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和安

近期沉迷凹凸世界 但也写了一堆全职高手
周叶和瑞金是纯食 不拆不逆
金这个天使怎么能那么可爱啊

究极的my pace 写得开心是第一生产力

++++++++++++++++++++++ 放文自留地 吐槽发泄区 萌啥就写啥 同好求勾搭

谢谢看到我的文字的你们

© 千和安
Powered by LOFTER

【凹凸世界/瑞金】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霍格沃茨paro系列】

*哈利波特魔法世界AU

*主线那种东西才没有,我就是想看两个小巫师的日常而已

*真的就是罗里吧嗦的日常

*不信你看完就信了


后篇指路 → 霍格沃茨特快列车的餐车到底有多少食物



【你知道陪着新生在对角巷采购有多费劲吗】

 

“唔……”

 

“别光看着,来,摇动它!”

 

“嗯?哦,好!”

 

少年认真地执行了“摇动它”的命令,手腕唰唰晃动,他手里的那根小木棒立刻晃得像是汽车外面的雨刷一样——接踵而至的是从屋内铺天盖地飞出的无数长条木盒,伴随着水晶球爆破的噼啪声,天花板上的吊灯也跟着摇摇欲坠,井井有条的屋子几乎是一瞬间就变成了乱糟糟的垃圾场。

 

“金,放下魔杖!”

 

混乱中少年还是成功地捕捉到了这条简短而精确的指令,金发少年忙不迭把手里的魔杖放回柜台上,下一秒一切尘埃落定。他奇迹般毫发无伤地呆站在一团狼藉中;他的发小继续稳稳坐在小沙发上;而店主奥利凡德先生,已经不知被倾泻而出的魔杖存货埋到哪里去了。

 

“奥利凡德先生!”金惊叫一声,急忙绕过柜台,想从一地木盒里把可怜的老人挖出来,“奥利凡德先生您在哪里,您没事吧?”

 

“没事!”

 

一地木盒漂浮起来,挨个儿规规矩矩飞回屋内的架子,老先生随意地挥着魔杖,没过一会儿店里又恢复了井井有条的样子:“你和你的姐姐很像啊,金,当年她在我这里试魔杖也是这副光景,横冲直撞,乱七八糟。”

 

“您认得我姐姐?”少年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当然,当然,秋小姐……她挑了很久才买走了她的魔杖,十一又二分之一英寸,凤凰羽毛和桦木,这可是非凡的组合。”奥利凡德摘下眼镜擦了擦,“别担心,越是挑剔的客人,我就越有热情,绝不会有巫师在奥利凡德这里找不到合适的魔杖!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哦对了,我想起来,你可以试试看那一根……”

 

老先生嘀嘀咕咕着转身回去找下一根候选魔杖,金松了一口气,跌坐在沙发上:“买魔杖居然是这么恐怖的事情,格瑞你都不告诉我。”

 

“我告诉过你会花的时间很长。”格瑞头也不抬地回答,他很有先见之明地带了一本书来打发时间,这时候倒是显得很悠闲,“混乱状况因人而异。”

 

金用胳膊肘捅捅格瑞:“哎——那格瑞你呢?你买魔杖的时候什么样?”

 

“普通。”

 

“普通是什么?说详细点嘛。”金又捅捅对方,见对方没有反应又往过靠,整个人都黏在了格瑞右肩膀上,“比如说你试魔杖的时候有没有像我刚才一样——”

 

“来,孩子,试试看这根!”

