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图纸【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预言之书

*后篇指路→ 饰品

*首章指路→ 契约



*霍格沃茨paro瑞金第二学年本子《In Hogwarts》预售中!!

本宣及详细信息点→ 这里

预售地址点→ 这里



【图纸】

 

“…… ……”

 

格瑞很少产生像现在这样的无力感。

 

作为龙族,他想做却做不到的事情,实在是很少,就连得知金的诅咒时,他都没有从心底升起过这样的无力感——似乎他只能看着,但是却什么都做不到。

 

而在他面前,金已经不知道第几次丢开了羽毛笔,万分沮丧地叹了口气。摊开在面前的粗糙纸张上,绘制着被涂涂改改多次的法阵,上面被极粗的笔画打了个巨大的叉子,昭示着绘制者的烦躁。

 

“还是不对……”金抓了抓头发,摇着头低声道。

 

从金说出了那句近似预言的话开始,他的眉头就几乎没有舒展过,格瑞看着金找来纸笔,写写画画,又一次次自我否定。

 

金不是没想过把看到的事情告诉舍林的人,但用脚指头想都知道,根本不可能会有人相信这样无凭无据的话。金远不是天真的孩子,经历得多也见过了不少事情,深知在他人眼中无凭无据的话有多薄弱。

 

幸好格瑞在。

 

银发的龙族只扫了一眼金的表情,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你想救舍林?”

 

“至少不能什么都不做。”金回答,而后伸出一只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胸口,“而且我觉得,它也想要我这么做。”

 

那份包含着巨大力量的神明碎片,如今已经被简单地用“它”去替代。

 

格瑞微微愣了一下,没有去问金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金深深地摇了摇头,再次叹了口气,他把被丢到一边的羽毛笔捡了起来,抓起一张新的纸,刚想再次落笔,却被另一只温度微凉的手按住了。

 

格瑞用的力道不大,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意味:“毫无章法地画下去没有意义。”

 

“不是毫无章法……!”

 

下意识地这么反驳了,却在话说出口的一瞬间就没了底气。

 

虽然由于一直不顺利而积攒了很多烦躁,但在看到格瑞那双微凉的眼睛之后,金就什么都说不出口了——他一直觉得格瑞的眼睛应该是有温度的,和格瑞的手一样,微微发凉,却很舒服,就像酷暑时分一棵茂密树下的泉水一样。

 

“你不擅长这个。”格瑞说,他有着一种能让人镇定下来的奇异能力——或者说,只是能让金镇定下来,“盲目的尝试与毫无章法区别不大。”

 

金沉默了大概一秒钟,然后垮下肩膀,妥协似的叹了口气。

 

龙族少年在金身边挨着坐下,顺手就把金手里那支羽毛笔拿了过去,他把新的一张纸展开抚平,略一思索,按着金之前的笔迹画了个大概。笔尖在纸上发出沙沙的响声,金盯着看,不知不觉地张大了嘴巴。

 

这是一个漂亮的法阵,就连一笔画出的圆都标准极了,边缘书写的字符流畅又优美,和金自己凭着记忆画出来的一团糟相去甚远。

 

但格瑞的笔尖却停住了。

 

“接下来呢?”

 

“啊?”

 

“接下来怎么画?”

 

“咦,我以为你知道……”

 

格瑞侧过头,看到金难得微张着嘴一脸茫然的样子。他们在一起旅行的时间不短,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情之后,他已经很久没看到金露出这种表情了。

 

说不上是有些怀念还是觉得有趣,格瑞抬起手,用笔尾的羽毛轻轻戳了戳金的鼻子:“我不知道这是什么,只是照着你刚才试过的画了一遍。”

 

这倒也不难,至少对格瑞来说不算难,非要认真去计较的话,龙语魔法足够古老,而越是古老,越占据着更高的地位,龙族是天生的魔法专家。

 

“这是……”金摸了摸鼻子,表情沉了下去,“要是能成功的话,应该能救下舍林。”

 

“…… ……”格瑞没说话,神情却微微一动。

 

按照金的说法,很久之前,在这片如今名为舍林的土地上发生过相同的灾难,而能够救下舍林的,应该就是他勉强记住一部分的法阵。

 

