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山杨木魔杖的持有者到底意味着什么【霍格沃茨paro系列】

*前篇指路→ 都说第一次去霍格莫德的经历是最难忘的

*后篇指路→ 倘若你看着一个人的时候会泛起不自知的笑容

*首章指路→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霍格沃茨paro瑞金第二学年预售中!!!

(以及第一学年二刷预售中)

本宣点→ 这里

预售地址点→ 这里

(最近严查,避避风头换个新链接,嘘——之前买过的都有效的,放心!)



可能是因为写得最多感情也最深吧

霍格沃茨paro真的,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太特别了www

这应该是我写过距离最近最亲密的格瑞和金了




【山杨木魔杖的持有者到底意味着什么】

 

“停停停!”

 

金的手抖了一下,这让他差点就把那一小瓶莫特拉鼠汁液全盘倾倒进坩锅里,好在他一向动作敏捷,那个小瓶子在他手里险险颠了几颠,一度就要从他的掌心中滑出,但最后还是被他一把握紧,拇指按住瓶盖,避免了一场魔药事故。

 

“在加入莫特拉鼠汁液之前,要先用魔杖逆时针将魔药搅动三圈半……”凯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魔药没有功亏一篑,她的情绪得到了一些控制,但显然远远不够,“黑板上写得清清楚楚,真怀疑你是不是有种特技叫过目就忘!你是想让我们两个这堂课的成绩都得一个T(Terrible)吗?”

 

“呃……”看看黑板,金自知理亏,急忙放下瓶子,双掌合十诚恳道歉:“对不起凯莉,我不是故意的!”

 

“就是刚好走了个神对吧?”凯莉翻翻眼睛。

 

女孩的怒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倒不如说没什么人能长时间地对金生气——一半人是不忍心,另一半是觉得那自讨苦吃——所以凯莉很快恢复了平静,抽出魔杖将魔药搅了三圈半,又加了两滴汁液进去,看着魔药变成完美的亮绿色,板起的脸才微微松动。

 

“好了,接下来等十五分钟,换成小火熬制就……”

 

“凯莉,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金坐在一边的凳子上,突如其来地这么问了一句。

 

“…… ……”凯莉掏出一块专用的绒布,仔细擦干净她细长的山茱萸木魔杖,宝石蓝的眸子瞥了一眼金发少年,“女孩子的心事也是能随便打探的吗?金,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心情不好了?”

 

“凯莉。”金有点儿无奈,这种略带担忧的神情出现在他那张无忧无虑的脸上,可真是有点违和,“你以前可从来没因为我搞错步骤反应这么大。”

 

“……谁说的,那是被你笨得麻木了!”

 

“我们是朋友。”金很坚持,一双湛蓝的眼睛真诚地注视着黑发女孩,“一直都是你帮我,所以这回我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上你的,凯莉。”

 

凯莉沉默了两秒钟,嗤笑一声:“我没怎么啊,每天都舒服得很,真要说怎么了……你要不要去关心一下那个赫奇帕奇的胆小鬼?”

 

自从凯莉和紫堂幻开始冷战,她对紫堂幻的称呼就变成了“赫奇帕奇的胆小鬼”。

 

“紫堂怎么了吗?”金愣了一下,“刚才草药课我和他还是一起上的,他看起来没什么不对啊。”

 

“…… ……”

 

“凯莉,你其实很关心紫堂啊,你们两个就一定要这样……”

 

“我可没有关心别人的闲工夫,那是你的好朋友,你负责去好好关心吧。”凯莉不耐烦地摆摆手,闭紧了嘴单方面结束了话题。

 

十五分钟很快过去,凯莉指挥金往坩锅里加了五克切碎的雏菊花瓣,而后彻底熄灭了火,他们等了半分钟,看着亮绿色的魔药逐渐沉淀出墨绿的色彩,才一起松了口气。

 

他们分别捞了一玻璃瓶魔药,塞进瓶塞,贴上写着自己名字的标签,等待下课之前的最后几分钟。

 

“……凯莉。”憋了半天,金还是忍不住了,虽然他告诉自己不要去插手凯莉和紫堂幻的冷战,但不代表他就真的能看着两个朋友关系淡化而无动于衷,“我还是觉得,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应该和紫堂好好谈一谈。”

 

尤其是在凯莉隐约表现出了对紫堂幻的关心时。

 

金的想法很简单,如果真的非常讨厌对方到想绝交的地步,那就没什么可劝的了,但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就这么糊里糊涂失去一个朋友,绝对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他稍微把自己代入了一下,想了想那种感觉,觉得挺令人难受的。

 

女孩冷哼了一声:“我们有什么可谈的?对那种正直善良爱心泛滥的家伙,我可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可是你并不讨厌紫堂吧?”

