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周叶】编辑部的实习生(一发完结)

*原本是给湾家周叶婚礼茶会赶出来的无料www

*后来因为又印了几份去发就延迟了放出的时间

*开这个坑的时候我还是大三的暑假,真的在编辑部实习哈哈哈哈哈

*然而填坑的时候已经变成上班族,时光飞逝呢【。




【编辑部的实习生】

 

 

[……与学生有切身性,其次,要……]

 

——切身性……切身关联?有这个词吗,是这样用的吗?做个记号回去查一查吧。

 

[满足感就是学习者学习结果与其期望相一致……]

 

——感觉不太通顺,稍微加几个字吧。

 

……

 

 

 

“哟,这稿子你校的啊?”

 

这么一句话在耳边响起的同时,肩膀也被轻轻撞了一下,周泽楷拿稳了手里的原子笔,略带错愕地侧过头去,看见叶修正翘着腿坐在自己身旁的椅子上,半靠着他,很感兴趣似的盯着他手里的稿子。

 

周泽楷下意识地环顾四周,见小小的会议室里已经坐满了人——大概是因为他坐得偏,会议室里没其他位置了,才让他们编辑部的主编坐在了自己身旁。

 

“小周还是不爱说话哈。”见周泽楷一直没出声,叶修也不恼,只是微微翘了翘唇角,半开玩笑地嘀咕了一句,而后就着半靠在周泽楷身上的懒散姿势,用同样懒洋洋的语气招呼着人齐了开会吧早开完早吃饭。

 

周泽楷犹豫着自己该不该提醒主编不要拿实习编辑当肉垫,不过叶修很快就直起了身子,望着幻灯屏上的工作汇报,时不时开口提点一两句,或是解答一些编辑们的工作问题。叶修坐直了身子并认真讲话时,看起来和他懒散的模样像是两个人,偶尔他抬起手在空中比划着,修长的手指划过空气,在周泽楷眼里落下浅浅的涟漪。

 

他早就觉得叶修的手很好看了,只是没想到竟然可以这么好看。

 

“……所以稿子已经出来了?校对过了吗,你们和基教的换一下,交叉互校。”

 

“这个稿子可以看着往后放一放,前几期的先发出去,主题比较一致……”

 

“要做专题的话,企划做了拿给我,成的话就给你们联系采访,这点人脉哥还是有的……”

 

也许是因为坐得近,周泽楷总觉得叶修的声音有点含含糊糊的,没有平时的清亮。他打量了叶修两眼,又觉得对方并没生病,兀自疑惑了一下。

 

这疑惑很快被解答了,叶修不说话的时候,腮帮子动了动,跟着咔嚓一声,是糖果被咬碎的声音。

 

周泽楷低下头,很好地遮住了自己想笑的意愿。

 

叶修似乎发现了周泽楷的小动作,伸手往兜里一掏,摸出块阿尔卑斯糖递到周泽楷面前,小声问:“吃不?”

 

周泽楷下意识地点了头,拿过糖撕开就塞进嘴里含着。叶修噗嗤一乐,又给了周泽楷一块草莓味的硬糖:“急什么,糖多得是。”

 

“……为什么?”

 

“总不能叼着烟啊。”叶修小声说,又转了头去看幻灯屏,顺便抬手敲了一下周泽楷的脑壳:“认真开会,啊。”

 

周泽楷先是被敲得愣了一下,而后下意识地抬手摸了摸头顶被敲的地方,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所有和叶修相关的事情,周泽楷总是禁不住想要微笑。

 

他喜欢叶修。

 

这是他并未刻意遮掩过的秘密。

 

 

 

如果要问周泽楷本人为什么他会喜欢上叶修,周泽楷会很诚实地回答说,他也不知道。

 

周泽楷第一次碰见叶修是在他来编辑部面试的那天,电话通知他已经通过了笔试,约了一个周五的下午来编辑部本部面试。

 

