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饰品【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图纸

*后篇指路→ 耳坠

*首章指路→ 契约


*霍格沃茨paro瑞金第二学年预售中!!!

(以及第一学年二刷预售中)

本宣点→ 这里

预售地址点→ 这里

(最近严查,避避风头换个新链接,嘘——之前买过的都有效的,放心!)


*龙与少年paro瑞金第一部《龙与少年:启程》通贩中!

通贩地址点→ 这里



【饰品】

 

“金?”

 

“…… ……”

 

“……金!”

 

“哎?啊……怎么了格瑞?”被猛地拍了一下肩膀,少年这才回过神来,他愣愣地转过头,像是被阳光刺了眼睛似的,眯了眯眼睛,才看清格瑞的脸。

 

那是一张布满了担忧的脸,嘴唇紧抿,眉头紧皱,紫罗兰色的眼睛里弥漫着还没来得及散去的担忧。

 

于是金明白了:“我刚才是不是差点又睡着了?”

 

“差一点。”格瑞点了点头,他的眼睛紧紧盯着金不放,直到确认金的确安然无恙,紧绷着的目光才陡然松懈下来。

 

“可能是太闷了……”金说着,打了个小小的哈欠,向窗外看去。

 

他醒来已经两天了,而距离舍林躲过那颗天上掉下的星星,已经足足五天了。

 

这件事在舍林传得沸沸扬扬,大家都嚷嚷着天上的星星掉到城外山脚下的稀奇事,不但王室出动了卫兵,不少平民也争先恐后地去城外看热闹。

 

但是哪有那么简单——那颗星星本该掉在舍林王城中心的,重重地砸死不少人,席卷而来的热气与火星将舍林变成火海。

 

星星是天空的轨迹,修改轨迹要付出的力量不容小觑。

 

这也是为什么金从醒来之后,就一直精神不振,常常几乎昏睡过去。

 

尽管如此,格瑞却敏锐地发现,契约之中属于金的力量波动增强了——抱着这也许并不全是坏事的念头,龙族少年静观其变。

 

“嘿格瑞,我们出去走走吧?”金忽然提议,“老是在床上待着的话,不想睡也会变得想睡了。”

 

格瑞思忖了几秒钟之后,沉默着点了点头,金看出来他绷紧的面庞下暗含的紧张,安慰地冲他笑了笑。

 

“没事的,不是多亏了格瑞你吗!”

 

如果没有格瑞能够毫无保留地把力量借给他使用,能不能撑到法阵完成还是个问题,可能在那之前,就作为祭品被吞噬了也说不定。

 

作为代替的,这几天格瑞几乎也丧失了所有的力量,仅仅维持着变成人形的姿态,但龙族的自愈能力惊人,只要还活着,很快就会再次恢复到力量的鼎盛。

 

格瑞一点也不担心自己。

 

他站起身,替金取来外出的衣服,又拿来斗篷,等着金穿好衣服之后,仔细地裹在了金的身上,曾经他做这些事情很笨拙,现在却已经很熟稔了。

 

舍林的集市总是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和格瑞预想的一样,一踏入集市,金的眼睛就亮了,于是格瑞保持着一种微妙的欣慰心情,慢慢地跟在金身后。

 

但他也能很轻易地看出,金的精神还没有完全恢复,只是自己努力着想找回那种充满精神的感觉。

 

空气中飘来一阵甜香味,格瑞拍了拍金的肩膀,说自己要去买点小吃,嘱咐金注意安全,他很快回来。

 

金又慢慢地向前逛了一会儿,忽然看到一个被许多人围得层层叠叠的摊位。

 

金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了。

 

走近一点看才发现,那是一个摆满了红珠石饰品的摊位,摊主卖力地吆喝着,摊位前的人从小孩到少妇都有,兴致勃勃地挑挑拣拣着。

 

红珠石不算是少见的宝石,出产地遍布大陆,开采也不困难,因此价格算不上贵,只要不是穷得衣不蔽体,稍微攒攒钱都能买到。这种天生就是正球形的宝石有着流传已久的爱情传说,无论在大陆的哪里,它都是恋人之间乐于相赠的礼物,据说能够保佑恋人一生相爱美满。

 

金的一侧耳垂上也钉着一个红珠石耳坠,但并不是球形,而是专门被打磨成菱形——这本来是一对,另一只在秋的耳朵上,这对耳坠是他们的父母留下的为数不多的遗物之一,姐弟俩在年纪尚小的时候思念父母,就一人一只地把耳坠戴了起来。

