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希望【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果子酒

*后篇指路→ 新的旅程

*首章指路→ 契约


*泰国旅游paro瑞金本《在异国逃避相亲是否搞错了什么》正在预售中

*本宣地址→ 点这里

*预售地址→ 点这里


广州今天下了好大的雨啊

好像是台风要来了呢www




【希望】

 

金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幻影,那看起来像是一缕无害的烟雾。

 

湛蓝的天空下,时间仿佛静止了——又或者原本就是静止的,这里只是虚构出的幻境,真实的世界里,时间从未流逝。

 

“过来。”

 

金抬起了双手向前伸去,掌心向上,那是一个邀请的姿势。

 

那一缕幻影静静地浮着,没有动,但金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抗拒,灼热的温度顺着手臂一路蔓延,他能看见自己指尖的皮肤被灼烧的样子,滚烫焦黑,沁出内里鲜红的血肉来。他应该感觉很痛的,可这时候他却恍然地想起之前看到的格瑞。

 

受了一样的伤,大概是一样疼的,这么想着的时候,意外的,那种疼痛显得无足轻重起来。

 

“来啊。”金重复了一遍,他沉下声音,克制着自己的声线以免过于颤抖,“你不是一直都想侵占我的身体吗……你刚才差点就赢了。”

 

“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要不要试试看?”金发少年眨了一下眼睛,汗水从他脸颊侧面滑落,他的眼眸是金色的,灼灼地绽放着比阳光还耀眼的光芒,“当然……这次我绝对不会输。”

 

就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那缕幻影分散成一阵发着光的尘粒,缓缓地向金飘去,同时,数千条金色的光芒从少年体内溢出,流星般绕着他们,层层环绕成一个冲不破的牢笼。

 

“……唔!”

 

头部传来剧烈的痛感,金差点疼得失去意识,但他早有心理准备,死死咬住了舌尖,硬撑着保持住了清醒,几乎是肉眼可见的,他能感到有另一股意识钻进他的脑海,竭力试图向他全身扩散而去。

 

金张开了嘴巴,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强迫自己睁大眼睛去看眼前的一切——属于另一股意识的记忆。

 

闭上眼睛不看的话,在躲过诱惑的同时,也失去了反抗的时机。逃避是一种本能,直面才是人会做出的选择。

 

——你是金你是金你是金,你不是神你不是神你不是神,你不是他,你不是他,你不是他……

 

金在心里反复默念着,以抵抗那种过于真实的感觉。

 

他就像是这份记忆原本的主人一样,感同身受,甚至于他能感觉到自己胸腔里塞满了怨恨和不甘——他是这片大陆的神明啊,为了阻止大陆的倾覆付出了全部的力量和性命,最后却遭到了无端的非议与指责。

 

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是我的错?

 

为什么他们都在歌颂龙族?那个逃下神坛抛弃责任的种族?那个在最后时刻背叛了他,得以保全一族性命的懦弱之辈……

 

为什么我要为了这种事情付出性命?

 

为什么偏偏是我?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啊。”少年咬着牙,慢慢地一字一句地开口,“这种问题你指望我告诉你为什么?”

 

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回应我的困惑?

 

为什么我所怨恨的事情没有一个人给我解答?

 

为什么我是神?

 

“我光是考虑我自己的事情就竭尽全力了,我没兴趣知道过去的神明发生了什么,也从来没打算去拯救你帮你!你还不明白吗,你早就已经死了啊!”

 

金发少年仰起头,金色的眼睛里不知何时再度蓄满了泪水,但那份目光倔强极了,沾染着痛苦和不甘,又透出彻彻底底的否定和决绝。

 

“就因为你是神,因为你特别怨恨特别不甘心,就能理所当然侵占我的身体,利用我去复仇吗?你少开这种玩笑了!神明又怎么样,你很了不起又和我有什么关系!”

 

人类是很自私的啊。

 

自私到只能考虑自己在乎的,自己爱着的,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金无意隐瞒这些,也无意做出无私的模样。

 

他可以为了姐姐和族人牺牲自己,也愿意为了格瑞拼上性命,但那不代表他也能为了心怀怨恨的神明做些什么。

 

除非做些交换。

 

似乎是感觉到那股意识的入侵停顿了,金得到一瞬喘息的机会,他深吸了一口气,五指张开,操纵着金色的光芒汇聚成一支箭,而后毫不犹豫地贯穿了自己的身体。

 

忍着钻心的疼痛,少年攥紧了手。

 

“……我们做个交换吧。”

 

半是祈祷地,他这么说着。

 

丝丝缕缕的幻影被金色光芒的力量逼得凝聚出一层单薄的影子,沉默地立在金的面前,现在它看起来像是曾经的神明了。

 

金发金眸,眉眼间有着和金惊人的相似,只是看上去更加冷漠,也更加锐利。

 

“…… ……”金抿了抿嘴唇,“登格鲁是‘神之子’,这是真的,对吗?”