对于天生不善言辞的周泽楷而言,面试不啻于一场灾难,但如果要步入社会这又是一个必经的步骤,周泽楷也只能尽力说服自己冷静下来,争取让自己的寡言给面试官一个“沉稳”“可靠”的好印象。

 

然而与这种印象相悖的,周泽楷的领带打得并不理想,看上去就像小学生挂在脖子上的红领巾,蓬松又歪歪扭扭,他站在走廊里对着自己的领带干着急,又不敢把领带拿下来塞进兜里——白衬衫领口的扣子掉了两颗,没时间缝。

 

这时周泽楷的肩膀被人拍了两下,他转过头,看见旁边站着的男人冲自己笑笑:“要帮忙不?”

 

男人穿着一件浅蓝条纹的长袖衬衫,袖子向上挽了几挽露出手肘,衬衫下摆松松地塞在牛仔裤腰里,包裹在藏青色牛仔裤里的双腿很修长,脚上蹬着一双黑色运动鞋,这身衣服让他看起来像个学生,可他眉宇间的悠然只属于成人。

 

周泽楷愣了一下:“……谢谢。”

 

“那你弯点腰啊,弯下来点,这样我好打领带……啧,现在的小孩怎么都长得这么高啊。”

 

那条领带被男人左三圈右三圈地绕来绕去,打了个十分饱满的领带结出来,垂下来的领带被细心地履平,夹上了周泽楷一直放在兜里的领带夹。

 

“嗯,相当的……”男人上下打量周泽楷,最后满意地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一表人才。”

 

周泽楷被夸得有点不好意思,只好冲男人半是感激地笑笑。

 

这时编辑部的门开了,一个长发美女探出头冲男人招了招手。

 

“我得进去了……你是来面试的吧,过会儿加油啊。”男人冲周泽楷露出一个有些狡黠的笑容,而后抬脚进了房间。

 

周泽楷耐心地等了又一刻钟,终于得到自己可以进入面试的通知。他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又抚了抚领带,拍了拍头发,确认一切都好之后,深吸一口气,踏入了面试的房间。

 

然后他看见帮自己打领带的男人懒散地靠坐在办公桌后的椅子上,手里拿着那份他答的笔试题,抬起眼睛冲他微笑:“周泽楷?我是叶修,《教育资讯》期刊的主编。”

 

也许是因为站着,周泽楷自上而下轻易看见了叶修被刘海儿挡住的眼睛——那是明亮又内敛的琥珀色,纯粹悠然,如同春末夏初的阳光,不刺眼,却让他移不开视线。

 

“坐下啊。”叶修好笑地看着周泽楷,面前的小孩个子挺高,骨架匀称,但是穿着身西装一动不动地站在桌前的样子,怎么都觉得有点呆呆的。

 

周泽楷规规矩矩地拉开椅子坐下,挺直了脊背规规矩矩地点头打招呼:“您好。”

 

“嗯,那先随便说说呗,为什么想来这工作?”叶修弹了一下手里那份笔试试卷,问话的语气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

 

这和周泽楷想象中严肃的面试大相径庭,但他仍然保持着正襟危坐的姿势,抿起了嘴唇认真思考着:“嗯……兴趣。”

 

“嗯。”叶修颔首。

 

“这里好。”

 

“嗯?哪儿好?”

 

“……都好。”

 

“……”

 

“……”

 

等了半天也不见下文,叶修疑惑地抬起头,正对上周泽楷那双眼睛一眨不眨地认真盯着自己。

 

事实上周泽楷已经紧张得手心出汗了,但又不敢擦在西装裤上,只好伸平手掌贴着大腿,这让他看起来坐得更直了。周泽楷很清楚,他的回答是远远不够的,说不定还会给人留下轻率的印象,但他越着急越说不出话,之前看到的各种面试标准答案在他脑子里打着转,却没有一句能成功说出口。

 

