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周叶】心中的森林(章一)

*刚看完《明天,妈妈不在》,哭了一脸,结果哭出了这种脑洞,但并不是福利院设定www
*不会很长,最多中篇的节奏
*私设严重,极其严重,慎点




章一、话语

 

 

当周泽楷依言走进教室时,他有一瞬间的错愕。

 

这间教室挺大的,不如说简直是宽广,大概有一般概念中的两三个教室并起来那么大。教室里没有成排成列的桌椅,而是散落着一个个圆桌子,一些圆凳子。而那些孩子们就更像是被随手洒在教室里的——桌子上,椅子上,地板上,站着,坐着,趴着,蹲着,跪着……什么姿势都有。

 

有的孩子在看书,有的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说着话,有的在倒腾着拼插玩具;有的看上去八九岁,有的六七岁,还有几个孩子似乎只有三四岁,每人手里抱着个毛绒玩具,在教室里来回地跑。

 

周泽楷的进入就像是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音,顶多溅起了那么一点儿小水花。

 

唯一一朵被溅起来的“小水花”,大概是正靠着窗框侧坐在窗台上的一个男孩子——那男孩子看起来比周泽楷大一些,原本手肘搭在膝盖上,托着腮发呆似的看着窗外,这会儿却转过了头,目光越过讲台前的桌子,直直落在周泽楷身上。

 

周泽楷挪了挪身子,想把那个人看得更清楚一点,对方有着罕见的琥珀色眼睛,毫不掩饰的打量视线与他的目光碰了个正着。

 

几秒后,那孩子忽然唇角一抿,得出了什么结论似的一笑,而后他翻下窗台,信步走到教室最前面的大黑板前,从一旁桌子上的粉笔盒里拿了两支崭新的白粉笔出来夹在指间。

 

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男孩子像是感觉到这目光,回头看了一眼周泽楷,状似无奈地耸了耸肩膀。

 

周泽楷还没来得及想明白对方这动作的含义,对方已经夹着两支粉笔在黑板上划了长长的两道,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弄的,刺耳尖锐的“吱呀——”声立刻回荡在教室里。

 

“我靠靠靠靠你干什么啊吵都吵死了你是想把我们大家耳朵都弄聋么你和我们有仇啊这么虐待粉笔和黑板小心以后遭报应!!!”几乎是立刻的,教室里响起了另一个男孩子的声音,周泽楷循着声音看去,心想说这么多话难道不会喘不上气吗?

 

黑板前的男孩子无所谓地撇了下嘴,把两根粉笔扔回桌上:“为了让你们安静啊,这样最快了不是么?没看见,新同学来了,好歹安静个一分钟,让人家做做自我介绍?”

 

说完,男孩子转头看了一眼周泽楷,下巴微微一抬,示意他赶紧趁现在说话。

 

周泽楷愣了下,转头又看向教室——这一次,那些之前都无视他的孩子,一个个的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他身上。

 

“自我介绍,快点啊?”

 

周泽楷愣愣地点头,不由得往前走了一步,他看着那几十双眼睛,几十张陌生的脸,嘴唇张开又合拢,合拢再张开,就这样过了半天,愣是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喂喂你是不是紧张啊?放轻松点,不就是个自我介绍?名字叫什么今年几岁了,然后喜欢吃的喜欢喝的喜欢玩的,睡觉打不打呼噜,会不会游泳,喜不喜欢踢球……”之前那个喋喋不休的男孩子是最先表现出不耐烦的,证据就是他站起身一叉腰,噼里啪啦冲周泽楷竹筒倒豆子。

 

于是周泽楷索性站着听对方说话,然而他很快发现,教室里的其他孩子都露出了一副习以为常的表情,纷纷举起双手捂住自己的耳朵,眼睛到还是盯着周泽楷,在他们之间来回扫着。

 

周泽楷自然而然地模仿了孩子们,也把自己的耳朵堵住了,然后他觉得松了口气,脑子里的嗡嗡声没那么吵了。

 

“停停停!”黑板“邦邦”被敲了两声,琥珀色眼睛的男孩子冲喋喋不休的男孩子翻了个白眼,“让你来做自我介绍就没完没了了,耐心点听人说话,成熟稳重点,黄少天小朋友。”

 

“你才不稳重你全家都不稳重!我这是看新同学都不说话才好心帮他告诉他自我介绍的正确打开方式,一片真心有没有,比我更热心的同学上哪儿找去?”