 

当时还为了要打耳洞而吓得哇哇大哭呢——回忆起了小时候的事情,金不自觉地笑了一下。

 

虽然仍然没有秋的消息,但金莫名地有种直觉——那就是秋一定也过得很好,她就是那种无论在哪里都不会有问题的人,将来某一天终于再度相见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有很多话可以说。

 

摊位上的东西不少,各式各样的饰品铺得满满的,供人们随意驻足挑拣。金下意识地抬手抚了抚自己的耳坠,转回头去伸长脖子,视线往格瑞的耳鳍上转了转。

 

银发少年斜背对着他,难得地在白天没有戴兜帽,脸侧银色的耳鳍被阳光照得闪闪发亮,忽然,对方若有所觉似的,脸颊略向侧后一歪,几乎就要和金撞上视线。

 

金猛地转回了身,长长呼出一口气。

 

——还是算了吧,耳鳍要钉耳洞的话,感觉太疼了……

 

虽然之前从来没这么想过,但热闹的摊位就在眼前,金不由得也起了一点心思——钻个空子,送格瑞一个红珠石的饰品怎么样?哪怕格瑞只是放在衣兜里,也足够金偷偷地乐上好一阵子了。

 

对感情之类的事情,格瑞相当迟钝,曾经金还为此在心里叹过气,感觉自己路途漫长——就算他有心去追求表达,格瑞大概连十之一分都体会不到——但现在他反倒有点庆幸了,这样很方便他钻个小空子。

 

例如现在,他送格瑞一个红珠石饰品,格瑞不会多想,也不会去细究红珠石所表达的“喜欢”是什么意思,但一定会一丝不苟地收下。

 

一半是钻空子偷乐的心思,另一半却是纯粹出于喜欢而想送对方东西,人类、动物和魔兽其实没有什么不一样,面对心仪的对象,总是不由自主地想把各种各样的东西堆到对方面前,只不过人类把这文雅地称之为“追求”。

 

这么想着,金就想趁着格瑞还在排队买小吃的时候到摊位前去仔细看看,但人太多,他挤不过那些格外积极的女孩子们,更不好意思拼命去和女性争抢位置,左右看了看,都没找到合适的空隙,正在犹豫的时候,脸颊上却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还有一点烫,他被烫得“啊”了一声,贴在他脸颊上的东西就顺势被塞进了他手里。

 

那是一杯还冒着热气的甜汤,色泽晶莹,汤面上漂浮着小小的金色细绒条——被熬煮到彻底软化的蒲绒草芯。蒲绒甜汤就是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将蒲绒草芯慢慢熬制,直到这种奇妙植物里的香气彻底散发,稍微加一点蜂蜜或糖,就是大家都喜欢的饮品。

 

“你去买这个了?”金有点稀奇地看了格瑞一眼——他几乎没见过格瑞去主动买什么食物,因为龙族对人类的食物似乎没什么特别偏好。

 

“因为……”格瑞低下头去看自己手里那一杯,凑到嘴边喝了一小口抿了抿,“很甜。”

 

事实上,是特别甜,不但甜,还带着一股意外的草木气息,沁凉沁凉的。

 

但格瑞会去买这种甜汤并不是因为他喜欢甜食,他只是想起来金喜欢,才动了念头跟着去排队了。

 

食物,吃下去的东西,有的时候并不仅仅是为了存活,还能让心情变好——人类那稀奇古怪的特性之一。

 

然而,在金问起这件事的时候,格瑞突然就不想说实话了,他说不清是怎么回事,明明他心里清楚,实话实说是为了金才去买的话,金一定会瞪大眼睛,有点儿错愕地眨眨眼,然后脸上慢慢绽开那种他很喜欢的笑容——他分明很喜欢那种笑容,可是却忽然害怕看到了。

 

——“害怕”这个词不准确。

 

语言专家在心里纠正着自己的措辞,却想不到另一个更合适的词来替代,龙族特别的好奇心和探究欲占了上风,格瑞捧着自己那杯甜汤陷入沉思,默默地钻起牛角尖来。

 

他不是不想看到金的笑容,只是看到了之后会很高兴,而且会高兴得过了头,不知为何地过了头——而他下意识回避的,或许就是这种高兴得过了头的自己。

 

——但高兴又并不是坏事,为什么要回避好事?