终于,周泽楷想起来,家里人曾经叮嘱他说,当说不出话的时候,一定要笑一笑,这样会显得礼貌温和。

 

于是周泽楷就冲着叶修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噗嗤……”叶修愣了两秒,而后一手撑着额头就笑出声了,“诶我说你怎么紧张成这样了?聊个天又不是审讯逼供,坐那么直我压力也很大啊。来来给你块糖,含着就好点了。”

 

周泽楷接过糖,才发现自己额头上已经沁出汗水来了,他赶紧抬手抹了一下。

 

叶修靠回椅子上,翘着腿一页一页翻周泽楷的笔试试卷:“你觉得你的笔试答得怎么样?”

 

周泽楷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答得很好,感觉有点自信过头;说答得还可以,那就像和稀泥一样不如不说;说自己答得恐怕不太好……不带这么拆自己台的吧?

 

“别想我要什么答案,我问你呢,你觉得你笔试答得怎么样?”叶修头也没抬,仍然翻着他的试卷。

 

周泽楷看着叶修的视线落在他的字迹上,感觉那就像是落在自己身上一样,他忽然觉得一阵轻松,像是有些重压离开了身体似的:“答得很好。”

 

“嗯,为什么?”

 

“我尽力了。”

 

“尽力和做得好可没关系啊。”

 

“不。”周泽楷摇摇头,分外认真地开口,“我如果尽力,就会做得好。”

 

叶修抬头,定定地看了周泽楷几秒,琥珀色的视线像是要透过周泽楷的眼睛看到他的内心一般。周泽楷有些紧张,但仍然坚持着让自己坦然地回视。

 

缓缓的,叶修的唇角翘了起来:“挺可以的嘛。”

 

周泽楷抓了一下自己的裤子又松开手指,他不知道叶修这句话是褒义还是贬义,不过从语气听来似乎并不是批评或责备。

 

“你的笔试答卷,是这批新人里答得最好的一份,因为试卷都是我看的。”叶修慢悠悠地开口,没再看周泽楷,只是有一下没一下弹着试卷,“字挺好,干净,没那么多划划改改的,心态不错;答案不罗嗦,基本都能答到点上,脑子不错;问题上有下划线和重点记号,你审题了,态度良好。”

 

周泽楷没想到叶修居然这么认真地看了自己的试卷,而且居然还分析出一大堆东西来。

 

“所以我就来面试你了,然后现在告诉你,你通过了,下周一来上班。不用穿西装,接点儿地气,我们这又没领导视察。”叶修终于冲周泽楷笑了,那笑容懒洋洋的,而后他站起身绕过办公桌,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欢迎啊,小周。”

 

然后叶修就成了周泽楷实习后带他的人,关系熟了一些之后,他有些好奇地问叶修为什么他的面试表现很糟糕但还是录用了他。

 

“简单,我又不要编辑说相声,我只要个认真能干事的,哥亲自教,能有什么教不会?”

 

叶修回答的时候还低着头校稿子,仿佛只是顺口一说。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的侧脸,把目光慢慢挪到对方的头发上,半低下头微笑起来。

 

 

 

叶修主持会议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风格,杂志的各个栏目组工作汇报结束后,他在任务分配上做了些调整,就宣布散会。周泽楷拿着笔记本站起身,刚想出去,就被叶修拍了两下肩膀拦住了:“诶小周等会儿,有个事跟你说。”

 

周泽楷不明就里,但仍然顺从地坐回椅子上,叶修也坐下了,毫无形象地往会议桌上一趴:“是这样,合作交流版块最近想做个专题,关于中外合作办学的,大概持续刊登两三期那么长。但是最近刚增加了新栏目,人手有点抽不开,哥一个人弄专题肯定时间不够,所以说想问问你有兴趣帮我不?”

 

“呃……”周泽楷愣了一下,“我可以?”

 

“有什么不可以的,谁不是从第一次开始练,起点高不是更好?”

