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凹凸世界/全职高手/和很多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背景图是蹦咔做的纸雕灯!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耳坠【龙与少年paro系列】

*前篇指路→ 饰品

*后篇指路→ 分歧

*首章指路→ 契约


*霍格沃茨paro瑞金第二学年预售中!!!

(以及第一学年二刷预售中)

本宣点→ 这里

预售地址点→ 这里

(最近严查,避避风头换个新链接,嘘——之前买过的都有效的,放心!)


*龙与少年paro瑞金第一部《龙与少年:启程》通贩中!

通贩地址点→ 这里




【耳坠】

 

大概是离开得太过匆忙,心情又有点儿紊乱,因此,当格瑞真的站在一个摊位前时,他才发现自己身上没有钱币。

 

这是自然,钱币总是由更熟悉买卖的金带着,格瑞的物欲很淡,即使手里拿着钱,他也想不到自己需要添置什么——仔细想想,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东西,包括后来的斗篷、围巾、以及新的衣服鞋子,都是金给他买,他才默默收下的。

 

不过金倒是把钱算得很清楚,有些钱是格瑞动用力量(多数是假装成人类的魔法师)得到的报酬,金就会把这些钱币收在另一个袋子里,袋口上系着一条紫色的绳子,说这是格瑞的钱。

 

那又怎么样呢?格瑞对钱币没兴趣,索性把那个袋子一并让金保管着,他确信他对金说过“想用就用”这样的话,但至今为止,那个袋子只是变得越来越鼓胀而已。

 

他沉默地垂着头看了面前的摊位一会儿,确定上面没有任何一样需要买的东西,这才转身走了。

 

格瑞想找个能安静待着的地方思考一会儿,龙族喜欢安静的本性让他在喧闹的地方天然地心生烦躁。但很可惜,热闹的舍林集市从早到晚都熙熙攘攘,即便是设在集市中供人歇脚的摊位也人满为患。

 

龙族少年转了一圈,最后选定了集市某个人最少的角落,那里紧挨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树枝伸得很长,被浓密的树叶压低了。

 

背靠在树上,整个身子都被树荫遮住了,格瑞这才长长呼出一口气,感到自己自在了许多。

 

距离拉开之后,心情也平静下来,于是后知后觉地,龙族少年终于察觉到——急匆匆找了借口跑开的行为,实在是反常而有些丢脸。

 

恐怕金已经察觉到什么了。格瑞有些无奈地承认这个事实。

 

但他不想为此解释什么,因为他也不知道该解释什么,总不能对金说“因为在你身边的时候没办法冷静思考才离开”吧,这话太奇怪了,而且听起来,简直就像是在控诉金一样,这么对金说了,也许会让对方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但实际上,假如格瑞真的这么对金说了,有些事情可能就会提前很多发生。

 

所谓人类的特长之一,就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把很快就能结束的事情变得长而又长。从这个角度而言,格瑞的确在以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像个人类。

 

金是谁呢?或者说,金是什么呢?

 

是个人类,是自己的契约者,也是神的后裔,能操纵神的力量,体内有神明残留的意识。

 

这一切确实让金变得不普通,但格瑞心里很清楚,他对金的态度和心情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绝不是因为神明之类无聊的外在理由。龙族自己就曾经是神明,既然久远之前能把这种身份毫不犹豫地抛弃,那么久远之后的现在,他们依然对此毫不在意。

 

龙族的记忆力很好,于是格瑞开始回想他和金最初遇见的时候,他是如此清晰地回忆起第一次看到金——那一刹那对澄澈天空的喜爱与向往,还有被那份善意所打动的震颤。

 

可以说,那时候他就很喜欢这个人类少年,就像龙族喜爱宁静,喜爱天空,喜爱飞翔一样。

 

现在他依然喜欢金,并且格瑞能够肯定,他比之前还要喜欢金。

 

这很自然不是吗,即使是天性淡漠的龙族,也会对长久居住的一块土地产生更深的感情,或是特别喜欢某一个时刻的天空,某一列形状的云,他和金一直在一起,日积月累之下产生更深的感情并不奇怪。

 

“……嗯。”

 

格瑞兀自点了点头,认可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但无法回避的是,这种喜欢似乎又变得有点儿不一样了,毕竟没有哪个龙族会为了喜爱天空而烦恼,至少在格瑞的传承记忆里,一个都没有。

 

仅仅是喜欢而已,或者说,都是“喜欢”,就连写成文字都是一模一样(在绝大多数的文字体系中),却有了某种本质上的区别。但这种区别相当恼人,极偶尔不在意的时候,格瑞会捕捉到一丝端倪,可全心全意了——又是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

 

大概就像眼角余光偶尔会瞥见的一些景象,例如一抹异常绚丽的色彩或是精灵振动翅膀,可凝神去看,又是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的平静。

