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周叶】小镇上的大魔法(一发完结)

*这是一个小小的傻白甜治愈系脑洞www

*天冷了需要温暖啊=w=




【小镇上的大魔法】

 

 

0、

 

在大陆的某个地方有一座小镇,小镇没有名字,或者说它的名字就叫小镇。

 

镇如其名,小镇很小,绕着整个镇子走一圈也花不了多久,镇子中心公园里的巨大沙漏每天从早到晚要翻转二十四次,而翻转一次的工夫就足够人悠悠闲闲地绕着镇子散步完毕了,当然,如果是老爷爷老奶奶,可能要花多一点的时间,不过老爷爷老奶奶本来就是悠闲的,多花一点时间他们一点儿也不介意。

 

但第一次来小镇的人们,往往花了沙漏翻转六七次的时间在整个小镇内参观游玩。小镇很小,东西却很多,无论是西点店刚出炉热气腾腾会唱歌的面包,还是宠物店里长着翅膀优雅慵懒的灵猫,都足够人们钻进店里去盯着目不转睛,小孩子们把整张脸和两只手都贴在玻璃橱窗上,一点也不在乎自己的鼻子要被压扁了。

 

这其中最让人感兴趣的,还是街角的魔法铺子。

 

小镇上人人都知道,街角的魔法铺子每天过了中午才会开业,而后直到午夜才会关门。平时的生意不好不坏,和这个镇子一样悠闲,可一旦有人来小镇旅游,那间小小的铺子就会水泄不通,木头门都被人们挤得唉声叹气,连说自己一把年纪经不住折腾。

 

没办法啊,这间魔法铺子是真正的魔法师开的,吸引力实在是太大了,虽然门口的牌子上总写着些「出售治疗喷嚏过多的药,帮你藏住咳嗽的药,以及祝你好梦的药」之类看起来不那么靠谱的话,尤其是字看着也不太靠谱,歪歪扭扭一笔一画,倒像是小孩子写的。

 

但挤进那扇木头门后,就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大大的坩埚里咕嘟咕嘟地熬煮着香甜的汤,柜子里陈列着一排排各种颜色的水晶瓶子,墙角的盆栽植物对着进店的客人叽里咕噜评头论足,长着翅膀的小精灵坐在花架上,捧着一朵杯子样的花,一指头一指头挖着花蜜。有小孩子进店里来了,就有玻璃杯飘到坩埚前,大木勺盛出一杯甜甜的汤,再飘到孩子们手里。

 

而铺子主人就懒洋洋地坐在木头柜台后面那把摇椅上,半阖着眼像是在养神,他会给进店里来的客人一个模糊的笑容,挥挥手示意他们随意,不必担心打破瓶子或是什么摆设——它们可都听话着呢,掉到地上之前就会自己蹦起来,抱怨客人们的不小心再飘飘悠悠地回到架子上。

 

有的时候魔法师先生躺在摇椅上睡着了,几个小精灵就拎来一条薄薄的毯子盖在他身上,他醒着时神色中透出的那股懒散让人一望而知他已经度过了很多岁月,但睡着时那张脸却像个孩子的脸庞,嘴唇微张,睫毛一颤一颤。

 

魔法师先生叫什么名字呢?

 

“叶修。”对偶尔好奇的客人,魔法师先生这样说。

 

叶修?大家都觉得这名字不错,好听又好记,就是和叶秋有点像了,如果不是知道叶秋早就死了,他们一定会窃窃猜测好一阵子呢!

 

毕竟,那可是曾经名震大陆的第一魔法师叶秋,现今留下的多少魔法典籍和咒语都是他起草编写的,听说就连魔法阵图案上的那片叶子也是叶秋的杰作呢!

 

传说中叶秋走遍整片大陆,向人鱼、精灵和恶魔学习魔法,把研习魔法的可能性带给了人类,却遭到保守派的追杀而惨死,师从叶秋的年轻魔法师们奋起反抗,最终推翻了保守派,魔法得以在人类间传播——这件百年前的故事,如今已经是人们常常自发排演的剧目了。

 

 

 

1、

 

阳光明媚的一天,中心公园的大沙漏翻过十二次,第一粒砂掉落在玻璃沙漏底部,发出叮当一声响,又蹦了几蹦。

 

叶修揉着眼睛从床上爬起身,掀开毯子蹬上那双自动凑过来的毛茸茸的拖鞋,毯子在他身后自动自觉地对折叠整齐,飘悠悠落回床上,羽毛枕头使劲抖动,把被压了一晚上加一上午变得有些瘪的自己弄回了柔软蓬松的模样,满足地靠在了床头。