 

叶修说话的语气总带着点漫不经心,却不知为何有种让人相信的力量。

 

最后周泽楷点了点头:“好。”

 

得到确定答案,叶修直接就在会议室里和周泽楷详细讲了专题的策划大纲,两个人一条一条地讨论,再加上分配任务规定时间,等这段小会议告一段落,已经过了吃午饭的时间。

 

“啧,这会儿食堂估计都没饭了,小周你怎么办?”

 

“出去吃。”

 

“那就成,别饿着,身体是革命本钱。”

 

“前辈呢?”

 

“茶水间里有私藏的方便面。”叶修想起前几天刚吃了最后一包老坛酸菜,现在就剩下香菇炖鸡,不由得悲从中来。

 

周泽楷皱了下眉:“这样不好……”

 

“又不是天天吃。”叶修没放在心上,“再说时间不够了,今天事情不少。”

 

叶修的有事和一般人说的有事不是一个概念,通常他轻描淡写说有事的时候,对其他人而言意味着能把精力榨干的工作,自从实习开始就由叶修带着慢慢熟悉工作,周泽楷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但是……”

 

“行了没事,你没吃过泡面?”叶修推了周泽楷一把,“赶紧的吧,午休就那么点时间。”

 

“我给你带。”周泽楷只得小声这么说,坚决得压根没听见叶修回答什么。

 

用打仗一样的速度吃完饭,拎着装了饭盒和纸汤碗的袋子往编辑部走的时候,周泽楷忽然又有点后悔了——就像叶修说的,谁没个时间紧迫吃泡面的时候?严格来讲他和叶修认识的时间也不算长,结果紧张兮兮的,自顾自帮人带了午饭,谁知道拿回去会不会已经多余了?

 

虽然即使真是那样,对方也绝对不会让自己难堪,但这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心思明晃晃的跟着这堆挑了半天的饭菜暴露在对方面前似的。

 

买都买了,周泽楷也没打算临阵反悔,拎着袋子径直去茶水间,刚巧把要撕开泡面桶的叶修抓个正着。

 

“……前辈。”

 

“小周啊……咦?给我带的?”

 

最后叶修坐在旁边吃饭的小隔间里,打开饭盒拆开筷子一丝不苟地吃,周泽楷坐在叶修对面,捧着个苹果一边啃一边看叶修吃饭。

 

叶修吃饭意外的挺文气,一点饭粒菜汤都没洒桌子上,不快不慢,不吧嗒嘴,赏心悦目,他吃饭也不慢,没一会儿饭盒就都空了,青椒葱段什么的都没剩下,蛋花汤也喝得干干净净,一点不挑食。

 

“谢啦,挺好吃的,哪买的?”

 

“楼下。”周泽楷下意识回答,然后想起应该说得详细点,“右转……马路对面。”

 

“哦,知道啦。”

 

叶修把饭盒摞一块儿塞进垃圾桶,一副蹭饭吃的理所当然,没有丁点还钱的打算:“下回出去?请你吃驴肉火烧。”

 

周泽楷急忙点了点头。

 

 

 

夏天的雨,说来就来。

 

只是比往常下班的时间迟了一点,瓢泼似的雨就倾倒下来,在屋子里听着窗外哗啦啦响的声音就让人庆幸自己还没出门。

 

不过对于叶修和周泽楷而言,这相当于是被大雨围困在编辑部的灾难事件。其他人提早察觉了大雨来临,纷纷下班时间一到就走了个精光,只剩下讨论专题策划的两个人没能及时跑路。

 

“我去,小周你带伞了么?”叶修掀开百叶窗看看外面,皱了皱眉。

 

“带了。”

 

“那好,千万别打伞。”

 

“……呃。”

 

“我上一把伞就是这么报废的,吹得伞骨断了两根,撑个伞比没撑还心累。”

 

