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周叶】良辰好景(此去经年番外 一发完结)

*我不会说早就构思好番外了

*我的心很干净

*前篇戳 → 此去经年




番外-【良辰好景】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梦里仍是冬天,漫天飞雪,天地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雪粒打在他脸上,有些冰,却不冷。

 

熟悉的清香被风和雪卷着,打着旋儿向他飘来。

 

他知道这是梅花的香味,或者说,是家中后院那棵梅树开出的花,香味才会如此浓郁。

 

双脚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周泽楷踩着一地的雪向前走去,脚下发出轻微的咯吱响声。

 

渐渐的,视野中出现了一棵梅树,不算高,枝桠却伸展得多而密,上面满满地覆盖着洁白的的梅花,有些花瓣被风吹散了向他飘来,触在脸上轻而柔软。

 

分明该跑过去的。周泽楷想。如果这不是梦的话,他一定会狂喜到失去控制,大步流星地跑过去吧。

 

可他在梦里,他也只能一步一步慢慢地向前走,心里却也不急,安安定定的。

 

走得近了,拨开风和雪就看清楚,梅树枝桠上躺着一个人,双手松松搭握在腹部位置,闭着眼睛似乎睡得很沉。这人皮肤白皙得毫无血色,黑发上一粒雪也没有,干净光亮像上好的缎子,他穿的衣服很单薄,白色的衣袂随风而动,右腿搭在树枝上,左腿却晃荡着挂下来,衣摆叉开几乎露出整条腿。

 

周泽楷定定地站着,半天没有动弹,仅仅是安静地看着。

 

十年过去,叶修的身影和面容已经不可避免地模糊了起来,有时候他会想不起叶修的五官身形究竟是怎样的,却记得一些小小的细节——形状像是鹅卵石一样好看的指甲,从侧面看有些翘的鼻尖,或是虽然不长却很密的睫毛,半阖起眼睛时就像一面扇子。

 

而他确认眼前的就是叶修,和记忆中几乎分毫不差的梅花妖。

 

但似乎少了些什么。

 

周泽楷的视线最后落在了叶修的脚踝上。

 

对了,当初叶修脚踝上系着那块玉的。温润的碧色与鲜红的丝绳贴着白皙的皮肤,看到的一刹那心便猛地收紧,而后视线竟是挪也挪不开——很久之后周泽楷想想,那种感觉应该就叫做“惊艳”。

 

下意识地从怀里摸出那块玉,把脖子上的红丝绳解下来,周泽楷把玉握在右手心里,向前走了两步,小心翼翼地伸出左手,试探着碰了碰叶修的脚踝。

 

触感冰凉。

 

周泽楷的左手转了一下,把叶修的脚踝托着,右手把玉搭了上去,两手一起,半托着把红绳多绕了两圈,简单地打了个结。

 

“……好了。”周泽楷确认了一下玉不会掉下来,满意地点头,轻声道。

 

即使只是在梦里也好,能看看叶修,甚至碰碰他,再把这块玉还给他,周泽楷也觉得很满足了,虽然知道马上就要梦醒,可所谓的夙愿,就是只在梦里实现也会笑出声的。

 

风忽然大了起来,漫天飞花,洁白的花瓣旋转着飘落,轻柔如同一轮亲吻。

 

 

 

意识到自己已经从梦里醒来的时候,周泽楷没有立刻睁开眼睛,而是又把自己往被子里埋了埋,拼命地抓住刚才梦里剩下的那些记忆。

 

这些记忆可以让他在一个人的时候慢慢想,想许多次。

 

手下意识地摸向胸前的碧玉,却摸了个空。

 

周泽楷一愣,整个人打了个激灵,小心地把手指向上移到自己的脖子上,仍然空空如也——系着碧玉的红丝绳不见了。

 

坐起身,下地,点灯,细细地把床铺里里外外都找了一遍,仍然不见踪影。

 

——难道真的在梦里还回去了?那刚才的究竟是梦,还是真实?或者既是梦,又是真的?