 

凯莉托着腮,歪着头,默不作声地盯着金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笑了:“金,有时候我还真是挺佩服你的。”

 

“咦?”

 

“真不知道你从哪里看出来我不讨厌他,实话告诉你,这种满口正义,自己却懦弱无能的没用家伙,我最看不起了。”

 

“你别这么说。”金皱了皱眉,“紫堂不是懦弱也不是无能,你其实都明白的。”

 

没在意金的反驳,女孩弯起了唇角:“当然,对他来说,像我这样自私冷血一点都不善良的坏人,他也很讨厌。”

 

“凯莉你不是这种……”

 

“好了,金。”凯莉打断了金的争辩,“只有你傻乎乎地以为我们还能玩朋友游戏,别天真了。”

 

女孩抬起手伸出食指,夸张地点了点金的脑袋:“脑子是个好东西,真希望你也有一个。”

 

就像是专门为了打断这场对话一样,下课的钟声响起了,凯莉站起身,拎起玻璃瓶走向讲台去交她的课堂作业,金急忙跟上,但凯莉似乎不愿意再和他多说话,很快地返身回去,拎起了自己的书包径自离开了地窖。

 

“……哎。”

 

金摇摇头,慢吞吞地收拾自己的东西,之前他还只是搞不懂凯莉,现在他连紫堂幻也搞不懂了。

 

无独有偶,在这之前的草药课上,紫堂幻也给了金几乎一模一样的答复。

 

——“我和凯莉根本就不是一类人,朋友什么的大概是不可能了……我不认同她的想法,她应该……也很讨厌我吧。”

 

不想还好,一想起来,简直一个头两个大。

 

“你们一个个的,这是怎么了啊!”

 

有点憋屈地,金发少年小声吼了一句,也快步离开了地窖。

 

霍格沃茨的礼堂大厅在晚饭时一向热闹,但这一天的热闹更甚,不少学生面带兴奋地叽叽喳喳,金在格兰芬多桌旁坐下,刚拿了一个蘑菇鸡肉馅饼吃了两口,旁边的同学就凑过来用胳膊肘捅捅他:“金!等下你会留下来参加决斗俱乐部的吧?”

 

“……?”金嘴里塞满了食物,腮帮子鼓鼓的,他费了点劲把那一大口馅饼咽下去,疑惑地眨眨眼睛,“决斗俱乐部?”

 

“晚上八点,就在礼堂!会教你巫师决斗的规则和礼仪,听说变形术和黑魔法防御术的教授都会来现场指导……算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是决斗,巫师决斗哎!不管几年级的学生都可以去参加!”

 

听同学说得这么热忱,金也被勾起了兴趣,事实上,十几岁的小巫师很少有对这个不感兴趣的。不过金一边继续吃着晚饭,一边想的却是能不能拉上格瑞一起。

 

除了在禁林里那一次,亲眼看到格瑞施展了强大的火焰魔法,金就没有什么见到格瑞使用魔法的机会了——这并不是说格瑞在校期间就活得像个麻瓜,只不过,当然了,这个年纪的少年,难免对强大而富有攻击性的咒语感到向往。

 

像是生活中那些常常使用的温和咒语,见得多了用得多了,难免感到无趣。

 

格瑞是很厉害的,金一直都知道,但他们差两个年级,不能一起上课,见到的机会很有限——所以这时候,他忽然发现了一个机会。

 

毕竟平常的时候,总不能在图书馆里忽然说一声“格瑞我想看你用个切割咒”吧?

