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Escape(10 完结)【校园悬疑架空paro】

*前篇指路→ 09

*首章指路→ 01


*完结了!之前一直不敢看的人可以看了23333333



【Escape 10 完结】

 

一切都像是一场太长的梦。

 

他们是在第二天清晨,被来开天台门的校工发现的,那时候两个人蜷缩在一起靠着一堵墙,狼狈不堪,半睡半醒,幸好天气已经接近初夏,除了被吹得低烧之外,没有引发任何其他症状。

 

回到现实世界的他们,对其他人来说,是两个因青春期叛逆而离家出走的学生,他们默认了这个说法,一同去医院处理伤口,以养伤养病为理由向学校请了一星期的假。

 

看似一切都毫无改变,很快就要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上来,但只有格瑞和金自己清楚,有什么发生了改变。

 

那种改变是细微的,内部的,他人无法察觉的。

 

在天台门被打开的时候,两个人一同惊醒,同时条件反射地紧贴墙壁,发着低烧的身体却绷得紧紧的,下意识地做好了战斗或是逃跑的准备。

 

在医院里闻到消毒水的味道,看到来帮他们处理伤口的护士,下意识地就屏住了呼吸,甚至在护士的手无意中碰到他们的手臂时,无法控制地将对方的手打开。

 

结伴回家的路上,街边的橱窗映出人影,足够刺激得他们头皮发麻。

 

经过超市想要进去买些食物,却在排队时因为身后陌生人的视线而脊背发凉。

 

他们都变得“不正常”了。

 

或者说,他们的精神状态都糟糕极了。

 

金尚且如此,还要努力调整心态,他无法想象格瑞此刻的内心是怎样的,说不定比他的还要滔天骇浪,却被死死压在故作平静的表面下。

 

可他们无法将这份经历说给任何人听,不会有人相信,他们也不愿把过于沉重的一切全盘托出,谁想得到自己能干脆利落地杀人——即使那不是人——又有谁知道,断掉的带着木刺的拖把杆能戳烂皮肤和血肉,普普通通的值日扫帚能直直戳进人的喉咙,钢琴琴盖足够将一双手碾得鲜血淋漓。

 

死亡近在咫尺的心跳声是怎样的?被困住而看不到希望的心情是怎样的?无论多么疲累也要强撑着保持清醒的状态是怎样的?

 

只有格瑞知道。

 

只有金知道。

 

只有格瑞明白。

 

只有金明白。

 

就像两个受了伤,需要躺在一起互相温暖、舔舐伤口的小动物一样,从医院出来后,他们挨得极近,不在乎街上其他人的眼光,相互紧紧牵着手,一步一步地向家走去,好像手心的温度是唯一可信任的依靠。

 

请假的一星期,两个人心照不宣地住在了一起,他们本来就住得近,金直接收拾了最简单的东西,就跑到了格瑞家里去。

 

谁都没有开口再提起过去那栋教学楼里发生的一切,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努力忘却,更想装作一切都已经过去了。

 

白天,他们窝在屋子里,开着喧闹的电视机,打打游戏听听音乐,金会高声谈笑,而格瑞没有说过一句“太吵了”;到了晚上,他们打开所有房间的灯,拉紧每一扇窗户的窗帘,非得熬到困得睁不开眼,才会草草洗漱,挨挤在一张床上互相依靠着入睡。

 

即使如此也必须开着小夜灯,两个人都睡不沉,有时候会梦到自己还在阴暗的走廊里,面前是可怖的鬼怪,钢琴声不绝于耳……最后一身冷汗地惊醒。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就躺在身边,醒了之后,会下意识地抬手碰一碰对方的脸颊,确认是温热的,慢慢想起一切,再确认一遍他们已经安全了——再迷迷糊糊地睡去。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金瞪大了眼睛,心脏咚咚跳得飞快,过了两秒钟,他才意识到面前闪着一点儿紫色光泽的不是什么宝石,而是格瑞的眸子。

 

格瑞也醒了,或许从来就没有睡着过,此刻正静静地注视着他。

 

“……格瑞。”

 

格瑞抬起手,曲起指关节轻轻擦了擦金面颊上的冷汗:“别怕,没事了。”

 

那种触感非常让人安心,金下意识地把格瑞的那只手按在了自己脸颊上:“你刚才睡了吗?”

 

“睡了。”

 

“少骗我了,你根本就没睡着。”

 

“…… ……”

 

两个人无言地互相看了一会儿,最后还是金顶不住,先笑了出来,他一笑,凝滞的空气就破开一个小小的缺口,有种细小的生气挤了进来,开始流动。

 

“我也睡不着了。”金说,在小夜灯柔和的光线下,他的蓝眼睛显得温暖极了,“格瑞,我们聊一聊吧。”

 

“…… ……”

 

“再不说一下,我真的受不了了……憋着不说真的很难受啊,格瑞你也是吧?越是不说,就记得越清楚……我说给你,你说给我,说出来了就没有了,怎么样?”