 

湖面静悄悄的,仿佛从来没有哪颗石子不小心咚一声钻进去。

 

看不见,摸不着,想去思考或是分析都无从下手。

 

格瑞摇了摇头,下意识地摸出了一直随身携带的莱梭琴。

 

这架琴他从得到的那天起就一直带着,最初是因为金喜欢听他弹琴,后来他慢慢地也喜欢上了这种乐器(又是喜欢!),拨动琴弦的时候,那种震颤能够让他静下心来,这也让他对人类的音乐有了全新的领悟,以至于在阅读到和音乐相关的部分时能更好地理解。

 

他简单地拨了几下琴弦,没多想什么,顺着心思就那么做了。

 

莱梭琴的琴声可以清脆,也可以柔和,全看弹奏的人怎么想,格瑞没有刻意去弹什么曲子,只是循着他熟悉的触感一路拨动。

 

曲调穿过天空,向着看不见的彼岸飞去,他的思绪也跟着一起飘荡出去,越过茂密的枝叶,拂过云层,又顺着阳光洒向大地——

 

“哗啦!”

 

“……?”

 

格瑞愣了一下,回过神来,忽然发现面前不知何时挤满了人,还有几个小孩子站在他脚边,仰起头来呆呆地看着他,而那稀里哗啦的声音,是一群人投掷到他面前的钱币。

 

“…… ……”

 

格瑞莫名地低头看看那些钱币,又抬起头看看面前的人群。

 

“别停下呀,真好听!!!”人群里有人嚷道。

 

“就是!小伙子接着弹啊,我可是给你扔了十个铜币!”

 

“你这是什么乐器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

 

“十个铜币怎么了,小哥,我给你一枚小银币,能点曲子吗?”

 

“…… ……”这下子格瑞明白了,他可能被当做在集市里弹奏卖艺的人了——而他居然还真的赚到钱了?

 

舍林的人还真是富有。龙族少年漫不经心地得出了这个结论。

 

弹弹曲子就能大方地给出这么多钱币,他只在这里见过这样的事情。

 

格瑞不觉得自己需要钱,可是一个个解释并把钱币还回去是更麻烦的事情,龙族怕麻烦的天性让他选择沉默,并认认真真又弹奏了一首曲子,得到了更多的掌声和更多的钱币。

 

然后人们就发现,这个站在树荫里的演奏者,在捡起地上的钱币后,不知怎么回事就忽然消失不见了,像缕轻烟似的,他们只是眨了一下眼,树下就空无一人了。

 

“……呼。”

 

集市的另一端,格瑞把钱币收进披风内侧的口袋里,他不需要钱,但是金需要,人类总是需要很多钱币,越多越好。

 

耽搁了不少时间,他打算回去找金,虽然通过契约能感觉到金现在一切安好,可长时间地离开对方身边并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

 

视线瞟到旁边的摊位,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

 

在离开之前,金的确站在一个类似的饰品摊位前,似乎是想要挑选什么。

 

这么想着,格瑞下意识地走了过去,他原本打算随便看看,视线却意外地被摊位上的一样商品吸引了。

 

那是一只菱形的耳坠,宝石有着明亮的蓝色,让格瑞想起大海与天空交界的样子,他把这枚耳坠拿起来看了看,发现和金的眼睛颜色很接近。

 

甚至菱形的大小都和金耳朵上那只耳坠一模一样。

 

忽然之间,金的另一只耳朵变得空荡荡的了——格瑞之前从来没觉得那空荡荡,他只觉得挂了耳坠的那只耳朵看起来很累赘。

 

——但是,如果另一只耳朵上挂上这个,似乎并不坏。

 

“对这个感兴趣吗?”摊主凑上来,笑眯眯地推荐着,“这可是海沉晶打磨成的,寓意很好啊,虽然海沉晶一般都卖得贵,但是这只耳坠的话,可以便宜卖给你!”

 

“…… ……”格瑞抬眼,瞟了一眼摊主,“为什么?”

 

“绝对不是因为这是仿制品!这是货真价实的海沉晶……”

 

“我知道。”格瑞打断摊主的话,他当然看得出这是真正的晶石,“所以我想知道理由。”

 

“好好好,客人您是识货的!其实是因为,本来耳坠应该是一对的,但是这个就只有这一只,另一只被我女儿拿去玩,结果摔裂了一点……我也没办法,总不能卖裂了的耳坠吧,就只好这一只单独便宜卖了,小伙子你要是不介意,就便宜拿走!”

