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预言之书【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新的旅程

*后篇指路→ 图纸

*首章指路→ 契约


*一个通知

霍格沃茨paro系列瑞金,第二学年预定8月8日开始预售,8月6日会发本宣。

第一学年的二刷会跟随一起预售,用来做印数统计,价格不变。


*收到了龙与少年的手书!

最近几天都在循环23333歌真的太合适了,而且画得超级用心!

可以的话希望大家也去看看!真的很棒!

手书点→ 这里



【预言之书】

 

“……呼。”

 

金从手里的大部头书本里抬起头来,长长地呼出一口气,随着他的动作,空气中金色的尘埃一阵乱飘,纷纷扬扬,映得窗口斜射进来的阳光显得更晃眼了。

 

他不得不承认,他的确不擅长阅读,或者说,不太擅长对付书本。只是埋首读了这么一会儿,那些挨挤在一起的陈旧文字就已经让他感到头晕,这才让他不得不抬起头来透口气,就像快要憋不住气的人从水下探出头,深吸一口气,再一个猛子扎回水里一样。

 

金发的脑袋转了转,发现就在身边、和他浸泡在同一片书海里的龙族少年看起来显得游刃有余多了,和他快被淹死的状态相比,格瑞就像是坐在小船里一样稳当,并且翻书的速度快得惊人,书页翻动的沙沙声就像被风一阵吹动的叶片似的。

 

金看得有点儿发起呆来,但很快他就意识到现在并不是合适的发呆时机,他们时间很紧,每一分每一秒都像从指缝中漏过的沙子。

大概是格瑞的神情太专注了,金只是这么注视了一小会儿,就从中获得了某种力量,他甩了甩头,努力地再次集中精神在书本上。

藏书室的书籍数目众多,他们先从历史书架找起——绝大多数的阅读工作都是格瑞的,不少古籍的文字都几近失传,也只有龙族能毫无障碍地流畅阅读。相比之下,金能看的书十分有限,换句话说,他能帮上的忙也很少。

少年在有限的阅读里努力寻找有用的信息,凝神屏气看了一会儿,又觉得密密麻麻的字符挤得眼眶发疼。大概他天生就是不太擅长应付书本吧——少年苦中作乐地这么想——抬手揉了揉眼睛缓解酸涩,却没想到直接把眼眶里晃悠着的泪水揉了出来,还应景地打了个哈欠。

这一下,格瑞看过来了。

“你很困?”

早晨正灿烂的日光里,龙族少年的声音越发显得清清冷冷的,他看上去像是皱了一下眉头,但金知道他不会的,格瑞几乎从不责怪什么。

“不是不是,就是眼睛有点累。”金不好意思地笑笑,并赶紧把流到脸颊上的泪水抹干净了。

“那就别看了。”格瑞说,然后他慢了一拍发现自己的语气有点儿生硬,于是他又放缓声调补了一句,“……不着急。”

——怎么可能不着急。

金没说破,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翻了一页书低下头去继续看,毫无头绪的时候,也只能尽可能去做点什么才能缓解不安。

时间紧迫。

格瑞的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金,这也不妨碍他同时一目十行地看书,他打定主意要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座藏书室里有用的书看完,于是翻页翻得越发快了——虽然这么说有点不厚道,但格瑞确实没指望金能帮上什么忙。

谁都有擅长和不擅长的事情。

他们来得很早,藏书室还没开门就等在外面,第一缕阳光照在藏书室屋顶的装饰小人上。因为时间很早,藏书室里的人也很少,像他们一样窝在历史书架堆里的更是没有,如果不是为了查找有关神的线索,这倒是个很适合慢慢读书的环境。

 

时间过去太久了,久得龙族的传承记忆里都寻不到什么影子,这时候,反倒是人类记载的只言片语更加恒久。

旁边的金忽然发出了一声轻笑,那声音很轻,如果不是格瑞的五感异常敏锐,或许他根本就听不到。

这是笑什么呢?

