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版深夜60分】寒冬

*写了昨天《邻家男孩》的小番外www


邻家男孩戳 → 这里



【寒冬】

 

 

周泽楷升入高三的那一年,全国都迎来了罕见的强冷空气。

 

冷气团由北方而来,一路南下,甚至周泽楷所在的城市都提早了半个月开始中央供暖——因为刚刚进入十一月,气温便跌破零度,还少见地下了一场雪。

 

与这种寒风凛冽的寒冷相比,周泽楷更关心身在南方城市的叶修。

 

南方一样受到了冷空气的侵袭,但和北方不同的是,再冷也不会有什么中央供暖的待遇,大家只能依赖皮下脂肪和坚强的毅力与潮湿寒冷的天气抗衡。

 

和叶修发短信的时候,总忍不住问问天气如何,冷不冷之类的事情。

 

连周泽楷自己都觉得问得有点儿频繁,但叶修似乎不这么觉得,每次都很认真地回答了,还会开玩笑地让周泽楷好好考虑志愿,真考了一所大学就要至少挨冻四年。

 

周泽楷握着手机忍不住笑了——久别重逢后又这样相处了两三年,他已经很了解叶修的脾气。例如说,对方只在有把握的时候,才会有开玩笑的余裕。

 

换句话说,叶修倒是很笃定他一定也会去那所大学,或者说,很期盼。

 

这种被期待着的感觉让周泽楷很踏实,日复一日的复习与考试也因此变得有意义起来。那所大学的录取分数线已经被他研究得很透彻,只要他发挥正常,第一志愿考上没什么问题。

 

他的父母仍然极少回家,偶尔回来一次,也不过意味着生活费从银行卡里的数字变成现金。他和他们见面的时候总是相互沉默,似乎过了十几年之后,谁也不知道该和对方说些什么,母亲还问过他一句现在怎么样,他答了一句很好,两个人再度无言,直到母亲开门,匆匆离去,似乎不愿意在这间屋子里多呆一秒。

 

周泽楷看着房门被打开又关上,心里平静得没有一丝涟漪。

 

他以为生活会就这么有条不紊地继续下去,直到他考上大学,离开这个城市。

 

然而,日历刚刚翻过新的一年的那天,他回到家,意外地发现父母都坐在沙发上,两人之间隔了足有一米远,相互沉默着,谁也不开口说话,只是在看到他的时候,才同时站起了身。

 

周泽楷把书包放下,空气中粘稠的沉重感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怎么了?”

 

“泽楷,我和你爸爸回来,是有事要和你说。”母亲先开了口,语气一如既往的冰冷倨傲,就像她经久不衰的美貌一般。

 

“对,你也大了,我和你妈妈都觉得,是时候告诉你了。”

 

周泽楷沉默着用眼神示意他们继续,他悄悄地把一只手背到身后,攥紧了——在他感到紧张而又不愿表现出来的时候,这是他用以转移压力的习惯。

 

“我和你爸爸要离婚。”母亲用手拨了拨头发,“十几年前我们就该这么做了,都是因为考虑到你,怕我们离婚对你造成影响,这才拖到现在。你马上要上大学,也很快就要成年了,应该能接受这件事。”

 

周泽楷一愣。

 

“这些年来我们维持着婚姻关系,是为了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但是你要知道,我们的婚姻关系很痛苦,你现在是个大人了,能理解我们的,对吧?”

 

“当然,你是我们的孩子,我们不会不管你,大学的生活费和学费我们离婚后也会均摊,所以不用担心你的生活,一切都没什么不同的。”

 

“终于能和你妈妈离婚,我也松了一口气……这些年我们彼此都忍耐得很辛苦。”

 

“泽楷,你不会怪妈妈的,对吗?”

 

周泽楷缓缓松开了背在身后的那只手。

 

“我不怪你们。”他听到自己说,一字一句,分外清晰,“因为,我不在乎。”

 

他想他说的是真话,他不在乎,因为作为父母的两人,似乎也从来没有在乎过他,这么多年了,他早就不是小孩子,隐隐约约也能感觉到父母彼此的态度,更是猜想过今天的状况。

 

只是为什么忽然觉得那么冷呢?

 

屋子里明明有暖气,很暖和,穿着外套的时候甚至会出汗。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房间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关上了房间门,趴在床上的。

 

他觉得很冷,心里冷,有一块结了痂、几乎就要愈合的伤裂开了。

 

天气预报说得没错。

 

这确实是十几年来难得一见的寒冬。

 

 

 

周泽楷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他睁开眼睛,坐起身,呆呆地看了好一阵窗外,才意识到已经是晚上了。

 

房门外静悄悄的,也许他的父母在通知他之后,就迫不及待地去办离婚证了。周泽楷懒得走出房间,他把手机拿起来,发现居然是叶修打来的电话。

 

他赶紧按下了接听键。

 

“喂?小周?你没事吧?”一接通,叶修的声音就传了出来,“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没人接,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啊……”周泽楷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回答:“睡着了……”

 

“是吗?”叶修显然也没想到,同样愣了一下,但很快就松了口气,“那就好,我吵醒你了?抱歉。”

 

“没,该醒了。”周泽楷忍不住笑了一下,“本来也不该睡。”

 

“多睡睡挺好的,长个儿……算了你还是别再长了。”

 

“前辈可以长。”

 

“小周你变坏了,存心的吧?”

 

“噗嗤……没。”

 

周泽楷的心情忽然好了一点,极冷极冷的、裂开的那块伤口,好像又被很温暖地包裹住了,重新开始愈合。

 

这是除了叶修之外,谁也做不到的事情。

 

“打电话是想跟你说元旦快乐。”叶修转了个话题,“其实没什么事。”

 

“嗯,元旦快乐。”

 

“……你怎么了?”

 

“啊?”

 

“没,可能是我听错了,忽然感觉你有点怪怪的。”

 

“……”周泽楷握着手机,沉默了一秒,“有点难过,但没事了。”

 

“没事了?”

 

“没事了。”

 

“没事就好。”叶修没有继续追问下去,“最近好像更冷了,小心点别感冒,高三的时候一天病都生不起啊。”

 

“嗯,前辈也是。”

 

两个人又随便聊了几句,这才挂了电话。

 

周泽楷呼出一口气,把手机放到一旁,起身打开房门。

 

客厅里一片漆黑,静悄悄的,他的父母果然都已经离开了。

 

周泽楷借着自己房间的一点光走出去,打开了客厅的灯,霎时,整间屋子都亮了起来。

 

——确实没什么不同。

 

他忽然释然了,或者说,忽然从某种受打击的沉痛中解脱出来,变得可以轻视那份沉痛了。

 

无论他们离婚与否,这个家其实都不存在。

 

而他总会考到那所大学去,离开这里,这间屋子。

 

或许这是十几年来最冷的寒冬。

 

但再冷的寒冬也会有结束的时候。

 

寒冬结束了,春天的花就开了。

 

从来都是这样。

 

 

 

——end——


评论 ( 33 )
热度 ( 28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