 

“…… ……”

 

最后格瑞用那些得到的钱币买下了这枚耳坠,还余下了几个铜币。他把耳坠攥在手心里,加快脚步去找金。

 

 

 

金感觉自己是一个转身就看到了格瑞。

 

这很巧,他刚刚买下了红珠石项链,四处逛了逛,并在心里给自己排演好了完美的赠礼流程,格瑞就出现了。

 

他高兴地举起胳膊冲格瑞挥了挥,意外地发现格瑞竟然加快了脚步,几乎是一路小跑到他身边的。

 

这很少见,格瑞很少这么急切。

 

金把心里冒出来的那点疑惑压下去——无论如何,格瑞看起来已经解决了烦恼,这就是好事。

 

“…… ……”

 

他做了个深呼吸,最后一次回忆了一下之前想好的赠礼借口,在格瑞走近的时候,一派自然地开口:“格瑞——”

 

“我看到一个东西,感觉很适合你。”

 

“……哎?”

 

台词被出乎意料地抢了先,金一下子卡了壳,未出口的话语在肚子里一个急刹车,咣当当撞成一团,挤得他胸口一阵拥挤,心脏猛然加快了跳动的速度。

 

站在他面前的格瑞一脸平静,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多么了不得的话,然后金就看着格瑞把一只手伸到自己面前,手指张开,露出放在掌心的一样东西。

 

金看了一眼,就瞪大了眼睛。

 

那是一个菱形的蓝色耳坠,打磨精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而金甚至认出了这是海沉晶——格瑞知不知道海沉晶是什么意思啊?!

 

如果不是深谙格瑞的性格,金几乎要以为这是某种暗示了。

 

大陆上流行的与婚嫁相关的饰品,除了红珠石之外,还有一样叫做蓝晶贝,这是一种贝壳,因为其中镶嵌着名为“海沉晶”的蓝色晶石而得名。

 

金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分成了两半。一半的他在拼命深呼吸,告诉自己要镇定,另一半的他在哇哇大叫,喊着这怎么可能镇定得下来我现在就要告诉格瑞我喜欢他!!!

 

“……送、送我的?”

 

最后还是理性的一半占了上风,但也只能说得出这种磕磕巴巴的话了。

 

“嗯。”

 

“怎么……怎么忽然给我买这个,哈哈哈……”

 

“看到的时候想起来你,就买了。”

 

格瑞还是那么一脸平静,金简直要佩服对方的这种平静了——如果他也能这么平静就好了!

 

——格瑞知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格瑞知不知道他送了什么东西啊!!!

 

感觉到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红,金急忙使劲儿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小心地从格瑞手里拿起那枚耳坠,他的指尖不小心擦过了格瑞的掌心,这把他吓了一跳,心脏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不过,如果金没有那么紧张,他就会发现,指尖擦过掌心的时候,格瑞的手也轻微地颤了一下。

 

“谢谢……!”

 

“不用。”

 

“对了!我也给你买了个东西,刚好给你,礼尚往来……”金嘀嘀咕咕着,他现在要么不说话,要么开了口就必须不停地说话,否则他没办法让自己冷静一点,“来给你,刚才看到的,我觉得你戴着应该挺好看的,虽然我知道格瑞你不怎么戴人类的饰品,不过你不戴,收起来也可以,这个寓意很好的……”

 

寓意当然好了,保佑恋爱顺利婚姻美满一生不离不弃啊!

 

格瑞愣了一下,他没想到金给他买了东西,接过那条项链的时候,他仔细摩挲了一下那颗球形的红色珠子,感觉很温热,显然之前被少年在手心里反反复复地握着。

 

“……谢谢。”格瑞道了谢,觉得自己的嗓音有点儿发紧。

 

他现在才有了一点后知后觉的紧张,如果金拒绝收下那枚耳坠怎么办?

 

……或许就只能扔掉了,他不会在耳鳍上打一个洞去挂的,那一定很疼。

 

于是,因为耳坠被收下的如释重负和喜悦,格瑞不由得开口做了个保证:“我会戴着的。”

 

金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格瑞你太好了!”

 

“…… ……”

 

又出现了,那种因为对方过于高兴,自己也高兴起来,而下意识地想要逃避的心情。但他现在躲不开,所以只能把视线移开,轻轻咳了一声,试图打破这样的气氛。

 

后来那条项链格瑞自己系不上——有个精巧的锁扣——还是金来帮忙的,金发少年站在他背后,抬起胳膊来帮他系锁扣,还自以为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圈住啦!”。

 

格瑞没去问这三个字是什么意思。

 

 

 

“……对了,格瑞。”

 

“嗯?”

 

“你买耳坠的钱是哪里来的?……啊,我知道格瑞你不会干坏事啦,所以才好奇!”

 

“……我不想说。”



——tbc——


忽然发现龙与少年系列也写了十万字了?!

真是不可思议?!

非常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鞠躬

然后可以的话十万字想要长一点点的评论(捂住脸

太过分了的话,请恭喜我!(喂

评论 ( 48 )
热度 ( 89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