 

奥利凡德洪亮的声音打断了金的追问。

 

“快去吧,挥魔杖轻一点。”格瑞说,一手把金从自己身上推开,顺势再翻了一页书。

 

金冲格瑞做了个鬼脸,拍拍衣服从沙发上站起身,接过了老先生手里的魔杖,万分小心地晃了一下。

 

这次没出太大的问题,不如说什么事情没发生,金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魔杖就又被奥利凡德抽走了:“看来这也不行,来,那么换这根。”

 

新一根魔杖刚被塞到手里,金还什么都没做,奥利凡德又变卦了:“不不,不对,应该是这根……”

 

“我怎么忘了这根呢,来,看看这根。”

 

“看来也不对啊,那么再试试这根。”

 

“这根怎么样?柳条木魔杖,挥起来嗖嗖作响……也不对,换一根。”

 

奥利凡德忙进忙出,试过的魔杖越堆越高,可他的神情却越来越专注着迷,仿佛寻找一根挑剔至极的魔杖是他最大的快乐。金试魔杖试得胳膊都有点酸了,他不时把目光投向格瑞,却发现发小在沙发里看书看得全神贯注,压根就没注意到他这边的凄惨状况。

 

“来吧孩子,这根魔杖的杖芯很特别,也许它会适合你。”

 

金冲着格瑞无声地吐了一下舌头,再次不抱希望地接过一根魔杖。

 

当他的手指触到这根魔杖的一刹那,似乎忽然有什么奇妙的开关被激活了——一股热流顺着他的手指流向四肢百骸,他抓紧了魔杖,下意识地划了个圈,魔杖顶端迸发出一阵金色的光芒,这条光芒组成的光带在屋内轻巧地飘了一圈,甚至格瑞不知什么时候也合起了书,一言不发地看着那簇渐渐消失的金色。

 

“哇哦。”金说,不住地眨着眼睛,“我觉得这根魔杖不错啊!”

 

“是它选择了你,是这根魔杖在说,哦这位小巫师真不错!”奥利凡德纠正,他的面容因为激动而显得有点儿扭曲,“天啊,孩子,没想到你竟然适合这根魔杖。”

 

“它有什么特别的吗?”金把魔杖翻来覆去地看看,忽然眼睛一亮,“是不是特别强大,上天入地的魔杖?!”

 

“也许它会很强大……”老先生卖了个关子,“它的杖芯是独角兽毛,上面沾染了这头独角兽临死前的血液,这会是种难以言喻的微妙力量,你要好好学习如何使用它。”

 

“濒死的独角兽?”格瑞忽然站起了身,脸上的表情难得地透出冷意。

 

“没错,每根奥利凡德的魔杖都是独一无二的,既然这根魔杖选择了金先生,那就说明他们是最适合的。”

 

“…………”

 

“格瑞?”金不明就里,他能看出来格瑞似乎心情不佳,不过他并不知道为什么对方心情不佳。

 

格瑞看了金一眼,少年蓝色的眼睛一如往常清澈见底。

 

“没事了,付钱,我们走。”

 

金从钱包里掏出七个加隆递给奥利凡德,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扒着柜台问了一句:“奥利凡德先生,那格瑞的魔杖是什么样的?”

 

“格瑞先生的魔杖啊。”老先生笑起来——他提起自豪的魔杖时总是这副表情,“当然,当然,记得清楚极了,十四又四分之三英寸长,山杨木,龙的心脏肌腱,来自一头稀有的杂交龙,是根非常适合战斗的魔杖,同样挑剔极了……格瑞先生,魔杖用起来如何?”

 

“还行吧。”格瑞淡淡地答了一句,“金,走了。”

 

“好,那奥利凡德先生,再见啦。哎格瑞你等等我啊——”

 

格瑞已经先出去了,一手撑着门,看着金拎着大箱子吭哧吭哧勉勉强强挤出了小小的店门,事不关己地把手插进兜里,一派轻松地在前面领路。

 

那箱子的确很沉,要帮着抬一下并非难事,不过金不开口求助,他也不会主动帮忙什么。

 

今天并不是格瑞来对角巷采购的日子,他要买的东西早就叫了猫头鹰快递送货上门。如果不是金,他也不会让自己挤进这个闹腾腾又吵哄哄的地方,毕竟他更喜欢清净,一个金已经是容忍的极限,再也多不出一丝了。

 

霍格沃茨新生的采购单总是格外地长,除了长长的一串教科书目,还有坩埚折叠天平望远镜等一系列辅助用具。对角巷的人太多,店面也太多,金从小就是个辨不清方向的路痴,放他一个人来对角巷采购,什么时候他迷路到德姆斯特朗去都不奇怪。