说是勉强记住,倒不如说是在半梦半预言的时候只看了几眼,这也是为什么金那么着急地想把法阵还原出来,时间过去越久,他所看到的就越模糊。

 

“……大概就是这样吧。”金说完了,脱力似的叹了一大口气,“还有一件事,我不想瞒着你,格瑞,但我觉得我之所以这么急切,有一半原因是被它影响了,我没办法很好地控制这种影响,也不确定这样对不对……”

 

“冷静下来了?”格瑞却用一句话打了岔,也打断了金微微皱着的眉头。

 

“……嗯。”

 

看出金的表情还有一点低落,格瑞稍微想了想,就大概猜到了原因——这真奇妙,从前都是金来猜他的心思的,不知不觉,曾经他挖空心思也想不通的“人类的想法”,逐渐也变得简单易懂起来。

 

“金。”于是他喊了少年一声。

 

“哎,什么?”

 

明显之前陷入了某种沉思,被喊了一声而突然抬起头的少年,还显得有点愣愣的。

 

“说吧,接下来是怎么样的,你来说,我来画。”格瑞活动了一下手腕,他已经预料到这件事会让他的手腕多么酸痛,“还有时间,我们赶得上。”

 

格瑞的语气太平淡了,就像这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一样。

 

有一瞬间,金觉得自己嗓子眼里发热——有什么很烫的东西前仆后继向上涌似的。他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情,而其中一件他现在就要说。

 

“我得和你道个歉,格瑞。”

 

“嗯?”

 

微凉的手被另一只温热的手覆住了。

 

“对不起,之前根本没想过让你帮我。”

 

这件事太不可思议了,这件事太困难了,这件事可能会卷入麻烦当中,这件事的危险性很高,这件事说不定是被“它”推动着的阴谋……

 

…… ……

 

——可这些都不应该是借口。

 

——对不起,格瑞,我居然真的想过把你推开。

 

尽管是下意识的,尽管只是想让对方远离不好的事情。

 

格瑞对上金的目光,从中看到了他熟悉的湛蓝色。金的目光总是很澄澈,尤其在他这么直勾勾盯着你看的时候。

 

令人无比安心的、如同晴空一样的颜色。

 

但格瑞摇了摇头,难得地拐了个弯:“我不接受口头道歉。”

 

“……哎、哎?!那……”金不由自主地把格瑞的手攥紧了,捏得格瑞的手一晃,带着羽毛笔尖在纸上一划,一条长长的道子出去,规规整整的法阵半成品就这么报废了。

 

“…… ……”

 

“…… ……”

 

一人一龙互相盯着对方,不同的是,人类小心翼翼,龙族面无表情。

 

“如果真觉得抱歉,就快点开始吧。”最后,格瑞打破了沉默。

 

是什么时候起,他变成了他们之间似乎更年长一点儿的那个呢?上一次他感叹金的成熟是什么时候来着?

 

大概并不是金变幼稚了,而是他像个人类一样,缓慢而脚踏实地地成长着吧。

 

“其实你不需要道歉。”重新抓起一张纸,格瑞低着头开始重新画,一边平静地开口,“如果同样的情况发生在我身上,我也不希望自己需要你的帮助。”

 

“但我肯定会想办法帮你,只要我能做得到……”金半扒在格瑞肩膀上,脑袋越过去看纸上的图案,“……边缘的字符要绕着写一整圈,笔画是连接起来的,没有断。”

 

格瑞点了点头,笔尖不停,字符眼花缭乱得像是在跳舞:“所以我也是这么想的。”

 

“那你会道歉吗?”

 

“……会。”

 

“哈哈哈哈哈!!!”金痛痛快快地笑出了声,一把搂住了格瑞的脖子,“然后我也会和你说,格瑞你不需要道歉啦。”

 

“……快松开,勒死了。”

 

和对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很不可思议,似乎多大的问题,最后都变得可以一笑置之了。

 

——格瑞和金并不知道,在他们这么想的时候,对方也在这么想。



——tbc——


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忙得连轴转很久都没得休息了……

但是意外的精神还很不错!

可能因为忙碌很开心,生活也很自律的缘故吧!


评论 ( 37 )
热度 ( 764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