就在格瑞这么想的时候,金就像能读心一样凑了过来,指了指手里书页的某一行。

格瑞垂下眼睛扫了一下,哭笑不得——那是一行关于龙族的传说,写着这个高贵的种族热爱财富,每天都在洞穴里,枕着价值连城的宝物睡觉,肚皮下都压着数不清的金币。

“这是真的吗?”金小声问。

“……有的喜欢。”格瑞无法违心地说这完全是假的,虽然他自己并非如此。

果然,金笑得更厉害了,为了憋住笑声而使劲抿着嘴,肩膀都抖动起来。

“我不喜欢。”龙族少年义正严辞地给自己正名。

 

当然,这完全阻止不了金的闷笑,少年笑够了,眼角又沁出一点泪水来,格瑞抬起手,指腹在金的眼角抹了一下,声音里带着一丝无奈:“别笑了。”

 

“但是感觉看到了很意外的东西啊。”金说,颇为感慨地拍了拍书页,“也不全是那么无聊的,如果不想那么多,光想着是去了解一下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事情……也挺有趣的!”

 

“的确,未知的事物很有吸引力。”作为生来就求知欲旺盛的龙族,格瑞表示理解。

 

“格瑞你有看到什么吗?”

 

“还没有。”

 

“说不定照这么下去,我们会成为整片大陆最厉害的历史学家。”金往后一仰,看了看仿佛无穷无尽的书籍,这么嘀咕了一句。

 

“不一定是历史学家。”格瑞认真地回答,“应该是神学家。”

 

金愣了两秒,笑了:“对对!”脑子里却想着,龙族曾经是神,那自己说不定已经算半个研究神的专家了。

 

又过了一会儿,格瑞手里的书快看完了,他打算换一本,看书看得一个头两个大的金自告奋勇,站起身就要去帮格瑞换书,龙族少年仰头看了看几乎顶到天花板的书架,表示金随便拿一本新的来就可以。

 

金也仰头看了看书架,目光转了转,莫名地定格在某一层的顶部:“那上面好像有点什么。”

 

“什么?”

 

“不知道,就是感觉……”金发少年缓慢地说,语调有一瞬间的飘忽,而格瑞分明看见了, 对方蓝色的眼睛里,一抹金色一闪而逝。

 

“我去看看!”

 

忽然变得急切起来,少年跑去搬了一把梯子来,在书架旁架好,急匆匆就踩着向上爬,他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一本看起来有些厚重的书,能看出边缘曾经烫着金色的纹路。

 

金探出身子,稍微歪着想去伸手够那本书,原本他踩着的梯子距离书本有一点距离,他懒得爬下去挪,想着小心一点动作放慢就行了,结果伸手的时候,背上好像忽然被人推了一下似的,一股力量压着他猛地向前去,梯子一晃,跟着失去了平衡,堆满了书的书架跟着晃了两晃,默默地也跟着要往下倒。

 

“……呜哇!”

 

金还记着要把那本书抓在手里,格瑞的反应却比他快得多,银色的翅膀一张,把掉下来的少年连人带书裹了起来,顺便挡住了两边书架上噼里啪啦往下掉的一大堆书。

 

那声音,摧枯拉朽,光听着就觉得大事不妙。

 

被翅膀护住了,也因此挨得离格瑞很近,胸膛贴着胸膛,金一时间有点儿愣怔,格瑞在人类形态的时候翅膀并不算很大,把他们两个一起裹起来之后,空间更是小得惊人。格瑞比金高一些,金能很清楚地看见,就在自己眼睛稍下的位置,格瑞轻轻抿起来的淡色嘴唇。

 

——糟糕。

 

这种时候还在想些有的没的,冲动倒是比理智更为迅速,金盘算着凑过去轻轻碰一下能不能解释成巧合,结果护在身侧的翅膀忽然唰一下打开了——他们周围弥漫着一阵轻微的尘土,地上七零八落摊着书本,两旁的书架一起向中间倒,歪打正着搭了个安全的三角形。

 

金左右张望了一下,遍地狼藉,瞬间哑然,刚才升起的那点儿冲动立刻跑了个一干二净。

 

