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新的旅程【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希望

*后篇指路→ 预言之书

*首章指路→ 契约


*霍格沃茨paro瑞金第二学年预售中!!!

(以及第一学年二刷预售中)

本宣点→ 这里

预售地址点→ 这里

(最近严查,避避风头换个新链接,嘘——之前买过的都有效的,放心!)


今天高考结束的大家辛苦啦!

高考还有一天的大家请继续加油!!!最后一点点了!!!




【新的旅程】

 

大陆中心王国格洛萨,王城舍林。

 

格洛萨是整片大陆上唯一被称之为“王国”而非“部落”的地方,以王城舍林为中心,陆陆续续向外扩散,散落着十几个大小不一的城镇。

 

格洛萨广阔、繁荣、和平,处于中心的王城舍林更是承接着贯穿整片大陆的商道,几乎可以说是汇聚了四通八达的商队,起着重要的枢纽作用,也因此,舍林物质富足,常能见到产地各不相同的特色货品,来自四方的人们来来往往。

 

这是一个一年四季,从早到晚,都热闹运转着而不停歇的地方。在许多年轻人眼里,格洛萨是他们向往的天堂,一个关于“美好生活”的具现化的期待。距离不远的部落中,常常有初长成的年轻人怀揣着美好的希望来到格洛萨,以期开始和他们的父辈完全不同的生活。

 

不过那些年轻人里显然不包括金——至少,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自己会来到这个王国,甚至于已经站在了舍林城下。

 

石砖堆砌的外墙高耸坚固,此刻接近傍晚,城门打开,卫兵模样在人在城门口巡逻,入城的人们排着队接受盘问检查,而再向上看看,城墙上也有来回走动瞭望的士兵,等到入夜,城门就会牢牢关闭。

 

“到了吗?”

 

在金身边,披着兜帽斗篷的银发少年淡淡地开口,金转过头,见格瑞仰起了脸来,目光专注地打量着舍林高耸坚固的外城墙,这么做的时候,格瑞的一只手还拽着兜帽边,防止遮掩耳鳍的兜帽滑落下去。

 

龙族紫罗兰色的眸子里盛满了好奇与探究,视线专注,如果不是周围人实在太多,金毫不怀疑格瑞会立刻飞上去贴近城墙看个究竟。

 

“到了,这里是舍林的正门。”金回答,又有点不确定地补了一句,“……大概是?”

 

契约共享的力量显然不包括认路,从北陨山到舍林一路,一多半竟然是靠格瑞这个不涉世事的龙族认路过来的。直到进入了格洛萨王国内,人多,视线也多,格瑞不能再那么随心所欲使用他的龙语魔法,他们当中领路的那个才换成了金。

 

虽然也是靠一路询问搭便车的方式过来的就是了。

 

格瑞为了金那句不确定的补充笑了一下,不过他没有让自己脸上显露出这个笑容,而是点了点头,迈开了步子:“那我们走吧。”

 

为着最大程度地给予商人往来自由,即使是王城的盘查也并不算十分严格,登记了格瑞和金的姓名身份和停留日期后,就发放了一张印着格洛萨王室徽记的卡片,出城的时候再次交还即可。

 

傍晚的舍林飘荡着一股懒洋洋的香气,街道上人们来来往往,几乎家家户户都飘着生火做饭的炊烟,食物的味道在街巷间飘荡混合,本地居民脸上洋溢着安宁的笑容,外来的商人们也结伴向餐馆或是酒吧走去,准备在晚上好好犒劳一下自己。

 

“……哇。”金左右看看,觉得他的眼睛都快不够用了,“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

 

而且是如此熙熙攘攘热热闹闹的人群,和舍林相比,过去那些集市瞬间显得太小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格瑞表达了赞同:“我也是。”

 

龙族少年紧抿着嘴,唇线被拉成一条平平的线,面颊板得几乎成了一块硬石头,金后知后觉地想起,格瑞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格瑞?”