 

“……你本来不需要知道那些的。”

 

也许因为同样在灯光下,格瑞的眸子看起来比平常柔软了许多。

 

“没关系!告诉我吧格瑞,我想知道你一个人的时候到底怎么了,我一直都想知道。”

 

他们窝在被子里,慢悠悠地聊着过去那三天的事情,与大多数时候不同,这次多数时间都是格瑞在说,金认认真真地听。格瑞说得很慢,轻描淡写的,但他不需要说很多,金就能想象出那都是怎样可怕的场景。

 

然而他们出来了,安全了,还活着,都还活着,以至于那三天的事情,现在看来就像一场过长的梦,甚至变成了某种在温暖的被窝里相互挨挤的谈资。

 

“你是怎么坚持住的……啊……”

 

听到后来,金已经困得睁不开眼了,他的上下眼皮黏在一起,嘴唇喃喃动着,声音极轻地问。

 

似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上了他的嘴唇,一触即分,轻轻的。

 

“我想着,你还在等我一起放学回家。”

 

这一觉金睡得很沉很沉,梦里没有再出现任何阴森可怖的东西,他似乎在梦里也很安心地睡着,耳边有谁的心跳声,沉稳有力。

 

等他醒来的时候,阳光透过窗帘都已经很亮了,他愣了两秒,才反应过来他睡在格瑞怀里——这事情一半一半,格瑞的一条胳膊环着他,手轻轻搭在他后脑上,而他的一条胳膊搭在格瑞腰上,一只手还搭在格瑞脖颈边。

 

格瑞还没醒,从均匀绵长的呼吸声听来,他还睡得很沉,阳光照在他脸上,显得他好看极了。

 

金就这么盯着看了一会儿。

 

然后鬼使神差的,他探着头趴过去,轻轻地亲了一下格瑞的唇角。

 

擦边而过,那差一点就是一个真正的亲吻。

 

而在金用一种全新的目光打量自己的发小时,他不知道格瑞其实已经醒了一小会儿了。

 

后来他们回到了学校,按部就班地补上落下的课程,很快再次开始了循环往复的学习生活。

 

也许他们还没有完全被修补好,谁也不知道那些可怕的经历带来的烙印要持续多久——但现在他们会悄悄牵一下手,挨得更近一点儿,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交换一两个亲吻。

 

期末考试过后,没过几天就是中元节。

 

格瑞和金特意去买了一些纸钱,中元节当晚蹲在家附近的十字路口,一起慢慢地把这些纸钱烧掉了。

 

——送给你们所有人……希望你们所有人安息,离开那里,转世轮回。

 

金双掌合十,十分虔诚地在心里默念着,格瑞一张一张烧着纸钱,看着纸钱逐渐变成黑灰,升起阵阵烟雾,再被夏季的晚风卷走。

 

所有的纸钱都烧完了,他们站起了身,相互静默了一会儿,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直到格瑞淡淡地开口:“回家吧。”

 

“嗯,回家吧。”

 

金把格瑞垂在身侧的手牵住了,他知道那只手是特意等着他的。

 

一切都终将过去。

 

一切都终将变好。

 

 

——end——


*后记:


首先要给自己鼓鼓掌!没想到居然真的日更了10天!成功写完了这个故事!

也要谢谢看文的大家不嫌弃我!这次也承蒙关照【鞠躬

是第一次尝试写这种题材和风格的文,虽然选择了一个格局比较小的短篇形式,但还是觉得很费脑子……写的时候自己也脊背发凉,真的很佩服能够写很长很长悬疑故事的人啊=w=


这个故事在最开始构思的时候就确定了,是只有瑞金的小格局故事,当时只想了个大概的故事框架,那个鬼怪空间到底怎么回事啊之类的……就开始写了,以为两万字差不多就可以搞定的,结果写了将近四万五……

(还是不要给自己立字数的flag了【。)

说实话,虽然日更的时候感到压力,自己写也会被吓到,但是果然,能够写完这个故事,更多的是开心啊XD

真是一个写得非常畅快的故事。


不仅仅是瑞金,很早之前开始,我写文就倾向于慢节奏的日常系,我一直都知道,剧情架构是我一个很大的弱点,所以这次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挑战自我了,想试试看摒弃慢节奏的剧情能否努力写下来!

虽然肯定还有不完美的地方,但至少这次尝试我成功了,以后也会继续努力的!

作为作者,果然还是什么都能写是最好的啊=w=给人留下刻板印象的话,可能就是作者失职了。


接下来就回归继续写霍格沃茨paro和龙与少年paro的日常了……耽误了它们十天23333还是这种完全迥异的风格,也要好好找找手感了。


总之——

最后再感谢这10天来,陪着我看这篇文的大家!

非常非常感谢!

【鞠躬——

评论 ( 138 )
热度 ( 228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