 

衣服一件件飘来,叶修把手一伸,衣服们就排着队往他身上套,最后腰带打了个蝴蝶结,叶修看着嘴角一抽,把蝴蝶结解开自个儿又系了一遍——他的衣服们就这点不好,容易恶趣味。

 

洗漱完毕,从一篮子刚出炉的吐司里随便拿了片叼在嘴里,叶修伸着懒腰往铺子里走,准备开门开业,阳光透过大橱窗照进室内,映得铺子里金灿灿的。

 

叶修推开了木头门,无视了对方“能轻点么我一把年纪了”的抗议,深呼吸了一下初秋的空气——清新,干燥,已经开始带有落叶的气息了。天空瓦蓝明澈,羽毛状的云彩排了两列,一直延伸到很远的地方。

 

“我说,你不看看横在门前这个是个啥?”木头门提醒叶修别光顾着看天也看看地面,“横躺了一上午喽,我喊了半天也不应声,不是死了吧?”

 

叶修这才低头一看,一个裹着斗篷的人形生物倒在自家铺子前一动不动,整张脸都埋进了地里,就看见黑色稍长的头发和尖尖的耳朵。他走过去,蹲下身,伸手戳了戳这个人形生物的脑袋。

 

对方依然一动不动。

 

叶修又戳了戳,加大了一点力道。

 

“嗯……”这回有反应了,虽然只是微弱的呻吟声,大概还是无意识的。

 

叶修打了个响指,自个儿转身往店铺里走,人形生物从地上漂浮起来,晃晃悠悠地跟着他一起进了木头门里。木头门想想,在自己身上挂上了一块【今日休业】的牌子,大大地打了个哈欠。

 

 

 

2、

 

“哗啦哗啦哗啦……”

 

颜色各异的翅膀在阳光下反射出亮晶晶的光,闪烁的磷粉从翅膀上扑簌簌往下落,染得空气都成了五颜六色的一片。而躺在床上的那位仍然不为所动地继续昏迷,丝毫感觉不到自己正被如火的热情环绕着。

 

叶修望着眼前一群在人形生物脑袋瓜附近飞来飞去打转的小精灵,由衷地感到了外貌的吸引力跨越种族。阅人无数如叶修也不得不承认,忽略不计沾在脸上的那堆泥土,这个家伙的外貌相当高质量,即使是在全大陆估计也排得上第一第二。

 

对方的眉头忽然一皱,睫毛微微颤抖,小精灵们呼啦一下散开了去,各自回到花架上,躲在花瓣后面小心地露着头打量对方——没办法,小精灵是害羞又怕生的生物。

 

他的眼睛睁开了,阳光映在他眼里,像是一块通透的红宝石。

 

“醒了?别动,我给你去倒杯水。”叶修说着,从椅子上站起身向厨房走去。

 

周泽楷对叶修的第一印象,就是一个声音好听又懒散,微微带着笑意的人。他躺在床上,只来得及看到对方的背影,发梢因为转身有点急而轻轻晃动着,他想出声喊住对方,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音。

 

——太渴了。

 

叶修很快走了回来,递给他一个陶瓷杯子,里面盛着的不像是水,更像是某种汤药。周泽楷疑惑地望了回去,叶修很坦然地解释:“加了点安神的药,你精神绷得太紧。”

 

周泽楷点了下头,默默地端起杯子就把液体送进嘴里,当舌尖尝到第一滴液体时,他惊讶地睁大了双眼,红宝石般的眼睛闪了闪,颜色逐渐褪去,变成了一块紫水晶。

 

“好点了?”叶修望着周泽楷喝光整杯东西,笑了笑。陶瓷杯子自动从周泽楷手里飞走,进了厨房开始唰啦唰啦地清洗自己。

 

“嗯……”周泽楷垂下眼睛,抿了抿嘴唇,“谢谢……”

 

“没啥,一滴血而已,又不费事。”叶修摆摆手,指尖的伤口他早就治愈了,划的那一刀对他来说压根不是事,“就算是半血族……偶尔也是需要一滴两滴的吧?”