 

左手掌心似乎仍然残留着梅花妖脚踝冰凉的温度,周泽楷的手空抓了一下,握紧,又慢慢松开,却在看到手掌的时候瞪大了眼睛。

 

掌心印着一枚白底红边的梅花,不是五瓣,而是重叠多瓣——就和曾经点在叶修右眼角下的那枚一模一样。

 

周泽楷坐不住了,他倏地站起身,衣服都没多披一件就向后院跑去,栖息在树上的鸟儿被惊得扑腾翅膀,他毫不在意。

 

后院的梅树依旧安静——此时已是春末夏初,焦黑的树干一如既往的死寂。周泽楷在梅树前站定脚步,深呼吸着让自己过快的心跳平静下来。

 

他一瞬间确实有些失落。

 

只是因为他居然笃定会见到叶修。

 

明明已经十年未见,已经仅仅怀揣着思念和回忆就过了十年,甚至于已经习惯那样的生活,却在希望到来的时候,仍然不能自已地充满期待,变得比之前更为焦急。

 

慢慢来。周泽楷告诉自己。

 

不要急,梅花开了,玉也还给他了,有一天会回来的,在那之前,不要急,慢慢地等,安静地等,不要催,不要问。

 

“……嗯。”似乎是在肯定自己的想法,周泽楷轻轻地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两步,抬起左手轻轻碰了碰树干。

 

手心忽然一阵灼热,像是有激流从身体中蹿出一般,周泽楷吃了一惊,左手却不由自主紧紧按住树干,紧接着面前焦黑的梅树溢出了淡而白的光,像被点亮一样,从他手掌处扩散开来,覆盖了整棵树,甚至把周泽楷本人也笼罩其中。

 

不过周泽楷无暇顾及那些事情,因为他的目光死死地锁在了眼前几尺处。

 

在那些白色的淡光中,渐渐勾勒出了一个人形。

 

最开始是半透明的,渐渐的一丝一缕,头发的颜色逐渐加深,长长地垂落脑后,刘海儿在脸上投下小小的阴影,皮肤逐渐变得白皙,五官也立体起来,双眼很沉静地阖着,唇色很淡,胸口均匀绵长地一起一伏。

 

但最初就在的,是那块系在左脚踝上的玉——此刻那块玉温和地发着光,像是夜明珠一般。

 

“……”

 

不会错的,刚刚才在梦里见过的,在回忆中渐渐模糊却又越发清晰的。

 

“叶……修……”

 

只有周泽楷自己知道,说出这个名字,花了他多大的力气,才没有听起来太过哽咽。

 

为什么人们会感激涕零,为什么人们会喜极而泣,为什么人们会愿意宽恕一切,他在这一刻找到了所有的理由。

 

仿佛只有一瞬,又仿佛过了百年,叶修的眼皮动了动,微微蹙眉,而后眼睛睁了半开,琥珀色的视线静静笼罩了眼前这个表情半哭半笑,双眼却明亮得如同日光的人。

 

他是活着?还是死了?魂魄尚在?还是魂飞魄散?这些他都不知道,但他至少知道眼前的人是谁,虽然样貌变了些,似乎比记忆中高了些,可他决不会认错。

 

“小周?”

 

仍然漂浮着,叶修轻声开口,这两个字几乎是滑过唇齿间的气声,却仍然被周泽楷捕捉到了。

 

回答他的不是记忆中的点头和笑容,而是一瞬间滚落在脸颊上的泪水。

 

叶修从未见过周泽楷哭,被吓了一跳,急着想过去伸手帮周泽楷擦眼泪,身子一动,却忽然重重摔落在地。

 

笼罩周身的白光骤然消失,梅树树干在同一时间化为漫天荧光。

 

周泽楷又被摔在地上的叶修吓了一跳,急忙过去把叶修扶了起来,触摸到的温度很暖,却不再像是暖玉,反而更接近……

 

……凡人?

 

“怎么可能……”叶修却望着原先那棵梅树在的地方,错愕地喃喃道,“本体没了,哥居然还在?”

 

听了这句话,周泽楷突然停住了动作,顿了顿,沉默地看着叶修,连脸颊上的泪水也顾不得擦一下,而后伸手,重重地掐了自己的脸。

 

“……不是梦。”放下手,周泽楷带着脸颊上一块红痕,垂下眼睛轻声说。

 

“不是。”叶修肯定道,跪直了身子伸手去摸周泽楷的头发,“妖类不做梦……虽然,现在哥大概不是梅花妖了。”

 

法力尽失,修为尽毁,不是魂飞魄散也该被打回原形,可现在他眼看着自己的本体消失了,那他又是什么?鬼?还没听说过妖死了成鬼的,那是凡人的特权。

 

周泽楷愣了一下,漆黑的眼睛直直看着叶修,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抬起手,环过叶修的肩膀和腰间,试探着拢了一个环,见叶修没有离开,忽然就加大了力道,死死地把叶修扣在怀里,沾满泪水的脸就埋在对方颈窝,蹭得叶修脖颈处一阵凉意,却又不忍心推开。

 

叶修把手绕到对方身后,轻轻拍着对方的脊背:“好了……没事,没事。”

 

“……叶修。”

 

“嗯?”