 

“打住,听你贫完都吃午饭了。”男孩子抬起手向下摆了摆,“先坐下,别抢人台词。”

 

“抢的人明明是你自己啊要点脸……”这么嘀咕着,名为黄少天的男孩子却真的坐下了,地板上一盘腿,一言不发地看着周泽楷。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转过身,正对上一道琥珀色的视线,对方似乎是在打量他的神情,微歪着头,脸上带着点笑意,被发现了也没有任何不好意思,反而大大方方地回视过去。

 

又做了一次深呼吸,周泽楷试着再次张开嘴——

 

……

 

气流在唇齿间打了个旋儿,最终也没能凝结起来化为声音。周泽楷因喉咙间的哽咽而抿起了嘴,屏住呼吸,胸膛起伏着,看起来像是喘不过气一样。

 

最后他转身走到黑板前,从桌子上捡起一支粉笔,在黑板上一笔一画地写下了“周泽楷 九岁”的字样。

 

“……什么啊,是哑巴吗?”有孩子小声议论起来。

 

“不会吧?那不是该去聋哑学校吗?”

 

“聋哑学校?”

 

“给聋哑人上学的地方,大家都不说话,只打手语,比比划划的……”

 

周泽楷把粉笔放在粉笔槽中,面向着黑板没有回过头去,小声叹了口气。

 

“周泽楷……名字挺不错的啊?”这时,一个明显拉高了的声音瞬间止住了在教室中弥漫开来的窃窃私语。周泽楷转头,见男孩的琥珀色眼睛一眨一眨,唇角的弧度比之前挑得还高了些,“我喜欢,比某些人的名字有品位多了。”

 

“靠靠靠你说什么呢!你的名字就很有谱吗!五十步笑百步吧!”黄少天又站起来了,这回直接冲了过来。

 

“我说是你了么?”

 

“我说的反正是你!”

 

“有一种人,身上有种病,叫做自我意识过剩。”琥珀眼睛的男孩子竖起一根食指,像模像样地摇了摇,“典型病例正在向我走来。”

 

“你妹啊我跟你拼了今天一定要分出个胜负来!!!”

 

周泽楷微张着嘴,愣愣地看着两个男孩子站在教室前面互相打嘴仗,而剩下那群孩子们,已经过了新同学到来的新鲜劲儿,此刻又回去该干什么干什么了。

 

“别愣着,去找个地儿坐着,把书包放下,沉不沉啊你?”两人的战争告一段落,男孩子轻轻推了他一把。

 

点了点头,周泽楷环视了一下这间教室,最后向着窗台走去,把书包靠着墙放在了窗台下。

 

“慢着慢着,这是我的位置喂,你坐下我坐哪儿?”男孩子晃晃悠悠地走过来,拍了拍被阳光晒得暖洋洋的石板窗台。

 

周泽楷看了一眼对方,摇了摇头让开窗台边的位置,而后挨着自己的书包在地上坐下了。

 

“……你这是蹲墙根儿呢?”男孩子轻车熟路坐上窗台,一条腿晃荡在窗户外面,看着视线斜下方的周泽楷。

 

周泽楷想了想,又摇摇头,探出身子指了指窗外,恰好一阵风吹了进来,窗帘被风鼓起,瞬间全部糊在了男孩子脸上。

 