 

平斯夫人大概会永久禁止他们再次进入图书馆。

 

金也说不清他究竟出于什么想法才那么想看格瑞施展魔法的样子,但只是稍微那么一想——格瑞也许会站在决斗台子上利落地挥动魔杖,面色淡漠,却一眨眼就甩出无比强大的咒语,把他的决斗对手打得人仰马翻……

 

崇拜?自豪?炫耀?——都不是,那是一种吸引了全部视线的,微微发烫的心情。

 

“……毕竟是格瑞嘛。”

 

“你说什么呢?笑得那么诡异……”同学拍了一下金的肩膀。

 

“咦?我笑了吗?”

 

大眼瞪小眼了一阵子,两个格兰芬多一致决定略过这个话题,而金也决定了,一定要试试看让格瑞也来参加决斗俱乐部。

 

打定主意,金把最后一口馅饼塞进嘴里,扭头看了一眼,然后低头从书包里掏出一张纸,简单写了些什么后,三两下叠成一只纸鹤,用魔杖杖尖点了点。纸鹤摇摇晃晃地浮了起来,一路悠悠穿过礼堂大厅,向着大门的方向飞过,两只纸做的小翅膀上下扑腾,发出轻微的哗啦啦声。

 

这是个称不上高深,只能算是精巧的小魔法,短距离内用来送信或是传递消息很方便,金没有在斯莱特林的长桌边看到格瑞的身影,这才让纸鹤代劳,找找格瑞在哪里。

 

而他并不知道的是,格瑞刚刚从大门走进礼堂打算吃晚饭,就被迎面而来的一只纸鹤撞到了鼻子上。

 

银发少年面无表情地拎起了小纸鹤一边的翅膀,无视了淡金色纸鹤奋力挣扎的样子,拆开看完里面的字,直接把这张纸塞进了衣兜里。他的视线往格兰芬多的长桌边瞟了一眼,就看见金在桌边埋头吃得全神贯注。

 

——决斗俱乐部?

 

一听就是金会感兴趣的事情。

 

格瑞刚刚从一堂密集轰炸似的课上出来——教授们似乎格外关照即将面临O.W.Ls考试的五年级生们——他书包里堆满了亟待写满的羊皮纸,对于决斗俱乐部的兴趣其实不大。他随便从长桌上拿了些食物,刚刚坐下吃了两口,另一个人就端着盘子坐到了他的身旁。

 

“嘿。”

 

格瑞看了一眼凯莉,收回视线继续吃他的晚饭。

 

“喂,不是吧,好歹也算是朋友了,主动和你打个招呼,理都不理吗?”

 

听起来像是在抱怨,但是看看黑发女孩轻松的神情,就知道她压根没有在意。

 

“有事就快说。”格瑞冷淡地回答。

 

他的冷淡并非对凯莉有什么偏见,而是除了金之外,对谁几乎都是一样的态度,哪怕凯莉和金的关系不错,还和格瑞有了层说深不深说浅不浅的朋友交情,格瑞也并不会因此就变得态度热络起来。

 

“没事就不能和你说说话了?”

 

“没事的话。”格瑞顿了顿,“你根本不会找我。”

 

这倒是大实话,凯莉耸耸肩膀,翻了个白眼:“你也听说了吧,今天晚上有个决斗俱乐部。”

 

“所以呢?”

 

“没什么所以,只是提醒你一下,这好像是鬼狐天冲弄出来的活动。”凯莉抿了一口南瓜汁,一双宝石蓝的眸子眯起来,扫了一眼某个教授席位,“多半你那个傻乎乎的发小,兴致勃勃地就要去参加了吧。”

 

“你很希望我去参加?”格瑞直指中心。

 

“…… ……”凯莉被噎了一下,“我可没有那么说,你怎么想是你的事情。”

 

格瑞放下了餐叉,瞥了一眼凯莉,低声而快速地开口:“你知道我和鬼狐天冲不可能站到同一个立场上,所以你希望我去看住金,别出什么意外。换句话说,你认为决斗俱乐部上鬼狐天冲会对金做什么,最大的可能性,是再次劝说他加入鬼天盟俱乐部,并且这次的劝说会很有说服力,对金来说很有说服力的……”

 

“嗯哼。”

 

“……紫堂幻。他已经在鬼天盟俱乐部里了,对不对。”

 

“哎呀——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虽然也让人有点不爽。”凯莉笑嘻嘻地合起掌心。

 

“哦。”格瑞平淡地点了点头,执起刀叉从自己面前的牛排上切下一小块肉,“那么你和紫堂幻的关系还在僵持,并且大概连金都不想劝你们了。”

 

“……什、喂,我和紫堂幻根本就没什么特别关系,说什么僵持啊?”