 

金轻轻碰了一下格瑞垂在身侧的手,在对方看过来的时候,若无其事地握紧了,他牵着格瑞,稍微加快了一点步子,轻巧地在人群里侧着身绕行:“走吧,前面有旅店。”

 

在最初,金对格瑞还没有产生某种难以言说的感情时,他的确是毫无顾忌去拉格瑞的手的,那时候他什么都没想,只觉得关系好,那么牵着手也没什么不对;到了后来,心思发生了变化,冒出了一点儿不可言说还要悄悄藏起来的感情,他去牵格瑞的手就下意识地没有那么坦然了,不是抓着格瑞的手腕,就是松松地笼住格瑞的手指,不敢那么肆无忌惮地让彼此掌心贴个实在;但到了现在——

 

他反倒抛下了所有的顾忌。

 

没什么比生与死更能让人无所顾忌的,只要格瑞不反感,那么他想和格瑞牵着手的时候,为什么不紧紧牵住?

 

他喜欢着格瑞,为什么不大大方方地喜欢?

 

——何况他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吧……

 

眼角微微发热,如有所感地回忆起了那天柔软的触感,金在心里悄悄地又回味了一次那个短暂的亲吻,感觉心脏又跳得快了一点儿。他有些无可奈何地感慨了一下自己的乐观心态——就连他自己都觉得,这种急于解除诅咒的时候,还有心情慢慢考虑喜不喜欢这样的事情,实在是……可以说是了不起了。

 

——没办法嘛,毕竟真的很喜欢格瑞。

 

金发少年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没注意到格瑞已经停下了脚步,他还在往前走,不由自主地被格瑞一拉,身子往后一晃,差点摔倒。

 

“咦!怎么了?”

 

“…… ……”格瑞看着金那张有些迷茫的脸,最终选择不去问金神游到了哪里,而是很直接地往旁边指了指,“到了。”

 

金转头一看,那家旅店的招牌在落日余晖的映照下,分外闪闪发亮。

 

一人一龙进了旅店,没多商量就直接定了一间房。舍林的旅店不少,家家都生意兴隆,而选择这间旅店的原因是,这是距离舍林藏书室最近的一间。

 

格瑞和金之所以来到舍林,就是为了查阅藏书室里的书籍,看看有没有古老年代的资料留存,或是一些不常为人所知的传说。

 

答应了神明的幻影要找出答案,在毫无头绪的情况下,也只能从最笨的方法开始。格洛萨作为大陆唯一的王国,最大的藏书室就在王城舍林,据说其中有不少在王国扩张时从各地收来的珍贵古籍,沿着王城的主干路走,转两个弯拐进一条石头小巷子里就能到达。

 

解开了斗篷,金往旅店的床上一趴,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终于到了——”

 

格瑞在金身边坐下,同样解下了斗篷丢到一边去,分外显眼的两片银色耳鳍晃了晃:“藏书室晚上开吗?”

 

“不开,只有白天和下午。”金摇了摇头,马上明白了格瑞想做什么,“太晚了,今天先休息,我们明天再去吧。”

 

“…… ……”格瑞没多异议,只是轻轻点了点头,“我看书很快。”

 

“这我知道。”金说,他的心情倒是前所未有的轻快,哪怕诅咒尚未解除也影响不到他,反倒是格瑞,看起来比他还要有压力。

 

想了想,金决定转移话题:“晚上你想吃什么?”

 

“随便。”格瑞简洁地回答,他是真的对食物没什么要求。

 

“那我们出去逛逛吧,看到什么好吃就买一点。”金立刻提议,“之前就听说过,舍林晚上的夜市很热闹!”

 

“好。”格瑞点了点头。

 

临出门前,格瑞想再把斗篷穿回去披上,却被金打断了:“别戴那个了格瑞,晚上没有白天那么亮,不会有人盯着你的耳鳍看的!”