等男孩子把窗帘从自己脸上掀开,就看见周泽楷望着他,抿着嘴,整个人都微微发抖——忍笑忍的。

 

“享受阳光和风的风险。”他翻翻眼睛,“想笑就笑呗,很少有第一天来就能笑的孩子,挺好的……跟你说,刚才那个能用废话压死你的,来的第一天说的第一句话是‘我什么也不想说’,然后就蹲在地板上装蘑菇,最后蹲得脚麻了起不来,还是喻老师把他背回宿舍的。”

 

周泽楷笑得更厉害了,肩膀一抖一抖,嘴巴咧得露了一排小白牙出来,但即使如此,他仍然保持着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和他已经弯成月牙的眼睛形成了鲜明对比。

 

男孩子若有所思地看了他一眼。

 

 

 

“停!钟没响不准往外跑,公平竞争懂不懂,偷跑的人按规矩给所有人洗一个月餐盘,当然了,要是你们愿意义务劳动,那我最欢迎了。”

 

接近中午十二点,教室里逐渐变得安静,隐隐透着股子山雨欲来的压抑气氛。窗台上的男孩子随意悠闲地向教室里看了眼,闲散的语气一开口就震住了两个后门附近猫着腰的孩子,两个小孩子吐了吐舌头,面上倒也没什么抱怨。

 

周泽楷看了眼教室后方的表盘,距离十二点整只有一分钟不到了。

 

“铃~~~~~”终于,铃声打响。

 

“冲啊!!!!!”

 

“吃饭了!!!!!”

 

“别挤别挤都别挤!摔着你们呢!”男孩子从窗台上跳下来,居然像模像样地开始指挥交通,“黄少天你往左挪,文字泡挡着路了,那边的给我往右,脸太大妨碍视线……对对,就这样,后面的人排好队,教室都出不去还想去饭厅?”

 

说的话欠揍归欠揍,周泽楷发现对方的指挥能力还是挺强的——原本一团乱麻的教室门口,已经清出了一条康庄大道。

 

然后总指挥突然加速,一溜烟穿过康庄大道跑出教室:“嗯,大家干得十分漂亮!那我就不客气地先走了!”

 

教室里静默了一刻,而后爆发了一波“我靠啊!!!”的怒吼。

 

等周泽楷终于跟着大部队来到饭厅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他默默地跟着别人,拿起个餐盘,拿了筷子勺子,老老实实地去打饭窗口排队。

 

米饭,红烧丸子,炒白菜,辣萝卜,西红柿鸡蛋汤。

 

饭厅里的座位似乎是固定的,三三两两的孩子们都坐在一起,边吃边聊,周泽楷环顾了一下,已经找不到一张空桌子了,但要他把餐盘放下就直接开吃他又觉得不妥,不打招呼终究是不礼貌。

 

“小周?周泽楷?对对叫你呢……来来,坐我对面吧。”

 

于是周泽楷端着餐盘坐在了男孩子对面,他想了想,看着对方的眼睛,轻轻点了点头。

 

对方来得比他早,这会儿已经吃得差不多了,只捧着个汤碗一点点嘬着汤喝。周泽楷把对方的沉默当做是对道谢的认可,举着筷子就准备吃饭。一大早突然被母亲叫起来收拾衣服和书包,然后被告知转学到了这所寄宿学校,他虽然不说话,但确实有点疲惫了。

 

还有很多想问的事情,可是母亲一个字都没有说,放下他就走了。

 

“哟?你不吃丸子?”男孩子忽然问,没等周泽楷反应过来,就夹走一个放进了自己嘴里。

 

周泽楷看了自己的盘子两秒,又抬头看看男孩子,对方正一脸满足地咀嚼着肉丸:“嗯,就说丸子还是红烧的好嘛!”