 

然而,无论凯莉怎么抗议,格瑞都没再说话,只是微低着头,加快速度专心致志吃完了他的晚饭。

 

吃完之后,格瑞迎着金又期待又兴奋的眼神,无可奈何地走了过去。

 

凯莉想得一点都没错,他不可能在明知道鬼狐天冲的前提下,还真的对决斗俱乐部置之不理,不管他从哪里得到这个消息,他都会选择留在礼堂大厅,等着看个究竟。

 

“格瑞!你真的也来参加了?太好了!”

 

不过很显然,另一个当事人对他的想法完全不知情。金很高兴,他表现得实在太明显了,以至于引得附近的学生都看了他们两个一眼。

 

有几个高年级生看到格瑞之后变了脸色,低声和身旁的朋友说着什么,许多视线悄悄转向了银发少年,以及正在银发少年身旁兴高采烈聊着什么的金发少年。

 

金在低年级的学生群里算是有些名气的,不少学生都认得他,或者至少知道“格兰芬多的金”这个人;但对于大多数高年级生来说,他远不如五年级的格瑞出名,就像现在,那些学生只是认出了格瑞,却对格瑞身边的金发少年是谁一知半解。

 

有几个人倒是还对金有点印象,叫得出名字,但更深的也说不出所以然了。

 

“……格瑞,他们是不是都在看你啊?”金对视线相当敏锐,他已经察觉到附近人的打量了,但过了好一会儿他们还在被持续注视着——这就很奇怪了。

 

“不用管他们。”格瑞简单地说,示意金往前看,“好像快开始了。”

 

教授们显然打算把礼堂大厅正中清理出一块地方用作决斗教学,但教学台子还没搭好,这并不能完全吸引金的注意力:“我刚才听见他们提到你的名字了。”

 

“国王陛下?”格瑞挑了挑眉。

 

“……不是这个啦,他们肯定没在说灰色,就是在说你呢格瑞!”金瞪了格瑞一眼,他当然不是生气,倒不如说还有点想笑——他和格瑞的名字无论是读起来还是写起来都有相当大的歧义,彼此也没少用这个打趣过。

 

“我还听见他们说什么山杨木魔杖……那是你的魔杖吧?”

 

“嗯。”

 

“有什么特别的吗?虽然确实挺少见的,我都没见过几根白色的魔杖!”

 

“…… ……”格瑞不想回答这个问题,他知道答案,但这个答案从各方面来说都有点挑战人的脸皮,他还没那么厚的脸皮足够自夸,所以只能再次转移金的注意力,“你的魔杖也很特别。”

 

“真的?”金的注意力立刻跑偏了,他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来回转着圈打量了一下,“哪里哪里?”

 

“英国橡木,传说梅林的魔杖也是这种木材。”

 

格瑞倒不是什么魔杖专家,他知道这个纯粹是偶然——梅林在魔法界就和上帝在麻瓜当中一样出名,每个巫师都或多或少地念叨过“哦梅林啊!”,或者梅林的裤子和袜子之类的,其作用和麻瓜的“我的上帝啊!”“上帝保佑!”差不多。而关于梅林各种真真假假的传说里,有一条就是梅林的魔杖,因为恰好和金的魔杖木材相同,这才被格瑞记住的。

 

英国橡木制成的魔杖适合那些具有责任感而直觉敏锐的巫师,持有者往往格外受到动物喜爱——格瑞不是故意记住的,但这真的几乎全中,不由得他不记在脑子里。

 

金“哇哦”了一声,虽然有些惊讶,但很显然并没特别把这当一回事。麻瓜出身的金对梅林的感观并不强烈,他只是知道梅林是个伟大的巫师,却无法像那些从小就在魔法界长大的巫师一样对梅林有那么高的崇拜之意,因此他只是弹了弹自己的魔杖,笑嘻嘻地半开玩笑:“那以后我也会成为那么有名的巫师咯,格瑞你要不要现在就预定我的巧克力蛙卡片?”

