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被需要【霍格沃茨paro系列/盲狙上海卷操作】



*总之我盲狙了上海卷………



【被需要】


“……所以说,我讨厌格瑞!他一点都不好!”

金发男孩这么气鼓鼓地说着,并为了强调自己有多生气,气愤地叉着蛋糕咬了一大口,但很快——他气鼓鼓的腮帮子被绵软香甜的蛋糕塞满了——他脸上的气愤就打了个折扣,转而变成一副专心致志享受美食的样子。

不过,蛋糕被咽下去之后,他就再次恢复了苦大仇深的表情。

老实说,秋看着这么点小的一个孩子做出这种表情,想笑的心情才是排在第一位的,但她也很清楚,真笑出来的话,她的弟弟就要委屈得哭起来了。

小孩子们的情绪总是变化莫测的,尤其是快五岁的金,游离在依赖大人和自尊独立之间,这会儿相当难对付。

小女巫拆开一块巧克力蛙——她用猫头鹰邮购的魔法糖果——把它递到金的手里,巧克力蛙呱地叫了一声,伸开腿跳到桌上,被金敏捷地一把抓住,并迅速塞进嘴里。

“姐姐——”小男孩拖长了音调,用他独有的奶声奶气的腔调抱怨着,“我真的不想再和格瑞玩了!我从今天起要和他绝交!”

“哦喔——你要怎么绝交呢?”

为了显得自己对谈话足够重视,秋坐直了身子,于是她的弟弟也像模像样坐直了身子,小小的脊背挺得笔直。

“我不和他说话了!”

“嗯嗯。”

“我也不会再带他玩了!”

“嗯嗯。”

“我……我晚上和他睡觉,也不会再给他讲故事哄他了!”

“嗯……噗嗤、哇哦!”忍不住一下子笑出了声,但为了小男孩的自尊心,秋急忙用一声夸张的感叹掩盖过去,“哇哦——我是说,天啊金,你居然会给格瑞讲故事,你可真厉害!”

“嘿嘿,当然会啦。”金得意地仰了仰头,“我还会给他唱歌呢!”

“唱什么?”

“幼儿园老师教的歌,玛丽有只小羊羔~它的绒毛白似雪~”

秋一边听,一边不由自主地同情起了格瑞,虽然金的声音本身很好听,可唱得太跑调的话,再好听的声音也要打个折扣。

金把歌唱完了,撇了撇嘴,嘀咕了一句:“格瑞听了一句就让我闭嘴……”

“…… ……”秋无法判断这到底是谁的错,她决定转移话题,“所以你和格瑞还会一起睡觉咯?”

“会啊。”男孩点了点头,“我不跟他玩了,但是睡觉又不是玩。”

“你们绝交了也要睡在一起?”

这回是金沉默了很久很久,小男孩纠结得脸都皱起来了,他太过于全神贯注地思考这个问题,以至于没有发现自己的姐姐在偷笑。

“……要。”

过了很久,金小声说。

似乎对于自己如此不坚定感到心虚,男孩的视线游移起来:“我不能不和格瑞睡,格瑞需要我。”

说到后半句,更加理直气壮了一点。

“他需要你?”

“……他会做噩梦。”

“可你刚说了讨厌他,我记得?”秋指出,她真的忍不住快笑了。

金抿了抿嘴唇,这个动作让他的腮帮子柔软地鼓了起来。

“也没有全讨厌吧,有一点点讨厌……可是我又不能看着格瑞做噩梦,他会哭。”男孩小声说,“他哭了之后又不会理我了……”

说到底,最开始金气势汹汹的绝交宣言,源自格瑞不和他玩,而他表达愤怒的方式是不和格瑞玩,但是又要和格瑞一起睡觉,理由是格瑞做了噩梦会不理他……

秋把这毛线团似的逻辑在脑子里绕了几绕,得出了一个哭笑不得的结论。

金很需要格瑞。

这个结论让她有点惊讶,她一直以为在金和格瑞之间,金是那个付出较多的一方——从格瑞掉到他们家之后,金就对格瑞格外关照。有时候她看着金拉着格瑞到处跑,一连串喊着对方的名字追着,都会不由自主产生一种微妙的小小嫉妒。

感觉就像是弟弟最喜欢的人不是自己了一样——当然,这没有可比性。

格瑞需要金,这是大家都看在眼里的。

但金也需要格瑞……

秋第一次意识到。

她觉得自己有些后知后觉——是啊,即使是小孩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亲近,如果格瑞没有回馈给金什么,金绝不会一直这样兴致勃勃地追在格瑞身边。

在他们都不知道的地方,甚至也许金也不知道的地方,格瑞一定同样地也对金那么好。

用他们都看不出,猜不到,沉默寡言的方式。

当晚,男孩们就迅速和好了——或者说一开始就是金单方面的生气,因为格瑞无论如何不肯和他一起爬树,说那太危险了。

金在餐桌上手舞足蹈地叽里呱啦,而这次秋看到了,她的视线离开了活泼的弟弟,转向沉默的另一个孩子——那孩子伸出手,不声不响地把金手边的果汁杯子向桌子里面推了推,防止被金不小心打翻。

“哦喔。”

秋忍不住笑了。


——盲狙end——

评论 ( 52 )
热度 ( 1781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