 

“……嗯。”虽然只是一滴,也足够暂时压制他那一半本性中对血的渴望了。周泽楷更好奇对方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身份的——要么被当成人类,要么被当成血族,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如此准确地判断出他的真实血统。

 

父亲是血族,母亲却是人类,不属于任何一边的混血儿。

 

“一两滴血的事儿,没必要压抑自己,又不会死人。”叶修摆了摆手,“何苦呢,你不知道你躺在门前,鼻子都埋地里去了,我还以为你整张脸都得压扁了呢。”

 

“……啊。”周泽楷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一蹭一手土,想到自己满脸泥土地面对对方,他整张脸一下子红了。

 

叶修看得忍俊不禁:“说你就信啊?没见过你这么……咳,没见过你这种的,哥记得血族那都是老奸巨猾一等一的啊,看来你比较像人类嘛。”

 

周泽楷把脸埋进了掌心里,一秒后跳下床,急匆匆地跑了两步又站住脚,犹豫地左看右看,最后求助地望向叶修。

 

“厨房在那边。”叶修善解人意地抬手指了个方向,“水缸里的水就成,有个瓢。”

 

 

 

3、

 

周泽楷戴着一顶礼帽,有些局促地站在魔法铺子门口,琢磨着叶修说的“招揽客人”应该怎么做。

 

他强行压抑了自己对血的渴望太久,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变得有些虚弱,因此被叶修留在了魔法铺子里暂时调养。对此周泽楷很是不知所措,唯有拼命道谢,但从小不常和人交往谈话,他又心里着急,结果反而嘴巴卡了壳,一句话也没能说出,只是焦急地盯着叶修看。

 

叶修到好像理解他的意思,一手托着下巴,笑呵呵地开口:“没事,又不是白收留你,反正你也没事干,去,收拾收拾到店门口给哥招揽客人。”

 

然后一群小精灵就飞出来,把一顶礼帽扣在了他头上,叶修往摇椅上一躺,挥着手说小周那就交给你了。

 

周泽楷对自己的外貌概念不大,他从小接触的人实在太少,看的书又都是吸血鬼父亲的魔法书库里的典籍,因此愣是半分意识不到自己长了一张多好看的脸,此刻他就顶着这样一张脸站在铺子门口,一脸认真地苦恼着。

 

下午时分,街道上的人开始多起来,戴着礼帽站在铺子门口的周泽楷异常引人注目,路过的女孩们都悄悄地盯着这个高大俊美的人看,互相咬着耳朵嘀嘀咕咕,而后一起笑得羞红了脸。周泽楷不太明白她们为什么这样做,便下意识地回了一个微笑过去。

 

“呀!你看他是不是在冲我笑啊?”

 

“咦他是不是也在对我笑!天啊笑起来更英俊了……”

 

周泽楷愣愣地眨着眼睛,更加不解。

 

“年轻人,你这样可不行啊。”历经风雨的木头门观察了周泽楷很久,终于忍不住发话了,“招揽客人不是光微笑就成的啊……”

 

然后木头门就和周泽楷一起看见,刚才窃窃私语的两个女孩带着微红的脸走上前来:“那个……请问,您在这里工作吗?”

 

周泽楷点了点头。

 

“能、能不能请您带我们进去看一看……”

 

周泽楷又点了点头,转身拉开了木头门,想想,加了一句:“欢迎光临……”

 

“呀!!!!!!!”

 

两个女孩高兴地嚷嚷着,一起往店里走,而这时,有几个还在一旁远远看着的女孩也凑了上来,跟着往铺子里钻。

 

被拉开,并一时半会合不上的木头门无语地望着另一侧的天空:“刚才那句当我没说。”

 

而叶修已经干脆躺在摇椅上睡着了,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把整间铺子都交给了周泽楷。小精灵们坐在花架上嘻嘻地笑,看着周泽楷拎来薄毯盖在叶修身上又把边角掖了掖,乐得轻松地继续吃着花蜜。

 

 

 

4、

 

“小周跟好了,人有点多,别走散了。”叶修回头看看拎着个大藤篮的周泽楷,叮嘱了一句又往前走去。

 

周泽楷拎着篮子紧紧跟上,一点没在意自己作为一个男性拎着家庭主妇买菜用的藤篮有多怪异。

 

叶修站在集市摊位前,一家一家孜孜不倦地砍价,直弄得摊主泪流满面,然后把土豆番茄洋葱头什么的都扔进周泽楷拎着的藤篮里,顺便嘱咐对方付账,于是内心受创恨不得报复社会的摊主们都收到了周泽楷递来的晶石币和一枚歉意的微笑,而后他们纷纷打消了报复社会的念头,觉得这个世界还很美好。

 

篮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叶修还很高兴地在集市上转悠着,乐此不疲地和摊主砍价,周泽楷提着篮子紧紧地跟着叶修,生怕自己跟丢了,没注意脚下一绊,差点把前面的叶修也一起撞倒了。

 

“哎哟小周……没事吧?”被撞了一下的人是叶修,当事人到好像更关心周泽楷的状况,“走那么急干嘛?”