“……”

“怎么了?你不吃丸子吧?不吃就说呗我这么好人肯定帮你解决,浪费粮食是种罪恶,知道吧?”对方煞有介事地开口,筷子一伸,第二个丸子又进了他嘴里。

周泽楷瞪大了眼睛看着对方,嘴唇微张,不自觉地吸了口气,紧紧盯住对方的眼睛。

那双琥珀色的眸子不能更坦然了:“我问你吃不吃,你没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呗?”

“……”

“你不吃吧?不吃吧?我可以继续吃吧?……三二一好你默认了。”第三个丸子也被吃掉了。

当对方的筷子伸向第四个丸子时,周泽楷终于从错愕中回神,伸出筷子“啪”一声打在对方筷子上。

“用筷子小心点,别打架啊。”对方一边这么说着,一边趁机捞走了第四个丸子。

“……”

于是最后一个丸子变得腥风血雨。

“干嘛啊,你刚才默认我能吃的?不让吃干嘛不说?”

“……”

“瞪我干嘛?生什么气呢?你不说我哪儿知道?”

“……”

“有想说的就说啊,不说话会憋出病的,知道不?”

两人的筷子同时一用力,最后一个丸子骨碌碌滚出了餐盘,一路掉在了地上。

一秒的沉默。

“可惜啊,多好的丸子。”男孩子一脸惋惜,不过马上又挑了挑眉:“算啦,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多吃四个丸子,我很满足了。”

“……”

“别瞪了,瞪我丸子也回不来,超好吃的~”

“……故意。”

说出这两个字后,周泽楷自己也愣住了,他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表情,伸手小心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咙,又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眨了一下眼睛,似乎是在确认刚刚的声音的确属于自己。

 

的确没有错,那是久违的,自己的声音。喉咙似乎在因震颤而发热,嘴唇也微微发抖,激动不已。

 

周泽楷急忙看向叶修,对方抄着手臂,微歪着头,半带笑意地看着他:“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楚,再说一遍?”

 

抿了抿嘴,周泽楷做了个短暂的深呼吸,嘴唇张开,胸口轻微地发紧:“……故意的。”

他的声音有些僵硬,有些哑,好像老旧的机器中硬挤出来的吱呀声,却又分明带着孩子特有的清脆。

两人大眼瞪小眼,沉默了一阵子,又一起转头看看地上孤零零的丸子。

忽然,分不清谁早一秒,两个人几乎同时破功,噗嗤一声笑了起来,他们笑得太厉害,脸颊都酸了。

笑够了,男孩子站起身,去打饭窗口领了份饭菜回来,在周泽楷惊讶的眼神中坐下,给他拨过去四个丸子:“我还没吃饭呢,饿死了。”

周泽楷把嘴里的饭菜咽下去:你……名字?”

“叶修,叶子的叶,修理的修,比你大两岁,所以记得叫我前辈啊。”叶修笑笑,神情里少了故意为之的欺负人,居然看起来十分平和,夹杂着一丝愉快。

“……前辈?”

“嗯,一般人我不让他叫。”

两人都没再说话,各自默默地吃完了饭。叶修告诉周泽楷,餐具都要自己洗干净放回去,带着周泽楷去了饭厅外洗盘子的大水槽。

“洗洁精在那,完了把餐盘放架子上,筷子放筒里,勺子是那个大盒子。”

周泽楷点了点头,拧开一个水龙头,开始把盘子上的菜汤冲掉。

“前辈。”他小声开口。

“干嘛?”

“……谢谢。”


这一次的声音不哑了,虽然僵硬,可到底已经全然的清脆起来。

 

这家伙声音还挺不错的嘛——叶修没答话,低着头继续洗盘子,只是唇角轻轻勾起了弧度。


——章一 完——


 @嵐草 刚刚修完文www怎么说呢,心里由衷地开心起来了!

虽然恐怕……没能修复你提到的问题www

可是我自己很开心/////有空的话,要不要再看一次?

评论 ( 14 )
热度 ( 112 )
  1. 湮夕沫千和安 转载了此文字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