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主要全职高手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周叶】当周泽楷拍广告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没什么可说的

*被第七话预告的小周炸裂了

*我在哪我是谁我在风暴中心



【当周泽楷拍广告的时候他在想什么】

 

 

“…………”

 

周泽楷盯着手里的两支冰淇淋,表情呆呆的,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坐在聚光灯下的一把椅子上,身上穿着和他的角色一枪穿云类似的风衣,脖子上系着一条打得繁复几乎能生出朵花来的围巾。

 

——这种花样到底是怎么打出来的?

 

周泽楷垂下视线,瞟了一眼艺术品似的围巾,脑子里忍不住走神,开始思考起这个问题。

 

他不说话的时候,谁也不知道他脑子里一瞬间呼啸而过多少个念头。江波涛依照对他的了解,在赛场上总能理解他的意图并及时传达全队,可到了荣耀场下,生活中的周泽楷依然不是那么容易被人读懂的。

 

只看外貌而断定周泽楷的内心和他外表一样安静——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新一代的荣耀第一人,在寡言之下其战术意识与阅读比赛的能力都是顶尖的,简单点说,周泽楷的脑子转得比大多数人都要快多了,让他当真发呆,他做不到。

 

例如现在,他已经反复模拟了好几种围巾打法,全数以失败告终之后,他也不觉得多气馁,毕竟术业有专攻,而他只是打发一下过于无聊的等待时间。

 

而脑子里这么天马行空着的时候,周泽楷手上两支冰淇淋仍然举得稳稳的,一丝也不动,导演把冰淇淋塞给他时他是什么姿势,现在就也还是什么姿势。这并不是他刻意去做的,只是保持双手的动作精准已经深入骨髓,成了个随时随地的习惯。

 

快,准,稳,要的就是十年如一日的精确控制。

 

造型师仍然在他身边忙碌不休,一个用一把小梳子仔细梳着周泽楷的头发,让那些黑色发丝变得蓬松自然,另一个理着周泽楷的风衣领子,让它们竖起来却又不会挡住周泽楷的脸。呆坐在椅子上的周泽楷到好像是最清闲的一个,如果忽略他手里那一黄一绿两支脆皮筒的话。

 

“造型师先下来,我们测个光!”导演嚷嚷着,挥手示意打光板和摄影师就位。

 

——来了,加油!

 

周泽楷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原因无他,测光的时候,聚光灯总是太亮了,打光板又总是把大量光线往他脸上集中。这样拍出来的效果颇好,皮肤光亮有弹性,也一定程度上能遮掩瑕疵,唯一受苦的就是模特当事人,被光闪得泪流满面还要努力睁大眼睛。

 

而且晒久了也很热,偏偏周泽楷这套风衣行头最出名,他想换个夏日清凉款,广告商头一个不答应了。

 

周泽楷再一次冒出了那个想法——那个每次他拍广告接通告都会冒出来的不可抑制的想法——能不能让一枪穿云穿牛仔裤和T恤衫呢?这样周边好做,他拍广告也舒服了。

 

然后他开始羡慕叶修,毕竟叶修不可能穿君莫笑那身混搭装上镜,广告商们使出浑身解数,最后也就让叶修扛了一把千机伞等比例模型出镜。虽然为了上镜叶修也在化妆台前坐过,也被推进换衣间换衣服,但这一切在周泽楷眼里——那真是无比令人向往的清闲啊!

 

至少从没有造型师在叶修已经坐上场的时候,还非得计较那一缕两缕头发的偏转弧度。周泽楷觉得这群造型师的认真劲头比他们轮回技术部的佟林还要可怕,某次他和叶修聊起这个,叶修哎哟一声,说这不跟我们老关一样吗。

 

老关是谁?关榕飞。

 

被叶修科普了这位技术帝的光辉事迹之后,本来就沉默的周泽楷,更沉默了,他觉得自己脑子里闪过千万个念头,可话到嘴边就卡壳,最后还是叶修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别纠结了,我们对老关也是无语凝噎。

 

“周队!周队看镜头,我们测光!”

 

周泽楷从神游中醒来,他颇花了一点力气把自己跑到叶修身上的思绪抽回来,他觉得自己正回忆到很好的地方,原本在那之后他笑了笑并揽过叶修轻轻亲了一口——没什么理由,对着恋人,喜欢了想亲当然就亲下去,他和叶修毕竟都是十足的行动派——可是现在他失去了继续美好回忆的空闲时间,并不得不努力睁大眼睛,直勾勾盯着镜头。

 

他在镜头前总是显得有些呆滞,至少不如其他人那么灵活自然,但他确实是不太喜欢镜头这种露骨的东西,当他走进比赛席操纵一枪穿云的时候他最自在,因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一枪穿云身上,即使一枪穿云背后是他,那华丽的枪体术背后是他,场外观众疯狂呼喊的是“周泽楷”……但只要别盯着他看就行了。

 

也只有叶修的目光不太一样,他总是下意识躲避他人的目光,却唯独会对叶修的目光产生期待,他期盼着那个人永远云淡风轻的眼里,能有一刻是特意看着自己的。

 

周泽楷脑子转速快,周泽楷很聪明,所以周泽楷很快就意识到了叶修的不一样。可等他彻底想明白这回事儿,却是在听说叶修退役之后。

 

——痛苦常常浇灌出意想不到的美丽花朵,嗯。

 

