架空。

文内灵异现象多数原型来自校园不可思议怪谈,并且应该都被我魔改过,无法严格对应,请不要当真。

格局不大,有且仅有瑞金的故事,没有其他队友。

就是个短篇小悬疑。

祝食用愉快





【Escape 08】

 

三楼和二楼一样,也都是普通的学生教室,只是年级不同。

 

除了储物柜的锁孔,格瑞也金也冒险查看了教室的前后门,依然毫无收获,甚至在途径三楼中间的厕所时,金还突发奇想地提议去查看一下厕所隔间的锁孔,为了安全,格瑞负责查看,金负责望风,结果还是令人沮丧。

 

在经过三楼靠东侧的一间教室时,金和格瑞都停下了脚步。

 

格瑞停下脚步是因为金停下了,而金停下脚步,是因为这间教室的门是打开的。

 

而且不是普通地打开,看起来更像是被直接砸坏了门锁,门板可怜兮兮地耷拉在一边,向内望去,隐约可以看见里面的凌乱。

 

“格瑞,这间教室你进去过?”

 

“嗯。”

 

“我想进去看看。”金回过头提议着,“现在里面应该是安全的,说不定能翻出什么秘密通道的门之类的!”

 

也只有金会相信这种异想天开,但在这种无法以常理推断的地方倒是很适用,格瑞没有反对,他的想法却不太一样——教室里的东西总比走廊上多,他想找找有没有趁手的东西能拿来做武器。

 

在已经知道鬼怪会越来越多的情况下,两手空空多少都让人没有安全感。

 

两个人一起进了教室,为了防止门板忽然“复活”堵住门口,格瑞还搬来了一张课桌,放在门口用来把门卡住。

 

教室里的桌椅歪歪倒倒,不难看出曾经打斗的痕迹,在角落有一团模糊的、近似人形的扭曲身影,金远远看到,犹豫了一下,还是克服了恐惧心理打算走过去看看。

 

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怀着什么心态要过去看的——或许只是想到了这是被格瑞杀死的鬼怪,又或者说,这是格瑞独自一人在这里拼命活下去的证明。

 

那三天里格瑞的经历到现在也仅限于被主动透露的只言片语,金没有那种会伤害他人的猎奇好奇心,他只是单纯地想知道格瑞经历了什么。

 

大概是一种自我安慰。

 

格瑞看到金向角落走去,他愣了一下,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只是跟上了金。

 

金在这里并不需要他的额外保护,那种捧在手心的小心翼翼,对一直努力战斗着的少年是种侮辱。

 

走得近了,逐渐能看清楚那是什么,金骤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一具尸体,但并非金想象中的鬼怪,而是死相凄惨的男学生——身上还穿着他们学校的校服。

 

“……这、这个是……”金觉得自己的声音有点发抖。

 

一度几乎因为麻木要远离他的恐惧,见缝插针地再次涌来。

 

“我进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

 

格瑞走到金的身旁,这么说了一句之后,就一言不发地握住了金的手,他的手很凉,称不上温暖,还带着若有若无的血腥气——却慢慢地让金止住了那种难以言喻的恐惧。

 

“所以,不止是我们……”

 

“也不止是他,恐怕有更多的人。”

 

“是吗……”

 

男学生的尸体扭曲着,一双充满了恐惧和不安的眼睛瞪得大大的,金有些不忍心看,他弯下腰,准备伸出手将男学生的眼睛合上,至少不要死不瞑目。

 

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男学生眼皮的一刹那,男学生的眼珠忽然转了一下。

 

“咦?”

 

金愣了一下,他还没完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身体却已经遵循着规避危险的本能向后退去,与此同时,格瑞迅速地跨前一步将他挡在身后,顺手抓着刚刚在教室里拎起来的一支值日扫帚,快准狠地捅向男学生的嘴巴。

 

“嘎吱——”

 

令人牙酸的声音传来,面目扭曲的男学生瞪着眼睛,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球几乎要从眼眶里鼓出来,嘴巴死死咬住了扫帚前端,发出“嗬——嗬——”的粗重喘息,面上那凶暴的样子,像是恨不得活活将格瑞和金啃下一块肉来。

 

格瑞死死拽着扫帚柄,暂时限制住了男学生的行动,金已经飞快地从旁边捞起一把椅子,他举着椅子腿,将金属凳面狠狠砸向男学生的后脑。

 

这一下金用了全力,砸下去之后,他再次听到了那种骨头相互挨挤、皮肉破碎的声音,而随着这个声音,男学生的身体倒了下去,像袋米一样重重砸在了教室地板上。

 

金缓缓喘着气,他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深呼吸。

 

“怎么会这样……”金喃喃道,目光中难得地带上了一丝茫然。

 

格瑞蹲下身去,凑近看了看男学生血肉模糊、迸出脑浆的后脑,确定对方已经死透了,这才伸出手去,替金合上了男学生的双眼。

 

“他也许……”格瑞看见金的神情,把后半句话吞回了肚子里。

 

之前他进这间教室的时候,可以保证这只是一具尸体——否则,早该在那个时候就攻击他了。

 

这是一种最令人毛骨悚然的猜测:死在这里的人,会慢慢变成怪物。

 

金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他一直在大口做着深呼吸,格瑞站起身,从金的手里把椅子拿走——稍微用了点力,金发少年的双手一直紧抓着椅子腿。

 

“如果这里的鬼怪都和他一样……”

 

格瑞还在想着该说点什么来打破沉默,却没想到,是金先开了口。

 

“那这里到底死过多少人呢,格瑞?”