雨大的时候撑伞确实没用,但这种天气连个出租车都打不到就让人闹心了——滴滴打车的订单发出去老半天也没有回应,周围的车好几十辆,估计都急着交班,谁也不想大雨天的接活儿。

 

“先在这待会儿吧?”叶修提议,“现在出去就是挨淋,要是运气好的话,等一会儿雨就小了。就算运气不好……咱们先把策划方案基本定下来,夜长梦多也烦人。”

 

周泽楷自然没意见——他的脑子转了一圈,发现现在只有他和叶修被大雨困在编辑部,生出一点二人独处的浪漫感来。

 

当然,一开始讨论工作,那点浪漫感就被冲得一干二净了。

 

“小周,让你找的中外合作大学资料,拿出来看一下,跟我说说觉得哪几所可以。”

 

“资料来源有注明吗?”

 

“你拟了采访问题吧?给我看一下……没事,我就看着,你说,我也听。”

 

周泽楷从自己的U盘里调出他熬夜了好几天整理的资料——虽然他还是实习生,而且这是他参与的第一个专题策划,但他无论如何也想做到最好。

 

或许到不了叶修要求的地步,可是他也想尽力而为,至少对得起自己。

 

他尽力组织好语言,一点一点地把他整理好的资料讲给叶修,叶修看着他拟定的问题,双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边时不时插话,指出周泽楷资料整理中出现的纰漏。

 

如果说之前周泽楷不明白为什么叶修的效率可以那么高,那现在他完全清楚了。

 

或许并不全是因为有一心多用的天赋,更多的是对这份工作的熟悉。作为主编,叶修熟悉的不仅仅是如何审稿校对,他对印刷流程、纸张选用等等都很精通,在策划专题上更是出色——晋升主编之前,叶修就是负责杂志专题的。

 

该说的说完了,叶修仍然在一点一点地修订那些采访问题,只是点了点头说谢了小周你先歇会儿。周泽楷想了一下,起身走出小会议室,打算去茶水间倒两杯水来。

 

直到站在饮水机面前,脑海里那根绷紧的弦才松了下来,一种大脑高速运转之后的疲惫笼罩了他。

 

随之而来的还有深深的无力感与距离感。

 

——只是这样他就觉得疲惫,那叶修呢?

 

周泽楷想,他可以用自己只是实习新人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可这种安慰显得那么苍白。即使他顺利通过实习期转正,想要做得和叶修一样好,也要花费不少的时间吧。

 

不如说,差距实在太大,大得竟然让他觉得很受打击。

 

或许这很正常。周泽楷劝着自己,叶修的能力之高是有目共睹的,甚至到了提起叶修就觉得没有什么他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能力高到几乎凌驾于大多数人之上,不就意味着……

 

……

 

……在这个领域,叶修近乎是“神”级的存在吗?

 

是那样的话,有差距太正常了,赶不上太正常了,觉得沮丧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人永远也不可能和神并肩啊。

 

——也许是自己一开始太狂妄了,居然以叶修为目标努力着。

 

周泽楷没有和任何人说过,但是在他心里,直到刚才那一刻为止,确实都存着想要做得和叶修一样好,甚至更好的念头。

 

所以他那么努力,宁愿熬夜熬得挂上黑眼圈也要把叶修交代的工作做到极致——他去任何可能的网站查找资料,不放过一点相关文件,做了好几篇翻译,从中摘取哪怕只有一句话的有用信息;他花了很长时间整理排列他的资料,让它们看起来清晰而有条理;他找了许多之前的杂志去看采访专题,模拟着情境写了几十个问题,删删改改只留下十五个……

 

可还是不够,远远不够,差得太多了。

 

他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绪,自觉叶修看不出什么端倪,这才端着两杯温水回到小会议室。

 

叶修已经完成了修订,微蹙着眉头向后靠在椅背上,阖起了眼睛养神。

 

周泽楷踏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场景。

 

他愣了一下,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叶修如有所感地睁开眼睛,望着他的方向笑了一下:“回来了?”