 

“……怕走散。”

 

叶修看看周泽楷手里拎着的大篮子,再看看周泽楷无辜的眼神,难得地产生了一丝负罪感,于是他伸手拍了拍周泽楷有点乱的衣服,把周泽楷空着的那只手牵住,继续逛集市。

 

明明作为半血族,体温要低于一般的人类,周泽楷却觉得自己的掌心很烫,像是要把叶修也连着灼烧起来一样。可叶修却是一副没什么感觉的样子,周泽楷不禁又觉得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小周,付账,六个冷翠石。”篮子里又被丢进一个卷心菜,周泽楷急忙在钱袋里翻找零钱,递过去一枚晶石贝,又拿回对方找回的四个冷翠石,小心地塞进钱袋再把袋子系紧。

 

因为牵着手,叶修没再扔了周泽楷继续往前走,而是站在一边耐心地等,等周泽楷把钱袋收好,叶修才再度迈开步子。周泽楷紧紧地跟上,悄悄地把手又握紧了些。

 

感觉到对方的小动作,叶修有点无奈地笑了——全大陆最老奸巨猾的两个种族,血族和人类,结合之后生下的混血儿居然负负得正是这么坦率的小周?

 

他轻轻地回握了一下,感到身后的周泽楷似乎一怔,而后叶修稍稍放慢了脚步,等着对方走到身边并肩,继续向下一个摊子走去。

 

叶修没告诉周泽楷,他其实挺长时间都懒得自己出来逛集市了。

 

 

 

5、

 

“小周,把萤火草茎和翎风花花苞给我,萤火草茎七根,花苞五个,记得花瓣不能有任何损伤,小心点拿。”

 

周泽楷点了点头,想起叶修背对着他,又轻轻地“嗯”了一声,拉开两个柜子,按着叶修的要求找出材料,小心地捧在手里递了过去。

 

“谢啦。”叶修把它们放到怀绯石制的石钵中,用力地开始捣碎混合它们。一群小精灵从花架上探出头看着叶修的动作,周泽楷也走到叶修身边坐下,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的双手。

 

叶修的双手很白,手指修长,指甲修得短而光亮,是双漂亮的手。周泽楷知道叶修的右手掌心有一道伤疤,从食指一路纵贯至掌根,长而深,是褪不去的深褐色。

 

伤疤背后的事情叶修没说,周泽楷也不问,虽然如果叶修想和他说,他什么时候都一定会认真无比地听。

 

捣碎这两种材料并均匀混合是件有点费力气的活儿,室内的炉火烧得又很旺盛,木柴发出毕毕剥剥的响声,叶修的额头上不出一会儿就布满了晶亮的薄汗,细细密密将落未落。

 

“小周搭把手,帮个忙把汗擦了,这要不小心掉进去一滴可就白费了。”叶修头也不抬地说。

 

“嗯。”周泽楷十分自然地伸手就把叶修额头上的汗擦干净了,凉凉的。

 

叶修的动作一顿:“用手干嘛,没手绢么?”

 

“有。”

 

“……”叶修摇了摇头,继续着熬制汤药必备的准备工作。

 

“叶修……”周泽楷又伸手帮叶修擦了一次汗,有点犹豫地开口问,“为什么……不用魔法?”

 

“嗯?你说这个?”叶修举起石钵,见周泽楷点头,忍不住笑了:“魔法是很方便,但有些事儿,终归是要亲力亲为的。”

 

“哦……”

 

“而且说实话,我觉得很多事情,亲手做比用魔法好,因为不管是人,还是血族,还是人鱼兽人小精灵,只要活在世界上,就有无限的可能性。”叶修低了头继续用力地捣碎剩余的花苞和草茎,一边轻快地说,“什么都是个体验啊。”

 

“……嗯!”周泽楷用力地点了点头,托着腮静静地看叶修工作,然后看着叶修把材料放进坩埚,拿着梧桐树枝顺七圈逆七圈地搅拌。叶修半垂着眼睛,注视着坩埚里搅动出的漩涡和逐渐变深的颜色,神情安静又柔和,好像全世界就剩下这么一件事一样。

 

那是给他熬制的汤药,调理安神的。周泽楷知道。

 

 

 

6、

 

叼着面包片望向窗外的时候,叶修才发现居然下雪了,这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有点早,分明离雪陌月还差着三天。

 

“小周你看,下雪了。”周泽楷从厨房把蔬菜浓汤端出来的时候,叶修仍然叼着面包片,兴致勃勃地指着窗外,有点口齿不清地这么和他说。

 

“……啊。”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雪了,但被铺成银白的街道也相当美。尤其是,周泽楷从未从这样的角度看过下雪——在温暖的室内,暖和的火炉,隔着窗户,桌子上放着食物,还有一个人和自己说着话。

 

他觉得这年的雪比往年都要美。

 

“还挺好玩的,下得大了堆个雪人?”