头顶上摇摇欲坠的书架一点儿也没给龙族少年危机感,他垂下眼睛,扫了金一眼,就知道金没事,于是周围那一地狼藉在他眼里也不算什么了。格瑞从善如流地蹲下身去,一本一本把地上的书捡起来,准备直接把可能有用的留在地上,剩下的再放回去。

 

预想很好,但现实永远比预想快一步——目瞪口呆的藏书室负责人已经站在了他们面前。

 

虽然知道放在书架上能供人阅读的都是手抄本,金还是被负责人的目光看得脊背一凉。

 

“对不起……!”少年自知理亏,低下头开口道歉。

 

格瑞却站起了身,手里还捧着一摞刚刚捡好的书:“不怪他。”说着,把金手里那本书拿过去了,递到负责人面前,“是我让他去拿这本书,放得太高了。”

 

龙族少年说话时的嗓音天生就带着凉意,如果不是对着他的契约者,加上他那面无表情的脸,居然让人一时间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

 

最后,一人一龙以收拾干净这片狼藉,附带一定时间的义务劳动作为这场意外塌方事故的赔偿。藏书室资金富足,掉到地上的手抄本也几乎没有损坏,因此相比较而言,以劳动偿还是个双方都认为合理的主意。

 

“抱歉啊格瑞。”金一边擦着书架,一边有点儿困惑地道歉,“我也不知道怎么了,那个时候总觉得有什么人推了我一把似的,本来我能平平安安拿到书的……”

 

“你没看看那本书?”格瑞问,他倒是并不讨厌藏书室的工作。

 

“还没。”金耸耸肩膀,“总得先把这些收拾好吧……”

 

“嗯。”

 

历史书架终于恢复原样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了,藏书室内的书——即使是手抄本——都不被允许带出去,所以在出去吃午饭之前,金和格瑞凑在一起,先翻了翻那本可以说是罪魁祸首的书。

 

书很重,翻开来的第一页就写着金看不懂的字符,金下意识地看向格瑞,等着格瑞翻译内容,却看到格瑞微微蹙起眉头,眼里难得地流露出茫然来。

 

“……格瑞?”

 

“……我看不懂。”可以说是有些愕然的,格瑞这么回答道。

 

那是他的记忆里从未出现过的字符,又或者其实出现过,可是从以前开始,就是一串无解的文字。

 

“不会吧,连格瑞都看不懂!”金吓了一跳,急忙又翻了几页书,“那这些呢,都看不懂吗?”

 

格瑞摇了摇头。

 

“那会不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文字啊,只是长得很像什么文字的画?”

 

“应该不会,虽然我看不懂,但是观察一下就知道,它们的排列是有规律的。”

 

作为天生的语言学家,格瑞很有发言权,他伸手翻了一页,想多看看这种奇妙的字符,结果被翻过的一页上画着一个复杂的图案,金看见了,不由得伸手摸了一下。

 

“这个好像……”

 

金发少年的话只说了一半。

 

格瑞的反应一向很快,但即使是他,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似乎也已经晚了——金已经失去了意识,毫无防备地向后倒在了他怀里,他只来得及把金捞住,就看见那个复杂的图案亮起来一瞬,而后再度黯淡下去,恢复了平凡无奇的样子。

 

他发誓有一瞬间,他的大脑是空白的,什么都没能思考。幸好金的呼吸还在,而且很平稳。

 

理智回归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格瑞稍稍放下了心,而后,一向诚实正直的龙族毫不犹豫地把绝对不能外借的书收进怀里,直接打开藏书室的窗子,抱着金头也不回地飞了出去。

 

看不懂的文字和金的这种反应,手抄本的内容绝对不普通。

 

而在他还没找到个隐蔽点的地方,好尝试着动用魔法的时候,金却就那么醒了,并且看上去,就像睡了一觉再醒过来那么自然。

 

“糟了格瑞!”

 

不过刚睡醒的人绝对不会惊慌失措地说这种话。

 

“我要是没弄错的话,再过两天,整个舍林都会有危险!”

 

“……什么?”

 

“我说……”金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让自己的话显得郑重一些,“我看到了,再过两天,整个舍林都会有危险。”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918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