 

——何况现在除了他,也没有人能陪金来对角巷了。

 

“格瑞,格瑞我想去买冰淇淋吃。”

 

金两只手费劲地拎着箱子,边走边转头向自己的发小提议:“我们也逛了好久了,休息一下吧!这堆书沉死了。”

 

于是两个少年在弗洛林冷饮店外坐下了,金晒着太阳,吃着一大盒招牌香草果仁冰淇淋,不时发出满足的叹息声,在他问了两次格瑞你真的不吃吗之后,他也就不再问了,一个人举着勺子挖得起劲。格瑞点了杯冰牛奶,一边慢慢地喝,一边继续看他的书。

 

他称不上是那种钻研学问的书虫,只是现下实在无事可做,金倒是个聊天对象,只是太过喧闹,而且说着说着就会不着边际起来。比起被金那天马行空的思绪拽得头晕脑胀,格瑞觉得还是安安静静看书比较好。

 

“要是霍格沃茨里也有这么好吃的冰淇淋就好了。”

 

但他不和金说话,不代表对方就不找他了。

 

“…………”格瑞翻过一页书。

 

“格瑞,我记得你说霍格沃茨的餐厅很大,那东西到底好不好吃?每次问你都说还行吧,还行到底是好吃还是不好吃?有没有很多肉?或者甜点?那么多人一起吃饭,是不是很热闹啊?”

 

“…………”

 

“对了对了,教授凶不凶啊?要是写不完作业会不会罚站什么的?作业难不难啊,多不多?考试呢?考不好是不是会留级?”

 

“…………”

 

“格瑞,格瑞你和我说说话嘛——”吃完了冰淇淋,金腾得出手来拽他的衣服袖子了,“你好歹告诉我,分院是怎么分啊————”

 

在少年拖长了调子的诉求中,格瑞毫不留情地往旁边一闪:“把你的手擦干净。”

 

那些融化了的冰淇淋在金的手指间黏糊糊的,只是用纸擦显然擦不干净,最后少年在发小的瞪视中,乖乖地去洗手间洗了手,甩着两手水珠就跑回来了:“现在可以告诉我怎么分院了吧!”

 

格瑞想了一下——一边还及时地伸出手阻止了金湿着手凑过来:“不难,到时候就知道了。”

 

“哦……能自己选吗?”

 

“不能吧。”至少分院帽没给他任何选择的时间就大声宣布了结果。

 

“怎么这样!”少年顿时垮下了脸,“万一没把我和格瑞分到一个学院可怎么办啊。”

 

“…………”格瑞很想说“可能性很大”,又不忍心如此直白地打击金,他琢磨着如何给金委婉地打打预防针,结果他还没想出合适的办法,他的发小已经自己又振作起来了。

 

“反正都在一个学校嘛,我去找你就行了!”

 

“别老是找我。”

 

“你又来。”金说,他的个子还没抽条,坐在冷饮店的高脚椅上,两只脚根本够不到地板,两条腿悬着一晃一晃,“我当然要去找你了,格瑞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随你了。”

 

“嘿嘿,我就知道格瑞最好了。”少年马上又笑嘻嘻地咧嘴一笑,亮出一口整整齐齐的小白牙。

 

格瑞很多时候都想不通金的脑子里在想些什么,曾经他还时不时有冲动把金的脑壳掀开,看看里面都灌了些什么不着边际的东西,现在这种念头已经很淡了,不如说他已经习惯了。

 

金口中的“XXX最好了”,未必真的是那个人对他多么好,这只能表示金非常喜欢那个人而已。

 

这想法格瑞早就知道,也不意外,他理所当然地被金“非常喜欢”着,所以他也理所当然地对金好,用他的方式。

 

“休息够了就走吧,你还有很多东西没买。”

 

“好。”

 