 

“……嗯。”周泽楷一时间说不出话,有些局促地点了点头,把水轻轻放在叶修手边。

 

“谢了。”叶修笑笑,在椅子上重新坐直了身体,“你的问题我改了一下,离线发你了,收了看看,不一定对,是我个人想法,哪儿不好了你跟我说,我们再讨论。”

 

周泽楷点点头,收了文档打开看,里面有不少修改部分,旁边简要写着原因。

 

他挨个向下看,一边看一边在心里佩服得五体投地——同时,那种距离感似乎又加大了一些,整颗心都向下沉了。

 

然而,最后一个问题却没有任何修改。

 

不但没有修改,旁边还标注着一句:这个问题提得很好。

 

周泽楷悄悄抬眼,视线投向身边的叶修——叶修正捧着杯子喝水,眼珠子转来转去,这是他在思考的标志。

 

……

 

可是为什么呢,就这一句话,就把他之前所有的不安和失落都抵消掉了。

 

明明是很平常的一句话,为什么会那么鼓舞人心呢?

 

“前辈。”他不由自主地喊了叶修一声。

 

“看完了?”

 

“看完了,我回去改。”

 

叶修有点意外:“没异议么?”

 

周泽楷摇摇头,十分诚恳地开口:“我明白。”

 

——明白那些修改的原因,即使理由写得很简略,但是只要看到修改后的字句,就会明白了。

 

叶修用一种饶有趣味的目光盯着他看了半天,慢慢的,那种目光溶成了一种直白的赞赏:“挺厉害的嘛。”

 

“呃?”

 

“我说,你挺厉害的。”估计是看着周泽楷的表情有点呆,叶修探过身子伸出手,敲了敲周泽楷的额头:“挺聪明的小孩儿,怎么老在这种地方慢一拍……”

 

周泽楷下意识地捂住额头,揉了揉。

 

如果说之前的批语让他觉得温暖,那现在这句夸奖不啻于烈火,烧得他心口灼热。

 

他忽然就明白了。

 

即使差得再远,看起来再不可能,他大概也会继续努力下去的。

 

即使心灰意冷,但要真的放弃,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或许他是幸运的,刚刚接触这份工作就见到了叶修。

 

周泽楷低下头,无声地笑起来。

 

叶修瞥见周泽楷的样子,在心里补了一句——除了慢一拍,有时候还有点儿……算了,不说了。

 

 

 

那份专题策划做得很成功。

 

虽然还只是实习期的新人,但叶修坚持在编辑栏打上了周泽楷的名字,笑着说小周可是出了不少力,没道理成果出来了不给人署名啊。

 

周泽楷拿了那一期样刊回家,看着排列在一起的两个名字,又是满足又是隐秘地开心了半天,高兴过后,拿根笔把两个名字一起圈了起来。

 

三个月的实习期过得很快,周泽楷甚至没什么感觉,就顺顺当当地转正了。他从人事部的办公室出来,掐了一下自己的脸,觉得好像还在做梦。

 

——不是做梦,真的留下来了。

 

突然有什么东西打了他一下,周泽楷回头一看,是叶修用本杂志轻轻拍了他的后脑勺:“转正了?”

 

“嗯!”周泽楷用力点了点头。

 

他想和叶修说点什么,例如都是多亏前辈三个月的教导之类的话,结果他还没组织起语言,叶修已经抬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干得漂亮。……那再正式点儿说一次吧。”

 

叶修退了半步,冲周泽楷伸出右手:“周泽楷,欢迎你来到这里。”

 

周泽楷也伸出手,把叶修的那只手握紧了。

 

他想说些什么,又觉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最后那所有的话都变成了一个笑容。

 

叶修大概是明白的。

 

因为叶修点了点头,唇角一扬:“真好。”

 

 

 

——end——


评论 ( 19 )
热度 ( 710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