 

“嗯。”周泽楷没堆过雪人,不过他觉得叶修的提议是个好提议——只有在说到什么很感兴趣的事情时,叶修才会那样眼里亮起来。

 

“对了,离你上次过了快四个月了吧?”叶修忽然想起来周泽楷的半血族体质,稍微回忆了一下周泽楷在自己这里待了多久后,发现时间过得很快。

 

“……三个半月。”

 

“那也差不多了。”叶修说,用手帕把左手食指上的吐司渣擦掉,空气突然微微一变,一道小小的口子就出现在他的指尖,鲜红的血珠很快渗了出来。

 

周泽楷看着,轻轻地吸了口气,半是心疼,半是赞赏——那一半血族的本能,在看到无垢的鲜血时,都会自发地感到兴奋。

 

“呐。”叶修隔着小圆桌,直接把左手食指递到了周泽楷面前。

 

叶修对他说过,没有必要压抑自己种族的本能,也没有必要把自己强行归类为血族或是人类,半血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世界上的一切本来都是独一无二的。

 

犹豫了不到一秒钟,周泽楷微微轻身向前张开口,唇瓣包住叶修的指尖,舌尖贴上那道伤口,尝到鲜血的味道时,他眯起眼睛,喉咙里轻轻地溢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赞叹声,而后他紧紧地含住叶修的指尖,舌尖在那道伤口上来回舔舐吮吸,之后再度溢出的血珠也都被他一点不剩地舔了干净,他深深地叹了口气,垂下眼帘松开口,叶修的指尖亮晶晶的,微微发着颤。

 

叶修轻咳了一声,收回手指看了看:“好像都用不着止血了,就这样吧。”

 

“……嗯。”周泽楷依然半低着头。本能就是这样的东西,你遵循它时,你变得不像是你,却又完全是你,一滴血原本就够,他却没能及时停下来。

 

除开本能的东西呢,又是什么?

 

“汤要凉了。”叶修提醒。

 

“……嗯。”周泽楷这才回过神来,捞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悄悄地抬眼看了看叶修,见对方神色如常,只是似乎脸颊比平时红了一点,应该不是因为木柴烧得太暖和。

 

小精灵们嘻嘻笑着,飞下来绕着桌子转了几圈,扇动翅膀抖落星星点点的磷粉,又躲回花架里。

 

 

 

7、

 

一年中最后一个月也过去了,接下来是持续五天的新年狂欢,这五天不属于任何一个月,也不属于任何一年,度过五天后,整片大陆再迈入新的一年。

 

叶修是个怕冷的人,往年都是缩在屋子里和小精灵们一起看烟火,但今年是个例外。

 

因为身后有个家伙紧紧地环抱住他,虽然体温比自己低一些,可到底比飘雪的室外温度暖和多了。

 

“小周啊。”叶修微微侧头,就感觉自己的头发擦过了对方的脸颊。

 

“嗯?”

 

“半血族能活多久?”

 

周泽楷思考了一下:“很久……会死。”

 

感觉到对方的手臂又收紧了一点,叶修笑了,呼出的热气瞬间在面前凝结成霜:“正好,哥也是,能活挺久,但最后还是会死。当初也没料到修习魔法这么延年益寿抗衰老。”

 

“……”

 

“你去过别的领域么?除了血族和人类的。”

 

“没。”

 

“那正好,开春之后,一起走走?这片大陆可有意思了,哥带你转转吧。反正活着的时间那么长,老窝在一个地方,多没意思?”

 

“嗯。”周泽楷点了一下头,把头埋在叶修的颈窝间,闷闷地开口:“和叶修,哪里都好。”

 

“那就这么定了,冬天冷了,我们再回这来。”叶修拍了拍对方的手,稍低的温度,却很温暖。

 

“好。”

 

 

 

曾经会觉得生命有点长,不至于厌烦,却也谈不上喜欢;看过的或是没看过的风景,不至于一成不变,却也没什么新鲜感。

 

命运也好,注定也好,任何说法都好,结果是我们在一起了。

 

走到哪里都不是一个人的话,那些曾经看惯了的,大概也会变得不一样起来吧?

 

这不是只有你才会的魔法,却是只对我奏效的魔法。

 

 

 

——end——


评论 ( 54 )
热度 ( 39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