 

“不要。”

 

“你真的不要?说不定会很稀有呢,到时候就会有很多人争着换我的卡片——”

 

“没兴趣。”格瑞把金凑得太近的脸推开,冲着前面微微扬了扬下巴,“好了,要开始了。”

 

金往前看,发现礼堂里的长桌都被移到了两侧紧紧堆放,正中靠前的位置凭空出现了一个金色的舞台,几百支蜡烛悬浮在空中燃烧照明,将礼堂照得亮如白昼,向上看去,礼堂的天花板被施了魔法,呈现出深黑色的夜空和点点繁星。

 

在学生们的目光中,鬼狐天冲走上了舞台,十分斯文地鞠了一躬,张开双臂:“感谢各位同学来参加我举办的决斗俱乐部,我会传授给大家一些简单的决斗礼仪,和一些在礼堂内不会造成危险的咒语。当然,也要感谢校长愿意给我这个机会,支持我在校举办小小的俱乐部。”

 

他说话行事总是很有风度,语速适中,声调和缓,这种优雅有礼的态度在学生中一直很受欢迎。

 

在一片掌声中,金的“什么?!”显得极其格格不入,还好声音不算很大,也只有附近几个人听见了,并因此瞪了他一眼。

 

“小声点。”格瑞按了按金的肩膀。

 

“怎么是他……”金小声嘀咕,为了不让旁边的人听到,他直接踮着脚扒在格瑞肩膀上,嘴巴凑到格瑞耳朵边,还拿两只手一前一后捂紧了,“格瑞,你要不要先走啊,我觉得他对你不怀好意——”

 

格瑞被扒得半个身子往侧面弯,耳朵还被金说话的气流吹得发痒,忍了忍才没把金推开:“你走吗?”

 

“我?”金愣了一下,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还是挺想听听的。”

 

“…… ……”

 

“我是不喜欢鬼狐天冲,但他确实是个挺厉害的巫师。”在有些时候,金就事论事得令人吃惊,“可是你就不一样了,格瑞你知道吗,他和我说了好几次——”

 

“金先生。”

 

金还没反应过来,直到周围忽然安静下来,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成了被注目的焦点——鬼狐天冲在舞台上看向他,又喊了他的名字一声,周围许多学生看向了他,眼神半是不解半是不满。

 

“我想请你上台来协助我做一个示范。”鬼狐天冲的微笑十分得体,语气也很真诚,“鉴于你刚才似乎很激动……我想我应该把这个机会给你。”

 

“不用……”金刚想拒绝,脑子却转得快了半拍,他很快想到,上台之后他就离鬼狐天冲很近了,这样就能及时看住对方,哪怕鬼狐天冲真的想对格瑞做什么也来不及。

 

“好!”他立刻改口答应了。

 

“……去吧。”格瑞微微皱了皱眉头,却在金转头看过来的那一刻恢复成了面无表情,“我不走。”

 

于是金带着魔杖走上了那个巨大的金色舞台,他第一次站在稍高的地方直面这么多学生,看得他几乎有些眼晕。

 

“首先我要向大家说明,巫师决斗并非大多数人所想象的,一定要以性命为代价,那是野蛮时代的血腥做法。”鬼狐天冲不疾不徐地开口,“至少在决斗之前,最简单也必要的礼仪,是相互鞠躬致敬,以表示对方是自己所认可的决斗对手。”

 

“而一旦两名巫师准备决斗,其他巫师的插手将成为不名誉的表现,除非其中一方死亡、落败或认输。”

 

鬼狐天冲说着,转向了金:“来吧,金先生,假定我们约定好了决斗,现在,我们需要面对面地鞠躬。”

 

金抿了抿嘴唇,转了个身,有点不情愿地跟着鞠躬了,他的动作比鬼狐天冲慢了半拍,紧紧盯着对方,试图在对方脸上找出什么端倪来。

 

可惜什么都看不出来,看上去鬼狐天冲是真心实意地想办好决斗俱乐部。

 

——梅林都不信!不对,梅林的袜子都不会信!