金说着,腿一伸跳下了高脚椅,再次千辛万苦地拎起箱子跟在格瑞身后——并不是他自愿像个小跟班似的走在后面,而是不跟着格瑞走的话,他很快就会在人潮汹涌的对角巷里迷失方向。

 

格瑞把金带到了摩金夫人长袍店,摩金女士友好地招待了两位小巫师,格瑞拒绝了再做几身袍子的建议,靠在一边墙上看着金被那几根灵活的软尺搔得手忙脚乱,他有点想笑,于是他笑了一下,却在金看过来的时候恰到好处地收了笑容,仍然是那么面无表情的样子。

 

金冲他做了个鬼脸,格瑞知道那意思是“我知道你笑我!”。

 

知道又怎么样。他耸耸肩膀。

 

订做袍子是很快的事情,那几根软尺量好尺寸,羽毛笔唰唰记下寄送地址,这件事就算做完了。金从高台上跳下来,难得地抱怨了一句:“格瑞,我真的长得很矮吗?刚才那几根尺子一个劲儿地嫌我个子小。”

 

格瑞难得地被金噎住了,他打量了一下金的身高,实事求是地开口:“你确实还小。”

 

“你也才比我大两岁而已啊,为什么我们差了这么多……”金絮絮叨叨地抬起手来比划,“我觉得你好像又长高了。”

 

“你也会长高的。”

 

“那要什么时候才能和你一样高啊——”

 

“不知道,你加油。”

 

金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会在一件烦恼上过多纠结,因此多数时候,只要不是什么要紧事,适当地敷衍几句这个话题就能很快被揭过。果不其然,没两句之后,金就被摆放着最新款飞天扫帚的橱窗吸引,一溜烟儿地跑过去,和一大群同样眼巴巴的男孩女孩们挤作一团,羡慕不已地望着流畅漂亮的扫帚,以及那遥不可及的价格。

 

要不是格瑞习惯走几步就回头瞟一眼,金就真的要把他自己搞丢了。

 

格瑞叹了口气,默不作声地挤进人群,在金被挤得快要跌倒的时候适时地伸手拉了他一把:“一年级新生不能带飞天扫帚去学校。”

 

“我知道,我就是想看看嘛。”

 

“你还要去买望远镜和你的猫头鹰,别耽搁时间。”

 

“哦——”

 

格瑞无可奈何地发现,尽管他能拉着金往外走,可年纪还小的孩子骨骼柔韧得令人吃惊,金的身子已经几乎转向外面,脑袋却异常固执地仍然向里,湛蓝的眼珠子就像黏在了橱窗上一样,扯也扯不开,那恋恋不舍的模样,居然看得格瑞一瞬间产生了些许罪恶感。

 

他在心里又叹了一口气,稍微使劲,拽了一把金的胳膊:“想看进去看,别在外面挤。”

 

少年欢呼着跑进了扫帚店,像颗不安分的金色飞贼似的,没一会儿就在店里跑得无影无踪——摆满了各种各样扫帚和保养品的店铺很大,但既然只是在店里就没道理走丢,于是格瑞也不费劲去跟着,他对飞天扫帚没什么兴趣,索性站在门口抱着胳膊等金看够了出来,顺便帮对方看着箱子。

 

金常常给人一种错觉,那就是他是个会随便花钱的小孩子,比如他想也不想就点了冷饮店里最贵的超大杯招牌冰淇淋。但他的随便是有限度的,像是飞天扫帚这样的东西,金反而比多数孩子都懂得克制,他说看看,就真的只是看看,绝不会吵着闹着一定要买。

 

果然,过了一会儿,金兴高采烈地向他跑了过来:“格瑞我们走吧!”