 

格瑞想了想,把斗篷放了回去。

 

他的确不喜欢兜帽,他和金都知道。

 

金也没再披着那件用来挡风沙的斗篷,两个少年难得轻装出了门,问了旅店老板最近的夜市,就沿着碎石子铺成的小路慢慢走去。

 

舍林用作主干道的大路都铺着大块整齐的砖石,小路则都是不规则的细小石子堆砌而成,踩上去偶尔有一点硌,金半跳着走,格瑞跟在旁边,偶尔在金要摔倒的时候及时伸手拽一把。

 

夜色之下,果然没什么人注意格瑞的耳鳍,龙族少年慢慢地放松下来,开始真正有心思欣赏舍林的夜市。

 

好奇心得到满足的龙族总是愉快的,于是那两片银色的耳鳍也跟着轻轻动了动。

 

“啊——”

 

耳边忽然传来小孩子——或者说是人类幼崽——的声音,格瑞下意识地一转头,耳鳍就碰上了一个小孩子的手。那是个看起来还不会说话和走路的小孩,睁着圆圆的眼睛,对着格瑞的耳鳍伸出了手。

 

猝不及防之下,耳鳍一下子就被小孩攥住了。

 

“……!”

 

格瑞浑身猛地一颤,要不是他反应过来克制住了,说不定下一秒他就把这个小孩掀出去了。

 

龙族的耳鳍是仅次于逆鳞的存在,虽然不至于和逆鳞一样成为弱点,但轻易被人摸了,格瑞一点也不好受。

 

哪怕对方只是个无知的人类幼崽。

 

“松开松开,快别揪着哥哥的头饰了。”

 

金的声音及时出现,一双手伸过来,把小孩没什么力气的手轻轻掰开,然后为了防范于未然似的,两只手一起从后,一左一右松松捂住了格瑞的耳鳍。

 

金站在格瑞身后,因此格瑞也只能听见金笑眯眯的声音:“哥哥很喜欢这个的,揪坏了的话要伤心的哦。”

 

没多少人会真的以为那是耳鳍,听了金发少年的话,大人也觉得这或许是不知哪里流行的头饰,抱着孩子匆匆道歉之后就离开了。

 

金放下手,轻轻拍了一下格瑞的肩膀:“格瑞?怎么了?”

 

龙族少年比他想象得还要肩背僵硬,金以为格瑞是不喜欢小孩子——很早之前格瑞就说过他不太喜欢这些过于脆弱的人类幼崽——于是他半是安慰地又按了按格瑞的肩膀:“没事,他太小了,不懂这些而已。”

 

格瑞转过身,用一种有点儿奇妙的目光注视着金。

 

然后抬起一只手,捂住了金一边的耳朵,他的手掌偏大,这么捂着耳朵的时候,倒好像是把金的半边脸颊也拢在掌心里了。

 

“……哎?”金有点发愣。

 

“你现在感觉心跳加速,脸上的温度升高吗?”格瑞盯着金,十分认真地开口。

 

如果不是问的内容太过让人浮想联翩,金真的会认为格瑞是在一丝不苟地收集什么资料呢。

 

被那双紫罗兰色的眸子注视着,金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移开视线,免得太过心虚:“没有啊!就是觉得有点儿热,可能是因为半边脸被捂住了吧……哈哈。”

 

“…… ……”格瑞放下手,若有所思,“那么大概是我有问题。”

 

“啊?什么问题?”

 

“没什么,应该是种族差异吧。”

 

——龙族几乎没有什么心跳加速的记忆可参考,直接照搬人类的经验可行吗?

 

无意识的,两片耳鳍再次动了动。



——tbc——


感觉终于可以开始超开心地干我一直想干的事情了。

我写龙与少年就。

就!

一直都非常想尽情肆意地写个我编造出来的大陆!

我要光!就有光!我要山!就有山!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才是神明!【叉腰

【喂【。

评论 ( 55 )
热度 ( 128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