 

——也许因为原因是未知的?

 

——是啊,金并没有比之前笑得更灿烂,更不会有什么迷惑性的法术,契约也绝不会影响契约双方的情绪……

 

——所以,为什么忽然就会高兴得过了头呢?

 

“……格瑞?”

 

之前格瑞半低着头开始沉思的时候,金没打算去叫对方,他很熟悉格瑞那副模样,一定是又陷入了龙族独有的思考当中。但当格瑞微微皱着眉头,并抬起手按上了自己的胸口时,金觉得不能放着不管了。

 

“你哪里不舒服吗?”

 

格瑞看了金一眼:“胸口有点闷。”

 

他的眼神活脱脱写着——你怎么知道我不舒服?

 

这种眼神有种久违的熟悉感,在他们刚刚认识的时候,金常常看到。

 

“是不是这里人太多了?”金有点儿担心,但看看格瑞的脸色没有什么异状,他就又放下了一大半的心,“那我们出去吧?”

 

“不用。”格瑞摇了摇头,“已经没事了。”

 

好不容易在这里逛的时候金恢复了精神,格瑞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提早结束,何况他心里清楚——胸口闷和人多没有半点关系。

 

只是在想到金的时候,某种无法言说的情绪被触动了,才觉得胸口被什么压着似的喘不过气。

 

金看起来还想劝几句,格瑞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说服金的办法,索性把手里那杯只抿了一口的甜汤塞给金:“给你吧,太甜了。”

 

“哎?你不喝了吗?”

 

“不了。”

 

如此斩钉截铁地说着,格瑞急于找个地方单独待一会儿——和金待在一起的话,他的思绪总是被反复打断——反正只要他想,他就知道金在哪里,而且能够在任何时候立刻赶过去。

 

编了个硬邦邦的买衣服借口,格瑞没给金继续说话的机会,转身走开的脚步透着一点急切。

 

金看了看手里的甜汤,再看看格瑞的背影,疑惑地皱起了眉头。有些时候他的确迟钝,但那绝不是现在,绝不是在面对暗恋对象的时候。

 

格瑞有些反常。

 

金发少年想了一会儿,决定不去追问,既然格瑞不愿意开口,那一定有某些理由,他们都没那么脆弱,既不会被自己的思绪逼死,更不会因为另一方的隐瞒而怅然。

 

谁都是有点小秘密的嘛——金这么想,然后发现他忽然就有了挑选饰品的空闲时间。

 

少年千辛万苦挤进了摊位,一边仔细小心着手里的杯子,一边忙不迭低下头挑选起来,虽然他挑选的方式实在是够直接的,一样一样拨开看,只看样式,而不怎么关心宝石大小与色泽。

 

耳鳍最好不要打耳洞,手链显得有点女孩子气,戒指的暗示意味太明显了——没怎么费工夫,金就确定了给格瑞买一条项链。

 

项链挂在身上,说是护身符也说得过去。

 

然后,等到了他能和格瑞坦诚心意的那一天,他再告诉格瑞:其实我早就送给你定情信物啦!……格瑞的表情肯定会很有意思……

 

“……小伙子?小伙子?”

 

“咦!”猛地从幻想中惊醒,对上摊主的目光,金愣了两秒,尴尬地笑笑,“怎、怎么了吗?”

 

“没什么,看你刚才笑得一脸幸福,肯定是在想自己的恋人吧?”摊主笑眯眯地搓着手掌,“买一条红珠石的项链送给她?她一定会很欢喜的!”

 

“啊……”金微微怔住,放任自己陶醉在摊主那声“恋人”里一秒钟,才摇摇头笑了,“不是恋人……还不是呢。”

 

摊主相当会做生意:“那就更该买一条去追求了!”

 

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说对了话,当然了,这么多年生意做下来,他总能把人看得八九不离十——因为面前的金发少年笑了起来,湛蓝的眼睛就像会发光似的:“对!现在就买一条,然后去把他追到手!”

 

那可一定是个相当幸运的姑娘啊。摊主在心里感慨着。

 

毕竟像这样,勇敢大方又长得不赖的小伙子,还是不多见的。



——tbc——


格瑞的部分感觉会有点长www是想好好写的有趣部分!

哈哈哈想到就很开心=w=下次写!

评论 ( 70 )
热度 ( 1046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