 

“是,但你是个彻头彻尾的人类。”对方回答了他,嗓音冷冽,“你想做什么交换?刚才你差一点就能直接弄死自己了。”

 

“可是,我也差一点就能弄死你了。”金扯了扯嘴角,他笑得有点难看,因为现在他真的很虚弱,“你有想要的东西对吧,不然的话,你不会非要把我和格瑞都骗进来。”

 

“…… ……”

 

“嘿,我又不傻。说吧,你想要什么,我可以帮你,但交换是,你要让我和格瑞从这里出去,还有……”金紧紧盯着对方的眼睛,浑然不知自己的眼睛此刻也是金色的,“把我身上的诅咒弄掉,那本来就是你的东西对吧?”

 

作为“神之子”,登格鲁部落是少有的绵延近千年的部落,但相对的,他们也一无所知地继承了神明遗留的力量,这份力量在日积月累之下,最终依托着神明陨落前的怨恨与不解,化成了一份诅咒。

 

“你做得到?”

 

“做得到。”

 

“为什么?”

 

“因为有格瑞在啊。”金无比自然地回答,他的脸上露出了一点儿自豪的笑容,藏也藏不住,就像雨后透过云层洒落的阳光,“我要保护他,所以为了这个,我什么都做得到!”

 

湛蓝色拨开了金色的云雾,倒映着神明幻影的眸子,最终恢复成了属于人类的颜色。

 

——很抱歉,对于成为神明,我一点兴趣也没有。尤其是成为神明的同时,还要继承本不属于自己的力量和怨恨。

 

也许翻手就能覆灭整个大陆的力量是很让人心动,但那些人里绝不包括金。

 

金色的幻影注视着少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之后,轻轻叹了一声。

 

足够坚定的心灵与灵魂。

 

以及在那背后,冰冷又炙热的银色火焰。

 

或许少年自己并不知道,但神明的眼睛看得见——那道火焰有多义无反顾,几乎把少年的整个灵魂都包裹起来;但又有多小心翼翼,轻柔而克制,生怕灼烧到灵魂的一星半点。

 

那是龙族的力量,而且是来自强大的成年龙族。

 

没有人比曾经的神明更清楚,这个从大海中诞生的种族有着怎样可怕的力量,即使走下神坛也从未减损分毫。

 

他不恨龙族吗?

 

恨。

 

可是他也奈何不了对方分毫。

 

这让他更恨了。

 

“你知道诅咒的根源是什么吗?”他轻声开口。

 

“是什么?”

 

“陨落之前的怨恨。”神明的幻影静静地说,不知何时,他金色的眼眸染上了血色,一头金发也尽数褪去颜色,变成枯萎黯淡的白色,“哪怕只是情绪,哪怕自身已经消失了……仅此而已,就足够留下这样的诅咒,这就是神。”

 

“…… ……”

 

“想让诅咒消失,就把这份怨恨消解掉,回答几千年前的困惑吧……”

 

白发的幻影垂下眼睛,面上露出一个近似讽刺的微笑。

 

“……曾经的神明,到底做错了什么。”

 

金静静地看了对方一会儿,而后郑重地点了点头:“好。”

 

神明的幻影什么都没说,作为答复,他倾下身,重新消散成一片雾气,而这片雾气融进了金的身体里——一时间,巨大的力量涌进了少年的身体里。

 

既霸道又纯粹的,带着绝对支配性的力量奔腾在他的血液中,但金一点也不庆幸,他感觉得到,如果他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可能下一秒他就要反过来被吞噬了。

 

神明绝不友善,相反的,在这场交换中,也在时刻准备着反悔。

 

但神明毕竟给了他机会,指明了方向。

 

眼前的天幕像被打散的水面似的泛起波澜,而后缓缓碎裂成点点星光。

 

金只眨了一下眼睛,再睁开,就看到格瑞在他面前向下坠落的样子——他伸着手,这是他刚刚将格瑞推下悬崖的一刹那。

 

但这次格瑞的眼里不再是困惑与茫然。

 

想都没想地,金毫不犹豫地跟着纵身跳下了悬崖。

 

而同时格瑞向他伸出了手。

 

相向伸出的两只手握在了一起,格瑞用了点力把金拉过来,紧紧地扣在怀里,下一秒,他背后展开了巨大的翅翼,划破风的声音飒飒作响。

 

“成功了?”格瑞轻声问,金的耳朵就在他唇边。

 

那只耳朵以可疑的速度染上了红色:“成功了……”

 

“嗯。”

 

格瑞应了一声,稍稍松开了双臂,金得以扒着格瑞的肩膀抬起头,仔仔细细盯着格瑞的脸看。

 

金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只是很想仔细看看格瑞而已。

 

但就在金盯着格瑞,眼睛一眨不眨的时候,格瑞却默默地抬起了一只手,轻轻地托住了金半边面颊,而后在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将双唇印在了金那一侧的眼角下。

 

“…… ……”

 

金就像石化了似的,徒劳地张了张嘴,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

 

“我答应你了。”格瑞一丝不苟地回答,“是你要求的,你成功的话,我就亲你一下。”

 

“…… ……”

 

“?”

 

“……格瑞啊!!!”

 

自暴自弃似的这么喊了一声,金狠狠捶了一下格瑞的肩膀,埋下头去,不再说话。

 

——这要怎么办啊,怎么办啊,怎么办啊?!

 

一边在心里无声地呐喊着,一边却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们飞在天空之中,大地之上。

 

这不是金第一次看到空中的风景。

 

但这是他见过最广阔的蓝天。



——tbc——


评论 ( 74 )
热度 ( 144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