 

金从来不傻,格瑞想到的,金也想到了。

 

金发少年看向他,湛蓝的眸子里第一次露出了一望而知的迷茫和脆弱——或者说,那是一种物伤其类的悲痛。

 

“他们也不想变成这样吧……如果是我的话,我绝对不想这样。”

 

“……我也不想。”

 

“走吧格瑞。”

 

格瑞却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了那把钥匙,交还给了金:“你拿着吧。”

 

“哎?”

 

“现在不说那些无谓的话。”格瑞定定地看着金,紫罗兰色的眸子一如既往地让人心安,“既然是给你的钥匙,说不定只有你能用,我拿着也是浪费。”

 

金抿了抿嘴唇,看上去想说点什么,最后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把钥匙贴身收了起来。

 

死去的人会成为鬼怪——这是个坏消息,却又不完全是坏消息。反过来理解的话,这里的鬼怪极有可能曾经也是被拉入这里的人类,那么,那些依然残留着人性的鬼怪,也许反而更加可信。

 

至少金相信他自己会这么做的,倘若他不幸沦为鬼怪,一定会尽力保住良知,帮助后来的人们逃出生天。

 

而他相信格瑞也会这么做。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但搜查的速度快了很多,在他们搜查完三楼另一间门洞大开的教室之后,再往前走,就是通向四楼的楼梯了。

 

金下意识地转头去看,这一次,又在身后不远处看到了那个模糊的白色影子。

 

“格瑞,那个影子又来了。”金小声提醒。

 

“有点奇怪。”格瑞却皱起了眉头。

 

“怎么了?”

 

两个人走到通向四楼的西侧楼梯处,站在那里向上望去,格瑞站着一动不动,金也站着一动不动,而等了半天,楼梯也静悄悄的。

 

“你包里有什么能扔的东西吗?”格瑞忽然问。

 

金把书包拉开,从铅笔盒里掏出一支笔递给格瑞:“这支快没水了。”

 

格瑞把这支笔向着楼梯用力一扔——中性笔“呱嗒”一声掉落在台阶上,来回滚了几滚,不动了。

 

什么都没有发生。

 

“给我本书。”

 

“啊?”虽然觉得诧异,金还是摸了一本书出来递给格瑞。

 

格瑞看了一眼,无言地摇摇头:“别用课本,回去上课还要用……你的漫画呢?”

 

一本漫画书被丢过去,“啪”一声砸在楼梯上,还是毫无反应。

 

格瑞思索了两秒钟,忽然抬脚就向楼梯走去,他抬起一只脚悬在楼梯台阶上方,做出马上就要踩下去的姿态,又等了两秒,将这只脚踩在了台阶上。

 

“格瑞等一下!”

 

金拽着格瑞的手臂,一把把对方拉了回来:“万一台阶又塌了怎么办?”

 

“但是没塌。”格瑞说,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成形,“上去吧,金,你先走。”

 

两个人一同踏上了台阶,这次他们没有跑,而是一步一步地走,格瑞始终走在金的背后,一只手放在金的背部,随时准备推对方一把,他能感到脚下的楼梯台阶在微微发颤,一副随时可能断掉的样子,但奇异的是,台阶仿佛是跟着他们的步伐一样,他们每踏上一步,前一级台阶就碎裂成小块脱落下去。

 

“救救我们……”

 

金浑身一个激灵。

 

“救救我们……”

 

微弱的声音从身后响起,金冒险回头看了一眼,三楼的楼梯口,白色的影子若隐若现。

 

最后,他们走上了四楼,那条楼梯也完全塌了。

 

“它应该没有恶意。”格瑞说,“很明显,它不想让我们死,如果它想,一路在走廊上跟着我们,应该有很多机会动手,最不济它可以直接把我们困在三楼,没有食物和水,我们迟早会死。”

 

“我刚才好像听见它说话了……”金迟疑了一下,稍微提高了声音,“刚才是你和我们说,要救救你们吗?”

 

白色的影子没有出声,却闪了几闪,变得更明显了一点儿。

 

如果是之前,格瑞和金或许还搞不懂这句“救救我们”是什么意思,但现在,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它在引路。”格瑞下了断言。

 

塌掉的楼梯不是为了置他们于死地,更不是为了困住他们,相反的,那是指引——说明他们要找的东西根本不在一楼,也不在二楼和三楼。

 

金这次跟上了格瑞的思路:“那我们直接往五楼走试试看?如果楼梯没塌,就说明就在四楼!”

 

这是个最省时的办法,格瑞微微颔首表示认可,可两人刚踏出一步,一阵席卷了整个走廊的钢琴声便呼啸而来!

 

“……嘁。”

 

格瑞难得烦躁地皱紧眉头。

 

四楼楼梯间的墙壁上,《蒙娜丽莎》优雅地微笑着——而他们居然都忘记了这幅画的存在!

 

不用说,一定是《蒙娜丽莎》传递了消息,于是四楼音乐教室的鬼怪开始再度弹琴了,这次的钢琴声猛烈得多,他们站在最西边,还是能把曲子听得一清二楚,近在耳畔。

 

金看了格瑞一眼,不出意料地在对方眼中发现了同样的决心。

 

“走。”

 

格瑞只简短地说了一个字。

 

两个人同时向着音乐教室拔足狂奔。

 

两首曲子,不到七分钟,他们必须想办法解决那个鬼怪。



——tbc——


想到丹尼尔雷狮凯莉的大家……

你们真的都想多了

格局这么小的故事,我是懒得写凹凸里其他角色的……

评论 ( 84 )
热度 ( 144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