周泽楷维持着他那面无表情的模样,脑子里却翻滚出这么一句不上不下的话,至少没什么人能想得到这会是周泽楷说出的话。摆出这句话来,大家竞猜,大概所有人都会猜是杜明说的,顺带再揶揄几句“爱的力量”。

 

“…………”

 

周泽楷长长叹气。

 

方明华不愧是唯一的已婚人士,他说得真是太对了,人不能小瞧爱的力量。

 

“嗯……周队这有点空,刘海儿顺一缕出来垂下来,对对在鼻梁这就完美了。造型师去弄一下,不用动了,就这么现场弄吧。”

 

咣当。周泽楷听到了自己内心一沉的声音,简直是碎得稀里哗啦的。

 

如果造型没问题,那接下来直接进入拍摄,进度相当于跨前了一大步,现在要开始折腾他的头发,真不知道这个龟毛的导演要弄到何年何月去。

 

对于自己被好脾气易相处的周泽楷暗自定义为“龟毛”一事,导演自然一无所知。

 

没办法,周泽楷只好坐着,按照两个造型师的要求,一会儿转头,一会儿低头,一会儿再抬起来,额前的发丝被拨了一缕出来,用小梳子梳软乎了,摆弄着往他鼻梁上一落。周泽楷非常不喜欢这种发型,因为遮挡视线,而且总觉得鼻子很痒,至少他在战队的时候从来不会这么弄自己,甚至有时候为了方便,还在脑袋上别俩卡子。

 

叶修曾经半开玩笑地说他造型真土,这要让粉丝看见估计直接幻灭。周泽楷那会儿正把刘海儿别上去,露出整个额头,光洁漂亮一颗痘痘也没有,他十分无辜地看了一眼叶修,说实用就好。

 

不管土不土,实用就行——这点上他们俩有着出奇一致的观念,至少他们逛淘宝的时候,发现两个人的店铺收藏重合率还挺高。

 

“完美!就这样,周队现在把冰淇淋……”

 

“都化了,小周再那么举着就滴衣服上了,赶紧再买两支去啊。”

 

周泽楷刚刚获得随意转头的自由,他立刻就把头往旁边一转,快得他差点以为自己听到脖子那里“咔嘣”一声。可事实上没有,而在他看到叶修的时候,叶修已经伸手,把他手里两支冰淇淋都收缴了。

 

叶修身上穿着国家队队服,头发也明显做了造型,看来隔壁的国家队队服版宣传海报拍完了。周泽楷也参与了这个群像海报的拍摄,只是为了给他其他的通告档期腾出时间,他是提前完成的。

 

“你这还没拍呢?”

 

“嗯。”

 

“慢慢拍吧,我后面没事了,就在这等你吧。”

 

叶修说着,举着两支摇摇欲坠的冰淇淋转身要走。

 

周泽楷急忙点了点头,他想喊住叶修,于是他就那么做了,但是看着叶修真的站住了又回过头,他又说不出话了。

 

脑子里的念头到说出口的话,这之间的转换——周泽楷想如果有技能树,他肯定只点了一阶。

 

叶修倒没在意,他已经很习惯周泽楷只望着自己不说话的样子了,而且说实话,他还挺喜欢看这样的周泽楷,因为这会儿对方那双剔透漂亮的眸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虽然这么说显得有点肉麻,可叶修真的很享受这样的视线。

 

“造型挺好看的。”叶修说,忽然弯下身子,很亲昵地凑近周泽楷的脸,没有亲吻,只是两个人的鼻尖轻轻撞了一下,“上镜记得,笑一笑啊。”

 

周泽楷忽然就满足了,由内而外的一种满足,叶修站到外围吃冰淇淋去了,他接过新的两支,心里痒痒的几乎能飞起来。

 

导演之前就讲过这个广告了,很简单,只要他举着冰淇淋,先低着头,然后转头视线对准镜头就好了——典型出卖色相的广告,也就周泽楷的脸撑得起来。

 

“预备——”

 

“咔哒”一声之后,早有打算的周泽楷缓缓地抬起头,转过视线,向场外看去。

 

叶修站在他视线的尽头,两手冰淇淋,为了防止融化,左一口右一口,颇有点狼狈。

 

然后周泽楷就笑了。

 

他脑子转速快,他聪明,这当然包括他对自己的了解。叶修出现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了,这支广告很快就会拍完,他有自信一次就让那个龟毛的导演满意。

 

因为?

 

——“周队啊,这个广告你要笑,要撩!要让屏幕外的观众产生恋爱一样的感觉!冰淇淋还是冰淇淋,但是拿着的人不一样,那就完全不同了!让他们爱上你,沉迷你,然后疯狂地买冰淇淋吧!”

 

因为要求是这个啊,恋爱的感觉,沉迷的感觉。

 

他看到叶修,不由自主地就会笑起来,而当他这样笑的时候,叶修会被他看得也笑起来,偶尔却会脸红,把他的脸推到一边去说小周你再这么看着心跳就过速了。

 

他看向叶修的时候,就会露出笑容。

 

那是因为他不打算掩藏那份喜欢,周泽楷从来都是个行动派,是个直接的人,不是吗?

 

而场外,叶修的视线对上他的。

 

他看到叶修也冲他笑了笑,轻轻地单眨了一下左眼。

 

那是某种心照不宣的约定,在不方便直接将喜欢宣之于口的时候,告诉对方——是的,我也爱着你。

 

 

——end——





评论 ( 98 )
热度 ( 2569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