 

他们再次在熙熙攘攘的对角巷里奋力穿行,不同的是,这次金一边提着箱子,一边喋喋不休地和他絮叨刚才在扫帚店里看到的各种东西,什么最新魔法动力装置、优化平衡设备、瞬间加速之类一听就非常唬人的字眼。

 

格瑞左耳听进去,右耳漏出去,他是真的没兴趣,而且他知道金不太介意这个,他的发小只不过有个看到新鲜东西就一定要絮叨一番的毛病,而绝大多数时候都是他被迫听着。

 

在金买好了一架折叠望远镜之后,关于飞天扫帚的絮絮叨叨终于告一段落,格瑞欣慰地发现,现在新生采购单上只剩下最后一条:猫头鹰。

 

实际上不一定是猫头鹰,一年级新生可以带一只猫头鹰,一只猫或一只蟾蜍,三选一,当然什么都不带也没问题。但金想也不想就选了猫头鹰,理由也一如既往简单得令人想叹气。

 

“格瑞的烈斩好酷啊,我也想要个那么酷的猫头鹰,这样就能随时给你送信了!”

 

但平心而论,猫头鹰的确用处很大,送信送包裹都很方便,于是格瑞默认了。

 

魔法宠物店一团喧闹,兴奋的小巫师们挤来挤去,蟾蜍呱呱直叫,猫头鹰闭目养神,一些小仓鼠踩着滚轮疯狂跑步,身上的毛色一会儿一变,肥大的白兔砰一声变成高顶礼帽再变回来,甚至还有几只咕咕直叫头上燃着火焰的鸟。

 

金一进店就看花了眼,左看看右看看不亦乐乎,对着各种奇异的宠物发出或是赞叹或是惊讶的叫声。

 

但店里的每个小巫师几乎都是这样,显得格格不入的反而是格瑞,等金在店里兴奋地转了一圈之后,格瑞才出声提醒他:“别忘了你要买猫头鹰。”

 

“我知道啦,现在我就去挑——唔噗!”

 

金只是转了个身,一个横冲直撞的不明物体就撞上了他的面门,少年哇地叫了一声,手忙脚乱把脸上的毛团儿掀下来,定睛一看,是只羽毛蓬松的小猫头鹰,体型娇小,精神却很足,被金抓在手里一个劲儿地扑腾翅膀。

 

“好小,这也是猫头鹰?”

 

金把小猫头鹰举到眼前仔细看,小猫头鹰突然凑近了人,也不扑腾了,安安静静歪着脑袋,瞪着一双滴溜溜圆的眼睛看着金。

 

一人一猫头鹰大眼瞪小眼,神情居然颇有几分类似。

 

小猫头鹰忽然一挣,从金的手心里飞出来,绕着少年的头飞了一圈,然后欢快地叫了一声,降落在少年肩膀上,还很是亲昵地把毛绒绒的脑袋凑上去蹭蹭金的脸颊。

 

“哎?好痒啊哈哈哈!”

 

金一边缩着脖子笑,一边抬手点点小猫头鹰的脑壳,被小猫头鹰轻轻用喙啄了一下手指。

 

“噗咳……”

 

“唔?怎么了吗格瑞?”

 

“没事。”格瑞移开视线,他总不好说是看得好笑没忍住笑出声——都是一样又大又圆的眼睛,一样歪着脑袋呆呆的样子,看起来真的有趣极了。

 

结果,金把之前“我要买个和烈斩一样酷炫的猫头鹰”的豪言壮语忘得一干二净,拎着这只羽毛蓬松的小猫头鹰走出了宠物店,还给小猫头鹰取名叫箭头,声称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好名字。

 

格瑞对此不予置评。

 

他们把采购单再次核对了一遍,确认所有的教科书与教具都买齐了,这才一前一后踏进破釜酒吧的壁炉,一人一把飞路粉回到了家。

 

“终于到家了——”金嚷嚷着,不管不顾扑进了沙发里。

 

“起来,把身上的灰掸干净,还有沙发。”

 

“等等再说……累死我了。”

 

“所以我和你说,直接叫猫头鹰快递是最好的。”

 

“不,我觉得还是自己去对角巷逛更开心。”金在沙发上翻了个身,笑嘻嘻地伸伸懒腰,“之前都只能听你和姐姐告诉我魔法界的事情,现在终于能亲眼看到了!”