 

“叶修……”

 

“在呢。”

 

“叶修……”

 

“在的,在的,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可是哥在呢。”

 

这句话终于让周泽楷安静下来,只是身子仍然微微颤抖着。

 

叶修安慰地轻拍着周泽楷,虽然对方抱着他的力道有些大,有些紧,甚至有点疼,可他并不想推开对方。

 

因为非常非常温暖,比他所能想象的,要温暖得多,那种暖意是从心底开始,由内而外蔓延开来的。

 

虽然陌生,但他却喜欢这种感觉,不然他不会笑。

 

不管原因是什么,不管中间是如何回转,他回来了,而且回到周泽楷身边了。

 

这样已经很好。

 

 

 

夏天的第一场雨降临了。

 

没有法力可以避雨的叶修比周泽楷想象中还要狼狈,虽然拿着一把伞,却撑不开遮不住,最后浑身上下都被淋得湿透,在走廊上踩出一串水渍。

 

周泽楷把叶修赶进放好热水的浴桶里,换了衣服挽起袖子,开始一点点帮叶修洗头发。

 

习惯了法力代劳的前梅花妖对于亲自动手这件事还在适应中,仍然做不好的事情诸如洗头发并擦干它们,就只能让周泽楷照顾了,不过周泽楷似乎很愉快,叶修就偷偷打消了继续练习的念头,打算把自己的头发全盘扔给对方打理。

 

“要撑伞。”一边把叶修的头发打湿,周泽楷一边认真地叮嘱,“会感冒。”

 

“撑不开啊我有什么办法,凡人的奇妙玩意……”叶修嘀咕。

 

“我教你。”

 

“……你都教了我多少次了,你不嫌烦哥也丢不起这个人啊,就没什么不打伞的法子吗?”

 

周泽楷歪着头想了想:“……斗笠?蓑衣?”

 

“这个好就它了。”叶修马上说。

 

“嗯。”

 

“对了啊……小周。”叶修微微向后仰了仰头,“今天总算打听到了,我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听了可别跳起来。”虽然已经没了法力,但如何找到那些曾经妖类里交情好的还是能办到的,孜孜不倦地打听了这些时间,终于有了结果。

 

“嗯?”周泽楷确信他不会跳起来,没什么事情能让他更吃惊了吧。

 

“……不知道哥的运气是多好。”叶修轻叹出声,闭起了眼睛,“当年,我的最后一丝精魄散在了那块玉上,原本很快也会消失,可是你却把玉贴身戴着了。妖类戴着玉和凡人戴着玉不同,你们戴,是养玉。结果,那丝精魄居然因为这样被保存在玉里,还渐渐养活了。”

 

“但是玉是辟邪的,认了你做主人,逐渐的就会和你变成一体,用以挡致命的灾祸,所以连带着那里面的……也和你变成一体的了,到现在,明白么?”

 

“……嗯。”听懂了,只是需要消化一下,周泽楷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你把那块玉最后还给我了,是吧。”

 

“嗯。”

 

“那不是你的梦,是真的,因为玉里有被养活了的精魄在,原形的梅树也没有完全死去,所以你其实是误打误撞被引导到了异界。”

 

“啊……”周泽楷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

 

“你手心里有哥曾经的印记,对吧。”

 

“嗯。”

 

“那丝精魄是我的,确凿无误,不然我也不会是现在的样子还记得你了。”叶修撩了一手水起来,看着一串水珠落在自己手臂上,“但因为和你一体,又有所不同……现在我的身体是凡人的,而你等于是把你的魂魄和我共享了,那个印记就是证明。换句话说咱俩现在一个魂魄,不过别担心,没什么大影响,除了……”

 

“……除了?”

 

叶修一回头,表情竟然挺纠结的:“我跟你,一个死了,另一个同时也会跟着死。”

 

“……哦。”周泽楷点了一下头,面色如常地继续帮叶修洗头发。

 

“不吃惊?”叶修索性转了个身,扒着浴桶的边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摇摇头:“不……一起,就好。”

 

他已经不需要要求更多了,或者说能一起死去其实是件不错的事情,不用担心在路上孤单,也不用担心被留下的人痛苦,既然都在一起,那生还是死,界限好像也没那么清楚了。

 

叶修愣了愣,移开视线微侧过脸,右手抵着唇角轻咳一声。

 

 

 

所谓良辰好景,大抵平安,相依,携手,三者之圆满而已。

 

——end——


 @嵐草 =w=说好的

评论 ( 44 )
热度 ( 23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