 

金很难说那种感觉,并不全然是他对鬼狐天冲的偏见,而是一种直觉,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对鬼狐天冲放下心防。

 

“现在,我们举起魔杖,就像这样,像是持剑一样举在胸前。”

 

两个人面对面地端起了魔杖,金不由得屏住了呼吸,紧盯着鬼狐天冲的手腕到手指——巫师们要施咒时,即使是无声咒,多半手上也会有些下意识的动作,哪怕再小,那就是施咒的前兆,抢一分先机,就可能赢。

 

金不想和鬼狐天冲争什么输赢,本来决斗示范也没有输赢,他只是忽然想起了格瑞教他的,然后分外地不想输。

 

“数到三,我们就可以向对方施放咒语了。金先生,请随意,我会选择最基础的缴械咒。”

 

“一、二……”

 

金攥紧了魔杖。

 

“……三。”

 

“除你武器!”

 

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是,鬼狐天冲和金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同一个咒语,但效果却大相径庭——鬼狐天冲手里的魔杖非但没有被击飞,他还将金击得后退了一大步,少年险些站立不稳单腿跪下,而他手里的魔杖也被狠狠打飞,打着旋儿弹得很高。

 

“这种情况,通常意味着决斗双方的巫师魔力差距过大,当然,这在实际的决斗中很少发生……”

 

“魔杖飞来!”

 

短促又及时的咒语让金的魔杖避免了砸在地上断成几节的下场,橡木魔杖直直向人群里的一个学生飞去——格瑞接住了那根魔杖,一言不发地向舞台上走去,其他学生像被分开的海水似的给他让了路,然后格瑞把那根魔杖递还到金的手里。

 

金接过了魔杖,低声道了谢,就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没有要格瑞扶,格瑞也没有伸手帮的意思。

 

“决斗中插手是不名誉的行为,无论对插手的那一方,还是被帮助的那一方,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的一个例子。”

 

鬼狐天冲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客观极了,仿佛只是借机陈述一个事实,再次给学生们加深知识印象。

 

格瑞瞥了鬼狐天冲一眼:“我没记错的话,教授你和金是‘假定’决斗,这只是示范而已。”

 

“当然,当然,我只是借机举个例子罢了。”鬼狐天冲笑了。

 

金看不惯鬼狐天冲这种过于标准的笑容,他皱了皱眉,手向后推了一把格瑞:“格瑞你快下去。”

 

然后他甩了一下手里的魔杖,询问站在台子对面的教授:“教授,现在示范结束了吗?”

 

“结束了。”鬼狐天冲颔首,“接下来,我们需要一对自愿的学生来进行决斗演示,运用你们刚刚学到的礼仪。当然,我会阻止那些可能造成严重伤害的咒语,你们大可以放心施展。”

 

他的眼睛盯着格瑞和金,露出了堪称愉快的笑意。

 

“……既然格瑞先生也上来了,不如就由你和金先生来吧。我想,比起我这个无趣的变形术教授——”鬼狐天冲的话引起了一些学生的笑声,“还是和自己的好朋友决斗更刺激一些吧。”

 

立刻,一阵窃窃私语在学生中传开。

 

“那可是格瑞……”

 

“山杨木魔杖!”

 

“天生的决斗家……”

 

“都说他二年级的时候……”

 

金有点发怔,他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他全神贯注地想防着鬼狐天冲找格瑞继续做示范,没想到一松懈,情况就变成了这样。

 

可是,和格瑞来一场决斗,这个提议听起来似乎……很吸引人。

 

就是不知道格瑞怎么想。

 

“格瑞?”于是他去征询发小的意见。

 

格瑞似乎陷进了自己的思绪,过了一会儿,微微侧头,用只有金听得见的声音说了一句话。

 

金的眼睛一亮。

 

“好,就我和格瑞来!”

 

金发和银发的少年各自走到台子两侧,面对面相互鞠躬,而后各自持起魔杖示意。

 

——“金,想揍鬼狐天冲的话,就先和我试一次。”

 

金看着站在对面的格瑞,心脏忽然跳得飞快,他能感到自己体内的血液在渐渐发热。

 

就算撇开鬼狐天冲——虽然他的确很想揍这个教授一顿——他也发自内心地为了即将到来的决斗而兴奋。

 

那可是格瑞啊。



——tbc——


*忘了一个小补充:


格瑞对金说的“国王陛下”,是“Your majesty”

评论 ( 82 )
热度 ( 1922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