 

“…………”

 

“以后也能和格瑞在一个学校,光想想就开心死了,肯定很好玩!”

 

“别傻了。”格瑞敲了一下金的脑袋,“又不是去游乐园。”

 

“格瑞,小时候我们都一起玩的。”金不理他,一伸手就拽住了格瑞的衣服,格瑞没办法,只好在沙发前的地板上坐下,听着金兴高采烈的嘀嘀咕咕,“结果你去上学了,后来姐姐也不在了,我一个人可没意思了。”

 

“…………”

 

“不过现在好了,我们又能在一起啦!”金冲他咧嘴一笑,还是那么整整齐齐两排小白牙,傻里傻气的笑容。

 

别老是跟着我——格瑞觉得他本该这么说的,就像往常一样。

 

“起来收拾东西。”

 

但最后他只是把自己的衣服从金手里抽开,这么淡淡地说了一句。

 

或许是因为他难得地觉得金说得没错吧。



——end——

*一点私心设定

*以下魔杖杖身及杖芯材质解读来自百度pottermore贴吧翻译


金的魔杖:

十一又二分之一英寸,杖身英国橡木,杖芯独角兽毛(沾染濒死独角兽的血液)。

一般来说,独角兽的毛发可以产生最协调的魔法,并且最不易受制于魔力波动和堵塞。用独角兽的角作为杖芯的魔杖最难适应黑魔法。它们是所有魔杖中最为忠诚的,并且总是坚定地保持着这种对第一位拥有者的依附感,无论这位巫师是否拥有很深的造诣。
独角兽毛发少数的缺点是无法成为最强大的魔杖(尽管在这一点上魔杖的木材能够多少弥补一些),如果被巫师过于粗暴地对待,它们会因为忧郁悲伤而“死亡”,巫师需要重新替换杖芯。

English Oak 英国橡树
适合各种良好或恶劣情境的魔杖,这是一个巫师可以拥有的最忠诚的朋友。橡木魔杖需要有力量、勇气并有责任心。鲜为人知的是,橡木魔杖拥有者往往具有敏锐的直觉,并且,拥有对自然魔法、动物和植物的亲和力。在冬至和夏至之间,橡树被称为森林之王,橡木只能在这期间被采集(冬青树在夏至之后取代橡树成为森林之王,所以冬青树只能在年末的时候收取,人们认为这种区分的方法源于古老的迷信,‘如果一个橡木魔杖的主人遇到一个冬青木魔杖主人,那么他们的结合将会是愚蠢的’,一个缺乏依据的迷信)。据说Merlin的魔杖就是英国橡木的(尽管他的坟墓没有被找到所以无法证明)。


格瑞的魔杖:

十四又四分之三英寸,杖身山杨木,杖芯龙的心脏肌腱(来自稀有的杂交龙)。

通常而言,使用龙心腱能够制作出最有威力并且最擅长火焰魔法的魔杖。和其他魔杖相比,用龙杖学习魔法会学得更为快速。然而,如果打败了原本的使用者,他们就会改变忠诚。他们总是对当前拥有者有着强烈的感情。 
龙杖是最容易被拿来使用黑魔法的魔杖,虽然它并不因为自身原因而有这样的倾向。龙杖也是三种杖芯中最容易造成事故的,因为龙杖多少有些喜怒无常。 

Aspen 山杨
白色的山杨木拥有美好的纹理,所有的魔杖制造师都为他如同象牙般时尚的外观和出色的力量标出高价。山杨木魔杖的合适拥有者通常是一个技术娴熟的决斗者,或者命中注定的斗士,因为白杨木杖特别适合战斗魔法。十八世纪一个声名狼藉的秘密决斗俱乐部,银色长矛,就只有山杨木杖持有人为入会许可条件。根据我的经验,山杨木杖主人通常都是意志坚定,比大多数人都更倾向于新秩序或被自己的追求所吸引。


*其实这个魔杖怎么设定都随意啊

*为什么我要这么执着于这个

评论 ( 87 )
热度 ( 4248 )
TOP